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太圣 > 正文
楔子 灵婴降世
作者:亚洲龙霸  |  字数:3379  |  更新时间:2018-01-31 02:21:11 全文阅读

这是一片混沌的天地,一切都处于最为原始的状态。空间向着四面八方无限延伸,似乎是没有尽头一般,时间犹如长河般缓缓流动。

  无风,无云,无水,无波,无山……唯有着白茫茫一片。

  天地之间,并无半点生命存在的波动。不过令人诧异的是,在地之东,东之极处,一棵黑色古树赫然生长于其间,散发着无尽的勃勃生机。

  然而那勃勃生机,似乎是隐于这片天地之间,空有其形地生长着。

  古树树冠巨大,高高伸向天际,隐隐掩于云中。仅留下半个树冠,将此处的天地完全遮掩。粗壮的树干,犹如一座黑色巨峰,直插人云端。其上树纹斑驳,似沟壑,却更像古树的皱纹。树干在云中分叉,延伸,似一座座横躺着的小峰,然后是继续分叉,延伸,看起来复杂极了。黑绿色的叶子,密密麻麻的缚在上面,宛若一件神奇的玄绿树衣。

  整棵古树,给人一种经历了无尽岁月的沧桑之感。他更像一位老人,走到了生命的尽头,犹如风中残烛般,将明将灭。

  最为令人触目惊心的,是他那树干之上,有着一道异于其他树纹的裂纹,这裂纹,显然并非是他自己生长而成。那似乎是由什么利器造就,黑洞洞的裂纹,如同一道致命的伤疤,在树干上延伸了数十千米,散发出无尽寒意。

  树冠之端,云层之中。一颗太阳般明亮的白色光轮在缓缓流转,一丝丝温暖柔和的光芒,洒在这片天地之间,看起来神异非凡。

  啪!

  一道清脆的声音自树下传来,打破了原有的宁静。只见在树干之下的树纹平台上,有着两道身影相对而坐。二人之间,一道四个的古木棋盘,从古树中生长出来,棋盘之上,有着一局未完的棋。纵观全局,黑棋占领了大半的区域,而白棋,竟是被完全吞噬,只留下一个棋位,便会被完全包围。

  到了此刻,任谁也看得出,这残局将以白子的失败而告终。

  “佛兄,此局可还有解?”说话之人乃是一位俊逸的中年人。此人一身华贵的绸服,白净的脸上有着几似皱纹,反倒是为他平添了几分魅力。黑色长发简单地束着,看起来颇为闲适。最为瞩目的,是那对古井般的眸子,如同看透了过去与未来。

  “善哉!有解乎,不宜解也!善解哉!”

  被称为佛兄的,是一位和尚。胖乎乎的圆脸上,两个酒窝深嵌着,似笑非笑之间,给人以十里春风微微拂面的舒适感。他的头上,十二戒疤仿佛有着无尽的魔力,让人忍不住想一看再看,一不小心便会深陷其中,玄妙至极!

  “哦?”和尚那深奥的话,令对方颇为吃惊。

  和尚淡淡一笑,然后抬头看了看古树之冠,入目之处,是那颗明如太阳般的光轮。这一看,如一个世纪般漫长,却又像是只有一瞬,等到再度低头时,棋局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只见那之前还统领全局的黑棋,已经所剩无几了。

  一颗白子,散发出淡淡的光晕,犹如有了生命一般,在棋盘上快速跃动,随着每次的跃动,总会有一颗黑子被粉碎。

  “规则的存在,是为了令某些东西更为完美,到了一定的时候,是可以向有利于自己的一方改变的,没有什么是永恒的,亘古不变的……”这些话,似乎是出自和尚之口,又像是自天边传来,悠长而深远。

  “佛兄认为时机到了?”男人看着白得耀眼的棋局发问。

  “一万年了,那小家伙所托之事,该有所行动了!”

  说完之后,和尚复将目光转向树顶的光轮。

  “菩提果,成熟了……”和尚的悠悠之语,似是喃喃。

  接着,和尚缓缓的伸出了右手,那颗光轮像受到召唤般,从云幕之中落了下来。

  那中年男人也是将目光转向光轮,之前闲适的神态,也变得庄严肃穆起来。

  “如此,我也为他做些什么吧!”言罢,中年男人将右手于自己额头处一抹。

  一滴殷红的精血从其中分离出来,接着他手指轻弹,精血便是逐渐融入了光轮之中。

  随着精血的融入,光轮轻轻一颤,之前的柔和之光中,便是多了一种王霸之气。

  “善哉!”和尚与中年男人对视了一瞬,而后便将右手轻轻一动。而这一动,似乎给了光轮无尽动力,光轮以光一般的速度脱离而去,眨眼之间便消失不见。

  “不畏魔障啸世间,愿以吾身正乾坤……”

……

   夜来临,四下一片静,只听得一条溪流淌动的声音,叮咚清脆。

  随着轻风微拂,一股浓浓的血腥气飘荡而来,悠悠然地进入人的鼻孔,令人作呕。

  这种宁静,并未持续多久,忽然一道光亮自天边划来,柔和的光芒过处,血腥气溃散而去,显然是被净化了。

  嗡嗡!

  随着光亮及近,才看的清楚,那似乎是一颗果子,玉色的果皮看起来光洁极了,宛如少女的玉肤。

  白果如光轮一般在天际转动,洒下一片光辉。到得此时,才看得清这片天地的模样。

  天空中,一座座石峰漂浮不定,石峰上面,散乱着各种各样的尸体。有头的,无头的,有四肢的,无四肢的,有尾的,无尾的,有巨大数十丈的,有不及一丈的,有人的,有兽的,有禽的……延及地面,同样的这般狼藉模样。

  远处一座巨峰上,一道血红色的瀑布倾泻而下,又几十丈宽,不过却远得听不见丝毫声响,无声地下落。

  巨峰之上,隐隐有着一座巨大宫殿,却是尽显残破,然而那种恢宏,即便是在这样看去,依旧令人震容。

  白色光轮轻轻划过,渐渐地接近宫殿。最后,盘旋在了宫殿之上。一道浓厚的白光,如同舞台上的聚光灯,将宫殿笼罩了进去。然后便开始嗡嗡地振颤起来。

  如此这般,约摸持续了一柱香的时间。

  嗡嗡!

  白光笼罩下的宫殿,在一阵震动之后,将一道正门缓缓打开。一股庞大的气息,陡然自其中穿出。

  “哈哈……一万年了……一万年……”震动天地的笑声,在宫殿之上响起,继而,一道高拔挺立的身影,出现在了光轮旁。

  这人是一个英俊的少年模样,剑眉星目,高鼻梁,嘴角略带着一丝邪气。他细细地看着那道光轮,而后竟如释重负舒了一口气。

  “你既已来,我便可以歇息了!”少年看着光轮,竟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柔和的目光之中,有着说不出的意味。

  然后,他伸出双手,放在了光轮之下,庞大的灵力自其中涌出,燃烧起深紫色的火焰。

  嗡嗡。

  这时,光轮开始剧烈的振颤,随着时间推移,那层玉色果皮之上,逐渐有着裂纹出现。

  这般炙烤,一直持续了三天。

  三天之后,在那道身影已经虚幻的快要不见时。

  “嘤……”玉皮四碎开来,一个小小的婴童从光晕中浮现出来。

  他先是睁开双眼,清澈的眸子,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世界,以及眼前的人。

  少年也是好奇地看着他。

  对视良久,少年忽然抱住了婴童,在他的小脸上轻轻一吻。

  这一吻,仿佛触动了婴童的某种情绪,然后,他小小的脸上也是泛起了一丝哀伤,继而额头一皱,哭出声来。

  “哇……”哭声打破宁静,且情绪饱满,极为伤心,不似一般婴孩干吼。

  “世道艰险,无坚毅之心不可达巅峰,你乃隶族之子,继大道使命,务必要守住清心,不可入了魔障……你该叫……元辰”少年抱着婴童,自九天之上缓步而行,似是自语。

  “利镞穿骨,惊沙入面,主客相搏,山川震眩,声析江河,势崩雷电。至若穷阴凝闭,凛冽海隅。……尸填巨港之岸,血满长城之窟。无贵无贱,同为枯骨。可胜言哉!白刃交兮宝刀折,两军蹙兮生死决。降矣哉?终身夷狄。战矣哉?暴骨沙砾。魂魄结兮天沉沉,鬼神聚兮云幂幂。荼毒生灵,万里朱殷。吾今吊以古战场,携众荒域之魂,守卫这片土地,我们,等你归来。”少年这一席话,铿锵而有力,似是有着无尽悲愤之意,回荡于这片天地,经久不衰。

  甚至于那些死去的亡灵,都像是感受到了一般,灵魂之音,开始随着荡漾。

  “现在,你该去了……”

  良久之后,少年在婴童额头处轻轻一抹,而后便是看到,那里出现了一个似胎记般的符文,虽然歪歪扭扭,却依然能够看出来,那是一个古篆的“隶”字。

  “哇……”之前已经止住哭泣的婴童,像是感受到了少年的情绪,哭声中透着依赖与不舍。

  然而,少年的意志却是不容改变,他甚至连动都未动,婴童便脱离而去。

  只留下一片哭声,荡漾于这片天地之间,经久不散。

  少年注视着婴童在天边消失之后,又看了看狼藉的世界,才像幽灵般,重新进入了宫殿之中。

  之后,世界再一次安静了下来,之前的一幕,也似是从未发生过一般。

  ……

PS:人,因为有梦想而变得充实。

  在选择这条路之前,几乎所有人都说这条路不好走,我又何尝不知道。我是怀着忐忑的心发表的第一章,也许没有人会喜欢这本书,也许大家会感觉它无趣,乏味,内容空洞。

  但是,我却将它当成了可以令我进步和成长的老师,里面的每一个字,都是我用手敲上去的,里面的语言与环境描写,以及各种手法,都会给我以反馈,让我对小说有着更深的,属于自己的独特理解。比起一些物质上的东西,我更加希望读者可以反馈给我一些建议,促进我对于错误的改进,促进我进步。你们的每一个字,我都会视如箴言,认真的思考。

  最后我想作出一个承诺:只要你们敢砸票,我就敢往死里更!!!

  在这里,也谢谢点开这本书的书友,哪怕你们不喜欢,也请留个不喜欢的留言,告诉我你不喜欢的理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