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风起云涌

第二十四章 考验

更新时间:2018-01-11 04:36:19字数:5031

  躺在地上的李白虎,向湮星空投来一个安慰的眼神。表示自己不怪她!

“你把她怎么了?”刚离去的王德,又冲了回来。看到地上,躺在那里,几乎只有,眼皮能眨动的湮星空,吃惊问道。

对方的眼神,凶狠无比。王德感觉,她是想把自己生吞活剥!

“哥,不是你叫我,让她动弹不得的吗?那样你才好对她为所欲为!”湮星空一脸委屈的说道。

“我哪里让你……”王德嘶吼起来辩解。这个时候,躺在地上的李白虎,眼神又更加凶恶了几分,仿佛是在质问王德:“无耻之徒,你敢做不敢认吗?”

王德不敢看她的眼神。不是他怕了。而是他怕自己被拉低智商。

“你马上把她给我放开!”王德语气严厉的说道。

“哥,你不能让我又当好人又当坏人啊!这个方法是你教我的。我还没学全,只会让人动弹不得,不会让人重新能动弹。”湮星空道。

“不要给我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教你了?”王德皱起眉头,满脑门的黑线,低声吼道。

“哥,你不要杀我!啊啊……”湮星空尖叫着跑了,眨眼之间,身影消失在竹林中。

“你给我回来,不要乱跑。”王德在后面大吼,却连一个影子都看不到。

这个时候,王德感觉到,一道锋利的目光,正在他身上扫视。不用猜,他也知道,肯定是李白虎。

他回过头,就看到李白虎那双眼睛,都快瞪出血来了。如果目光可杀人,王德早死一万次了。

“我在给你解释一遍,这不关我的事情,全都是她……”说到一半,王德说不下去了。对方的那凶恶的眼神,仿佛是在告诉王德,你这无耻之徒,无论你如何辩解,我都不会相信你。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找她来解开你身上的封印!”王德遥遥头,叹了一口气,转身就要走。但又想,就这样将李白虎扔在这里,是不是太危险了?

现在的李白虎,动弹不得,体内灵气还被封印住了。无比脆弱,留她在这里,真的十分凶险。所以,王德走了回去,将李白虎抱了起来。先抱回他居住的地方在说吧。在那里安全一点,他才好放心的去找湮星空。

然而,就在王德,抱起李白虎的刹那。王德立刻就感觉到,对方哪怕是眼神瞪他,也让他感觉,被瞪的那个地方,灼热无比!

“你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在看我就给你挖出来!”王德什么好话都说了,对方就是不相信他。让他恼怒无比。泥人还有三分火气。跟你说好话,你不相信,那就只有凶你了。

“呵呵!”李白虎嘴角微微翘起,隐约发出这么一个声音。像是在嘲讽王德,你装不下去了吧?马脚露出来了吧!

王德真想把她摔在地上。这种智商,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修为?难道真的应了那句老话,傻人有傻福?

不久之后,王德抱着李白虎,来到竹林深处。那里搭建了两座竹屋。一座是王德居所。另一座是湮星空的居所。然而,看到自己的那幢竹屋后,王德顿时火冒三丈!

因为,那幢竹屋,变成了粉红色,充满了情趣!

“湮星空,你给我滚出来!”王德仰天怒吼道。声波传出去几十里远。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灵兽在嘶吼。

“哥,你叫我干嘛?”另一幢竹屋里,湮星空打着哈欠走了出来,伸了一下柔美的懒腰,懒洋洋的问道。

“我的屋子是怎么回事?”王德愤怒的问道。并伸手指着自己的竹屋。

“哥,你不是要入洞房吗?我就帮你布置了一下,还满意吗?”湮星空睁大了眼睛,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也很开心的说道。仿佛是她干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正等着王德夸奖。

“谁要入洞房了?”王德愤怒的咆哮问道。

“那你抱着人家美女,干嘛?还抱那么紧……口是心非!”湮星空十分不满王德的态度,转过身走进屋子,砰的一声还将房门给关了起来。

“你给我出来,快把她身上的封印解了!”王德大喊道,那边屋子里,却连一个回音都没有。

“不好意思啊!把你放在地上,太不礼貌了。所以,我先把你抱到我屋子里去休息一下。然后,我马上就去找她来给你解除身上的封印。”王德十分歉意的对李白虎说道,丝毫不理会对方杀人的眼神,将她抱进了自己的竹屋。

可不敢将她放在自己的床上,不然她非跟自己拼命不可。不过,王德现在无论做什么,李白虎都会跟他拼命。

找了一张宽大的竹椅,王德将李白虎放在了上面。然后又看了自己的床上,他满头黑线的恼怒之中,到也很钦佩,湮星空是从哪里找来这些粉红色的被子枕头的。

他本来想抱一床过来盖在李白虎身上,怕对方着凉感冒。然而,看到对方凶恶的眼神后。王德心想还是算了吧。现在无论他做什么,对方脑海里都只会有一种思维,这无耻之徒不怀好意!

“你等我一下!”王德转身走了出去。很快来到湮星空门口,砰砰砰的砸门。

“谁呀?”里面传出一个娇嫩的声音。

“你哥,把门给我打开!”王德大声道。

“没空,我在洗澡!”里面那个娇嫩的声音又大声喊道。

“你少给我装,快点出来!”王德又大声道。

“无耻之徒!”王德屋子里,李白虎紧紧咬着银牙,眼睛都快瞪出血来了。

“你快点去解开她身上的封印!”湮星空不开门,王德闯了进去。对方哪里在洗澡,正靠在椅子上嗑瓜子,悠闲的很。

“哥,你说你是不是傻?解开她身上的封印后,她就会跟你拼命。还不如现在这样,她动弹不得,你正好可以占她便宜,占够了,把人一杀,尸体一扔,谁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岂不是更好?”湮星空道。

“这些歹毒阴损的法子,你是怎么想到的?你到底多大?”王德皱眉问道。他心里很疑惑,也很好奇,湮星空这个年龄,心里不该会有这么邪恶的想法!

“哥,我这是为你好,让你风流快活,难道那个女不够漂亮?你看不上她?那好,我在给你抓个更漂亮的回来。”湮星空有些生气的说道。她从椅子上站起来,真的就要去。

“你给我坐下!”王德严厉训斥道:“你做人还能不能有点底线?那些女子,跟你有仇吗?为何要去祸害人家?”

“底线?底线是什么鬼东西?做人就要穷奢极欲,为所欲为!”湮星空大声的说道:“她们跟我没仇,但是她们是弱者,弱者就该受尽欺凌!”

“那你就不怕遭报应?”王德怒道。

“哈哈,谁敢报应我?”湮星空大笑道,疯狂了一般。

“举头三尺有神明!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要作恶多端,必遭天谴!”王德大声骂道。

“什么神?什么天?不过是比我们强大一点的修炼者而已。早晚我都会超过他们。还怕什么天谴,还怕什么报应!”湮星空大声道。

“是吗?那你将来有一天,是不是也会将我当成弱者,这般的对我?”王德冷笑问道。

“或者说,你也希望我变的跟你一样。那么有一天,我要是比你强了,你觉得我会不会,像是你对待她们一样的对待你?”王德又冷笑问道。

湮星空哑口无言,刚才的狂言气势,已经变成了深深的思索。

“人与动物不同,是因为我们有理智!每个人心里,是都有邪恶的念头。就好像你生来就要吃饭,想吃肉就要杀生。但是,我们是人,我们可以用理智,去控制这些邪恶的念头。你不能因为想吃饭,就把所有的饭都吃光,让别人饿死,你自己也撑死。你也不能因为想吃肉,就把所有的生灵都杀掉。那样你最后就只能吃自己身上的肉了。”王德道。

听完这些话,湮星空整个人都像是失了魂魄一般。瘫倒在了椅子上。

“你没事吧?”王德过去,想将她扶起。却在这时,他感觉脑海里。像是遭受雷击了一般,昏厥了过去。

在王德昏迷后。这件屋子,突然闪烁出两道灵光。那灵光,像是将空间,撕开了两个缺口,形成了两扇大门。有两人从门后面走了出来。

其中一人,王德要是看到,肯定会惊讶,正是上次,他碰到的那个臭道士。

而另一人,是个年轻的公子。长的简直是红颜祸水。那身段,那相貌,连女子都要嫉妒。实在太漂亮了。

在他们出现后,躺在椅子上的湮星空,浑身抖了一下。睁开眼睛,清醒了过来。随即,就从椅子上跳起,扑向那个老道士和那个年轻公子。

“你们两个混账,居然敢用灵识控制我!”湮星空张牙舞爪,像是一只小野兽,对两人又扑又咬,愤怒的咆哮道。

“空儿别闹!”老道士被她攻击的连连后退,胡子都被揪下还几根了,惨不忍睹。

“星空,你不要胡闹了!”年轻公子,伸手一点,一道金光,笼罩在湮星空身上,顿时就让湮星空,像是一只蝴蝶,被杯子罩住了一般,无法在动弹。

“独孤红云,你这个王八蛋,我早晚宰了你!”湮星空虽然身体不能动了,但嘴巴还能动啊!对着那个年轻公子,大骂不断。

“你这般贪玩,荒废了修行,一辈子也别想追上我的脚后跟,还怎么宰了我?”年轻公子也不生气,云淡风轻般的说道。

他越是这副随意的态度,湮星空就越是恼怒,感觉他是在故意气自己。然而年轻公子,却真的没有气她的意思,因为他说的都是事实。

“呵呵,我宰不了你,我哥早晚宰了你,你给我等着好了。不要以为,这天地间,只有你不依靠变异果,就开启了灵脉之中的潜力,获得变异之力,我哥也做到了。”湮星空恶狠狠的威胁道,脸上还露出一丝骄傲之色。

“就是他吗?”年轻公子的目光,转移到王德的身上。云淡风轻的脸上,也露出一丝惊讶之色:“真的难以想象,在灵气如此匮乏的星球上,他竟然能靠自己激发灵脉之中的潜能,获得变异之力。”

“他能做到,只有一个解释,他是穿越者!”老道士叹了一口气说道。

“一个世界,不可能有两个穿越者,因为……”

“除非是……”

老道士和年轻公子脸上,都露出凝重之色。

“你们两个,愁眉苦脸干嘛?刚才对我哥的考验,通过了吗?”湮星空问道。

原来,刚才的一切,只是老道士和年轻公子,对王德的一个考验而已。他们想看清楚,王德这人的本性。显然,王德这人,虽然平时吊儿郎当,大大咧咧,亦正亦邪,本性还是很善良的。特别是他的那番道理,两人都为之惊讶。

所以,他们同时对湮星空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他通过了。”

“太好了!”湮星空高兴道:“这样你们就不会阻拦,我留在他身边了吧?”

“这里环境不好,灵气枯竭,你留在这里,纯粹是浪费时间!”老道士劝说道。

“你不能说话不算话!”湮星空着急了。老道士这样说,明显就是还想将她带走。

“我们不能让你在这里浪费太久的时间。所以,我给你七年的期限。那个时候,他也该二十五岁了。如果他二十五岁都不能走出这颗星球,那么他就没有值得你留恋的价值了。到时候不管你同不同意,我都会把你带走。毕竟,你是我的未婚妻!”年轻公子说道。

随即,他们身上,灵光一闪,没入那道空间门中,消失不见。这里恢复平静。躺在地上的王德,也慢慢的苏醒了过来。

“混账!混账!混账……谁是你未婚妻?臭不要脸!”湮星空对着那个空间门的方向,大声骂道。

“你在骂谁啊?”王德从地上爬了起来。摸了摸脑袋,只感觉头重如铅,昏沉无比。他心想,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晕倒,脑袋还那么昏沉。他是修炼者,体质强大,更何况他体内有两个灵魂,哪里可能那么容易昏沉。

“骂一个臭不要脸的王八蛋!”湮星空板着脸,咬牙说道。

“这里就我一个人,你不会骂我吧?”王德摇了摇脑袋,低声问道。

“哥,你别误会,我真的没骂你!”湮星空赶忙说道。她走了过来,扶王德坐下,又问道:“哥,你没事吧?脑袋好点没有?”

“我怎么会突然晕倒在地?脑袋还这么昏沉?”王德一边揉着自己的脑袋,一边问道。

“死混账,下手居然这么狠!”听到王德的问话,湮星空低头又是一阵咒骂。

“哥,你没事,睡一觉就好了。”她又对王德这般说道。

“哦!”王德点点头,对她道:“你快去把李白虎放了。你听我的话,做人要有底线。不然,会万劫不复的!”

“知道啦,这次是我错了,我不该有那种想法,以后我会改的!”湮星空本来就不是那种人,刚才说出那番话,是因为她被控制了,试探王德本性而已。

“不过嘛!还要你自己去,往她胸口上拍一下就可以了!”湮星空又狡黠的笑着说道。

“这么简单?”王德难以置信!

“就这么简单!”湮星空肯定的点了点头。王德才肯相信。他立刻离开这幢屋子,朝自己的竹屋走去。

李白虎靠在椅子上面,冷的都快感冒了,浑身哆嗦,见王德走进来,眼睛里又是一阵咒骂。看她那状态,王德能猜到,这次她不是在骂自己是无耻之徒,而是在骂,你这混蛋,怎么不给我盖一床被子?

王德当时是想盖的,但当时她眼神实在太凶恶了。跟要杀人似得。王德哪里还敢去盖,所以才没盖就走了的!

唉!男人不管做什么都是错的!

“我不是占你便宜啊!我是帮你解除掉身上的封印!”王德解释完后,一只手朝李白虎胸口伸去。

对方吓得是花容失色,浑身颤抖,眼神恐惧,那眼睛里,仿佛是在不断的说:“你别把手伸过来,我要跟你拼命……”

砰!

王德那只手,拍在了她的胸部上面。因为心脏在胸部下面嘛!王德是要拍击她的心脏的!

然而这一刻,王德愣住了。

因为,在他的想象之中。李白虎身上解除封印后,绝对会立刻挑起跟自己拼命。他都已经准备好逃走了。实在不想与李白虎大战。然而,事实的情况却是,李白虎依然动弹不得。

“湮星空,你给我滚过来!”王德怒吼道,竹屋都差点让他给震塌。

“哥,什么事情啊!”湮星空屁颠屁颠的从她的屋子里跑了过来,好奇问道。

“我拍了她胸口了,怎么她还是动弹不得?”王德问道。

“哥,你使用灵气了没有?不使用灵气,哪里能拍开封印?”湮星空摆摆手,无奈道。那神态的意思,这不关她的事!

作者求捧场月票

如果觉得本章写的精彩,捧场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场100纵横币抽月票

  • 捧场500纵横币

  • 捧场10000纵横币

  • 捧场100000纵横币当盟主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无敌天尊》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无敌天尊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二十四章 考验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无敌天尊”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