正文

第五章

更新时间:2018-01-14 18:22:22字数:11633

九川山

  彩旗猎猎,钟声浩荡。

  按照次序春回川是第六个出发的,所以叶弘等人在九川广场原地等候。

  今日由于是祭祖大典,所以大家穿的格外庄重,叶弘着着玄黑软袍,潇洒自然,微微招风,颇具仙家遗骨。小蚕本身姿态优雅,穿着的流砂长裙,翩翩然如九天仙子。绿幺属于成熟型,系着的碧绿软裙,别有风韵,引得周围男弟子不免多看了两眼。

  还是小蚕看出些门路,兴冲冲的跑到叶弘这儿吹风“你瞧师姐,这肯定是穿给王恪师兄看的。”

  叶弘自然知道怎么回事,女为悦己者容嘛。

  “额,小蚕,问你件事情。”叶弘有件事情压在心底很久了。

  小蚕来了兴趣,“问吧。”

  “我上山来时,带着的一瓶药丸去哪了?”叶弘见眼下无人瞟向这边,悄悄的问道。

  小蚕本是脱口而出,可脑子突然一转,这个事情是师姐,师父严禁禁止告诉叶弘的,所以,小蚕绷着个脸,蹩脚的想了个理由“你那个药,师父看过了,很有兴趣,所以拿过去研究了。”

  ……

  叶弘一脸黑线。

  本想着再问些,可绿幺这时候招呼走人。

  此时天空已有成片的弟子凌空而行,持有的各类法器层出不穷,刹那间,五颜六色的灵光铺满天空,让人啧啧称奇。

  “幸亏叶弘你学习了御空术,不然你可得把绿幺师姐的腰给勒断了。”小蚕抛开一把刀子。

  叶弘尴尬,看了眼绿幺。

  绿幺接过眼神,笑骂“你还好意思说,你不会御空的时候,求的谁带你飞的?”

  “师姐,你就偏叶弘。”小蚕见着,撅着个嘴,气呼呼的御空在前。

  “你个小妮子,真不知好,看我教训教训你。”绿幺笑脸如花,三千青丝随风柔然。

  “师姐,你欺负我…”

  …

  叶弘看着这两个少女你追我赶,在御空大军中独成风景。

  约过半日,往南走遍山山水水。见着弟子们纷纷腾降在一处树立巨大石人像的高峰之上,绿幺来过,不觉新奇,而小蚕,叶弘第一次来,自然叹称这鬼斧神工。

  “叶弘,待会儿不止我九川一派,所以你和小蚕都得守规矩些。”绿幺特别嘱咐。

  二人点头如同捣蒜。

  降达平台,几面大旗映入眼帘。

  『九川派』『天工门』『尘缘楼』『盘水阁』

  大旗飘展,赫赫神威!

  叶弘等人被安排一处,静待先辈们的发话。不大会儿,叶弘身边只剩下小蚕一人,她是个不安静的主儿,一个小头转的特别勤快。

  叶弘暗自窥探周围,这高台尽头,立着的自然是李殊同的大像。神像威严壮阔,自成气派,面前的巨鼎供奉着好几柱天香,悠悠然的烟云盘绕着巨像,再下,是几个垫子,看来是磕头用的。

  视角移向巨像旁,几位先辈正谈着话,其中的倒是认识。

  立渊,单庭,书恒,皓羽几人在和一群着青衣的仙派老者们笑谈风云。

  “怎么,不认识他们?”小蚕这个机灵鬼总是能猜透叶弘的心思。

  叶弘点着头。

  “那是『盘水阁』的掌门太和,身后是他门下的长老。”小蚕自然认识,为叶弘解说了一番。

  “嗯”叶弘受教。

  “你瞧,那边,喝着茶水的几位入定道袍仙人,是『尘缘楼』的正定大师及其长老。”还是小蚕眼界广。

  “小蚕,那几个衣着不像是仙派的是谁啊?还有,怎么只有机杼川的泯笑川主在跟他们打招呼啊?”叶弘眼睛尖,发现一处特别。

  “那是『天工门』的泯悲掌门,他是,泯笑川主的师弟。”说到这儿,小蚕低下了声音,似乎不太愿意提起这个门派。

  “哦?”叶弘听出语色,也不敢细问多少,在刚才看来,其他的两派都过来和着泯悲打了招呼,可是作为九川代表的立渊并没有过来照面。反而是一川之主的泯笑来见过面,看来这『天工』『九川』有些内部矛盾啊…

  等待半晌,绿幺红着脸回来了,脸上挂着的微笑表明心情不错,看来是跟王恪师兄你侬我侬了一番。小蚕忍着拉了和叶弘暗地里偷笑。

  “皓告天下,得逢佳时。万物共源,仙门祭祖。同心同德,振清扬气。勒令后生,敬畏怀心,”

  唱报闭。

  几位掌门共步而上,底下各门各派子弟刷刷下跪。

  清明雄钟,梵音婀娜。

  一切都在程序中有序进行……

  而又有一些人正在扰乱这场秩序。

  待得先辈后生们共同拜了三拜,忽的众人后面生了句与此庄严气氛不符合的嘲弄声。

  “正道们,你们拜完了,是否是我们前来参拜轩刹圣王?”

  众人回过头来,不觉一震,黑压一片,几乎将空着的地方全部挤满了。

  叶弘目光搜索这群冒犯者们,谁有胆子敢来破坏如此肃穆的大典。

  立渊与几位掌门纷纷站起,首先是立渊一声呵斥“巫神,你不要在天衍老祖的祭日胡闹,否则我将你『巫神堂』给端平!”

  此言一出,振奋弟子们,异口同声的咬着牙,威严道“滚出去!”

  叶弘没见过这么大阵仗,眼中尽是新奇?全然忘了这是要见血的事情。

  小蚕和绿幺可没叶弘好心情,一双怒目,横扫对方。

  “立渊,大话谁不会说?今日,你给句话,这礼,给不给我们拜?”

  叶弘听到这儿,才仔细打量这位巫神,他一身黑色,脸部由半只龇牙咧嘴的神怪面具遮着。单从眼睛周围来看,也是和立渊差不多年岁的人了。

  “魔徒,好生猖狂!”泯悲大呵一声。

  “这不是泯悲么,怎么,有底在九川人的面前说话了?”说完,那位巫神大笑许久。

  应了叶弘的猜测,这『天工』『九川』果然有事情。

  “不要受他人挑拨,先退敌。”

  还是太和机智,看穿阴谋,及时遏制住正道这边的尴尬。

  一时间,剑拔弩张……

  叶弘此时看的对方不知哪位手下,在巫神耳边吹个风。

  巫神更是喜形于色。

  “我教圣女,仙临南禺,这轩刹圣王会是多么欢喜的。”

  正道们纷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这个圣女又是何人?

  按兵不动,方为上册。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叶弘掌心出汗,这到底是打,还是不打啊?

  思量间,巫神的手下齐刷刷的排成两列。

  所有人把目光集中在那条空出的道上来。

  叶弘的眼睛不忍是眨巴了好几眼。

  她,月白色藕丝长裙,两黛秀眉,一方红唇,肌色胜雪,清丽动人。

  叶弘的目光,和她的余光,在某个地方,某个时间,相互碰上了。

  “婉凝?”叶弘的声音低的不能再低。

  脑海中,夜宴篝火,治病救人,御空送回……林林种种如潮水般,倾泻。

  她,眼色由无所谓,转为惊喜,再而神忧,继而思量……

  还有一位,跟着婉凝来的身穿白色蚕丝尚服,翩翩气派,脸目盎然。

  巫神笑了句“凌风护法也是来了?”

  凌风淡然“来照料小姐的。”

  “哈哈哈哈哈…”巫神更有底气,“今天,这祭祖,也得要圣女带我们拜上一拜,这才不枉曾经的正魔共主啊!”

  有的人胆怯,有的人怒目,有的人麻木,而有的人五味杂陈……

   婉凝与凌风不太在意这巫神所说的,只是漠然的看着这一切。

  台上的正义联盟们自然不允许任何的异族前来捣乱,尤其是天下第一派的九川,这时候不来吼两嗓子,着实对不起这一个雅号。

  “巫神,你可知外围有我方弟子把守?一旦我们里应外合,你可是插翅难逃!”立渊一板一眼,确实义正言辞。

  听着对话间,绿幺凑过来提醒叶弘一句,“如果待会儿打起来,能跑多远就跑多远。”

  叶弘难以置信,再看绿幺时,绿幺已经是全神贯注紧盯着魔徒们了。平常不安歇的小蚕也是异常的安静,听着呼吸显然有些紧张。

  叶弘,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正魔对峙的情况,而且,对面有个熟人。

  虽然她的目光不是朝向自己,但叶弘却是一个劲的盯着她看……

  是不解,是疑惑,是怅然。

  巫神还是没停歇叫嚣,“你们正道,有几个真正有本事的,你们看你们的门生弟子,不过乌合之众罢了。”

  不单立渊,像是泯悲,太和,正定三位掌门脸上也是稍稍挂不住,这巫神说的没错,近年来,仙派虽是收了不少弟子,可优秀弟子着实屈指可数。

  底下弟子们不服气,跃跃欲试的表情活像一头头饥饿的狼。

  巫神看出了立渊们的尴尬,随即又是补充“今天轩刹圣王祭日,我就替着圣王来教训你们这些自许为正道的家伙们。”

  婉凝愁眉一拧,嘴角想要说些什么,可是一堆话堵在了嗓子口。

  “你…”四位掌门气的面色发紫。

  巫神不再看着高台,而是向婉凝敬个礼,“圣女,请看我献给圣王的礼物。”

  凌风见婉凝一脸愁容,眼睛示意了下,巫神不再继续,转而飞跃凌空。

  众人见着那巫神黑袍一挥,那插着的四面各大派名称的旗帜眨眼间变成了黑底红字的鬼旗,它们大放妖风,向外波动着血色红光,近些的弟子们看着心里有些发毛,手中的剑竟是抖了几下。

  叶弘看的奇,忽然间,他突然察觉到绿幺等周围弟子已经施展灵力,严阵以待。

  自己不好干着,胸中的九瓣莲花颤了下,灵力便也是潮水般涌入周身,

  那一瓣花,开的有些孤独,什么时候再来一朵,好做个伴啊。叶弘苦笑,最近,他没有觉着他有突破的迹象。

  巫神眼睛一眯,双手展开,俨然间,献出两团红火。

  底下的立渊等人暗叫不好,这是一看就是个戾气很重的阵法,弄不好,他们几个老东西的命都得交代在这儿了。他们倒是不怕丢命,可眼下的徒子徒孙们可是怎么活啊,可不能让祖宗留下的基业给毁在自己的手中,即使今天他们血溅南禺山,他们也要拼出一条通天生道,供着弟子们逃出去。

  古话说,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巫神嚣张,惹得四大掌门纷纷凌空对峙。

  巫神大笑一声“今日让你们看看我自创的『祭灭』之阵”

  四大掌门相互一视,决定先下手为强!

  看着领头人都动手了,底下的人自然待不住,恨不得立刻把对方消灭。

  双方弟子狂啸着冲杀而来。

  李殊同的大像,虽是不动,却是最能见证世间变化的,他在世时,正魔和睦,他身归混沌时,血光,竟是出现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厮杀,血肉横飞,一方把另一方看作是乐子般,含着敌人的热血,他们嘲笑着,庆祝着,作践着,殊不知,他们的眼睛里,只有血色……

  巫神更是杀气大生,他享受着四面大旗供出来的灵气,把它们集中在他手掌中,啸然的打出一掌朝下,受到这诡异掌法的『尘缘楼』弟子立即化为血水,死象骇人。

  四大掌门都是一顿,这还有的了,这巫神的鬼道越发厉害了,所以今天得好好与之较量一番。

  四人各展绝技,立渊万泉剑气一出,虚幻剑气横叉点布,直腾向巫神。那尘缘楼的正定法杖一出,天空裂开几道口子,口子里刷刷的飞出两条黄金巨龙,龙吟啸天,直跃而去。那天工门的泯悲,掏出一个盒子,口中法诀一念,盒子自动变成了一只机关虎,金刚虎牙闪亮发光,似乎能够撕裂一切。太和长剑一出,圣水环绕,上前一指,万千洪龙扑向巫神。

  巫神倒是坦然,他退身四面旗帜前,结成护法结界,四面鬼旗听他呼唤,纷纷折断旗杆,在巫神身体旁打圈。

  水龙,金龙,剑气,机关虎,个个惊世法诀扑向巫神。炸的是火花四溅,雷声连天。

  巫神岿然不动,面无表情。

  四大掌门各现神通,仙姿凛然。

  下方,婉凝,宛如悬崖边上盛开的小白花,血,死亡,呼喊,都没有影响着她独特的淑静。凌风似乎看惯了这种场面,眼睛中透着冷淡。

  叶弘也去杀敌了,他是九川弟子,他没有选择。

  一拳,又一拳。

  四面八方,唯独现在不想盯在那一处……

  小蚕不放心,给叶弘打着下手,保护着他,这也是绿幺去前给小蚕的命令,万一有机会突破出去,一定要带着叶弘走!

  魔徒猖獗,法力高深,他们可也是识得哪个是软柿子。

  而在生存游戏中,软柿子,往往是美餐!

  一股脑的魔徒捅了上来。

  这时一黑影半路杀出,截住魔徒攻击,叶弘定睛一看,是周振天,此刻他已经杀得血染全身,衣服破烂。不过他仍是乐呵“叶弘,看我立功,等回山庆祝!”

  叶弘顾不上,只是一笑接着。

  小蚕喘着粗气,“叶弘,他们看样子是来拿你开刀的,你先往后站一站,我来替你受着。”

  小蚕留下目光如水,一方轻盈身姿已是弹射出去,冲杀进前来的魔徒们。

  叶弘也不是个待宰的猪样,虽是法力不如小蚕们,可是收拾几个喽娄总是不难吧。

  兴许看这边的同伴拿不下这几个正道弟子,所以又聚集了一些过来围杀。

  叶弘逐渐意识到他被包围,可是小蚕们都在外圈厮杀,顾不了自己,灵力的颓势随着时光流逝,渐渐显露出来。

  叶弘叫苦不迭。

  魔徒们磨牙吮血,恨不得狼吞了叶弘。

  九瓣莲花,有些衰微……

  那朵唯一的莲瓣凄冷的像是要掉下来般。

  嗡嗡声,响在了叶弘耳边,

  汗水,已经不受他的控制,肆意的浸透浑身,叶弘力捏着一个魔徒,恶狠狠的威慑着其他上前一步的魔教弟子。

  胳膊肘捏着的魔徒极不安分,努力挣脱着叶弘的束缚,弄得叶弘心力交瘁。

  待到众魔徒举刀一拥而上,当小蚕,周振天撕心裂肺的呼叫着叶弘的名字,当天空,地面在叶弘的眼中已是模糊的存在,当一切都是喧嚣,不再有一方祥和时,当他忽然有些留念起那一夜的星星谷,那个大病初愈的小虎子……

  还有,那个,一直纹丝未动,安然的静待着的魔教圣女,婉凝……

  魔徒们又要在他们的屠刀上再染上一层红腥。

  以为将死,实则大生!

  说来也怪,叶弘没注意到被自己挽住的魔徒不知何时,被何人,竟是一刀将肚皮捅了个通亮。面目上带着惊讶的死去。

  还没有反应过来手臂上渐渐失去的挣扎,就听到身边的声声惨叫。

  魔徒们刷刷倒地,死法相同,都是一剑毙命。

  其间,叶弘看出了那日出现在灵骢川的锈剑。

  它的速度极快,且周围人忙着杀敌,没有眼力去看到这一切。但想要仔细看清楚,却又没了踪影。

  就连小蚕,周振天也是魔徒们倒地后才发现叶弘还活着,心中腾起的火焰又是燃起,急着团聚叶弘的身边。

  三人成三角之势……

  天上

  一人敌四,巫神靠着『祭灭』十分轻巧的对抗着,时不时腾出手来收拾一下底下冲上来,想拿下他的正道弟子。

  王恪便是如此,虽是十二星杰,和着另一位的星杰绿幺,拼着命才躲过了巫神的凶猛血掌。

  『祭灭』太过诡异,似乎集合了天下所有法阵的精华…

  巫神狂笑着,天空中,雨丝潇潇,更添煞腥……

  想活命的,努力着拼命,想立功的,想着多杀敌,想苟活的,把别人推着当垫脚石。

  南禺山,清华的雨水,洗不干净地上的纤尘。

  婉凝,呼气如兰,皓腕凝雪,抬着手接着丝滑的雨露,她的柳眉折了折,眼睛中的冷淡已是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独断,横扫一切的霸气……

  “凌风哥,我去去就来。”婉凝脆声如歌,

  凌风没有多少反应时间,回头就不见着人影了。

  婉凝自然顾忌什么,但是她想奋不顾身,去完成心中所想。

  芊芊玉手,从柳腰便解下一块红束白质掐丝玉佩,玉佩青光大展,引着婉凝凌空飞行,那玉佩霸道至极,凡是靠近的,无论正魔弟子,纷纷被其灵力弹射而飞。

  一带青光,在血色中甚是起眼。人们的余光渐渐转向这刚刚出手的魔教圣女上。

  她眼波流转,盯着那点黑袍人动。

  他也是余光中,看到那月白影动。

  周振天,小蚕见那圣女出手,朝着叶弘而来,自然不让,二人纷纷杀出,小蚕毕身绝学『浮生玉引』怕是这次使得干净彻底。

  而周振天使的招式,叶弘有些熟悉,是两条阴阳鱼飞出,这跟自己搏斗睚眦兽时使得招式有些类似……

  不过叶弘没深入去想,眼瞅着这婉凝到底作甚。

  婉凝自然没有顾及叶弘投过来的质疑目光,她玉臂一挥,玉佩已是横扫向周振天,小蚕,二人倒是小看了这白玉,法力被禁锢起来,周身跟着不能动弹。

  他们的眼睛只能咕噜的转着看着婉凝伸出一把匕首,抵向叶弘的脖子,叶弘哪知她来这招,自然来不及防备,于是乎叶弘被胁迫着凌空而上。

  叶弘红着个脸,但强装着坚硬“魔女,你干什么?”

  “再说一句,这儿的人给你陪葬!”

  婉凝面目带霜,语色冰冷。

  叶弘心中滞了下,不再多说。

  那把匕首,冷的直缩脑袋。

  一时间,人们目光完全看向那上空的一男一女,就连打着正热的巫神等人也是暂时停手,看着究竟。

  婉凝不紧不慢,墨发飘荡,厉声道“正道们,你们再不退出几里,我可不保证我的刀子会划断他的脖子。”

  此言一出,引起底下各派弟子们的激烈讨论,可大多数人认为叶弘为正道捐生,应是大道。只有零星的几个替着叶弘说话,认为双方都应该停手。

  振天,小蚕等更是绷紧了脸,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所有人都是看向了一边的决策者。

  立渊沉思,三位掌门看着底下血涌如水,李殊同石像的剑刀痕迹,也是按着火气,小心思量。

  巫神一见,乐坏了,称赞“圣女妙计!”

  婉凝刀色目光刺向巫神“巫神,你们也是朝着他们的反方向撤出。”

  巫神见着是盆冷水,自然不服。“圣女糊涂吧。”

  “今日圣王祭日,我等祖先今日见刀光血影,怕是以后我们混沌了,也没脸见圣王了吧。何况,巫神的巫神堂里……”

  婉凝仿若掐到了巫神的死门。

  巫神滞了一气,面色如灰,虽是恶狠狠的不服气,也得强忍着吞下去“圣女之命,我等遵从。”

  看到魔徒退让,正道们也是赶快走,以后较量的机会还多着呢!

  立渊代众人答话“妖女,你可要保证我九川弟子的性命,如若不然,定灭了你们魔教,我们也撤。”

  一场纠纷,因为叶弘被一位魔教圣女挟持,而不了了之。

  双方纷纷退出,

  不甘的,欣喜的,怒色的,都是随着离开逐渐淡化。

  婉凝自然得带着叶弘,她不能全信了那些正道。

  见着身边人退去大半,婉凝忽的对下面干着急的凌风道了句“你跟父亲说,此事我一人承担,我先回谷去。待惩罚下来,我自会去受的。”

  叶弘一句话也没有,又是像被提着小鸡般,被婉凝威胁着退出南禺山。

  一路风光好,二人无话,看这方向,怕是星星谷。

  玉佩不知何时回到了婉凝身上,配着她的月白色流裙,华贵优雅,柔然美观。

  叶弘看的有些出神……

  回到九川途中,某处。

  “立渊掌门,这次祭祖十分不畅,实在有违圣德啊。”太和有意无意的说道。

  立渊自然挂不住,这次保卫工作是九川的事情,搞砸了,脸上无光是肯定的。

  还是正定大师顿了顿,想的深刻“如今单单巫神就如此厉害,可想而知这些年魔教做了多少工作,看来以后我们几派都不得安生了。”

  三位掌门点头同意。

  泯悲见休整过了,便是请辞,说是回『天工』准备防御魔教做些工作去。太和,正定也报告要走,如今魔教势力强大,保不准突然发难,灭门之灾可是很有可能的。

  立渊想着也是这个理,即使九川有神皇柱,可总得有人去操控吧,如今连他的万泉剑气都破不了那巫神的阵法,看来自己是得回去闭关修炼去了。

  另一边

  “小蚕,你先回川禀报师父这儿的情况,我会和王恪师兄请求掌门前去救叶弘。”绿幺有些蜡黄,刚才的战斗着实让这位楚楚女子伤了些神气。

  小蚕也好不到哪里去,头上秀发有些凌乱,衣裙也是破败不堪,小脸上如同过了霜的鲜花,略显憔悴,“师姐,我…”

  绿幺知道她要说些什么,便是轻轻扣着小蚕的头“别以为你每天盯着那手帕我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你个妮子,长大了。”

  小蚕鲜花般的脸上恢复些绯红,“师姐…”

  “快去吧,你灵力尚且弱小,回川也算省我照料你。”绿幺语气柔和,倍感温馨。

  小蚕扭捏着,还是应了。一个人孤零零的随着折返大军回去了。

  绿幺合着王恪去跟立渊说明来由,立渊强调安全后便是同意。

  估计着绿幺她们要去救叶弘,周振天兄妹早已等待在路上,说明着理由,看来出发点相同,于是四人便结交着去了。

  星星谷

  还不待婉凝降落,叶弘灵力一振,与这娇俏少女隔开。

  婉凝倒不是很意外。收起匕首,冷眼旁观。

  叶弘心想着这次他被这妖女挟持,使得四大派退出战场,九川的颜面算是被他给丢尽了。

  何况,她隐瞒了他……

  婉凝绝美容颜,经过许久的御空,脸上微微发白,楚楚秀色,仍是一番别样风姿。

  “你个……”叶弘本想说个妖女二字,可是心里被卡下,还是咽下。

  “说啊,不就妖女二字吗?”婉凝猜透叶弘心思。虽二字刺眼,婉凝说的轻巧自如,面不改色。

  “为什么骗我?为什么挟持我?”叶弘堵了一番话,给一个劲的抛出来。

  “我如果一开始跟你说我是魔教的人,你还会来救小虎子,如果我不挟持你,你难道还要看着更多的人捐生南禺山?”婉凝声音尖细,针针入耳。

  叶弘辩解不出,不过如今既然知道了身份,那么正魔不两立这个规矩可不能破了。

  “你快些放我走,正魔两道不合,你留我性命我也算是感激,可我们注定对立,何必在一起撕破脸?”叶弘言辞激烈。

  “那也得明天走,因为…”婉凝停下来不语。

  叶弘哪里想着什么理由,赶快离开这儿才是头等之事。见着婉凝没有放他离开的意思,看来,一战不可避免。

  叶弘『浮生玉引』功法大开,靠着『天行九转』的修炼门道,这『浮生玉引』也是使得流利畅快,最近他发现这春回功诀,在『天行九转』中呼应的厉害,不自觉的与当中的其他内容相互融合。可以说『天行九转』为『浮生玉引』精进不少。

  婉凝美眸微紧,似乎预料到这一幕,不紧不慢,腾越凌空,手中解下了那白质玉佩,藕臂一挥,白玉定向叶弘。

  叶弘自然知道这青光玉佩的厉害,不敢迟疑,单脚踏地,旋作一圈,矫健身影如电蛇雷龙,倒滑而退。

  婉凝银牙一咬,曼妙身姿翩翩然的追了过去。青光玉佩为她引路,一人一玉佩,远远看去,像是仙降九天。

  叶弘推掌上前,掌风潇潇,可谓凌厉。不曾想着眼前可是位妙龄少女。心中可没些怜惜之意。

  婉凝的玉佩宛如贴身神卫,硬生生的接下叶弘的推掌。婉凝则是绕到叶弘身后,乘着叶弘对付玉佩的功夫,她灵目一挥,找个妙处,使个绊子。

  叶弘不曾料到,摔倒在地,脸上自然无光,憋出的闷气硬是将脸烧成铁红。

  婉凝见着,银铃般咯咯笑声清脆动听,闭月羞花的抚袖遮羞。

  叶弘更是恼怒不堪,本是起来再打,可远处传来童稚声“哥哥,姐姐……”

  是小虎子领着同伴兴冲冲的跑过来,他们也看到了叶弘的窘迫,和着婉凝笑作一团。

  叶弘自然不想在孩子们面前留下什么正魔大道的血泪史,所以便合着婉凝唱双簧。

  “小虎子,长了不少。”叶弘缓解尴尬,转移注意力。

  “叶弘哥哥,你好久没来,自然不知道,今日留下来嘛,我还是想要谢谢哥哥的救命之恩。”小虎子人小鬼大,一副小大人的样子。

  叶弘看着默默不语的婉凝,本是推辞之色,可一下子拥抱上来的孩子们扯着叶弘的衣角不断哀求。

  没办法,孩子们的心,是最为纯洁的伟大,纵然世界黑透了,那份童真的纯洁仍是最为光明的存在!!!!!!

  叶弘没有这般的快乐童年,但是,他有力量为他人创造一个。

  自然是应允。

  晚 星星谷 摘星崖

  婉凝坐在崖边,露出两段凝脂般的小腿,有事没事的晃两下,她一身素色流仙裙,月色饶饶,如水的清辉照在婉凝的纤柔腰枝上更添了份柔美。

  她提着白底竹筐灯笼,里面放着些萤火虫,一闪一闪,甚是可爱。

  静静地,如同天空中飘荡着的一只羽毛…

  叶弘是寻着光来的,站在婉凝的身后,不觉的停住脚步,光是看着她绝俏的背影,已是够饱眼福,更何况回眸后的那张精致面孔,是何等的倾国倾城。

  “正道都喜欢偷窥么?”

  凉凉夜色,便是婉凝的轻轻一句,也是冷的窒息。

  叶弘清清嗓子,回过神来,“那个,我什么时候可以走?”

  “随便。”

  叶弘感觉自己像个小动物,。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一下子竟是噎住。不过晚上的一顿晚宴暂且消除了所谓的正魔对峙,叶弘的态度缓和了不少,至少不会一见到婉凝就大打出手。

  “这儿美吗?”婉凝见叶弘未曾回话,便换个气氛,语色也是变的温柔些。

  叶弘点点头,

  夜空华美,星光熠熠,而此处看着那些小东西竟是如此的近,执手可摘,未免有些乐趣。

  “不过,这里有些凄凉,像我们春回川的这种崖边都是种些花草树苗。”叶弘见着摘星崖并无半分绿色,不觉有些可惜,不然此等盛景,绝对胜过他处。

  “我喜欢梨花,,以前种着的几棵,可我照料不周就枯死了,于是我也绝了这个念头,不想往生了这些生灵。”

  婉凝缓缓站起,提着萤火灯,缓缓而来。

  月色正好,修得她的面目光暗分明,凸显有质。

  叶弘看的入了神。不知该说些什么。索性目光转向别处。

  恰当,叶弘的余光还是碰到了少女的眼波流转。

  两人相望不相语。

  一时间,崖上,清风徐徐,月华正浓……

   某处,密林。

  篝火冲天,围着的四位九川弟子都是盯着火坑默默不语。

  枝叶摇曳,在这沉寂的密林中还是显得瘆人。

  还是佳敏沉不住气,起先道口“哥,我们这去哪儿寻叶弘啊?”

  周振天倒腾火堆,火线飞溅,嘴上念叨“稍早前,九川师门发来讯息,我和绿幺师姐商量了一下,我和你去尧山,而绿幺师姐和王恪师兄去西荒一带。”

  佳敏默默重复这两个地方,眼神中写满忧色。“为什么要去这两块地方呢?”

  王恪开口道“尧山最近有魔教行动的痕迹,而西荒中的万兽门在祭祖时并没有出现,不知道在干什么,所以师门让我们前去看看。”

  绿幺怏怏不乐,今天的晚饭也是胡乱几口,这弄得身边的王恪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了。

  “哎,妹妹,这平常没见你关心叶弘这么急啊,这次是怎么了?”突的,振天话锋一转。

  佳敏听得,撅着嘴道“要不是师父知道我和叶弘认识,此时不去相救,有违同门道义。”

  “多谢书恒川主的好意了。”绿幺的语色有些冰冷,看的出她对佳敏的印象有些打低分了

  此言一出,大家又是尴尬的沉默下去,大眼瞪小眼的盯着那束火花……

  星星谷 摘星崖

  风,吹散了她的发,秀丝如墨,遮半她的白玉脸颊,时光在婉凝的身上凝固,不曾褪去她的半点芳华。

  叶弘撇过脸,哽着道“梨…花…梨花谐音离,有什么好的?”

  噗嗤一声,婉凝笑脸盈盈,“这花便是看的,哪来这些个规矩,梨花雪白,我很喜欢这种纯净的东西。”

  叶弘针刺般的脸颊渐渐烧红,本想着再辩解一番,不料那婉凝眼锋一转,默念道“待会儿别出声,收起你的灵力!”

  叶弘没搞清楚什么事情,心里自然猴急,还没有说一句话,便是被婉凝用青光白玉佩给带着定在一处草丛里。

  草丛,正好在婉凝的蛮腰后面。

  不大会儿,一位白衣墨发男子悄然落地,气宇轩昂,面容英俊,很是洒脱。

  这人叶弘眼熟,是在南禺山上站在婉凝身后的跟班。

  婉凝提着萤火虫灯笼照着凌风的脸颊。

  凌风被逗着,语气更显柔和“别不正紧了,婉凝,你这次得罪巫神,教主很是生气。”

  婉凝堵着气,随手坐上一块青石,放下手上的灯笼,把玩起秀发来。嘴上的小嘴撅的很是俏皮可爱。“说吧,爹又是个什么罚法?”

  凌风跟着过来,一脸无奈道“我好说歹说,教主明天让你去尧山,帮他去捉住鸣蛇,算是给立功了。”

  婉凝看似不在意,眼波却是流转到叶弘那儿,好像是白送一个绝密情报给他。

  叶弘,当然默默记下,这可是证明自己实力的时候,若是自己阻止了魔教这次行动,那他这次丢脸反而会被脸上增光所代替。

  见着婉凝不太高兴,凌风更加体贴“婉凝,你去了也就装个样子给你爹看,我知道你从不参与任何教里事务,可是你爹做大事,作为女儿也得替着分忧,不是吗?”

  “嗯,我明天就出发。”婉凝显然不情愿,本以为会罚个面壁思过,抄写宗门法则几百遍,却没想到是帮自己的爹去抓灵兽,不过既然凌风这样说了,看在他的面子上自然不好拒绝,便是应允。

  “不过……我可是,真的站着看…”婉凝撒娇的求道。

  凌风苦笑,“知道你懒,你的事我会帮你处理好的。”

  “谢谢凌风哥。嘻嘻。”婉凝笑脸如花,绝美容颜,在世难寻。

  “对了,被你挟持的那小子呢,教主让我问问。”凌风随口一问。

  “放了”婉凝也是随口一答。

  凌风知道婉凝的性子,不喜欢让人知道的事情是绝对不会说半个字,为了不自讨没趣,便是要告辞。

  “那我先去,你自己明天可得赶过来。”凌风本着就要走,不过没几步又是折返回来,低着声音道“欧阳杰好像也要来…”

  婉凝刚才的笑意一下子全收,低着头也不知道嘟囔什么。

  凌风摇摇头,无奈着走了。

  叶弘瞧见了一切,也记下了一切。

  突的,婉凝收回玉佩,叶弘麻着的身体直让他哆嗦着说了声“麻死了。”

  婉凝显然没有什么好脸色,翻书似的变调“听到了?”

  叶弘点了点头。

  不会要杀自己灭口吧?

  “你这实力,还是不要去冒险了,那鸣蛇吃着人的肉,可是不吐骨头的!”婉凝明眸若星,灿烂动人。

  “我又没说要去,明天我回九川,谁去管你们的事?”叶弘强忍着演戏。

  婉凝秋水似的美眼将着叶弘仔细打量一番,意味深长道“那就好,知道白死不是什么好事情。”

  “切…”叶弘悠悠的丢下一句便是走了。

  凉凉月色,他的背影,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便是她一生的牵挂……

  早晨 星星谷和密林处

  密林里的几位草草用餐后便是挥手告别,绿幺王恪御剑而去,竟然让周振天羡慕半天,周佳敏和他赶往尧山时,也是偷听着振天的念叨“什么时候我也可以和女弟子共同御空呢?哎……”

  星星谷

  叶弘本以为是最早离开的,不曾料到那婉凝早就不见了影子,对着送别孩子们,虽有不舍,不过既有要事,也就顾不得他们的水嫩的眼睛里的挽留了。

  尧山在星星谷北侧,御空三个时辰便可以到了。

  尧山 魔教大营

  一顶华丽帐篷内,一派肃杀。

  坐着的是黑袍加身的巫神,白衣玄发的凌风,还有手托着脸,侧着坐,身着青绿百绦裙的婉凝。

  上坐的,散着一背墨发,一身雕花锦稠衫,富贵华裳,自然是婉凝的爹,荒火教教主,唐傲。

  “爹,这次抓鸣蛇是为了『妖皇古图』吗?”婉凝语气很低,显然有些怕着自己的爹。

  唐傲脸色很沉“先不说这个,婉儿,你巫神叔叔在这儿,他好歹也是你长辈,他都没坐下,你倒是坦落个舒坦,这次你又惹的巫神没有收拾那帮家伙,你可知道这次机会可是难得很,爹可被你气死了。”

  婉凝自然知道唐傲要让自己做什么。

  站起身,眼睛随意的一处盯着,有气无力道“巫神叔叔,侄女错了,请叔叔惩罚。”

  唐傲气的牙痒痒,不过被巫神眼神示意不要发作,反而是倒贴笑脸“侄女啊,作为我教圣女,自然是为了复兴大业,我知道你心善,可是正道那些人,又怎么如同你一般呢?你让他们一尺,他们可得得你一丈”

  “巫神叔叔教训的是,侄女记下了。”婉凝没好气道,说着又是瘫坐在椅子上,把着果盘里的果珍,一副小女孩子家家的,看着倒是讨人喜欢。

  唐傲算是无奈了,自己的女儿也不好真的发火,只是硬着声音道“你个小懒货,这次让你来抓鸣蛇可不是让你来看看的,待会儿就你上!”

  婉凝嬉皮笑脸,“女儿那点灵力,况且……”

  说到这儿,婉凝瞥见在旁的巫神,便没有说下去。

  唐傲顿了下,试探道“只是带个头,振奋士气,用不了你多少灵力吧,应是不要紧吧?”

  婉凝听着是非得要去了,叹着气道“女儿会替父亲分忧的。”

  唐傲听了此刻才微露些笑容

  婉凝告辞后,便随着凌风离开窒息人的大营。

  营外

  兵列整齐,军旗累累。

  “这鸣蛇是去献祭给那副画的吗?”婉凝没有弄清楚的事情,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凌风作为护法,其实是知道的,便是点着头。

  “『妖皇古图』本应该由妖族的皇族血脉觉醒,你们却改用鸣蛇的血液,你们这样做行吗?”婉凝小小脸蛋,却总是笑意连连。

  凌风摇摇头,“这是巫神说的,说是其成分大致相同。”

  婉凝更是笑颜如花,咯咯着“难道说妖族皇室们都是蛇变的吗?”

  凌风陪着傻笑半天,不知道怎么回答。

  许久后,婉凝环顾四周,心思如水般细长。

  “怎么?担心什么?”凌风瞧见,自然不放过。

  婉凝沉默不语。眼睛可又是打个了圈儿。

  这时,一位下属跑来,急匆匆的,明显有事情,

  只听着

  “鸣蛇出洞了!”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九川》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九川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五章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九川”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