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一触即发

更新时间:2018-01-25 13:13:46字数:4584

空白

杨定武静静的站在车营的出口处,紧紧的盯着下面空地上的那队打着飞凤鸟旗帜的人马。后面的车营仿佛一个巨大的马蜂窝,狼牙都的士兵们都坐在地上,默默的饮水进食,但是伤兵的呻吟声,搬运物质的碰撞声,盔甲兵器的铿锵声闹成一团。刚才那队人马并没有乘自己后退的时候冒然上来追击,只是停在对面的半坡上,静静的等着自己回营,等到自己的骑兵也回了车营,他们才下到平地,立刻在斜坡和平地的交界处竖起了十来块木排,斜朝外侧,木排之间留下了出击的通道。刚才已经乱作一团准备逃走的那几拨流寇也恢复了胆量,在后面一字排开,乱哄哄的仿佛一大群蚂蚁。

“难道那群贼子猜出了某想要引他们过来,然后回头和骑兵前后夹击。那就麻烦了,草莽之中实有龙蛇呀!”杨定武紧握着腰刀的右手指节已经发白了。

“二郎,这后面的那帮飞凤贼看来颇为棘手呀,难道他们要长期围困我等不成?我等这地形虽然险要,但也没有回旋余地,如鼠在穴中,死地呀!”不知何时, 杨定武静静的站在车营的出口处,紧紧的盯着下面空地上的那队打着飞凤鸟旗帜的人马。后面的车营仿佛一个巨大的马蜂窝,狼牙都的士兵们都坐在地上,默默的饮水进食,但是伤兵的呻吟声,搬运物质的碰撞声,盔甲兵器的铿锵声闹成一团。刚才那队人马并没有乘自己后退的时候冒然上来追击,只是停在对面的半坡上,静静的等着自己回营,等到自己的骑兵也回了车营,他们才下到平地,立刻在斜坡和平地的交界处竖起了十来块木排,斜朝外侧,木排之间留下了出击的通道。刚才已经乱作一团准备逃走的那几拨流寇也恢复了胆量,在后面一字排开,乱哄哄的仿佛一大群蚂蚁。

“难道那群贼子猜出了某想要引他们过来,然后回头和骑兵前后夹击。那就麻烦了,草莽之中实有龙蛇呀!”杨定武紧握着腰刀的右手指节已经发白了。

“二郎,这后面的那帮飞凤贼看来颇为棘手呀,难道他们要长期围困我等不成?我等这地形虽然险要,但也没有回旋余地,如鼠在穴中,死地呀!”不知何时,李宇熙来到了杨定武的背后。

杨定武:

“伤兵们都包扎好了?士兵们都吃过了吧?

“死了10多个,加上伤的重的,至少有40多.,我们要不要等下从侧面陡坡用绳子放下去部分人夜袭他们呢”

“没必要,我们人手太少,到庐州还有不少路,损失不起,我们粮食充足,又在河边,不用担心水源。他们下面足有快2000人,肯定耗不过我们,只要小心他们夜袭就行了。告诉弟兄们,所有人今晚不得卸甲,晚上警醒点。天已经快黑了,熬过这次,回到庐州人人都有赏,战死的加倍,受伤的也有勋田。”

在两人对面的山坡后有一个草草搭成的竹棚,四周戒备森严,四周十来个火把将竹棚中照的通亮,当中坐了两人,仿佛刚从万军从中逃了出来,伤痕累累,一人还折了条胳膊,布带挂在脖子上。两人神情委顿的各坐在一块石头上,相对无言。

这时悟空与李大锤走了进来,那李大锤跟在吕方后面拉了半步,半弯了腰,满脸谄笑,牙都看不见了,嘴里不知说着什么。突然一人扑到两人面前,仿佛猛虎出涧一般,呼的一声带起的劲风竟将四周的火把带熄几支,劈胸一把就将李舍儿其提了起来,吕方慌忙退了半步,定睛一看,竟是先前坐着的那断臂汉子。那人坐着还看不出来,站起来身形极为魁梧,手脚又是长大,李大锤颇有勇力,但在那人面前竟如婴儿一般,无力反抗。

那断臂汉子悲声喝道:“大锤你这厮,方才那帮商队护卫冲下来,形势危急,某和你约定,钱多多兄弟带人从正面冲击,你的人在侧面夹击,为何你半个人都没派过去,多多兄弟身上连块铁片都没有,却要和那帮盔甲齐全的敌人厮杀,如非你这杀才,多多兄弟又岂会死在这里。”

说到这里,那汉子声音已经嘶哑,眼角崩裂,鲜血和着眼泪沿着脸颊流了下来。单手已将那李大锤百十斤的汉子提了起来,五指用力,竟要将其在空中扼死。留在外面的王小虎领着六七个护卫冲进来想要分开两人,那汉子回头一声大喝,王小虎耳边宛如晴空里打了个霹雳,一屁股就坐在地上。护卫们手中兵器也拿捏不住,落了一地,竟无一人敢上前半步。李大锤双手紧紧抓住那人的手腕,两脚乱踢,但在空中无处借力,又被扼住了喉咙,哪敌的住那汉子的神力,两眼翻白,眼看无救了。

突然那汉子右手肘弯处一麻,五指自然松开了,他随即回手一抓,咔嚓一响,已将一根矛柄折断。李大锤跌落在地,双手抱住喉咙大声喘息,总算逃得一条性命。汉子回头一看,一人手中拿着半截长矛,头上并无发髻,只有寸许短发,对自己微微的笑着,正是悟空。

那汉子怒极反笑,“原来你们已经串通好了,大锤跟了你们七家庄,想要害了我们两家,借机吞并了我们,怪不得呀怪不得。好好好,反正当年某和多多兄弟立誓不求同生但求同死,今天倒要看看我廉肖这颗脑袋要换几条人命。”说到这里,右脚后退半步,反手拔出腰刀,横在胸前,背上微微拱起,两眼微眯,如同穴中猛虎,杀气腾腾。

悟空见状,仿佛没看见那汉子的举动,随手扔下手中的断矛,坐下说道:“某朱悟空行事只有一个章程,那就是一切以利益来考量,你廉肖虽然武勇,但手下多半是妇孺老幼,也没什么财货,眼下就是冬天,谁都缺粮食,吞并了你们,庄里还要倒贴不少,这赔本的买卖谁肯做?”

说道这里,悟空顿了顿,看那汉子并未暴起,接着说:“现在最重要的是打下坡上的那个营盘,大家都看到了,护卫那么精悍,里面的油水肯定不少,打下了大家都可以过个肥年,光他们身上的盔甲都可以换不少粮食。至于你多多兄弟,这乱世人命不如草,不要说节度使,留后,就算是皇帝,王爷也说不定哪天就死于刀下,何况你某这般厮杀汉,也只不过早走两日,他今日还有某等为他收尸,却不知你某死时葬身何处,说来某还羡慕他,不用在这世上受苦了,这世道我们这般苦命人只求每日两餐饱饭,家人不冻饿死于眼前,难道你廉肖还指望年满七十,老死榻上不成?”

众人听了悟空那番话,皆都无语,王佛尔已是满脸都是眼泪,掌中的腰刀也无力的垂了下去,口中喃喃自语到:“这世道,这世道。。。”颓然跪倒在地低声呜咽,那声音低沉的很,仿佛将人的心肺都掏空了,酸的说不出话来。

过了半响旁边那个伤痕累累半天不出声的汉子出来打圆场说:“廉肖兄弟是一时心情激愤,朱兄弟说的是正理,大家都是有近千把张嘴巴要养活,打下这个盘子才是正理,某和廉肖都丢了不少弟兄,不能再死那么多人了,可以用牌子慢慢的往前推,这样上面的强弩和骑兵就没什么办法了。不知各位还有什么法子?”

“还可以用某的革囊们轮流骚扰,耗掉他们的精力,到了明天凌晨再冲上去。”说话的是刚从地上爬起来,惊魂未定的大锤。

“大家说的都不错,某这倒有个法子,加上大家的办法,想来再填个50来条人命,就可以把这盘子打下来,大家可要听听?”朱悟空低下头在地上划起草图来,众人低头围了过去,就连刚才那已经心若死灰的王廉肖也往中央围了过去。

来到了杨定武的背后。

杨定武:

“伤兵们都包扎好了?士兵们都吃过了吧?

“死了10多个,加上伤的重的,至少有40多.,我们要不要等下从侧面陡坡用绳子放下去部分人夜袭他们呢”

“没必要,我们人手太少,到庐州还有不少路,损失不起,我们粮食充足,又在河边,不用担心水源。他们下面足有快2000人,肯定耗不过我们,只要小心他们夜袭就行了。告诉弟兄们,所有人今晚不得卸甲,晚上警醒点。天已经快黑了,熬过这次,回到庐州人人都有赏,战死的加倍,受伤的也有勋田。”

在两人对面的山坡后有一个草草搭成的竹棚,四周戒备森严,四周十来个火把将竹棚中照的通亮,当中坐了两人,仿佛刚从万军从中逃了出来,伤痕累累,一人还折了条胳膊,布带挂在脖子上。两人神情委顿的各坐在一块石头上,相对无言。

这时悟空与李大锤走了进来,那李大锤跟在吕方后面拉了半步,半弯了腰,满脸谄笑,牙都看不见了,嘴里不知说着什么。突然一人扑到两人面前,仿佛猛虎出涧一般,呼的一声带起的劲风竟将四周的火把带熄几支,劈胸一把就将李舍儿其提了起来,吕方慌忙退了半步,定睛一看,竟是先前坐着的那断臂汉子。那人坐着还看不出来,站起来身形极为魁梧,手脚又是长大,李大锤颇有勇力,但在那人面前竟如婴儿一般,无力反抗。

那断臂汉子悲声喝道:“大锤你这厮,方才那帮商队护卫冲下来,形势危急,某和你约定,钱多多兄弟带人从正面冲击,你的人在侧面夹击,为何你半个人都没派过去,多多兄弟身上连块铁片都没有,却要和那帮盔甲齐全的敌人厮杀,如非你这杀才,多多兄弟又岂会死在这里。”

说到这里,那汉子声音已经嘶哑,眼角崩裂,鲜血和着眼泪沿着脸颊流了下来。单手已将那李大锤百十斤的汉子提了起来,五指用力,竟要将其在空中扼死。留在外面的王小虎领着六七个护卫冲进来想要分开两人,那汉子回头一声大喝,王小虎耳边宛如晴空里打了个霹雳,一屁股就坐在地上。护卫们手中兵器也拿捏不住,落了一地,竟无一人敢上前半步。李大锤双手紧紧抓住那人的手腕,两脚乱踢,但在空中无处借力,又被扼住了喉咙,哪敌的住那汉子的神力,两眼翻白,眼看无救了。

突然那汉子右手肘弯处一麻,五指自然松开了,他随即回手一抓,咔嚓一响,已将一根矛柄折断。李大锤跌落在地,双手抱住喉咙大声喘息,总算逃得一条性命。汉子回头一看,一人手中拿着半截长矛,头上并无发髻,只有寸许短发,对自己微微的笑着,正是悟空。

那汉子怒极反笑,“原来你们已经串通好了,大锤跟了你们七家庄,想要害了我们两家,借机吞并了我们,怪不得呀怪不得。好好好,反正当年某和多多兄弟立誓不求同生但求同死,今天倒要看看我廉肖这颗脑袋要换几条人命。”说到这里,右脚后退半步,反手拔出腰刀,横在胸前,背上微微拱起,两眼微眯,如同穴中猛虎,杀气腾腾。

悟空见状,仿佛没看见那汉子的举动,随手扔下手中的断矛,坐下说道:“某朱悟空行事只有一个章程,那就是一切以利益来考量,你廉肖虽然武勇,但手下多半是妇孺老幼,也没什么财货,眼下就是冬天,谁都缺粮食,吞并了你们,庄里还要倒贴不少,这赔本的买卖谁肯做?”

说道这里,悟空顿了顿,看那汉子并未暴起,接着说:“现在最重要的是打下坡上的那个营盘,大家都看到了,护卫那么精悍,里面的油水肯定不少,打下了大家都可以过个肥年,光他们身上的盔甲都可以换不少粮食。至于你多多兄弟,这乱世人命不如草,不要说节度使,留后,就算是皇帝,王爷也说不定哪天就死于刀下,何况你某这般厮杀汉,也只不过早走两日,他今日还有某等为他收尸,却不知你某死时葬身何处,说来某还羡慕他,不用在这世上受苦了,这世道我们这般苦命人只求每日两餐饱饭,家人不冻饿死于眼前,难道你廉肖还指望年满七十,老死榻上不成?”

众人听了悟空那番话,皆都无语,王佛尔已是满脸都是眼泪,掌中的腰刀也无力的垂了下去,口中喃喃自语到:“这世道,这世道。。。”颓然跪倒在地低声呜咽,那声音低沉的很,仿佛将人的心肺都掏空了,酸的说不出话来。

过了半响旁边那个伤痕累累半天不出声的汉子出来打圆场说:“廉肖兄弟是一时心情激愤,朱兄弟说的是正理,大家都是有近千把张嘴巴要养活,打下这个盘子才是正理,某和廉肖都丢了不少弟兄,不能再死那么多人了,可以用牌子慢慢的往前推,这样上面的强弩和骑兵就没什么办法了。不知各位还有什么法子?”

“还可以用某的革囊们轮流骚扰,耗掉他们的精力,到了明天凌晨再冲上去。”说话的是刚从地上爬起来,惊魂未定的大锤。

“大家说的都不错,某这倒有个法子,加上大家的办法,想来再填个50来条人命,就可以把这盘子打下来,大家可要听听?”朱悟空低下头在地上划起草图来,众人低头围了过去,就连刚才那已经心若死灰的廉肖也往中央围了过去。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元末枭雄屠夫》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元末枭雄屠夫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7.一触即发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元末枭雄屠夫”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