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零之逆迹 > 第一卷 锋芒初露
第36章 蓝田的小心思?
作者:起遁  |  字数:4237  |  更新时间:2018-01-13 08:13:13 全文阅读

战争学院和帝国军队都是战争的产物,战争学院直属锋刃议会,帝国军队直属军部,建立之初都是作为战争的储备力量而存在的,二者之间联系十分密切,算得上是兄弟部门。

同宗不同源,战争学院立足于人才的培养,随着纳斯大陆经济的不断复苏,战争学院渐渐有了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尤其是在德拉季奇三世引入竞争机制大力推行私立战争学院,引发人才爆炸之后,战争学院更是进入了一个空前鼎盛的时期。帝国战争学院更是一跃成为锋刃议会四大部门最顶级的存在,锋刃议会九个决议席位中,帝国战争学院一度占据了四个席位。

帝国军队的成立在御敌卫国战争之后,一百多年来纳斯大陆和冥暗大陆一直没有战事,帝国军队字创立以来便一直没有高光时刻,一直不温不火。而且由于人才、战争科技、装备武器三大基本需求完全依赖于战争学院和帝国军备创制中心,作为战争最直接的参与者和纳斯大陆最庞大的守护群体,渐渐失去了应有的核心地位,竞争力日益微弱,直属的军部也渐渐脱离出了纳斯帝国的核心领导层。

御敌卫国战争百年之后,钢铁议会的下属机构——圣战十字军,已经成长为帝国最强战力。

从纳斯帝国最高权力集团的竞争不难得出一个结论——人才自古至今始终是最核心的竞争力。

——《纳斯史诗——破晓》

纳斯纪年117年10月7日 雪落城

雪落城帝国军队分部。

晨练,无论是在战争学院还是帝国军队,都是风雨无阻的训练科目之一。雪落城帝国军队分部在战争学院纳新测试期间,早起晨练的教官和士兵每天都能看到蓝田曼妙的身姿,晨练的训练质量每天都在刷新最差纪录,今天也不例外。

早上五点钟,蓝田身穿一身淡粉色训练服十分准时的出现在了演武场,今天的训练服是束身的款式,将蓝田原本就凹凸有致的身形烘托的分外诱惑。

淡粉色训练服,银白色的长剑,曼妙的身姿,晨光中舞动起来本来就是很美的一幅画面,在加上剑刃亮眼的银色光芒,远远看去这绝对是一副十分柔美的场景,犹如一朵刚刚盛开的莲花,花瓣上还流淌着沾满曙光的露珠。

帝国军队的很绝大多数士兵早已完全沦陷,不要说训练了,走路都已经迈不开步子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竞技场前练习的蓝田。

方磊起的略晚一些,提着剑从住处走出来,黑衣黑裤,手里提着一柄短剑,短剑剑身的颜色很是惊艳,是漂泊在大海上,四处都看不到陆地,压抑到窒息的蓝,代表绝望的深蓝色。

方磊来到演武场看到蓝田正在练习,微微一笑,向着蓝田的方向走了过去,走到一半发现好多士兵不怀好意的眼神,十分无奈,调转方向直接走上了竞技场。

蓝田看到方磊兴致勃勃的走来,又灰头土脸的走上竞技场,在心里嘲笑了一下方磊。练得也确实是有些累了,索性靠在竞技场边上观看方磊。方磊的身形不同于一般的水系战士,招式的连接并不平滑,完全没有水系那种连绵不绝,窒息式的压迫感。蓝田一时技痒,握着剑奔了十几步,直接跳上了竞技场。

“方院长,咱们切磋切磋可好。”蓝田说着,已经摆好战斗动作。

“这个……”方磊停了下来,有些意外,明显迟疑了一下。

“来了!”在蓝田看来,方磊的迟疑就是打不打都可以,既然如此,不如直接动手,把打不打都行强行变更为打不打都得打,银白色的剑身化作一道光链,在蓝田手中舞动着游向了方磊。

方磊显然没有料到蓝田会直接攻击,不得已出剑格挡,成功挡住蓝田的攻击之后,方磊急急先后退去,立定之时持剑轻扫一记。

只见在方磊四周瞬间腾起了一片水雾,下一秒,水雾中方磊模糊的身形消失的无影无踪,一同消失的,还有方磊的渡体气息。

敛息!蓝田暗叫不妙,紧跟着方磊,收敛起自己的渡体气息。蓝田自知敛息慢了一秒,已经处在被动,索性将计就计一头扎进了水雾中,在进入的一刹那纵身一跃,从浓重的水雾上方冲了出来,在半空中扫视一圈竞技场,发现方磊已经移动了竞技场的一角,剑斜掠向下正等待着她。

方磊看蓝田从水雾上方跳出,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剑由下自上挑向空中,然而竞技场上看起来却没有出现任何变化。

还在下落的蓝田却是一惊,虽然竞技场上毫无迹象,但是蓝田明显能够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渡体能量正冲击过来,很明显这隔空一击是一招远程法术。蓝田惊异于方磊第二招就用上了远程大规模法术,来不得半点迟疑,蓝田迅速调动了体内的渡体,轻喝一声,“附体!”

蓝田周身迅速被淡绿色的光芒完全笼罩,绿光一闪即逝,短短一瞬之后,蓝田全身上下已经附上了一层叶甲,除了眼部留有两条细长的视缝之外,全身上下完全被巴掌大下的叶甲上完全包裹起来。叶甲的每一片叶子都是墨绿色的椭圆形,形态并不完全一致,关节处的叶子更加扁长,手上关节处的叶子尤其细长,其余部分的叶子看上去都十分厚实,油亮的表面反射着晨光,每片的叶子边缘看上去都十分锋利,好似剑刃一般。

蓝田判断的很正确,就在蓝田穿上叶甲的下一秒,腾空的落脚点附近,凭空出现了一道弧形水墙,水墙的高宽均超过五米,厚度上差了一些,大概只有三十公分,水墙呼啸着向着蓝田急速袭去。

蓝田在空中无处借力,只得借着重力持剑下劈,试图直接劈穿水墙,却没有计算好水墙奔腾的速度和力道,剑刃刚接触到水墙,还没劈下去,整个人就被水墙完全吞没,被卷着在其中向后倒飞而去,眼看就要被冲下竞技场。

竞技场另一边,方磊一击得手迅速跟进挥出下一个法术,短剑再次挥出,由斜指天空急速劈将下来,在剑身与地面平行的刹那,一条深蓝色的水流由剑身激射而出,速度极快!只是一瞬,深蓝色的水流已经追上了那道翻腾着蓝田,已经变成浪潮的水墙。深蓝色水流如同一道蓝色墨水,触碰到浪潮便融进了进去,透明的浪潮很快就被染成了淡蓝色。

方磊立在远处注视着浪潮的颜色变化,嘴角微微上扬,翻转短剑,由正握变为反握,整个人即可下蹲,将剑顺势插进了竞技场的墨钢地面。

随着方磊的动作,短剑连结着的深蓝色水流随着剑身一同下落,直直的铺在了地上,方磊双手同时紧握剑柄,高喊一声“水牢封缚”!

一声呼喊,翻卷着蓝田的水浪瞬间停止了翻涌,迅速聚集融合成一个巨大的水球,蓝田正被水浪翻卷着四处晃动,水球聚成的瞬间,蓝田只觉得浑身上下如同被冰封了一样,被完全禁锢在了水球中心。

此刻的蓝田才真正意识到方磊的过人之处,三招水系最基础的法术,每一招的出手看起来都是那么随意,实际上却是拿捏的无比精准。蓝田清楚的知道败局已定,只是方磊手下留情没有出杀招,在“水牢封缚”成功之后并没有直接接上一记“水盘杀”。

蓝田深吸了一口气,将叶甲中仅存的氧气全部吸纳入肺,眼神变得凌厉起来心神一动,周身叶甲迅速剥离而出,离体而起的叶片迅速挺直,化作一道道墨绿色的利刃,叶片很有规则的排列开来,拼凑成一条条锋利的锯条,随着蓝田的一声呼喝,围绕在蓝田身边周身的“锯条”激射而出,把方磊的“水牢封缚”撕扯开来,水球瞬间炸裂,把竞技场的台面冲洗了个干净。

“这可不是战争学院正常破解水牢的战技,有两下子,难怪蓝院长那么惯着你。”方磊赞许道。

蓝田全身湿透,身材越发诱惑,抹掉额头上的水渍,回应道:“‘水之迷雾’加上‘奔涌之浪’,再接‘水牢封缚’,方院长要不是手下留情没有立即释放‘水盘杀’,我也不会有机会利用这叶甲破掉你的水牢。这次换我进攻!我可是不会放水的,附体!藤蔓起!”

话音未落,只见环绕蓝田周身的叶片再度附着成为叶甲,与此同时,蓝田手腕处生发出三条藤蔓,藤蔓迅速将单手剑包裹了起来,之后藤蔓迅速生长缠结,很快便生成了一条长达七米的藤鞭。

蓝田持剑引动藤鞭向方磊抽去,藤鞭的速度很快,惊得方磊只能迅速避退,同时在面前升起一道伴着雾气的水墙以掩藏身形。

面对方磊如此常规的水属系防御手段,蓝田迅速做出了调整,三条藤蔓收紧绷直,整条藤鞭聚柔为刚,刚性大增,瞬间转变为一道藤棍,扫向了方磊和他面前的水墙。

术士在体术上面的巨大劣势在刃器搏杀中被无限放大,方磊的脚步不足以逃离藤鞭的攻击范围,之前升起的水墙也不足以抵御工攻击,不得已方磊再次持剑一挥,在身前再次升起一道的水墙,这道水墙的厚度达到了惊人的一米,宽度略窄,只有不到两米,试图以水整体的阻力延缓藤鞭的进击速度。

然而方磊却没有想到蓝田依旧没有走战争学院的套路战技,此时的蓝田已经把包裹在身后的叶子全部收回了体内,悄无声息的,藤鞭在撞击到水墙的一瞬间猛地窜出了四米,等方磊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避,藤鞭撞击在水墙侧面,巨大的惯性直接将藤鞭甩过了水墙,方磊挥剑抵挡,直接被藤鞭拍飞出去,掉下了竞技场。

蓝田收回藤鞭,对着蹲坐在草地上的方磊作揖,笑着说道:“承让啦,方院长。”说完,转过身,把后背给方磊展示了一下,得意的笑着。

方磊拍拍脑袋,脸上显现出夸张的惊叹表情,说道:“‘渡体具象未离体,可逆转形变,盖善变者,胜战!’高明啊蓝田,怕被我觉察到不从体内的引出渡体能量,却悄然把附体叶甲的后背部分尽数消融,将渡体能量直接转移到藤鞭上,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厉害厉害!看来战争学院的基本课程我得好好补习一下了。”

蓝田跳下竞技场,拉起草地上的方磊,说道:“胜之不武被方院长夸成了高明,方院长你让我这脸往哪放?”

“法术的特点你也是知道的,攻击距离远、伤害范围大、破坏力强,我第二招不但上了法术,还连了招,太欺负你这个半近战的木系战士了,不放点水我怕你爷爷一会出来劈了我。输了就是输了,战场上一丝怜悯一丝分神都是致命的。”

“那我就收下这场胜利啦!”蓝田凑到方磊身边,小声说着,“方院长你知道郭炎晟那件事的内幕吗?已经被带走两天了,算上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

“大概知道些,估计和你知道的不会差太多,我觉得这件事有些奇怪,虽说是错过了纳新测试之前的拍卖会,渡体类药剂真的是千金难求,但是郭炎晟这王八蛋腰缠万贯,总不可能去偷渡体药剂。要么及时去偷渡体药剂可能就是个幌子,难说他到底从云净城销售处带走了什么,我听到的版本是他从那里还带走了一张药方,不过这纯属瞎扯。”方磊略作分析,期待着能和蓝田交换下信息。

“对啊,不可能是药方,所有药剂的配方可都是军备创制中心的核心机密,怎么可能放在一个守卫松懈的销售处药物仓储库。不管那是什么,一定是涉及机密的东西,否则10月4日那天也不会是血色审判所曙光之城分所所长白空艳亲自来缉拿郭炎晟,不是绝对的大案,她是不会亲自出马的。”

“你说‘夜叉白’亲自来的?郭炎晟危险喽,哈哈。哎,你和‘夜叉白’是闺中好友,回去问问她就是了,在这瞎想什么。走了走了,时候不早了,去换洗一下吃个早饭吧,今天可是要赶回曙光之城呢。想想要和吴零待上一整天呢,好好打扮打扮吧。”方磊一脸坏笑,提着剑往外走。

“要你多嘴!”

“抓紧时间打扮去吧,一会可是要集合启程了。”方磊径直走着,头也不回,继续调侃着蓝田。

“要你管!”蓝田朝着方磊扔了一把草。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