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问道艰行 > 正文
第一章
作者:东陵风流子  |  字数:2253  |  更新时间:2018-11-24 21:00:07 全文阅读

“婴元神分,元神晴明,定三魂,聚……七魄。灵台清明”

六独岐山之上天地异像引动,阴风起,降玄雷,一道白影独坐阵中。周身浮现四颗光球,运化地,水,火,风。四气之力抵挡罡风,玄雷,袭击。

“前两劫易过,眼下成与不成就在这最后一把了。四气归身,灵台晴明。”

话语方毕周身四颗光球回归本体。四元之力归体就在同一时间一股冥火自本身涌泉穴下烧起,直透泥垣宫。方圆十里之内草木自然化灰,随风飘散。

“四元煅神,守”

守字方才出口,幽玄冥火溢出体外不过片刻,肉身成灰,天地异象也随之消失回归本相。

“唉,还是失败了。几千年苦修,俱化虚无,肉身遭毁寿元将,尽现在唯一的出路只有夺舍重修了,。”

“封关,启阵”

一句启阵,四周幻光流离勾勒出巨大阵图笼罩住整座六独岐山,随着幻光散去整座六独岐山沉入了地下不见踪迹。

“引玄冥之灵,借无间之昭。元神外化,夺舍重生。”

咒术念吧天空之中裂开一道妖异裂口,自裂口中

飞出一道符令,寄载着元神灵体撕开虚空快速飞向远方。

与此同时,在另一方世界。

“仙师,我夫人怀孕已经十一个月许。肚子也越来越大,为何孩儿却迟迟不出产。是不是有什么隐疾?”

中年男人有些焦急的搂着自己妻子。时不时的将目光转向美妇人那大大的肚子上。表情充满忧虑。

“墨家主,此次经由我耗费心力推演。得出……此子出世。于你家族而言,是福祸相依。约莫十日之后,便会出生。”

老者捋了捋灰须,眸中闪烁着几丝严肃。终究抵不过男人的再三询问,叹了口气缓缓道出其中缘由。

“福祸相依?”男人紧锁眉头。

“具体……天机不可泄露。否则老道我这一身修为怕是不保啊!”老者摇了摇头,在下人引领下离去。

“夫君,这可是咱们第一个儿子。”娇美妇人爱怜的抚着自己的肚子,感受着其中小生命的动静。

“不错,家主,公子将来可是要继承家业的。”身后,管家上前,低声在男人耳畔说道。

“没错仙师不也说,福祸相依吗。估计是取决于咱们如何对待他吧。小孩子刚出世,那有什么分辨力可言。”美妇人摇着男人的手臂。

“放心吧!这是我们第一个儿子,一定不会有事的。”

男子爱怜的替妻子拂过额角发丝,盯着肚子中自己的血脉。果断下了决定,他决定,这个孩子必须要生出来。中年无后这个问题已经引起家族些许争议,某些心怀不轨的人都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的位子其中就有自己的两个亲兄弟。他需要一个继承人来扫除这些心怀不轨之人的心思。

十日后……

随着接生婆惊呼声,男人忙不迟疑的推门闯入。从她们怀中接过一个小小的婴儿。仔细的盯着他。

“这孩子……,怎么不出声?”

一旁的接生婆有些迟疑是嘀咕着。

“从此以后,你便是我墨家大公子了。”中年人看着自己的血脉并未理会接生婆的嘀咕,哈哈一笑:“就叫鸿儒,墨鸿儒。”

一晃十二年时光过去,少年的母亲在少年三岁时病逝。父亲又娶了一房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自八岁起少年便不顾反对独自搬了出去。

“大少爷,老爷叫您去见他。”

侍女小心翼翼的接过少年手中的那柄长剑。

“我知晓了,帮我更衣备车。”

少年接过侍女递来的毛巾擦了擦两鬓和额头上的汗珠。

着于马车之上,少年闭目而思。

‘不知不觉十二年了,这几年来日夜打磨筋骨终于过了肉身之境的第一关接下来是。该思考如何离开这里踏上修途了。’

“少爷到了下车吧。”

正当少年沉思之际,一边的丫鬟打断了少年的沉寂。

“嗯,我知道了。”

下了车少年看了看大门牌匾上的墨府二字,踏入了宅院之中。

议事堂中,众人分坐两旁。大堂正中是墨家家主,墨鸿儒的生父,墨长乐。

“嗯,孩儿拜见父亲。”

墨鸿儒踏入堂中向正中微微一拜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柳长乐对于儿子这份样子早已习以为常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直奔主题。

“今日找大家来是为了宣一件事情!烈云宗今年要找收弟子,我墨家分到了一个弟子名额和两个随从名额!”

“烈云宗咱们旬阳郡乃至陈国附近最大的修真门派之一了!”

“可不是吗,去了可是有可能成为仙人的。”

“这可是成仙的机会啊!”

‘烈云宗吗?真是想什么来什么?一个三流宗门门中凝婴老怪坐镇,不过听说是此界中州纯阳宗的分枝之一。倒是有一去的必要,同时还可以解决修炼的资源问题。’墨鸿儒心中思索一阵。

“父亲,孩儿愿意去!”

随着墨鸿儒的发言,在场的众人都不再作声奇奇看向了墨鸿儒。

“既然大公子愿意去,那就给大公子吧!”

“是啊是啊!”

“将来大公子定可位列仙伴白日飞升啊。”

“说的对!”

在场众人皆不是笨蛋,仙门资格虽然珍贵但修仙之路凶险异常。墨鸿儒去了万一回不来死了,自己的孩子便有可能继承这万贯家财。

“唉!既然你愿意去那就去吧!为父不拦你。”

墨长乐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决定的事情谁都改变不了。

“多谢父亲,若无它事孩儿便告退了。”

说罢向自己这所谓的父亲再次微微一拜。径直走出墨家大门上了马车。

“少爷,回外宅门?”

“不去鬼市。”

“是”

所谓鬼市说白了就是地下交易场所里面三教九流鱼龙混杂,所涉范围极其广这几年墨鸿儒在里面还真淘到了不少好东西。墨鸿儒七拐八绕绕道了一座旧宅子旁边推门而入。

“对不起,今个不开业。”

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而墨鸿儒则是熟络的递过去了一块黝黑刻着几个模糊字迹的牌子。

“进来吧!。”

随手放下手中的包袱墨鸿儒,坐于堂中端起茶碗添上壶中清冽回甘的茶泯了一小口道。

“任务已成,脑袋和两只手都在包袱里自己看。”

老者打开包袱略微看了一眼。

“不错,这次的五百两金还是换成灵石吗?”

墨鸿儒不语点了点头。

只见老者在桌上放下五块蚕豆大小的乳白石头,对着墨鸿儒道

“这次不接个任务了吗?”

“不必了。”

收起灵石墨鸿儒推门而出,未眨眼变不见了踪迹。

看着桌上喝了一口还残留着余温的茶,老者皱着眉头摇了摇头。

“糟践了我这一碗好茶。”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