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仙途之罗浮问道 > 正文
第36章 郫都
作者:金不奂  |  字数:2806  |  更新时间:2018-01-13 11:13:20 全文阅读

伍天绍到了郫都,只觉得这个都城果然名不虚传,不知比绥山城繁华多少倍。

只见郫都道路宽阔,街上车水马龙,亭台楼阁,深宅大院鳞次栉比。都城之人似乎并没有受到兵败的影响,人来人往,歌照唱,酒照喝,青楼柳巷,生意兴隆。伍天绍在空中神识一扫,就感觉一处府邸中隐隐的邪气,当下金光一闪,已落到了一僻静之处,运功把容貌稍作改变,走到那大院门前一看,竟然就就是吕府。

伍天绍找到附近一家豪华酒楼,到了楼上临窗之处,要了一壶酒,几个小菜,一个人自斟自酌。

这家酒楼生意颇好,因伍天绍来得早,所以能够占到靠窗位置,逐渐客人越来越多,几乎再难找到空位。伍天绍自己占了一桌,显得有点与众不同。

邻桌有几个人衣着打扮光鲜靓丽,一边喝酒一边肆无忌惮高谈阔论。只听得一个斯文的白袍中年人道:“绥山在梁国占有封地已经过半,看来梁国气数已尽,也该改朝换代了。”

另一青袍中年人道:“李兄,在下不敢苟同。那绥山郡王也是梁国王族旁支,说来说去都是一家人,就算那绥山郡王得了整个梁国,也还是姬家的梁国,不算改朝换代。不似如今的梁国,倒像是吕家的梁国。”

白袍中年人笑道:“陈兄所言有点道理。只不过现如今小梁王仍是姬姓,却不能说是吕家的梁国。梁国数千年来都是大夏皇朝封国,梁王这一脉才是正统。绥山郡王若是取而代之,终归是以下犯上,谋朝篡位。”

青袍人道:“李兄此言差矣。那绥山郡王仁政爱民,众口皆碑,不似这小梁王多年来只是一个傀儡,吕太后和相国把持朝政,人心尽失。自古得人心者得天下,梁国王室衰微多年,各封地郡王各自攻伐兼并,梁国早已无力管束,因而战乱四起。如今梁国人心思定,如果有如绥山郡王之人做了梁国之君,平定梁国,乃是万民之福,就算是以下犯上,也是人心所向。此次梁国讨伐绥山,落得全军覆没,看来也是天意。传说绥山郡王得了神灵保佑,以弱胜强,也是所言非虚,若非有神仙相助,那绥山城危在旦夕,怎么可能忽然之间反败为胜。”

白袍人道:“神灵之说,虚无缥缈,只不过梁国如今确实已无一战之力。不过无论如何,绥山郡王如今也师出无名,暂时不会攻打梁国。再说了,就算绥山郡王能够攻占整个梁国,也还要过大夏皇朝这一关,才能名正言顺。”

青袍人道:“好一个名正言顺。李兄难道没听说过传言如今的小梁王并非先王亲生?如果传言属实,梁国王室这一支所谓正统早已断绝,绥山郡王作为王室旁支继位,继承大统也是名正言顺了。”

白袍人一时无言以对,伍天绍闻言也暗暗惊奇。

正谈论间,又见三个人上了酒楼,其中一个中年人衣服丽都,一脸傲然之色,上得楼来,瞟了伍天绍一眼,其中一个年轻壮汉马上走了过来,满脸蛮横,毫不客气地对伍天绍道:“这个位置我家大人要了,你滚吧。”

伍天绍微微一笑,两人对视,两眼金光一闪,那年轻壮汉一个激灵,马上变得笑容满面,对着伍天绍施了一礼,恭恭敬敬道:“原来是吴先生,在下失礼了。”

那华服中年人满脸愕然之色,正要发作,那年轻壮汉赶忙跑了过来,在他耳边耳语一会儿,华服中年人脸色稍霁,却面露疑惑,走到伍天绍跟前,道:“相见不如偶遇,既然有缘得遇吴先生,不如一起喝杯酒如何?”说完径自在伍天绍对面坐了下来,其余两人也不客气,各自在旁坐定。

那几个邻桌的两位中年人赶紧过来恭敬见礼:“见过总管大人。”华服中年人起身还礼,却不答话。那两人识趣,各自了退回去,不多时几个人匆匆结账走人。

伍天绍其实见这几人无礼,本是存心想戏弄一番,胡乱编排了自己吴半仙的身份,用迷幻咒植入那年轻壮汉脑中。此时见这华服中年人被人尊称总管大人,定然地位非同一般,赶紧起身施礼,道:“吴某见过总管大人。”

“不必多礼。”那总管大人倒也爽快,示意伍天绍就坐,吩咐店家再上些好酒好菜。

酒过三巡,那总管大人道:“听小安子说吴先生号称吴半仙,有未卜先知之能,先生可否为本官卜上一卦,提示一二。”

伍天绍故意盯了华服中年人一小会儿,装模作样掐了掐指头,正色道:“总管大人印堂发黑,眼有忧色,十日之内必有血光之灾啊。”

那总管大人浑身一震,忙又故作镇静,道:“一派胡言,如今郫都一片升平气象,我身为王宫内府总管,忠心事君,何来血光之灾?”

伍天绍微微一笑,故作高深道:“不可说,不可说。”

那总管大人喝酒吃菜,也不再提占卜之事,似乎心事重重,心不在焉,几人有一句没一句闲聊没多久,便辞别了伍天绍,三人离开酒楼,扬长而去。

那华服中年人正是内府总管王朗,虽然自视甚高,却是先王忠心仆从,因而被任命为内府总管,也是知恩图报,对梁王室忠心不二。又因与郭不疑有旧,眼见着郭不疑中了吕伟奸计被害,心如刀绞,奈何太后与吕伟把持朝政,却无计可施,心中恨意难消。

而姬无缺年纪渐长,不再甘心做一傀儡,又对吕伟yin乱后宫有所察觉,正想趁吕伟讨伐绥山新败,朝中非议失势之时除去吕伟。两人一拍即合,正密谋布置,务必一举击杀吕伟。

两人自知王宫内吕伟耳目众多,不敢动用侍卫,因而王朗在外网罗两名武道高手,作为心腹。此时三人正到相国府附近打探消息,寻机设计击杀吕伟,却被伍天绍歪打正着,道破心事,又听说自己有血光之灾,心中惴惴不安,又恐怕走漏风声,因而故作镇静。

出得酒楼,三人健步如飞,径自进了王宫,来见梁王姬无缺。

姬无缺屏退左右,王朗施礼道:“君上,卑职恐怕夜长梦多,故急来觐见。”

姬无缺道:“寡人也想早日除去那佞贼,爱卿可有良策?”

王朗看向身旁两人道:“此二人武功高强,加上卑职三人,对付那吕贼绰绰有余。只是需要定好计策,在宫中埋伏,只等那吕贼独自进宫,自投罗网。”

姬无缺道:“寡人可以太后有恙为由,召那吕贼进宫,定可一举杀了那佞贼。”

王朗大喜,跪拜在地,道:“君上英明,梁国之福也。”

几人计议停当,姬无缺只等第二天一早派人召吕伟进宫。

伍天绍散开神识,可以笼罩方圆十里范围,他见那王朗身份尊贵,神色有异,散出神识一路跟踪,姬无缺等人的密谋,他一清二楚,不禁心中叹息:那吕伟虽在凡间为相,却是修行之人,已经是筑基圆满,也不知修的什么邪功,使得相府隐隐有股阴邪之气,普通凡人武功再高,也不过是修炼内功气劲,又怎会是修真之人的对手?可怜姬无缺等人懵然不知,自以为计谋周密可以一举成功。

不过伍天绍也暂时不想介入其中争斗,当下在附近客栈定了间上房歇脚,静观其变。

伍天绍在客房中静坐,却不停散开神识查探相国府动静,只见后院中关了几个年轻美貌的姑娘,心知有异。到了晚上,便有护卫领了一个姑娘沐浴更衣,送到吕伟卧房,与吕伟同寝,但见两人姿势怪异,折腾了半个时辰,那姑娘竟然昏迷在床上一动不动,气若游丝,眼见是活不成了。

伍天绍神识探查,一切动静尽如眼前,任凭他道心坚如磐石,也是未经人事,不禁脸红耳赤,心知那吕伟竟采用少女元阴练功,草菅人命,功法邪恶无比,实在可恨可诛。

俄倾吕伟穿戴整齐,把那姑娘用床单裹住,吩咐下人抬出后门,放到早已停候的马车上,一路飞奔出城而去,到城外十余里之处一个荒山掩埋。

伍天绍恨不得立马杀了吕伟,只是转念一想,强压心中怒火,且看明日姬无缺等人如何与吕伟君臣内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