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错误的表白

更新时间:2018-01-13 10:16:43字数:8311

夏磊背着旅行包一身疲惫的推开了家门,表妹乐玲玩着手机从沙发上一跃而起,高兴地叫道:“表哥!你可回来啦!好几天不见你,还真的很想你唉!姑姑!快出来看啊?表哥回来啦!”

夏妈妈从厨房走了出来,看见儿子一脸疲惫的靠在沙发上,眼神有些呆滞,像是发生了什么事似的,立刻走向前关切地问道:“夏磊!你这是怎么呢?去黄山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发生吗?”

“没有,我只是--------”夏磊话还没有说完,咳嗽又冒了出来。

“表哥!你是不是感冒了?”乐玲见他咳嗽,连忙问道。

“是感冒了,头还有一些痛。”夏磊用手捶了捶头。

“去玩几天怎么会感冒了?你是不是衣服带少了,夜晚招风寒了。”夏妈妈从电视下面的柜子里,拿出一些感冒药来。

“姑姑!你有所不知,黄山白天和夜晚的温差很大,也许表哥晚上爬山了呗!”

夏妈妈把药拿了过来,再倒了一杯白开水,放在了夏磊的面前,“快,吃点药吧!晚饭后再好好睡上一觉。”

“表哥!我来喂你吃药吧?”乐玲说完从药袋里倒出几粒药丸,端起了杯子里的白开水。

夏磊见状立刻坐直了身子,“不用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怎么啦表哥?当妹妹的喂哥哥吃药不行吗?”乐玲露出一脸不知可否的样子。

夏磊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乐玲!不是说这不行,而是我还没有病得严重到需要别人来喂我吃药。”

乐玲气得嘟起了嘴,把杯子和手上的药递给了夏磊,“表哥!我发现我对你的好--------你从来都没有领情过,你总是习惯把我当作小女生看待,我都已经快十八岁了,在乡下农村,我这个年龄都应该去找婆家了!”

夏磊把药倒入口中,喝了一口白开水,转移了话题,“乐玲,放了几天假,在家看书写作业了吗?”

“我的学习不用表哥为我操心,只要表哥以后多多关心我,了解我内心的苦闷就可以了!”乐玲说话的语气很生硬。

“除了学习方面的压力,你会有什么苦闷?”夏磊不明白的看了她一眼。

“表哥------其实------我--------”乐玲很想把心里的秘密说出来,可结结巴巴却难以启齿。

“想说什么就说吧?有什么困难哥哥我一定会帮你的。”

“真的吗?表哥?”乐玲喜出望外的看着夏磊,“不管我对你要求什么--------你都能帮我如愿吗?”

夏磊点了点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会帮你如愿的!”

“那我_______可就说了。”乐玲露出一脸天真地笑容。

夏磊向她点了点头,“说吧!”

“表哥!我一直都______”乐玲刚说了一半,忽然见夏妈妈从厨房走了出来,只好停止再说下去。

“乐玲!晚饭想吃什么菜?”夏妈妈问道。

“姑姑!你就随便做吧!我没胃口吃不多少。”乐玲心里暗自嘀咕着,姑姑可真是,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偏这个时候出来。

“那夏磊你呢?想吃些什么?”

“随便做吧!我没有胃口,什么都不想吃。”夏磊看上去无精打采。

“瞧你们这两个孩子,什么叫做随便做啊!乐玲!你表哥身体不适没有食欲也不为过,那你怎么会什么都不想吃呢?”夏妈妈本想去菜市场买一些鱼虾,却没料到他们表现的一点食欲也没有。

“姑姑!我今天来主要是看看表哥有没有回来,放假这几天里,我每顿饭几乎都是大鱼大肉,吃得我都快要腻死了。”

“那我就做几道青菜和海鲜吧!这比较清淡一些。”

“好啊!就这样吧姑姑!”乐玲盼着夏妈妈赶紧回到厨房,她好把刚才未说完的话继续说下去。

夏妈妈刚走出客厅,乐玲就迫不及待的说:“表哥!我刚才说的话还没有说完,现在我就说给你听吧!其实我______一直______”

就在乐玲结巴的那一霎那,手机突然响了,乐玲心里气愤得骂道,是哪个欠揍的讨厌鬼啊!早不打来晚不打来,偏偏这个时候打来,坏了我的好事,真是可恨死了。

夏磊拿起了手机,“喂你好?”

“夏磊!我现在在你们家楼下,你赶紧下来吧!我很想见你一面。”

夏磊听得很清楚电话里的声音很低沉,正是陈敏爱,她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声音很沙哑,像是刚刚哭过。夏磊拿起了手机,急忙站了起来。

“表哥!是谁打来的电话啊?”乐玲见夏磊接完电话以后要出去,急急得问道。

“是陈老师打来的电话,她家里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我这就去见她,你一人玩吧!陪你姑姑学学做饭也错啊?”夏磊说完奔向了门口,拉开了门。

“表哥?陈老师她--------是不是你女朋友?”乐玲一听是陈敏爱打来的电话,不禁满腹醋意,她一直都很怀疑,他们之间到底是不是男女关系。

“什么女朋友啊!你在胡说些什么呀!我和陈老师只是很要好的同学和朋友关系,下次不要问我这个问题了,我已经对你说过好几次了。”夏磊说完甩上了门。

乐玲突然想到一个妙计,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开门追了出去。边跑边想到,别以为你们不承认就可以瞒天过海,今天我倒要看看,你们是怎样在演戏。

“你们两个孩子在客厅吵什么呀!”夏妈妈从厨房走了出来,见客厅静静的一个人也没有,又打开夏磊的房间瞄了瞄。

乐玲飞快地按下了电梯下了楼,见夏磊刚走出楼梯间正向陈敏爱走去。

陈敏爱见夏磊走到了面前,情绪变得激动起来,难以自制地张开双臂扑了过去,紧紧地抱住了夏磊,哽咽的说:“夏磊--------你知道吗?我奶奶她老人家--------在你去黄山的那天晚上逝世了。”

“不--------不会吧!”夏磊感到很吃惊。

“我奶奶她老人家---------生前最疼爱我了,五岁妈妈和爸爸离婚后去了美国,是奶奶像母亲一样把我照顾大的,在我的心目中,奶奶比妈妈还要亲。”陈敏爱说得泪流不止。

夏磊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慰道:“好了!别哭了!生老病死是人类发展的一个规律,每个人都必须经历这一天,而且你奶奶在天有灵,也不希望你为她太伤心了。”

乐玲远远的看着陈敏爱扑在夏磊的怀里,不禁气得怒火中烧,在心中骂道,这个狐狸精,是什么时候勾引上表哥的,瞧她那主动投怀送抱的模样,还装得楚楚可怜流出眼泪来。

夏磊被陈敏爱抱着觉得浑身很不自在,突然咳嗽了出来。

“怎么?你感冒了吗?”陈敏爱放开了夏磊,关心地问道。

“啊-------是感冒了,只是有一些咳嗽,不要紧的。”

“吃药了吗?要不然去前面药店给你买一些药?”陈敏爱用担心的目光看着夏磊。

“不用了,我刚刚在家吃了一些药。”

“夏磊!今天是十月几号?”陈敏爱故意问道。

“今天是十月五号啊?对了-------我想起来了,今天是你的生日吧!”

“还好你记起来了,要不然我今年的生日过得太可怜了,家里爸爸为奶奶的走而难过,一定不会记得我的生日。”陈敏爱说完犹豫了一下,“夏磊-------我们晚上去三里屯酒吧怎么样?我现在的心情坏透了,只想去喝酒。”

“说起来很惭愧,你的生日我什么礼物也没有准备,这样吧!前面有一家蛋糕店,我给你买一个生日蛋糕,然后再去酒吧喝酒庆祝。”

“这样也行。”陈敏爱心情渐渐好了起来。

乐玲看着他们并肩向前走着,气呼呼的在地上狠狠的跺了几脚。他们要到哪里去呢?我是不是跟踪查明一下呢?唉!怪只怪表哥实在太单纯了,一点经不起美色的诱惑。乐玲在心里说着。

走进了味多美蛋糕店,夏磊要了一个巧克力香草蛋糕,等了不到十五分钟,蛋糕做好了给包装了起来。夏磊提着蛋糕和陈敏爱并肩走出了门外。抬头的一瞬间,夏磊好像看见了乐玲站在马路对面正在望着自己。等他再去看乐玲的时候,一辆公共汽车行驶过来挡住了他的视线。

“怎么啦夏磊?你在看什么?”陈敏爱见他直直地望向马路对面,很是诧异。

“刚刚我好像看见我表妹站在马路对面看着我们,只是转眼功夫,又看不见了。”

“你是不是眼花了,你表妹如果看见了我们,没必要躲起来啊?”

“但愿不是她吧!”夏磊叹了口气。

他们来到三里屯一个爵士酒吧,吧内气氛古朴,迷漫着浓浓的爵士乐。夏磊拿出了蛋糕,插了二十几根细小的蜡烛,点燃起来,开始拍手唱生日歌。

在幽暗的灯光下,那闪闪烁烁的烛光,夏磊露出一脸阳光灿烂的笑容拍手唱生日歌的样子,让陈敏爱看得有点痴了。他长得真的很俊秀,那浓浓的眉毛、那高高的鼻梁、那大而深情的眼睛、还有那张娃娃脸结合的是那么完美,陈敏爱边看边露出爱慕的神情。

夏磊唱完了生日歌,见陈敏爱眼神呆呆地凝视着自己,脸微微一红,有点不好意思地问道:“怎么了?我的脸上______有什么问题吗?是不是感冒了脸色很难看?”

“啊-------没什么!”陈敏爱回过神来,“很少听你开金口,声音还蛮好听的。”

“吃蛋糕吧!”许完了愿,吹灭了蜡烛,夏磊切了一块蛋糕递给了陈敏爱,“你想喝点什么酒?来两瓶法国红酒怎么样?”

“你随便点吧!我只要喝醉就可以了。”陈敏爱低下了头开始沉思起来。

服务生端来了酒,夏磊把酒倒入高脚杯里,递给了陈敏爱一杯,微笑道:“我们来干杯!真心祝福你在以后的每一天里,笑口常开,生活处处都充满阳光。”

陈敏爱端起酒杯碰了碰,勉强的笑道:“谢谢!”心里暗自琢磨着,如果假装自己喝的有一些醉,向他表达爱意,他能接受那是再好不过,如果被拒绝了,可以依喝醉酒为理由,这样就不会失掉自尊没有面子了。想到这里,她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拿起酒瓶,开始倒酒。

夏磊看了她一眼,知道她一定为奶奶的去世感到很难过,所以才要到酒吧来,也许需要时间来冲淡这一切。

两瓶酒很快喝完了,陈敏爱装出喝醉酒的样子叫道:“拿酒来!我要喝酒。”

夏磊劝解道:“你已经喝醉了,不要再喝了,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吧!”

“快-------拿酒来!我只要再喝一瓶酒可以了。”陈敏爱假装摇头晃脑。

“你说的,就喝这一瓶哦?”夏磊看了她一眼,无奈的把服务生叫了过来,又点了一瓶。

陈敏爱边喝边想到,我这样做有用吗?他心里是那么痴迷地爱着罗老师,又怎么可能接受我呢?这样煞费苦心的演戏,也许只会换来洋相百出的笑话。她刚准备要放弃,不禁又想到,他是一位善良单纯的男孩,只要我装得很爱他离不开他,再加上他与罗老师只是一厢情愿的单相思,不可能会有什么结果,也许-------这样-------她想到这里又充满了信心。

“夏磊!”陈敏爱含情脉脉声音温柔的说:“你______没发现我这些年一直很爱你吗?”

夏磊一听呆怔住了,过了三十秒钟,有些慌乱的说道:“你-------喝醉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陈敏爱看着他的脸继续说道:“你---------一定不知道,从第一次看见你在篮球场上--------打篮球那一天开始,我--------已经开始爱慕你了,你算一算吧!我已经--------喜欢你几年了。”

夏磊不知该说些什么,心有一些乱。他知道这些年来她一直很关心自己,但他以为只是同学朋友之间的关怀。

陈敏爱见夏磊脸上有一些为难之色,心顿时沉入谷底。她拿起酒瓶,又倒入一杯酒,然后一饮而尽。

夏磊见陈敏爱还在狂饮,掏出了钱包,付了帐,伸手拉起了她的胳膊,劝解道:“我们回去吧!你已经喝得太多了!”

陈敏爱被他拉了起来,冷笑道:“你真的以为--------我喝醉酒了吗?”

夏磊扶住她走出了酒吧,“你还没有喝醉酒啊!竟说一些醉言醉语。”

陈敏爱推开了夏磊的手,眼睛直直的看着他,“我没有喝醉酒,我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清醒,我刚才只是把心里隐藏的爱说出来而已,而你却逃避的认为我说的都是醉话。我知道你很喜欢罗老师,但是你认为你们会有结果吗?你明明知道她跟那位北大的教授爱得轰轰烈烈,有很多年的感情,而你却还是沉迷其中无法自拔,难道--------我就真的一点都不如罗老师吗?”

夏磊被她问的愣了,刹那间,罗心云那美丽的笑脸在脑海中闪了又闪。他是那么深深的把她珍藏在心里,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让他魂牵梦萦,今生除了她,他想他再也不会爱上任何人了,就算得不到她,他也没法再接受任何人的爱,因为他的生命和灵魂都已经给了她。

夏磊并不是一个决断明快的人,在爱情方面,他却是一个执着专一的人。想到了罗心云,他吸了一口气坚定地说:

“爱情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感觉,没有什么比较之分。对不起!对你我感到很抱歉,其实-------你的形象条件都很不错,以后会找到比我更优秀的男孩子,我没有什么可取的优点,性格也不够开朗幽默,而且我还很自卑---------”

“你不要再说你的缺点了!”陈敏爱打断了他的话,“你刚刚说过,爱情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感觉,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不去喜欢你,我对你的爱-------就像是你对罗老师的爱,也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感觉,可以说--------比你对她的爱更久更深,是经历了五年时间考验的爱。”陈敏爱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了一些话,不禁冲口而出,“罗老师真的值得你那么爱吗?你不觉得--------她在某些方面行为有些不道德吗?有可能她还是个小-------三”

“你说什么?她怎么--------行为不道德是小三呢?”夏磊的语气有一些急促和不满。在他的心目中,他不想听到别人说出罗心云的半点不是。

陈敏爱看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讥讽道:“是啊!罗老师她多好啊!你是不是早已把她奉为心目中完美的女神啊?但作为一名受过高等教育的老师,你不觉得她很不应该去跟一位有老婆孩子的男人去谈恋爱吗?”

“事情可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夏磊极力辩解道:“那个北大的魏教授是很喜欢罗老师,但罗老师一直拒绝接受他的爱。”

“是吗?你怎么会知道罗老师没有接受他的爱呢?”陈敏爱语气有点嘲笑的味道,“夏磊!你不觉得你爱得好沉迷好天真吗?像罗老师和那位魏教授之间的关系,你不觉得稍微清醒一点的人,都能看出他们是一对相好多年的情人吗?”

“不!这绝对不可能,他们绝不会是那样的关系。”夏磊情绪有些激动。呆了一会儿,夏磊抬起了头,“我好累,你也喝了不少酒,我们别在酒吧门口争吵了,我送你回去吧!”

陈敏爱心里失望透了,她知道再怎么努力、再怎么中伤罗心云何魏照和之间的关系也是于事无补。看着路灯下夏磊那一张俊俏的脸,她心里有一些不甘心的痛。这个让她深深爱了五年的纯洁男孩子,她将永远也不可能得到他,因为他的心和灵魂已经给了别人了。

“我自己打车回家你不用送我。”陈敏爱的语气一下子变得好冰冷,走路也踉跄起来,她说完转身拦了一辆行驶过来得出租车,钻了进去。

夏磊看着陈敏爱坐上去的出租车刹那间行驶的看不见了,心里暗暗有一点担心,她现在的心情一定很糟糕,奶奶才刚刚去世,自己又拒绝了她的爱,她不会想不开吧!

夏磊回到家里已是十一点钟了,表妹乐玲还没有回房休息,正坐在沙发上等待着他。

“表哥!你的品味怎么这么低啊!像陈老师这种狐狸精你真的被她吸引吗?”

“你说什么?”夏磊被气得怔住了,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刚才说--------陈老师是狐狸精是吗?”

“我是说--------陈老师-------除了会唱歌弹琴之外,一点可取得地方也没有。”

“好了乐玲!很晚了,你应该回房休息了。”夏磊很不愿意听到乐玲说这一类的话,但他真的好疲惫,连教导她几句都觉得及精力不足。

“表哥!我有一些话想跟你说。”乐玲害怕再不表达,恐怕以后连机会都没有。

“好了乐玲!我好累,明天再说吧!”夏磊说完向房间走去。

乐玲见状急忙追了过去,推开夏磊刚要关上的门,有点情绪激动地说:“表哥!我今晚无论如何也要对你讲。”

夏磊无精打采的应道:“那就快说吧!说完出去我要休息了,我真的好累。”

乐玲红着脸开始说道:“表哥!我-------好喜欢你,我想做你的女朋友。”

“你------说什么?”夏磊一下子惊醒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很喜欢表哥,很想做表哥的女朋友。”乐玲红着脸只好再重复一遍。

“荒谬!真的好荒谬!”夏磊从困意中彻底清醒,看了乐玲一眼,“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你还是一名未成年的学生,思想里应该想的是学习,做我的女朋友--------这怎么可能呢?这想法实在是太幼稚太不够成熟了。”

“表哥!”乐玲扑向了夏磊,紧紧地抱住了他,声音有些哽咽的说道:“表哥!请你不要不理我,自从我来到这个世界,从记事开始,就已经把表哥当作今生可以依赖和喜欢的人,如果表哥不要我了,我想-------我会活不下去的。”

夏磊把乐玲的示爱看作是任性骄纵的表现,他心烦意乱的推开了她,表情严厉地说:“好了乐玲!不要在任性离谱下去了。你现在应该全神贯注的把学习放在第一位,等你以后学业有成参加了工作,那个时候,依成熟理智的心态去谈恋爱,一定会找到你心中最理想的伴侣,现在-------心里实在太天真、太不够成熟了。”

“请你不要再说我太天真、太不够成熟这类的话好吗?我讨厌听到这些话。”乐玲泪眼模糊的抬头直直看着夏磊,“你不要找这些话当借口了,你不就是喜欢陈老师那个狐狸精吗?口口声声说我年龄小应该好好学习,我都已经十八岁了,在乡下农村,像我这个年龄都已经结婚生孩子了不是吗?”

夏磊见乐玲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般滚落下来,心跟着软化了,说话也变得不再那么严厉。

“不要再哭了乐玲!你先回房休息好好冷静想一下,我们怎么可能呢?我们是亲表兄妹的关系,我又比你大许多,从心里我早已把你看作是妹妹了。”

“我才不要当你的妹妹!”乐玲满脸泪痕的摇了摇头,又扑向夏磊,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衣服,“表哥!我真的很爱你!我们有什么不可能呀!我们又不是亲兄妹,韩剧里表兄妹都可以结婚的,而且--------你只不过大我六岁而已!”

夏磊这一次真的烦躁极了,他扒下了乐玲的手,推开了她的身子,正言厉色得说:“不要再胡闹了好吗?我们是绝对不可能的,永远也不可能,你不要在任性下去了。”

“表哥!你太过分了!你竟然把我对你的爱,看作是任性胡闹的行为,我讨厌死你了。”乐玲说完走出了房间,恶狠狠的甩上了门。

夏磊听到乐玲在客厅叫道:“姑姑!我恨死表哥了,我以后再也不会来你们家了,我现在就走。”

夏妈妈睡在床上迷迷糊糊听见了乐玲的叫声,还以为家里进贼了,慌忙地打开了台灯,穿上了鞋子,直奔客厅。

这时夏磊也从房间走了出来,夏妈妈见到夏磊连忙问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我好像听见叫声了。”

夏磊见乐玲真的跑出去了,有点着急的说道:“妈!回来我再向你解释,我现在要赶出去把乐玲追回来。”

还没等夏妈妈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夏磊已经一缕烟的跑了出去。

夜变得深了,马路上已经看不见行人车辆了,昏黄的路灯下,一切显得格外安静。夏磊迎着颇有凉意的秋风,心急火燎的站在马路上四处张望着。他很了解乐玲的脾气,她不仅任性、固执、还有些极端。这么晚了,她一个女孩子到处跑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如果回家了那是再好不过,万一没有回家遇上了坏人______夏磊想到这里不敢再往下想了。

为了更快地找到乐玲,夏磊着急得呼喊起了名字。

“乐玲?你在哪里?听见了我的叫声就赶快出来吧!别让我和你姑姑着急好吗?”夏磊来到了楼下类似公园的一个健身乐园里,四周有花、草、枝繁叶茂的小树林。乐玲平时很爱来这里散步,夏磊很希望她就躲在树林里面,听见了他的叫喊声就走了出来。

经过了一个小时的寻找,夏磊疲惫不堪的回到了家里 。夏妈妈见只有夏磊一人回来不见乐玲的身影,担心地问道:“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乐玲怎么会三更半夜的跑出去呢?”

“妈!我先给舅舅打电话问一下乐玲有没有回家,再给你说刚才发生的事情吧!”夏磊拿起了电话,快速的按下了电话号码。

见接电话的正是舅舅,夏磊直接问道:“舅舅!我是夏磊,乐玲回家了吗?”

“什么?乐玲--------她不是在你家吗?”舅舅纳闷的反问道。

“啊舅舅-------是这样的,乐玲在这里因为一些事情大概晚上十二点钟跑出去了,我已经在外面找了一个多小时了。”

“是因为什么事情啊?这孩子-------真是太不像话了。”夏磊的舅舅是个性子很急的人,一听女儿这么晚还从屋里跑了出去,气得直喘大气。

“你不用太着急了舅舅,乐玲已经这么大了,不会有什么事的。”夏磊连忙安慰道。

“那我-------现在应该去哪里找她呢?”舅舅语气听起来很是着急。

“舅舅!你先给她最要好的朋友和同学打电话,问问是不是去了她们那里,如果找到了第一时间通知我,好让我和我妈放心。”

挂了电话,夏磊见母亲一脸焦急的表情看着自己,知道该是自己解释原因的时候了。

“妈!我都不知道怎么开口对你说,乐玲她---------”

“乐玲她怎么呢?”

“她--------竟然对我说--------她很喜欢我,很想做我的女朋友。”夏磊说得连自己都觉得难为情。

“她真的这样说?”夏妈妈有点难以置信的看了夏磊一眼,见夏磊对她点了一下头,这才不得不信。“这孩子被你舅舅宠成什么样子了,这种话也说得出来,真是胡闹。”

在客厅焦急地等了一会儿电话,夏磊实在疲惫的难以支撑,只好回到房间里先休息一会儿。倒在了床上,他想了想今天发生的事情,真是这么巧吗?她们怎么会赶在同一天里向自己表达感情呢?自己有什么好,她们喜欢自己那一点呢?夏磊在感情方面一向很不自信,常常认为自己的性格过于内向,十分被动,不够幽默风趣,应该不会讨女孩子们的喜欢,做梦也没有想到,连未满十八岁的表妹,不知从什么时候也爱上了自己。

第二天上午十点,夏妈妈叫醒了还在熟睡中的夏磊,告诉他乐玲已经回到了家里,昨晚是在一个叫何苗苗的同学家里睡了一晚。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心云之恋》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心云之恋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十章 错误的表白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心云之恋”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