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大案迷踪 > 正文
第一章,黑客攻略6
作者:长春雪淞  |  字数:3640  |  更新时间:2018-01-12 15:12:26 全文阅读

6

上午,田春达领着郝东、向海洋、孟晓春再次来到银梦宾馆调查了解邱丽娜被害情况。

宾馆负责人赵经理在经理室接待他们,并向他们讲述情况:“银梦宾馆是个新开业的宾馆,原来没有摄像监视设备,这可能是罪犯选择在这里作案的原因。但在公安部门的催促下,银梦宾馆在罪犯作案的前一天安装上了摄像监视设备,这是案犯始料不及的。”

田春达说:“看来你们安装上了监控录相还是非常正确的。现在请你们把罪犯作案那一天的录相给我们看看。”

赵经理说:“好,我领你们到录相监控室。”

在宾馆录相监控室,刑警们查看录相。

在案发时段的录相中,刑警们有重要发现。

田春达指着录相画面说:“你们看,在发案时段里出现在宾馆中的这个男青年,与齐飞年龄、身材很相似。他板寸头染成栗色,戴着副变色眼镜,留着一撇小一字胡。对比过去齐飞的录像资料,可以看出这个青年与齐飞走路的姿势非常相似,基本可以断定就是齐飞,杀害邱丽娜的应该是齐飞。他出于报复年青知名女性的心理,设计在宾馆里杀害了邱丽娜。”

田春达指着录相画面又说:“他来去宾馆都是从宾馆左侧的停车场方向行走,估计他是开车来到宾馆的。停车场左侧有一个报刊亭,我们可以去向卖报的老大娘调查情况。”

几名刑警把录相带走,又到宾馆旁边的报刊亭找老大娘了解情况。

田春达笑着对卖报的老大娘说:“大娘你好。我们是公安局的刑警,想向你了解些情况。”

老大娘问:“你们想了解什么情况?”

田春达说:“7月15日上午9点30分至11点30分这个期间,你看到有一个栗色板寸头的男青年开车出入旁边的停车场么?”

老大娘想了想说:“我没看到这么个男青年。那个时段买报纸、杂志的人挺多,我挺忙的。”

“噢。”田春达有些失望。

老大娘又开口了:“不过那天上午我发现了件奇怪事。”

田春达等人听到这话又来了精神。田春达睁大眼睛问:“发现了什么奇怪事?”

老大娘说:“上午九点多,一个中年胖男人和一个漂亮姑娘进了停车场里的一辆白色奥迪轿车,但却没有把车开走。直到11点半中午下班时间才从车里钻了出来,走回宾馆。当时我就挺奇怪,这两个人进了轿车却不开走,呆了两个小时又下车走回宾馆。他们在轿车里做什么呢?”

向海洋笑说:“其实不难猜出这对男女在车里做了什么。”众人都笑了。

老大娘又说:“那两个人那一上午都在停车场的白色轿车里,他们应该看到你们要找的那个开车出入停车场的男青年。”

田春达指着旁边的停车场说:“大娘,能麻烦你给指一下那辆白色轿车的停车位置么?”

老大娘把刑警领到停车场,说:“那辆白色奥迪轿车是宾馆的车,每天都停在车场右侧后面,从那可以看到整个停车场。这停车场是宾馆专用停车场,面积不大。所以我说那对男女在车里那么长时间,应该看到你们要找的那青年的车。”

田春达感激地对老大娘说:“大娘,你提供的情况很重要,太谢谢你了。你快去忙生意吧,别影响了生意。”

老大娘笑着说:“耽误这么一会儿,不要紧,那我就回报亭了。”

田春达对组员说:“我们再到宾馆找这对男女询问。”

田春达和几个组员来到银梦宾馆,他们找到劳资科长王东打听情况。

田春达问王东:“7月15日上午宾馆有什么人请假么?”

王东说:“我们宾馆请假半天以上的都有记录。”他翻看记录,又说:“那天上午只有客房服务员吴小兰一人请假,说肚子疼去附近的第二人民医院看病。”

田春达这时对孟晓春附耳说了两句话。孟晓春离开去医院调查情况了。

田春达又问王东:“你们宾馆有辆白色奥迪车吧?”

王东回答:“有辆白色奥迪车,是宾馆总经理杨伟雄的专车。他开着它上下班”

田春达又问:“那辆车贴了保护膜了么?”

王东回答:“那辆轿车贴了保护膜,从外面看不到车里面。”

田春达说:“可以把吴小兰找来么?我们想同她谈谈。”

王东说:“可以。”他出去把吴小兰叫到他的办公室。对田春达说:“这就是吴小兰。你们谈吧。”说完他走了出去。

田春达看到吴小兰长得很媚气,瓜子脸,柳叶眉,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面部经过精细的美容和精致的化妆。一应首饰俱全,而且档次不低,与她年轻服务员的身份不太相符。她的举止显露出些轻浮。

田春达问吴小兰:“你在银梦宾馆工作多长时间了?”

吴小兰回答:“宾馆开业我就来了。”

田春达问:“你是本市人么?”

吴小兰说:“我是外县的,被宾馆招聘后吃住在宾馆。”

这时田春达的手机响了,他接听电话:“田组长,我是孟晓春。我到市第二人民医院内科查问了,7月15日上午并没有吴小兰这个患者。”

田春达放下电话后切入主题:“7月15日上午你请假了么?”

“是。我肚子疼去医院看病了。”

“去哪家医院?”

吴小兰迟疑了一下,“市第二人民医院。”

“医生说你什么毛病?”

“肠炎,给我开了些消炎药。”

田春达声音突然严厉起来:“你说的是实话么?”

吴小兰脸上闪过一丝惊慌,避开田春达锐利的眼神小声说:“是实话。”

田春达严厉地盯着她说:“不,不是实话!你撒谎了!”

“我,没有。”吴小兰神色更显慌张。

“你没有去医院,我们已经去医院查问了。”

吴小兰低下头不吭声。

田春达又问:“那天上午你是在杨总经理的奥迪轿车里吧?”

“没,没有。”吴小兰无力地辩白。

“我们有证人的,要见见么?”

吴小兰又不吭声了。

田春达声音放平和了些,“别的事我们不想管,只想问你一件事,你在奥迪车里看到一个板寸头染成栗色,留着小胡子,戴变色眼镜的青年驾车出入停车场么?”

“看见了。”吴小兰小声说。

“是辆什么车?”

“是一辆紫红色捷达轿车。”

田春达心里有些发凉,他想:市里有上万这样的车,出租车都是这种紫红捷达轿车,要查找齐飞的这辆车,相当困难。

田春达又问:“你看到车牌号了么?”问这话他觉得没信心,当时这女子正与杨总经理在轿车里鬼混,不会观察这么细的。但他还是按照惯例询问了。

“没注意。”吴小兰小声回答。

果然不出所料,她没注意。

田春达又问:“那辆捷达车新旧程度如何?”这她应该能看到的。

“七八成新。”

田春达心里又暗暗叫苦:市里这样的捷达车最多。

“你发现这车有什么特殊痕迹么?比如被撞的痕迹,特殊的装饰。”

吴小兰想了想,摇头:“没发现。”

也就能了解这么些了,田春达让吴小兰走了。他又对组员说:“我们再找一下杨总经理,没准他能注意到车牌号。”

郝东笑说:“对,不能光让他快活,也得让他受受惊。”

田春达笑对年轻的郝东说:“你呀,还是个孩子,调皮。”

宾馆总经理室装修得很豪华,崭新的大班台闪闪发光。坐在大班台后宽大皮转椅上的杨伟雄站起与田春达等人握手,又热情地让座,招呼女秘书倒茶。

聊了几句宾馆的营业情况后田春达切入正题:

“杨总,想问你一个问题。”

“请问。”杨伟雄放着油光的胖脸满是笑容。

“7月15日上午你做什么了?”

杨伟雄翻了一下台历,“噢,那天上午我去家居用品商场。宾馆需要添置一些家具和装饰品,我去看看。”

田春达的脸色严肃起来:“杨总,你是宾馆一把手,是领导,又人到中年,撒谎可不太好。”

杨伟雄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田警官,你这是什么意思?怎么说我撒谎?”

田春达盯着他说: “你心里明白。你那天上午是和吴小兰在一起吧?在你的奥迪轿车里。”

杨总经理的脸上露出一丝尴尬,但瞬间消失了,“没有,谁说的?是不是宾馆里有人造谣?”

郝东在一旁插话,话里带刺:“不是别人造谣,是你在撒谎。杨总,在高档轿车里放着冷气,又隐密,又舒服,也很快活吧?”

“什么意思?这位青年怎么这样说话?太不礼貌了!”杨总经理看着田春达提出质问。

“我们这位青年刑警话是尖锐了些,但却是实话。你那天上午确实在你的白色奥迪轿车里,和吴小兰在一起。”田春达板着脸说。

“谁说的?这是造谣,你们不要轻信。我那天上午确实去了家居用品商场。”杨总经理硬撑着狡辩。

“我们有证人,而且吴小兰已经承认了。你要找来一起对证么?”田春达冷冷地说。

杨总经理的脸涨红了,舌头也发硬了,“我,那,啊,我的车里有些脏,我让吴小兰去清洁一下。”

“她搞清洁,需要你一直跟着么?”田春达用讽刺的语调问。

“啊,我不放心,现在年轻人干活好唬弄。”

“那你为什么撒谎说你去了家居用品商场?”

“啊,啊,我,我怕别人误会。”杨总经理结巴起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心里明白。看你年纪不小,又是领导,我给你留些面子,就不追问了。”

“啊,谢谢,谢谢!”杨总经理擦着头上滚出的汗珠。

“杨总,那天你在奥迪轿车里看到一个板寸头染成栗色的男青年驾车出入停车场吧?”田春达又问。

“嗯,看到了,他开着一辆紫红色捷达轿车。”

“你注意到那辆车的车牌号了么?”

“没有。”

郝东在一旁小声笑对向海洋说:“他当时光图自己快活了。”

“那辆车有什么特殊地方给你留下印象了么?”田春达再问。

杨总经理想了想,摇头:“那辆车很普通,没什么特殊的地方。”

“我们就问问这个情况,打扰你了,我们回去了。”田春达站了起来。

杨总经理松了一口气,脸上又浮出笑容,“几位辛苦了,以后有什么事说话,我一定尽力帮忙。有客人来宾馆,我一定照顾。”

回到重案一组,大家议论说齐飞开的那辆捷达轿车很难查找。

田春达说:“难查也要查,任何线索都不能放过。我向上级汇报,请上级分配警力查找这辆车。要重点查询近期七八成新紫红色捷达轿车的丢失、出租及出借给个人的情况。”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