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神玉魂缘 > 正文
第一章 少年流云
作者:七情门  |  字数:2244  |  更新时间:2017-12-29 23:15:07 全文阅读

第一章 少年流云

五行大陆,人族之中,家族林立,战火不息,又有妖族的威胁,沧海变换,逐渐形成以武为基,以体为强,以灵为尊的世界。

风家密地,五指峰,在最高的那座山峰上,有一个宽敞的洞穴。此刻,洞穴里面正有一群人好似在忙碌着什么,不时传来当当之声。

洞穴中央摆放着一个高大的熔炉,里面的液体通红通红的,时不时地冒着气泡。旁边一个身穿红色衣服的魁梧大汉大声说道:“来人。”

顿时有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风风火火的跑到大汉跟前,小心点说道 :“木执事,您叫我吗?”

大汉也就是叫木执事的人,是风家炼兵洞的执事,也是这里的总负责人。他看了看眼前的这个比他矮半个头的少年,眼神默然地对他说道:“没错,你是叫风流云吧。”

少年知道家族能把整个炼兵洞交给眼前的人,那这个叫木执事的人起码有武徒高阶的修为,他赶紧答道:“是的”

木执事淡淡地到:“恩,我一直注意你,从进洞以来,你一直很卖力。我这个人很公道的,不要说我不给你机会,现在熔炼炉旁缺个处理铁水的人,就交给你了,当然你以前的工作也不能废。如果你干的好,我可以做主你的酬劳加倍。”

少年一听,略微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点头了。不就是多累点嘛,在风家这个八品家族里,像他这样的旁系子弟多吃点苦那是很常见的。

木执事见他点头了,又嘱咐几句,然后离开了。少年也很自觉地把活干起来,看他那略显生涩但很卖力的样子,让刚离开没多远的木执事眼角瞥过一眼后,颇感欣慰。

少年名叫风流云,今年十五岁,生的剑眉星目,身材略显瘦小,出身风家旁系。而八品家族势力的风家也是火犀城三大势力之一,掌控城中大半的兵器生意,城西还有同是八品家族势力的墨家,霸占着城中大半的药材生意;城主府的势力也是八品势力,控制着全城大部分的武馆,实力最强,背景最深。

突然,旁边有个和他差不多大年纪的短发少年凑过来说道:“这位族兄,你不是一直在锻兵房做事的吗。刚才听你跟木执事的对话,好像你现在干两份活计,你这么拼命干活,哪还有精力修炼武道啊。”

风流云认真地回答道:“还有几个月就到了我第一次参加家族武会的日子了,我一定要晋级决赛。多干些活就能多拿些金币,可以为武会准备。”

短发少年翻了翻白眼,“拜托,看你这么年轻,也不像是修为高的样子。还是莫着急了,这次不行还有下次嘛,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周围还有几个人虽然手里的活没停,但同样投来了嘲讽的眼神,大家也都明白想得到家族的重视,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每个家族年轻子弟一生只有三次机会参加家族会武,每年最多也就前三名有这个资格,但是想想每年有好几百个新旧旁系子弟去竞争这寥寥的三个名额,他们就是心灰意冷,不知何年才轮的到他们,而且超过二十岁的话,参会资格会自动取消。

风流云笑了笑,转过头专心做着手里的活。在他的心中,何尝不知道这次家族武会上胜出的希望渺茫。别的不说,因为父亲去世得早,从小他母亲教他武道的方式不一样。

他先跟母亲学了几年的书本知识,为他以后学习高深的功法打好基础。到了八岁才开始正式修习武道,比别人起步晚了两年。

他修炼的是金属性炼体功法,刚开始也算是进境神速,用四年时间追上了同龄的孩子,达到了武徒三重。

因为体修在圣皇大陆是公认的修炼艰难,但是他就是用炼体的功法,刻苦地修炼,追上了灵修的同龄孩子、所以那时候他意气风发,觉得前途一片光明。

哪想到十二岁那年,有一次在五指峰附近玩耍,不小心掉进了一个山洞。山洞里到处是野兽的骨头,把他吓了个半死。骨头堆里有一块五角星形的玉,就因为风流云的好奇,摸了摸那块玉。结果那块玉突然化作五彩的流光直射进他的眉心,让他人事不知了。

当他醒来后,就已经被同行的伙伴救回自己的家里了。风流云的母亲因为他的昏迷而被吓了一跳。

自从那次事件以后,风流云每次修炼提炼的的罡气都会被眉心泥丸宫的所在莫名的吸收,然后会有少量更加精纯的罡气反馈到经脉当中。之后,在他半夜睡着的时候,更是经常性地出现一个关于一块五角星形的玉的梦。

这才让他意识到,一切根源都在那次山洞遇险的经历。之后,他又战战兢兢的过了一段日子,见到自己也没什么特别的不适,也就放心了。

从此,风流云的修炼速度慢了下来,渐渐地开始背负着“庸才”的名声生活。为此他的母亲不知道多少次悄悄地抹眼泪,但是风流云又不知道怎么向他母亲解释,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

所以近三年来,他虽然修炼依旧刻苦,但进境实在是慢得可以,一直停留在武徒三重巅峰。要不是他能明显感觉到经脉中的罡气日渐精纯,肉身也在日益增强,单臂的力气达到了五百斤,还有修炼基础武技时突然的悟性大增,他都怀疑自己真的是一个废材了。

今年他的希望就是突破武徒四重的瓶颈,一旦修为达到武徒四重,相信家族武会晋级决赛就有很大的把握了。所以,面对别人的鄙视,他也不在意。

只有自认为弱小的人才会把希望寄托在明年。而他既然看到了希望,就一定要尽力抓住。到时候,就算失败了,至少他尽力过。

很快,一天的工作做完了,风流云的任务较重,最后才走的。他刚迈出炼兵洞,就在下山的路上碰到了风宁,一个跟他在锻兵房一起干活的族弟。

风宁老远就在前面向他一边挥手,一边喊着。风流云径直地走了过去。

“流云哥,一会儿有时间吗?指点一下小弟的武技怎么样啊?”风宁迫不及待地对他问道,问完不等他回答就要拉着他下山。

“可以是可以,但是我必须先回家一趟,你先去老地方等我吧,我随后到。”他无奈地说道。

“没关系。”风宁听到他没有拒绝,非常高兴。说完,松开了手。

“恩,那我先走了。”风流云说完后,直接放开脚步,身形像利箭一样飞奔下山。

每天工作完,跑步回家是他锻炼肉身的方式之一。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