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泽诺风云 > 正文
第二章
作者:坏索索  |  字数:3361  |  更新时间:2018-01-04 16:04:51 全文阅读

埃德蒙正站在阳台上吹风,这时一个仆人走了进来。

“殿下,艾尔·福斯特来了。正在一楼的大厅等候。”

“好的,我马上下去。”

埃德蒙步伐轻快地走下楼梯,进入客厅,看到一个青年正在台阶前等着他。眼前这个人头发的乌黑发亮,皮肤呈现健康的小麦色,身高中等,四肢匀称,显得结实而有力。他听到楼梯上传来的脚步声,抬起头望过来,一双深邃有神的眼睛看着王子。

“艾尔!”

“殿下!”

艾尔还没来得及行礼,王子就过来给了他一个拥抱。

“太好了,你安全归来了。”

“在下在没有报答你的恩情之前,还不打算死去。”

“当时杰奎尔师傅要把你送到第十军团的时候,我就强烈反对。”

“我的安危本来就不值一提。”艾尔笑着说。“只有这样做,我才能真正承担起保护殿下的重任。”战场上的厮杀跟训练场上的训练永远是两码事,只有在战场上通过考验的战士,才具备成为王子亲卫的资格。

“看得出来,你历练了不少啊。一定很辛苦吧?”埃德蒙用力拍了一下对方发达的肌肉。

“为了正式成为你的五十人卫队中的一员,这点苦头不算什么。”

“说来这应该是最后的历练了吧?”

“是的,杰奎尔师傅已经批准了。明天开始,我就是卫队的正式成员了。”

这时,大门开了。王子的乳母马乔丽夫人走进来,后面一队仆人鱼贯而入,手里托着闪闪发亮的银制盘子,每个盘子上扣着用以保温的罩子。午餐送来了。

马乔丽名义上是王子的乳母,实际上更像他的亲生母亲。这位马乔丽夫人曾是埃莉诺王后的侍女,当埃莉诺还是洛伊的公主时,她就侍奉在侧。埃莉诺王后在生下埃德蒙以后不久,就不幸仙逝了,于是马乔丽就担当起了照顾王子的重任。她细心周到地照顾王子的起居,本来王宫的厨房每天都会按时送来食物,但她认为仆人们做饭不够用心,营养也不够均衡,所以亲自制定了王子每周的膳食安排,甚至有很多菜都是她亲手做的。

这可把王子搞惨了,因为每天的菜肴里总是会出现他不想吃的食物,他却无法拒绝,马乔丽总有办法让他全部吃下去。年幼的王子很早就理解马乔丽的良苦用心,早就把她当成母亲看待了。正是由于马乔丽的存在,埃德蒙从来不缺少母爱。

艾尔看到马乔丽进来了,于是马上行礼,马乔丽也友好地回应。在指挥仆人们摆好餐具和菜肴后,她招呼两个年轻人过去吃饭。

“妈,今天怎么又吃茄子了。”王子一坐下来就开始抱怨。他采用平民的叫法称呼自己的乳母。

“殿下,上一次吃茄子已经是一周前的事了。”

“那好吧,我先把茄子消灭了,再吃别的菜。”他插起一块茄子,闭着眼睛吃了下去。随后他问艾尔:“过渡区域的战况怎么样?”过渡区域是指泽诺王国与阿巴德王国之间的一片广阔的旱地,两个王国长期争夺这片地区,打打停停的状态已经持续二十多年了。

“六个月前我们消灭了他们的一支小部队。但对方似乎没有与我们决战的打算,分成更小的队伍四出骚扰我们。我认为他们只是想借助过渡区域牵制我们,真正在乎的是本土的安全。”

“他们的都是什么部队?”

“主要是弓骑兵和轻骑兵。”

“也就是说只派出了辅助部队,我赞同你的看法。不过这样一来,我们将很难完全控制那片地区。”

“但我们也不用担心对方向北进攻了。四个军团的兵力足够防守了。”

“你说四个军团?”马乔丽放下了刀叉,注视着艾尔,眼神里闪过一丝疑惑。“我记得那里本来只有三个军团啊。”

王子也有同样的疑问。

“是的,四个军团。”艾尔不容置疑地说。“我刚从那里回来,不可能搞错。烈日军团、雄狮军团、我所在的岩蛇军团,还有新调过来的号角军团。因为敌人的骚扰范围很大,行踪神出鬼没,我们需要更多军队来防守广阔的区域。”

“猎鹰军团,本来驻守在星光平原。我听说褐丘城最近又遭到了瑞恩王国的进攻,这两件事也许不是一个巧合。”也许是长期提防王子身边的阴谋而养成的习惯,马乔丽夫人对一切阴谋都有本能般的敏锐。但在王子看来,大多数时候她都过于敏感了。

“妈,你过虑了。即使真有阴谋,褐丘城易守难攻,十万大军来了都不怕。只要褐丘城不失守,瑞恩那些家伙是无法进入星光平原的。”褐丘城位于王国西北端,扼守着从瑞恩王国进入星光平原的必经之路。

“殿下,世事难料。谨慎一点总是好的。”

“这种事也不是我说了算的。”王子无奈地耸一下肩,叉出了一块肉。“我就连生日怎么过都没法决定。”

“殿下,别的生日可以由你说了算。但是十八岁的生日却只能这样,这是王国的传统。每一位王子的成人礼都是这样。”马乔丽说道。

“我不想让那些为我表演的角斗士死掉。凭什么要割掉战败者的喉咙,这是什么破规矩?”王子说。

艾尔有些疑惑地看着王子。王子让角斗士死去?在寻常的竞技比赛中,如果角斗士战败且表现拙劣,被处死是常事。但这跟王子有什么关系呢?并不是王子要他们死。

埃德蒙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便解释道:“按照那该死的传统,当天决赛的审判结果,将由王子本人宣布。也就是说,我将亲自宣判战败者的死刑。”

“那他非死不可了吗?你也可以宣布饶他一命,不是吗?”艾尔天真地以为,既然宣判权归王子所有,那么如何决定完全是他的自由,毕竟宽恕战败者也是常有的事。

“在别的场合这样做没多大关系。但成人礼上的决定有着别的意义,如果不让战败的角斗士血溅黄沙,大臣、亲王,甚至国王都可能会认为王子软弱。根据记载,历代进行成年礼的王子,没有一位不判决战败者死刑的。”马乔丽平静地说道。

“仁慈和软弱是两码事!”艾尔高声说道。

“我知道。”王子苦笑了一下。“但我必须顾及那些顽固脑袋的感受,王国的大部分权力可是掌握在他们手中啊。”

“唉,传统,传统。难道统治者的使命不是摒弃不合理的传统,取而代之以新的传统吗?”王子双手抱着脑袋,懊恼万分。

马乔丽和艾尔一时也想不到什么话来安慰他。艾尔决定换个话题。

“说到竞技,上午我在竞技场旁边目睹了一件奇事。”

“嗯?什么事情?”埃德蒙和马乔丽都有点好奇。

“今天我经过竞技场的时候,看到了一个长长的车队,里面都是些猛兽,估计是竞技大会那天要用的。有个男孩朝一只狮子扔石头,那狮子大吼一声,声音就像炸雷一样,那个男孩竟被吓得尿裤子了。”为了营造一点喜剧效果,艾尔故意强调了这个细节。

“艾尔,谢谢你。”王子吃了一口肉:“你是故意讲笑话逗我开心的吗?但我觉得并不是很好笑。”

“不不,接下来我要讲的才是重点。”

“嗯?”

“那狮子的吼声惊吓了拉那辆车的马,那两匹马惊跳起来,拉着车就往人群里冲过去,车夫被甩下车辆,眼看就要撞死人啦。”

“仁慈的女神啊!”

“这时候奇怪的事发生了。我看到一个浑身笼罩在灰色斗篷的人,他从手里发出一道白光。”

“从手里放出一道白光?”王子惊异不已。

“你确定那道光是从他手里发出的?”马乔丽惊讶地问。

“我敢保证,那道光的的确确就是他发出来的。因为他一抬手,白光就从他的指间闪现。”

“然后呢?然后怎么样?”

“然后那道白光径直飞入了马的体内,仿佛施加了某种神秘力量一般,那两匹马一下子恢复正常,停下来啦。一个人都没有撞伤!”

“天哪!发疯的马,会发白光的人。你这故事可真够刺激。”

“这不是故事,这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事,我一点都没有夸张。你无法想象,那一切发生得有多快,等我回过神来,那个人就不见了。”

“你们说那是怎么回事?”王子被奇闻吸引,已暂时忘记竞技大会的烦恼。

“我想那个人有可能是魔法师。那道白光是治疗魔法,安抚了马匹的情绪,让它们停了下来。”马乔丽提出了自己的猜测。

“如果不用魔法来解释,也就只能使用神迹来解释啦。尽管我认为两个都是扯淡,不过如果硬要选一个的话,我觉得前一个比后一个要靠谱。”艾尔说。

“如果是魔法师的话,只可能是精灵了。可他们几乎从不在人类的城市出现。”王子说。

“我们砍伐了他们的森林,他们不喜欢我们。”

“但是,会魔法的也许不只有精灵。”马乔丽想了一下,说道:“《魔法秘录》里提到,极少数有魔法天赋的人也能掌握魔法,比如北方领地的少数人就掌握着黑魔法。”

“北方领地?那不就是蒂尔达王后那个地方吗?”蒂尔达是埃德蒙的父亲莱恩二世国王的第二任妻子,北方领主的女儿。

“关于蒂尔达王后,最近有一些令人不安的传闻。”马乔丽夫人神秘地说,她总是能搞到不少小道消息。

“什么传闻?”两个年轻人十分好奇。

“难道你们不觉得奇怪吗?”马乔丽往窗边看了一下,压低了声音:“你们千万不要和其他人讨论这件事。从蒂尔达王后嫁给国王那天起算,已经过去快十八年了。但她的容貌似乎丝毫没有衰老。”

两个年轻人若有所思,沉默不语。

“有人猜测,她之所以一直保持青春貌美,是用了黑魔法的缘故。”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