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印刷车间现诡异 老爹惨对十八梯

更新时间:2018-01-12 23:52:05字数:3295

“叮铃铃”电话铃响起,我抢步赶在杜姐接电话前抓起了话筒:“喂!我是董方正。”

“给你的东西收到了吗?”

“刚收到。”

“那就劳慰你先看看,可得看把细了。下午两点半时间不变,能不能救人可就得看你的了。”

“喂,我有一事不明。。。”

“嘟嘟嘟”电话被对方挂断。

“是吗?”明大力用眼神和我打哑语,我同时也对着他使眼色,我俩一前一后上了报社天楼。

山报大楼共有六层,四四方方,犹如一个火柴盒,于1944年修缮并投入使用,为了方便整栋楼的人用水,在楼顶设有2个大型水箱。楼顶没有搭篷,整个一个大平台,在四周围有一米多高的护栏,地面平整铺着沥青,老重庆人爱把这类露天的楼顶称为天楼。我和大力在水箱下的护栏旁站立,凭栏而望,东面不远是中山公园,绿树成荫格外安详;南面是储奇门,过了储奇门便是长江,做买的、做卖的、拉货的、挑担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川流不息。

“你看看吧。”我将报纸递给大力。

大力接过报纸问道:“电话说什么?”

“报纸就是打电话的派人送来的,还说时间地点不变,想要救人,让我在报上找线索。”

“那你找着了吗?”

“别废话,容我理理头绪,你先看。”

看到楼下偶尔走过的行人我很诧异,到底是谁把信送上来的?问杜姐,说是在一楼收发室拿的,具体是谁放在那儿的,收发室大爷也不知道。可问题是今天报社的各个路口都安排了守卫,除了熟面孔和报社相关人员一律不得放行,难道真的是码头工人,还是报社里的人?而他又会藏在哪儿呢,在哪儿打的电话呢?五年前的屈老金案真的和红桔有关联吗?那关联点又在哪儿呢。。。被太多太多的疑问所萦绕,我感到一阵头晕。

“董哥,你说红桔叫什么?”

“屈美丽。”

“你说会不会是屈家的人?另外在屈老头死后,屈美丽消失了两年时间。”

“你说的我都考虑过。假设屈美丽,红桔,就是屈老金的女儿,凭她的影响要把屈老金从巡捕房保释出来,在当时不叫事儿吧。一个电话就行。话又说回来,做为商会会长,屈老金仅被怀疑走私,没有必要关上一个多月,最后还死在巡捕房吧。再退一步,就算一切都成立,那从1942年到现在5年的时间,红桔不闹,偏在现在搞事?搞事就搞事,她为什么要演出自杀这一幕,她一死,屈家能落什么好?”

“嗯,有道理,有道理!境界真高。那你觉得有什么不对?”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照我理解,最奇怪的不是说红桔和屈老金的关联,而在屈老金这案子上。我来问你,屈老金被逮捕的理由是走私,但是走私的是什么?走私对象是谁?什么样的走私能把一个大会长关起来直到死?屈家人那么大的势力,不会因为屈老金被抓就完了吧,眼睁睁看着屈老金死。。。”

“出事了,出事了,你快看。”大力摇着我的胳膊指着楼下。

顺着护栏望下去,报社大门口有大约4个人和一群码头工人正在对峙。“快,快,快下楼。”

沿着楼梯快速而下,我一边跑一边巡视每个楼道及窗户的安保情况。原比我预想的做得好,曹诚和刘莽安排了至少30人,里面还有警察,只是现在是中午吃饭时间,很多执勤人员正在换岗吃饭,见我下楼纷纷让道。

在我来到大门时,局势已经被控制,带头维持秩序的是混江龙高粱。我让大力留下向高粱打听情况,自己拿着报纸回到了办公室。

此刻是中午12点30分,杜姐应该是趁中午回家了,我独自一人坐在办公室里。这篇《商会会长屈老金暴毙巡捕房》的新闻我不知道看了多少遍,思前想后,始终没弄明白红桔的自杀和这篇报道到底有什么关系。而且最让我奇怪的是这篇报道没有署名,到底是谁登载上去的?转念一想要是能查到1942年端午节的排版表不就能查出作者是谁吗?而我现在是代理主编,恰好有这个权利。说干就干,我立马起身,在离开办公室前我给裁缝店打电话:“喂!汪海在吗?找他接电话。”电话里传来亮子的声音:“方正哥,汪哥刚走。”

“去哪儿了你知道吗?”

“他没说,估计吃饭去了。”

“那好吧,他回来后让他来报社。”

“好的。”

刚挂下电话,“咯吱”一声响,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谁?”我警觉的将报纸藏到抽屉里,向门外张望,除了几个楼道边的守卫并没有外人,这还奇了怪了,问守卫,都说没有看见有人来过,没功夫把时间浪费在此,我快步下一楼到排版印刷室。

到了一楼,老远就看见明大力和汪海两人正在门口处聊闲天。“喂!两个崽儿你们在说什么?”

“哦,董哥下来了,我们正准备上去。”

“都给我过来,帮我查东西。”我将两人一起带到了印刷室,简单说明来意后我们三人开始分头寻找1942年端午节时期的排版信息。

由于有准确日期,很快我们找到了1942年5月初5的板面小样和印刷记录。但在我看过这些信息后一股恐惧油然而生!在1942年5月5日的印刷小样里并没有《屈老金暴毙巡捕房》的任何信息,当天的头版头条是关于重庆大轰炸的报道!作者一栏用楷书工整地填着一个名字:笔语!审核主编是曹诚。然而让我大吃一惊的是,报纸大样和真正发行的报纸存档里居然又出现了《屈老金暴毙巡捕房》这篇报道,和那份神秘寄来的版面一模一样。难道是有人在印刷前偷偷换掉了排版?而这个署名笔语的人又是谁?汪海和大力显然也看出了蹊跷,两个人张大嘴巴傻傻地站立在一旁。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奇怪的事怎么都在报社发生了呢?

过了好一阵,我才想起来问:“现在几点?”

“1点30分,董哥你说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拿上排版记录,汪海你去人事部门查当初的记着和编辑名单;明大力从一楼开始一直到天楼每一层楼仔细给我查看有可疑的人没?”

“好。这就去办。”

“等等,刚才楼下是怎么回事?”

“哦,是其他报社的记者,一共5个,说是要来采访曹老板,被高粱他们挡回去了。”

“好吧,你们抓紧时间去办,2点整在一楼门口集合。”

待到两人走后我让印刷主任到跟前问话。印刷主任姓卜,是一个干瘦的老头,说话结巴,报社的人都叫他卜老爹。

“卜老爹你在报社干多少年了。”

“四,四,四少爷,老,老,老朽,老朽我。。。”

看他比出5根指头我赶快打断他的话:“5年了是吧?”

“对,对。”

“这么说是1942年来的?”

“对,对。是,就是,那,时候,来的。”

听他说话我那个着急啊,恨不得抽他两下子,转眼一看桌上有纸和笔,灵机一动:“这样吧,我问,你写,把你知道的都写下来。”

“好,这个,这个,这个办法好。”

“那我开始问,你要如实回答。第一个问题,你是几月份来的报社,以前是做什么的?”

别看卜老爹说话结巴,写的字倒是又快又好,只见他在纸上快速记录:1942年5月10日入职,以前是曹氏运务公司的记账先生。我点点头继续问:“第二个问题,你们印刷车间的印刷流程是怎么样的?”

“每天下午5点前进行小样打印,打印完毕请各个版面的编辑签字填写修改意见,最后由主编签字确认。编辑室修改完毕后在5点30重新排版并打印大样,大样需要责任编辑签字,确认后存档,并开始制作转轮印刷机打印版,最后填充油墨印刷。”

“最后一个问题,在你之前印刷车间的负责人是谁?还有当时的印刷流程是一样的吗?”

“不一样。我来之前是用的凸版打印,用铅活字排版,排一次版要花2个多小时。之前的印刷主任姓罗叫罗老六。”

“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儿吗?”

一听我问罗老六在哪儿,卜老爹突然大声抽泣,握着笔的手不断颤抖。

“别着急,别着急,到底发生了什么?”

卜老爹的手抖得更厉害了,猛然间他将纸撕烂,用一双老泪纵横的眼望着我,我也不解的看着他。这时一个声音突然从我背后传来:“四少爷,你知道我们报社的历史吗?在1942年5月5日以前,我们报社的地址在十八梯的山顶。”

我扭头一看,说话的竟然是过江龙刘莽!

“十八梯”,重庆城最具悲剧色彩的地点。据说是在明朝的时候这有口水井,居民们都喝这口井里的水,而这口水井距离居民的住处正好十八步石梯,因此人们把这里称作“十八梯”。它连接着重庆的上下半城,上半城是繁华的商业区下半城是江边的棚户区。在那有一个防空洞。1941年6月5日,日军出动了二十余架飞机,从傍晚开始分数批夜袭重庆长达三小时之久。十八梯作为重点空袭对象,2500人遇害而死,酿成了震惊中外的“较场口大惨案”,又称“六·五大惨案”。而在1942年5月5日下午6点,日军再次轰炸十八梯,又一次造成了大量人员伤亡。

“啊!难道说?”

“对!报社老楼就在那一天被炸毁,死亡16人。你知道罗老六是谁吗?他就是卜老爹的儿子,卜罗!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笔语》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笔语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五章 印刷车间现诡异 老爹惨对十八梯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笔语”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