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天国之路

更新时间:2018-01-15 14:28:10字数:6153

早晨醒来,浑身酸痛,像是大病初醒一样。

欧的屁股留在屋里,上半身伸出窗帘外,她起得比我早。也许,这一夜,她根本就没有睡觉。

回想昨夜,我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心想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欧带回去,让她这么胡来,会出事的。

跑去洗了个澡,精神才稍微恢复一些。刚走出来,听到欧说道,“赶紧过来吃早饭,要不一会凉了。”

欧的双眼布满血丝,表情却是很淡然,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一会去哪?”吃完早点,我问欧。

“不知道。”欧的声音真的好冷。

我抓住欧的手说道:“那就跟我回去,不要到处乱跑了。”

“放开我。”欧想挣脱,我不放手,“蚊子,你听我说,你回去吧。我还有点自己的事情要去做。”

“你看看你的手这么冰凉。有什么事情比自己的身体更重要的,今天你必须跟我回去。”我已经下定决心要带她回去了,话语也是很生硬。

“不去,我不回去……”

“反对无效!”

不管欧如何的不情愿,绑着也得把她绑回去。

我是抢了欧的行礼,强行将她抱上车的。

车子刚驶离城市,就下起了大雪。我不得不放慢速度,犹豫着实在不行就掉头驶回M市。

“啪!”

欧将手机甩到方向盘前,大喊道:“死蚊子,停车,我要下去。”

我瞬间就火起了,吼道:“别闹了,跟我回去!”

我加快了车速,向着不知道有没有终点的目的地冲去。

“你再不停车,我就跳下去!”

欧打开车门保险,我不得不踩下刹车。

欧打开车门,一股寒气涌进车里。

她背起旅行包,就往后走。我气得真想掐死这个小娘们,“天寒地冻的,你到底要干什么?!”

欧没有回答我,迈着平稳的步伐离去。

“啊……”我仰天长啸,想要将内心所有的不痛快都喷射出去。

我拿出口袋中的戒指,狠狠地扔向远处的雪地里,瞬间就被白雪掩埋了。也许我们的故事和记忆都会像这枚戒指一样被尘世淹没。某天我回首这段往事,是不是只会留下一段如雪般苍白的记忆?

“嚎什么嚎?”欧不知何时站到我身后。我转过头,她平静得不染半点人间烟火地看着我,又道,“来,抱抱。”

欧打开手臂,我狠狠地抱住她,想把她揉进我的身体里,从此不离不弃……

我低头吻她,她躲着。我不顾一切地撬开她的嘴。

她流泪了,我也一样。

泪水、融化的雪水、口水、汗水交集在一起。我不知道这个吻有多长,也许也就一秒钟,也许很长很长。

我们相拥相吻在这片冰天雪地里。我多么渴望这个吻能让掩埋那些哀伤,能洗净那些疲劳,能抚平那些伤痕……

欧轻轻地,却让我无法抗拒地推开我。

“文治。”欧第一次认真叫我的名字,却让我感到无限的悲凉。“谢谢的话我就不说了。不要找我,如果有缘,我们还是会相逢的。茫茫人海,如果我要躲,你是永远也不会找到我的。如果有一天你想我了,就跑到雪地里,有一片雪花是我为你吟唱的诗歌。”

我看着欧离去的背影说道:“这辈子你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我把车开下路坎停好,悄悄跟在欧的身后。欧穿着一身白色的羽绒服,和雪地几乎融为一体。幸好她乌黑飘扬的长发还是很显眼的。

也不知道走了多远,雪越来越大,风刮得越来越猛烈。

突然,一阵狂风袭来。我不得不伸手挡住迎面扑来的雪花。可是等我再睁开眼,已经看不到欧飘扬的黑发。

我加快了速度追上去,可是不管我怎么睁大眼睛,映入眼帘的只是白茫茫一片。

“欧,你在哪?”

“欧快回来!”

“欧,如果你还没有走远,可愿回头,住进我的心里!我的心真的很暖!”

我呼喊着,奔跑着,却怎么也寻不回丢失的魂灵……

我开车回M市又转了好几圈,依然没有欧的身影。也许真如她所说的一样,她要躲,我又怎么能找到?

我不死心,又回到分别的地方。除了雪还是雪,我到哪里去找寻我的欧。

我狠命地压着油门,我不再去想一个虚弱的病号,一个倔强的女子如何在零下三十多度的雪原上生存下去。车子像离弦的箭,飞驰而去,我双眼一片迷蒙,隔着墨镜,隔着车子的挡风玻璃,眼前看到的真实都不再真实。

雪已经停了,不知道是谁捅破了天,夕阳的余晖从云层中钻出,将我眼前洁白的大地染成一片雪色。

草原的路很直很直,一直通往天国。眼前出现了一朵残云,像欧背上的纹身,像一只孤独的蝴蝶在狂风中奋力地拍打着翅膀……

“文总,新的一年新的开始,马上就春暖花开了,你却要离开我们。”秘书将一沓文件放到我办公桌上,不舍地说道。

“这个项目当初也是帮朋友做的,按协议我是该走了。”

“可我们舍不得你。”

我抬头看着她泪汪汪的眼睛,笑道:“和你男朋友发展得怎么样?等你结婚的时候我一定回来喝喜酒。”

“我们计划在草场莺飞的季节在草原上举行婚礼。想想都觉得浪漫死了。”

“好,我一定回来参加你们的婚礼。”

我打开文件刚要签字,办公室主任带着几个边防警察走了进来。

我抬头一看到警察手里提着的那个旅行袋,立即蹦了起来。急匆匆地问道:“她人在哪里?”

估计是没见我这么失态过,秘书和主任都吓了一跳。

“这么说你认识这个旅行袋了?”一个警察反问道。

“认识,认识,是一个女孩子的旅行袋。她人在哪里呢?”我迫切地想知道欧在哪里。

“这个旅行袋是一个牧民在中蒙边境上捡到的。你先别急,先回答我们几个问题……”

警察很详细地询问了我好些问题。我脑子一片空白,只是麻木地如实回答。

问完之后,一个警察拿出一张照片给我看,问道:“是照片中的这个人吗?”

我拿起照片一看,这几日的烦躁,内心割舍不下的情愫终于要被现实的利刃无情地斩断。我不得不去面对即使不是自己想要的,却是真实的结果。

照片中的欧安详的躺在雪地上,戴着口罩,只留那长长的睫毛挺立在风中,这样的画面如此的熟悉。睫毛上结着冰花,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圣洁的光芒,黑发散落在雪地上,一黑一白,黑白相间的妩媚,如此自然,如此协调,美到让人眼泪无法控制地滑落,谁会想到这是一张逝者的照片呢?谁又能知道这妩媚后面有着怎样的辛酸?

我想起自己跟欧说过的,标本。她真的成了一具标本。

“为什么?为什么!!!我不相信这是真的。”我失控地差点把照片给撕了。被他们几个人拦住了。

我问警察,“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因为这个。”警察取出一张套着塑料袋的名片,“死者的身上只有这件东西能让我们找到与她有关的线索。”

我看着那张还隐约有着我鞋印的名片,欧在名片的后面写着“你是我眼泪里的微笑”几个字。我的心像被无形的锯子切割,说不出的疼痛。

我问他们要怎么处理欧的遗体,他们说法医鉴定是自然死亡,如果找不到家属,那只能当做无名尸处理,烧掉。

我猛的站起来,说,“不能就这么烧掉,她很爱美,她一定想完整的离去,想有一个美好的葬礼,我来处理可以吗?”

他们告诉我要等限期到了我才能处理,如果非要处理,那我得去派出所办理手续,还要承担可能发生的所有责任。

我想都不想,直接说,我愿意承担一切,我来处理。我不想欧被烧掉,我内心里觉得她应该有个和她一样的,不同凡响的葬礼,那个葬礼应该只属于她一个,她应该得到上天的怜悯和眷顾。我想她一定也不想被烧掉,所以她才选择这样的死法。

我也不想再一次抱着一个骨灰盒不肯撒手。那种疼痛,一辈子尝试一次就够了。

欧,对不起,让我再自私一次。没能给你一场圆满的婚礼,那我就给你办一场绝世的葬礼。

我想了想,又问道:“你们怎么这么确定是自然死亡?”

“你看看这个。”年纪稍大的警察拿出一本笔记本,说道:“这是死者的笔记本。”

警察翻到第三页,正是去年的日历,我注意到了,从她去做人流的那天开始,一直到我和她分别后的第四天,每天都画了一个“X”。

警察解释道,从心理学上说,从第一次画“X”的那天开始,她已经给自己的生命按下了倒计时。

笔记本只有一行字“别走的太急,等等我!”。然后就是一幅幅我们都看不懂的图画。

“你知道死者的住处吗?是否方便带我们过去看看?”警察拿出一串钥匙问我。

没想到的是,我买的那枚戒指居然挂在钥匙串上。

秘书突然惊叫一声跑出去,又跑了回来,将一把我很陌生的钥匙放到办公桌上,满是歉意地说道:“去年你叫我帮你拿大衣去干洗,我在你衣服里拿出来的,忘记给你了。不好意思呀。”

我一头雾水,不知道这是谁的钥匙。但我的心里有着不好的猜测。

果然,那串钥匙上没有她家大门的钥匙,大门的钥匙是秘书给我的那一把。

进到屋里,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仿佛欧还在厨房里奔忙,还慵懒地靠在沙发上,还躺在床上,面含微笑地沉睡……

卫生间的浴缸里,有着一大堆的火灰。我看到还剩一角的本子,知道那是护照。突然感到自己很悲哀,到现在我还不知道欧的全名。

书桌上放着挂在墙上的那张照片,照片上压着一页信笺、房产证和几张银行卡。

“文治,我要走了,不会再回来了。如果你有幸走进这个屋子,就请帮我个忙,把房子卖掉。还有我卡里的钱,把它们送给真正需要的人。谢谢的话我就不说了。记得以后不许想我!

“你不是喜欢傻傻地看着静吗?这张照片就送给你了。不用谢我哦!”

短短几行字,就把离别说得这么轻松而决绝。

我想起那天来接她去大兴安岭,看到她整装待发站在门口。以为她未卜先知我会来接她。其实她已经决定要走了,只是刚好遇上我。

想必戒指也是我求婚那天晚上她把钥匙放到我口袋的时候取走了,只留下了一个空盒子。

警察拍照取证后就走了,我一个人坐在屋子里。

突然发现自己很傻很傻,我竟不知道欧从去做人流那天就没有了继续生活下去的欲望。她把孩子打掉,就是要断了自己活下去的最后理由。离别前的争吵,也是她导演出来的情节,她只想着让我这个可怜虫不再怜悯她,而是应该憎恨她,即使某一天想起她,也是一个不识好歹,忘恩负义的她。

这样就能满足我的虚荣心,这样我就不会心存愧疚。她约我出来,其实就是在寻找一种离开的方式。而我,还真的按她的思路一步步把她,也把我自己逼上了绝路……

这时,牧区的好友阿木古郎给我来电话问我这几天是不是要走了,想给我搞个篝火欢送会。

我顺便就把欧的情况大概跟他说了一下,问他欧会喜欢什么样的葬礼。

阿木古郎想都没想,直接说天葬吧。欧肯定得到了腾格里的眷顾。在雪地里躺了一个多月,居然完好无损。

我吓了一跳,我可不想欧被敲打成肉沫骨沫。

阿木古郎笑道:“你说的是高原的天葬,不是草原的天葬。”

几天后,我就把所有手续办完,带着欧去阿木古郎的牧区。

车子行进在草原上,没有前几日的紧张和颓废。心已死,任谁来抚摸都不会再有感觉了。

我把车停在阿木古郎的蒙古包外,我按照阿木古郎的指示。褪去欧身上的所有衣服,擦洗干净后,拿一块白布将欧一寸寸地缠裹……

他早准备好了一辆牛车,我们把欧抬上牛车。然后搬下车上的鲜花,一枝枝地插在车的两边,我用一块蓝布做了一面招魂幡,但愿它能支起我们残缺的信念。

阿木古郎说:“我送你朋友一件礼物,他进到包里,拿出一束蓝色的勿忘我,把它扎在招魂幡的顶部。”

我很惊讶,我找遍全城,都没找到这花,更别说欧喜欢的蓝色了。这小子半生没离开过他的蒙古包,他哪弄的?

阿木古郎笑着说,这是多年前要送给他喜欢的一个女孩子的花,那年那女孩子说她要来看他。结果让他在机场等了三天,她没来,后来就再也没有她的音讯。唯一留下的是这一束没有生命,却依然芬芳的蓝色勿忘我。

这束花陪他不断地迁徙,陪他说话,陪他思念,现在它终于找到能配得上这束花的人,鲜花应该送给懂得花语的人。他不懂,他只懂羊语,牛语。

阿木古郎说完哈哈大笑,我看到他眼里闪着泪光。

我给花喷上水,不一会,就结成了冰花,在阳光的照耀下,像一粒粒珍珠,像永存心底的泪……

老牛拉着车慢慢行进在雪原上,阿木古郎专挑了两匹白马,我和他骑着白马守护在两边,他唱起了呼麦,声音浑厚,沉重,却在雪地上飘得很远很远。

老牛是通人性的,它步履缓慢,不忍我们再次匆匆离别,它要给我们足够的时间来为彼此祈祷,来和对方告别。

欧曾经和我说的以后,竟是这样的遥不可及。真情和祝福变成一厢情愿的时候,那道隐伤如何的疼痛,如何的无奈,我又该怎样去悟解,怎样去演绎?苍茫雪原,我却像一只沧海里的孤舟,飘摇不定,寻不到归宿。

曾经以为自己在人群中何等的高傲,挺拔,在你面前,我却是这样的猥琐,我怎么就成了一个逆来顺受的小男人了?醒醒呀,欧!从那花堆里站起,你一定是绝世的美人。哪怕你再次打我骂我,我都心甘情愿,你为何如此的决绝,你用倒下的姿势来抗议和拒绝什么呢?

阿木古郎把哨音拉得很长,很细,很远。像我遥望往事,企盼未来的目光。

“终究是告别,不是随行,到此吧。”我看着阿木古郎,他注视着远方,眼泪掉落。

欧渐行渐远,每往前一步,就把我的心掏空一片,如果死亡能够愈合伤口,那么这个世界就很简单了。自私的欧呀,你可以一走了之,可是你要在多少人的心口上划上深之又深,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我不该在此时还要责备你,还要奚落你,可我真不会去安慰与祝福。你走了,我连个可以让我骂或者是骂我的人也没有了。

也许,我们都是悲哀的,都不知道活着的意义和价值,香烟和雾气在我眼前蔓延,模糊的视线里,我怎能知道,明天,我将在那片叶子下歇息。

那条通往天国的路,是否繁花似锦,鸟语花香。一路上,是否还有残垣断壁,阴风怒吼。终点真的是永远快乐,安详的世界吗?我不停地问,而你却越走越远。你再也不愿看我一眼,看一眼这只让人厌恶、憎恨的蚊子。

阿木古郎又哼起了呼麦。那浑厚低沉的声音撞碎了我一根神经,我合着他的曲调唱起了歌,自小洁走后,我第一次唱歌,肯定很难听,但是这是我给欧的唯一的告别方式。

你渐行渐远,遥远的距离,遥远的你

我站在原地,溢不出的泪,流在心底

说再见,却无法再相见

松开紧握的手,如何忍住哭泣

你躺在雪地,安详的离去,安详的梦呓

我闭上双眼,看不到自己,看不到你

没有你,我迷失了自己

你用转身的姿势,抛撒所有记忆

我依然行走在不归的路途上,遥望天际

曾经的,现在的稍纵即逝,思念的灯火在时光的背后亮起

未来遥不可及,伸出手,指尖和指尖保持着永恒的距离

…………

牛车远去,消失在天和地交接的地方,也许那里就是通往天国的路。但愿老牛的脚步能踩碎那些不安,那些浮躁,那些过往……

很多时候,我都以为总有以后,总有时间。谁知道,一转身,彼此就这样背道而驰,那些幸福和欢乐,以及那些爱和恨,都来不及说出,被时间的阴影掩埋在岁月的深处。美丽和哀愁一样稍纵即逝。而今,留给我的只是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思念的广场上,用所有的寂寞来表述我刻在颅骨上的歉意。经历了许多的梦,许多的幻想之后,现实的磨砺之下,难道就只剩忧愁和感伤吗?

故作的矜持,不敢面对的生活,扼杀了多少本该属于我们的激情。记忆的苍白也许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它来源于我内心的怯懦。

起风了,残雪漫天飞扬,这是上天的安排的盛大欢送会,像我沉积已久的泪水猛涨。谁也听不到灵柩背后的哭声,它被风带到很远的地方去了。

阿木古郎调转马头,我们并肩在雪原上漫步。

他用手捂着心窝说,“欧不会真的死去的,他只是换了一种存在的方式,她活在这里。”

远方飘来一朵残云,像一只洁白的蝴蝶,像欧背上的纹身,更像我一个永远无法解开的谜底……

我要回家了,我要回到那两个生我养我的老头老太太身边。我要告诉他们,我爱他们,没有他们,我拥有的一切都是空白的。我的快乐需要他们分享,我的哀伤要和他们倾诉。我还要去F市,我要找到欧的父母,他们现在也是我的父母。我要告诉他们,欧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归宿,她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叫他们不要牵挂她……

我还要去完成欧的遗愿,在她的故乡建希望小学。

原来命运真的是可以改变的,曾经发誓不再踏上F市,结果我还是要回去的。

飞机穿过云层,地上乌云笼罩,云上万丈光芒。是呀,喜也好,悲也罢,阳光不会因为乌云而失去她的风采,云之上,她依然普照,依然故我,依然执着地行走着,忘我地燃烧着……

————全文完————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走过从前》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走过从前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二十三章:天国之路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走过从前”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