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轮回的乱语 > 正文
8南嘉鱼
作者:胡时子  |  字数:3118  |  更新时间:2018-01-14 06:14:55 全文阅读

不管怎么说,南昌生还是将南嘉鱼给带到了胡生这里,即使南嘉鱼又哭又闹又反对,抗议无效。

胡生正在悠闲地喝着自己的小茶,品味着一天天增强的实力的快感,总算不再是那个看到鬼什么的低级小怪都得脚上抹油先跑为敬的胡生,实力带来的安详让胡生很是开心。

“放开,我不要啊!”南嘉鱼使劲想挣脱自己父亲的大手。

当然南昌生毫不理会拖着南嘉鱼到了胡生的面前,挣扎的南嘉鱼在看到胡生那一刻身子僵硬了一下,也许是那天阳光正好,也许是景色过于迷人,南嘉鱼发誓自己真的不是花痴,可是眼前的人却像是从画中跳出来一般宁静洒脱。从出生到现在南嘉鱼见过了形形色色的帅哥,追求的人也是数也数不清,可是从没有这样的一个人能在初次见面的时候就让南嘉鱼心都漏跳了半拍。

胡生看着眼前一头散发,凌乱的泪痕也挡不住美丽姿容的南嘉鱼,啧啧了几下,开口说道:“没想到南道长女儿也这么好看,果然不愧是道长的基因,可惜相比起来,脾气好像有些爆炸啊。”

开玩笑,胡生可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同意?怎么说也要好好打压一下,要是可以,雇个免费保姆也不错,这样说起来养眼一些也好。

“你做梦!别以为你蛊惑的了我爹我就会听你摆布!这个协议你签个字,我才同意!”

被胡生这么一激,南嘉鱼顿时想起来自己的处境,瞬间拿出二十年来一贯的彪悍气息,洋洋洒洒地起草了几十张的丧权辱国的条文,扔到胡生面前,这可是自己一个晚上的战斗成果,南嘉鱼决定要进行最后一搏,这算是自己的底线了!

胡生看着桌子上啪的一下落下满是字的白纸,将自己心爱的茶水都溅的到处晃了几下,笑了笑,拿起纸就甩了出去。

南昌生看着两人陷入了谈判阶段,顿时觉得不错,自己就应该趁现在跑路要紧,要不然迟了,人反悔可不好,就不管眼前的剑拔弩张的气氛,和胡生道了个别,顺便和南嘉鱼说了声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等到南嘉鱼发现早就失去了自己可爱的老父亲的身影。

不过现在南嘉鱼还在气头上,竟然有人敢把自己辛辛苦苦弄出来的协议给随手甩走?南嘉鱼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哪个男生敢这么对自己呢!

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看自己父亲也不见了,瞪了胡生一眼,就转身跑走了。一路上碎碎念地诅咒胡生。幸好自己明智地拿了包。

胡生看着南嘉鱼父女远去的背影,笑了笑,这么刚的女孩子,挺有意思,可惜手段太烂。

南父自然是了解自己女儿的脾性的,知道这事急也急不来,只好在昨天晚上想了个折中的权宜之计,带着自己女儿过来认人,然后叫张军华张大队长帮忙多照看着点,要是出什么事情,就叫他帮个忙把人给送过去。

胡生看着日落的夕阳,尤有一股子开心,晒在自己身上暖洋洋的,很是舒服。张大队长和南昌生也算是老熟人了,许多灵异的事情还得南昌生帮忙解决的,自然老朋友的事情也就比较上心,至于那个胡生,好吧张大队长已经将其和张天瑜大师还有南昌生等人划入一类去了。

这不晚上五点钟,张大队长看着南嘉鱼晕倒在自己房子里,二话不说就给人送到了胡生的住处,张军华作为警官还是很忙的,本来想客套几句话,只是半路就接到一个报案,没有办法,放下人,打个招呼就开着警车飞了。

胡生看着眼前这个哭了一天,累晕倒的小女孩也感觉挺头疼的,人都送到家门口了,要是不管在自己门口冻一夜这因果可就大了,叹了一口气,胡生还是决定,算了就这么照顾她一天吧,等明天醒来,要走要留就随便她了。

只是没想到现实里那么强势的一个女孩子在睡着的时候会这么的安静祥和,也许这就是心理学上所说的在安静的时候才会展示出一个人真正的模样吧,说起来这么一天天的披着面具,躲在强大的外壳下,不知道累不累。好吧胡生也不怎么关心这个。

将南嘉鱼捡回到屋子里,扔在藤椅上,又熬了点粥,喂给南嘉鱼喝下,看起来好像是劳累了一天,所以额头有些烫以至于南嘉鱼整个人都有些迷迷糊糊的,喝了粥又躺了回去。

胡生笑了笑,准备出去买点吃的,要说为什么不喝粥,恩,胡生只是想买些菜回来配粥喝,只有那些病人才只喝粥,哈哈。

只是胡生刚刚打开房门,南嘉鱼就好像听到了,还以为自己又回到了小时候,爸爸妈妈又要出去上班就把自己一个人扔在家里,着急地喊道:“妈妈别走!妈妈别走。”

看着南嘉鱼胡乱挥舞的手,胡生皱了皱眉,还是选择了留下,握住她的手,也不是胡生喜欢她,只是纯粹的出于可怜,就算南昌生和南嘉鱼不说,胡生也能猜的出来,南嘉鱼恐怕很小的时候就没有了妈妈。虽然胡生没有什么心系天下众生的英雄情怀,只是最基本的善心和同情心还是具备的,不然早就坠入了魔道成为魔道大魔王了。

胡生轻轻地哼起了自己最喜欢的儿歌,就好像哄着自己的妹妹,哼着哼着,胡生开始怀念起自己远在天边的家人,明明知道他们还活在世上,明明知道他们也在想自己,却提不起勇气去见上一面。一入道门深似海,从此不再有缘人。

恐怕比那些背井离乡出来奋斗的青少年还更加凄惨吧,至少人想回去还是能回去的,可是自己要是回去的话,妖魔鬼怪的套路根本烦不胜烦,斩不断的情缘只会拖累他人而已。

哼着哼着胡生感觉自己也有些困了,睡了过去,待得半夜三点,南嘉鱼醒来,看着眼前的胡生吓了一跳,立马甩开盖在自己身上的大衣,站起来又被握着的手往回一扯,身体往后倒去,跌入了胡生的怀里。

胡生睁开眼一脸平静地看着眼前的人,要是放到以前恐怕会来个一个评价叫做——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只可惜胡生现在根本没有那个兴趣,要是自己家里的妹妹长的差不多的话,估计也就这么大了吧。胡生长长地出了口气,松开手,说道:“大概还有一个月你们就要开学了吧?到时候是去是留都随你,只是现在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待着吧。连自己照顾自己都不会,怎么让你爸放心?”

胡生的话也不是虚话,现在科技那么发达,只要有钱,就算是午饭晚饭也有人会送到自己的面前,而南嘉鱼老爸又是隐藏的土豪,对于自己女儿那可真是心疼的要命,含在嘴里怕化了,拿在手里怕摔了。所以家里的炉灶常年都是有保姆,南昌生又是忙的要命,导致了南嘉鱼长这么大连烧饭也不会。

说起来胡生还是很佩服南昌生这一点的,竟然能把一个单亲家庭的小孩子硬生生地教成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

只是人毕竟还是很脆弱的生物,南嘉鱼倒是挺想反驳一下胡生的话,又想到昨晚的事情,又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保姆也是有上班时间的,人一到晚上就回家了,哪里会知道自己病了?哼了一声,南嘉鱼算是默认了胡生的安排。

“只是你也不能就这么闲着,闲着没事就帮我打扫卫生,反正这店里的东西也不怕你摔,要不然我可不保证会不会发生你担心的事情。”

看着胡生的表情,南嘉鱼不自然地身体抖了几下,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那么怕他呢?难道真的被他恐吓到了?可是看着胡生一脸认真的表情,南嘉鱼还是熄了火,点了点头。

过了好几天,南嘉鱼还是会想自己那天早上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鬼迷了心窍才会那么容易答应了胡生的提议,只是一想到胡生,南嘉鱼就觉得好像自己心跳又快了几下,特别是在胡生一脸认真地做着饭的时候,南嘉鱼就会想其实这样也不错。

胡生看着南嘉鱼的行为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要是按照心理书上说的,好像是人喜欢自己,可是自己当面去问,又会得到诸如:“只有天下最丑的女人才会看上你这样的白痴!”之类的回答。

胡生倒是很想像书上所说的那样,确认对方喜欢自己,然后帅气地拒绝,不带走一片云彩,恩,那样不就显得很是洒脱淡然嘛!

只可惜这个愿望一点也实现不了,心理书上都是骗人的,一会对照着好像是那个,一会又是另外一个,真正的人,比书上所描述的要复杂的多。

不过那些说起来都是题外话了,胡生也权当那些书是个借鉴的参考答案吧。

当南嘉鱼将自己的遭遇和在同在一个城市的小闺蜜沈佳怡说的时候,倒是得到了出来见一面的邀请,自然对于胡生的相貌还有气质脾气啥的都一概略了过去,这是南嘉鱼一点小小的私心。

南嘉鱼决定要和佳怡好好吐槽一下自己父亲的冷酷无情,还有胡生的冷酷无情和白痴!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