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灀剑风刀 > 正文
第三章 残灯照夜雨 长河落星辰
作者:潇杨  |  字数:2194  |  更新时间:2018-01-12 08:12:33 全文阅读

孤独的夜,孤独的雨,孤独之人仍在喝着孤独的酒。

  他就是这样一个孤独的人。

  有时夜里很短,刚做了一场美梦便已天亮,有时夜又很长,长的让你感到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入睡......

  今天的夜对他来说,显得格外的漫长。

  只因今夜有人会死,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期待着杀死这样的一个人。

  风陵渡今天显得特别的累,平时的他力气大如牛,外出奔走一天也不会觉得累,可是现在,他只想一头躺在软绵绵的床上大睡一觉。

  风潇扬进了此屋后也感浑身无力,心里只想着快些入睡,对于一个九岁的孩子来说,奔波了一天了路程,他此时的确应该在床上好好睡上一觉。

  屋外不知何时下起了雨,细雨悄悄的拍打在窗外,传来一丝“滴滴答答”的声音,父子二人睡的正香,屋外却传来阵阵急促的脚步声。

  忽然!!!

  一声惊雷震醒了沉睡中的风陵渡,只见那道惊雷犹如白龙下凡,轰响的雷声中还带有一丝龙吟,雷光照亮了整个大地。

  风陵渡心中一惊,随即便坐起身来,身旁的风儿被这雷声震的发愣,有些呆呆的坐在床上。

  风陵渡心中喃喃道:“奇怪,我平日一点风吹草动也会听得到,怎么今日睡的如此深沉。”风陵渡摸了摸有些发涨的脑袋,心里不禁打起了转。

  他自从进屋的那一刻起就好像闻到了一点淡淡的香味,风陵渡心中猛的打了个颤,似乎就是闻到那股清香才感到昏昏欲睡,难不成? 那香气是曼陀罗的香气....

  门外亮起了星星火苗,风陵渡心中暗叫道:“不好!”当即拉起还在迷糊之中的风潇杨,纵身一跃便跳出了屋外。

  风陵渡动了,枪者也动了,他就是枪者在等的那个人。

  枪者背起手中长枪,狠狠喝下最后一口酒,便转身走出客栈。那四名壮汉不知如何是好,跟也不是,不跟也不是,竟痴痴的愣在那里不知所措。他们知道,就算是追,他们也追不上那个人,到不如坐在这客栈之中自在。

  他们也知道,只要是被他盯上的人,没人一个能够安然离开。为首的大汉像是了却了一件心事,当下又叫了两坛竹叶青,大口喝起酒来。

  雨下得很大,就像丝丝银色的针扎在风陵渡的身上,他知道,他现在还不能停下,停下,就代表着死亡。

  风潇扬此时正紧紧的跟在风陵渡的身后,他面色有些悲愁,又有些疑惑在心中。

  风陵渡见风儿面露疑惑便说道:“晓月客栈之中暗藏杀机,幸得天雷相助,否则,你我父子两人便要命丧晓月客栈了。”

  风潇扬听罢吃惊的问道:“父亲,我们又不是坏人,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为什么有人要杀我们呢?”

  风陵渡叹了一口气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谁人说的清楚。我们不是坏人,可是坏人却要杀我们,这乱世之中哪还有什么道理可言。”

  风陵渡又道:“风儿,我们现在还是赶紧去火云山庄去寻你陆伯伯,陆生此次也受到了火云山庄庄主拜心的邀请,而且他又是泰山派门下剑首,他一定会帮我们解决此事。”

  这场急雨似乎下得越来越大了,雨水好像在等待,就像人一样,有的人在等雨伞,有的人在等雨停,有的人在等他的命!

  父子二人走的飞快,转眼间便已来到距离城门二百米不到的地方。前方城门处有一古树,乃是晓月古树,此树在晓月城还没建成的时候便已栽在此地,远远看去,已有城墙这么高了。

  正当父子路过此树之时,只听得远处东南角方向射来一枝白翎箭,此箭犹如惊雷,划破长空,震惊万里。

  那白翎箭狠狠的射在了距离风陵渡只有一尺不到的树干上,此箭虽狠,但是却异常精准。

  白羽箭此时恰好的挡住了风陵渡父子二人前进的身形。

  一枝三尺三寸长的箭此刻直直的插在树干上,箭上白翎还在震动。

  正在风陵渡吃惊之时,后方隐隐显出一个人影,此人正是冒雨追来的枪者。

  枪者桀骜不驯的大笑道:“猎物通常都认为自己很聪明,但是往往却还是逃不出猎人的眼睛,你既然做了我的猎物,又何须再跑呢?”

  风陵渡道:“下了雨,就要去躲雨,后面下着雨,前面也下着雨,哎,不跑了,不跑了……”

  枪客悻悻的说道:“哦?风前辈,你可是要乖乖就范了?我们也不想和您动刀动枪的。”

  风陵渡有些梗咽的说道:“哎,人啊,上了年纪,腿脚就活动不开了,我前天听算命的说,今天应该是个活动筋骨的好日子。”

  枪客顿感不妥,难道,他还有救兵?一股不安油然而生,随即对着东南角的晓月大声呼喊道:“你站在那里不要下来,用你的金眉弓牵制这老家伙!”

  风陵渡又叹了口气笑道:“我躲了这么多年的雨,雨也应该有些寂寞了吧。”

  晓月是个聪明的女人,她正小心的躲在东南角的一处屋顶,漆黑的夜,又下着冰冷的雨,但是她的眼却紧紧盯着风陵渡,手心中也有一丝汗水微微落下,只是不是那是雨水还是汗水了,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冰冷的脸似乎变得温柔起来,不断的喘着粗气,她看起来有一点紧张,可能是为了追上风陵渡用了太多的力气,又或者她在怕自己手中的那枝箭,晓月身上那件刺绣金缠衣在雨中已被打湿,一头飘逸的长发正披散开来,云鬓里插着牡丹银华胜在雨水的洗刷下变得更加亮眼,双手上戴着的一对赤金手镯居然比那寒钗更加亮眼。

  枪者圆目怒睁狠狠的说道:“风陵渡!今日你是插翅也难逃!”

  “哈哈哈哈,我既没插翅,也不想逃。”

  风陵渡忽又想起当日在江楼上与陆生分别时的场景。

  继而笑道:“陆兄,醉别江楼,雨入晋州,忆君潇湘,如见倾城。世人皆说我今日难以出城去,我却不信命,我只是想要走的快些,却总是有人要阻拦我,我今天只有把这条路走干净了,才能走我想走的路!”

  风潇扬在老槐树下看的暗暗吃惊,只是他的身形却老实的躲在那树躯下,只露出了半个脑袋。

  风陵渡当下仰天大吼道:“刀来!!!你们不是说无路可走吗?我从来都没想过逃走,我要正大光明的从城门中走出去!今日,我便要杀出一条血路!”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