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盗典 > 正文
第一章盗皇朝气运
作者:柒夜211  |  字数:2243  |  更新时间:2017-12-24 21:41:22 全文阅读

  

  

  明,崇祯十七年三月十七日,农民起义军围攻京城。三月十八日晚,朱由检与贴身太监王承恩登上万寿山,远望城外和彰义门一带的连天烽火,只是唉声长叹,徘徊无语。城门告急,太监王廉急告皇帝。

  

  宫中朱由检听闻城门告急,拿起桌案酒杯,酒水一饮而下长叹道:“苦我民也”。

  

  “皇上,降了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皇可学越王勾践卧薪尝胆以图复国。”太监张殷劝道。

  

  朱由检转过头看着身后的太监张殷,张殷下意识低头的避开朱由检的眼神。朱由检拿起桌上长剑,一剑刺入张殷心脏。看着张殷望着自己的眼睛说道:“李自成不是吴王,朕也做不了勾践。”

  

  一阵沉默之后,朱由检大声喊道:“来人”

  

  “微臣,听命。”一宫内侍卫飞快入内,单膝跪地。

  

  “送太子、永王、定王到周奎、田弘遇家。下诏,命成国公朱纯臣统领诸君辅助太子。命周皇后、袁贵妃、诸皇子入宫。”一道道旨意在朱由检口中传出。

  

  “臣,领命。”侍卫领命而去。

  

  一刻钟后,周皇后、袁贵妃、3位皇子入宫。坐在玉案后朱由检看着站在面前的3个儿子,眼中充满了担忧。叹息一声说道:“你们去外戚家避藏,待城中稍安借机出城。以后如何就要看你们自己了,你们随王廉出宫去吧。”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3位皇子与王廉双膝跪地。

  

  “碰、碰、碰”声响起,四人起身拜别而去。只留下了染血的宫地。望着慢慢消失的身影,眼泪在朱由检眼中打转。

  

  单手扶额,看着周皇后。哭着对周皇后说道:“你是国母,理应殉国。”

  

  周皇后也哭着说道:“妾跟从陛下18年,陛下没有听过妾一句,以至有今日。现在陛下命臣妾死,妾怎么敢不死?”说完解带自缢而亡。

  

  朱由检又对袁贵妃说道:“你也随皇后去吧!”袁贵妃哭着拜别,也解带自缢。

  

  朱由检又召来长平公主、昭仁公主,流着泪说道:“你们为什么要降生到帝王家来啊!”说完左手以袖遮面,右手拔剑砍中长平左臂,接着又砍伤长平右肩。长平公主晕死了过去。同时也挥剑刺死了自己年仅6岁的昭仁公主。

  

  朱由检又砍死了妃嫔数人,并命左右去催懿(yi)安张皇后自尽。懿安张皇后隔帘对朱由检拜了几拜,自缢而亡。

  

  三月十九日凌晨,李自成起义军从彰义门杀入京城。然后朱由检手执三眼枪与数十名太监骑马出东华门,被乱剑所阻,再跑到齐化门,成国公朱纯臣闭门不纳,后转向安定门,此地首军以星散,大门深锁,太监以利斧亦无法劈开。

  

  三月十九日拂晓,大火四起,朱由检重返皇宫,城外已经是火光映天。天色将明,朱由检在殿前鸣钟召集百官,却无一人前来,朱由检说道:“诸臣误朕也,国君死社稷,二百七十七年之天下,一旦弃之,皆为奸臣所误,以致于此。”

  

  万寿山,寿皇亭。朱由检取下皇冠,披发遮面咬破手指写了一道给李自成的血书:“朕自登基十七年,虽朕薄德匪躬,上干天怒,然皆诸臣误朕,致逆贼直逼京师。朕死,无面目见祖宗于地下,自去冠冕,以发覆面。任贼分裂朕尸,勿伤百姓一人。”他将血书藏入衣襟,自尽于寿皇亭。王成恩也在对面的树上自缢而亡。

  

  明朝灭亡。

  

  ……

  

  三月十九日晚,万寿山,寿皇亭一缕青烟自亭岩飘出,凝聚成人型,化身为一位男子落于老愧树旁。

      站在愧树旁的男子,看起来只有二十六七岁,身着长袍,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一双中天地之秀的眼中没有任何杂质,清澈却又深不见底。头发随意披落在后肩。

他只是随意的站在那里,却犹如从画中走出的一般,脱俗出尘,宛如谪仙降临。

乌云密布 , 一道耀目的电光划破夜空,空气中弥漫浓重的血腥气息。男子远望城内一片一片的废墟,原本繁华的京城变得支离破碎。倒在废墟中的百姓,一声声绝望的呼喊。真实的印证张养浩的那句“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闪电越来越亮,雷声越来越响。豆大的雨点从空中滚落,雨水冲散了浓重的气息,也冲散了在城中烧杀抢掠的士兵。

望着城中凄惨的百姓,只留下了男子的一声叹息。对于曾经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李轩来说,这些生活在乱世的百姓才是最可怜的人。

对于今天发生的这些事,并没有对李轩产生太大影响。类似的事情这些年他见过的太多太多,各代王朝的兴衰起落都是如此。他看到过周幽王为搏美人一笑上演的烽火戏诸侯,也见到过曹操铜雀台深处的大乔小乔,还见到过诗仙太白的风流倜傥。

李轩不是没有想过去改变,可他也只是在这浩瀚历史长河中飘荡的浮萍。当年的封神之战,由万仙阵引起的时空乱流把他带到了大周王朝。在空间乱流中他身体慢慢消散,灵魂在世间飘荡了三百多年才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天书盗典。

盗典内重塑肉身的办法有2种,一种是盗取皇道气运,另一种是盗取仙佛的信仰之力。可身为鬼物想盗取信仰之力那是一点可能都不会有,很有可能刚刚靠近就会被发现,最好的结果也是送到地狱承受刀片火海之苦,差一点的话就直接魂飞魄散。盗取皇道气运虽然也是危险万分可是还有一线生机,只是时间慢长一些。

李轩,看着老愧树上朱由检身上飘荡出的黄道之气。嘴角轻轻上扬,一丝丝笑意流露出来。自言自语的说道:“多日等待,只为今朝。吸收了这些皇道之气,我就可重塑肉身在世为人了。”

李轩盘膝而坐,两手结印。两手拇指指尖相处,左手四指置于右手四指上,然后置于下丹田处。两肩自然下沉,两肘自然下垂。一丝丝皇道之气,从朱由检的身上慢慢吸入李轩口鼻之中。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朱由检身上的皇道之气也越来越少,李轩的身体也逐渐疑实。一道黄芒从天而降化成金龙在李轩周身环绕,最后隐于长袍之下附在李轩身体之上。左前蹄和半个侧身与头部都在李轩的前身,其余大部分龙身盘绕在李轩后背形成一副栩栩如生的金龙纹身。

此时一道耀眼雷光从天而降,把李轩淹没其中。片刻天雷消散,李轩也消失不见。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