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争咆哮 > 双雄
第七十三章 大审判者
作者:识歼献  |  字数:3302  |  更新时间:2019-01-30 20:58:49 全文阅读

在远离战场的那个农村里,迷信的父女俩仍然跪在地上,向天神祈祷着。父亲不住的磕头,嘴里头还神神叨叨的念叨着什么。过了大约半分钟,女儿抬起头来,再次望向远方的天空,居然露出了无比惊愕的神情,全身都在因为恐惧而不住的颤抖。

“怎么了?”父亲似乎注意到了女儿,于是他也在最后一次磕头之后抬头看着远方的天空。

出现在他的眼前的景象让他的脸色煞白,满额头的冷汗,就连嘴唇都开始颤抖。远方的天空果真出现了如女儿跟他说过的景象,天空被煞人的暗红色光芒所笼罩,同时还伴随着幽幽的红色煞气,犹如恶魔降临,带来世纪浩劫一般恐怖。

“爸爸,恶魔来了!”女儿哭哑了嗓子说。

“别傻了!”父亲狠狠的拍了一下女儿的脑袋,然后又十分担心的看了一眼他田地里的庄稼,这个如其他郎德人一样迷信的父亲说:“咱家没有干什么亏心事儿,鬼神不会把灾祸降到我们头上的!”

“我说的不是那些恶魔,”女孩似乎哭的更加伤心了,她一直都看着与父亲截然不同的一个方向,那里是村子的村门口,她抽噎的对父亲说:“爸爸,恶魔就在村口!”

那父亲慢慢的回头,之间的村子的门口处像沙尘暴席卷而来似的,尘土漫天飞扬,在远离战场的那个农村里,迷信的父女俩仍然跪在地上,向天神祈祷着。父亲不住的磕头,嘴里头还神神叨叨的念叨着什么。过了大约半分钟,女儿抬起头来,再次望向远方的天空,居然露出了无比惊愕的神情,全身都在因为恐惧而不住的颤抖。

“怎么了?”父亲似乎注意到了女儿,于是他也在最后一次磕头之后抬头看着远方的天空。

出现在他的眼前的景象让他的脸色煞白,满额头的冷汗,就连嘴唇都开始颤抖。远方的天空果真出现了如女儿跟他说过的景象,天空被煞人的暗红色光芒所笼罩,同时还伴随着幽幽的红色煞气,犹如恶魔降临,带来世纪浩劫一般恐怖。

“爸爸,恶魔来了!”女儿哭哑了嗓子说。

“别傻了!”父亲狠狠的拍了一下女儿的脑袋,然后又十分担心的看了一眼他田地里的庄稼,这个如其他郎德人一样迷信的父亲说:“咱家没有干什么亏心事儿,鬼神不会把灾祸降到我们头上的!”

“我说的不是那些恶魔,”女孩似乎哭的更加伤心了,她一直都看着与父亲截然不同的一个方向,那里是村子的村门口,她抽噎的对父亲说:“爸爸,恶魔就在村口!”

那父亲慢慢的回头,之间的村子的门口处像沙尘暴席卷而来似的,尘土漫天飞扬,遮天蔽日般在村口的泥路上滚动。烟尘之中似乎还有什么三头六臂的怪兽,还不止一只两只,那些恐怖的怪物排成队列,就在村口走动,似乎随时都要杀进村来。时不时还能听到那些怪物的吼叫声,与寻常的怪兽还不尽相同,这些怪物的吼叫声虽然并没有什么大的气势,也并不怎么骇人,但就是像乌鸦一般没日没夜一刻不停的低吼着。

“爸爸!我们快回家躲起来!”当父亲都看的痴呆的时候,是机灵的女儿把他一把拉了起来,父女俩这才跑回家里躲避恐怖的“怪兽”和象征着灾祸的“血雨”。

在那前方的阵地上,是个长眼睛的人都能清晰的看见那些红色的光团冲进了云层之中,隐隐约约还能看到些许透过云层的光芒,以及远方小岛上空飘荡着的红烟。

“真是想不到,在我们如此猛烈的炮击下还能给他们找到反击的空隙!”指挥官埃森的语气之中有些许的不安和失落,但是听得出来,他似乎对于这场战斗的胜利胸有成竹。也是,只要一想到自己的身后有如此大的阵仗,千门炮,百十万人,延绵几公里的装甲车,还有听起来就威风凌凌的三国联军,别说是这么区区一个破海岛了,就是一个国家都似乎不在话下。

“埃森,你现在为什么不选择撤退呢?据我所知,你可是我们这里遭受‘红雨’的震慑最严重的人吧。”

埃森仔细品味着莱恩话中的意思,随后他扬起了一遍的嘴角,似乎非常的自豪,他说:“确实如此,但是也正因为如此,我可能比我们的敌人更加了解这些武器。现在的我,只要随意的瞥一眼炮弹发射的弧线,用身体感受一下风向和风速便能知道我们会不会被炮弹所集中。而敌人的这几次还击弧线非常的低,甚至难以越过眼前的山坡被我们所看到,说明敌人一定是承受不住我们猛烈的攻击,在临死之前胡乱的反击一顿罢了。按照风速的话,这些炮弹还是瞄准着我们所处的城市,他们真是对于我们的攻击距离一点概念都没有呢。”

莱恩听了之后似乎也十分满意的笑了。但是这个时候,伊戈尔却连忙问道:“如何确定敌人的攻击距离?”

就连本来颇有信心的埃森都被这个问题给吓得不轻,但是他寻思自己难道说的还不够清楚么?

伊戈尔大概也是知道他们的心思,于是他补充道:“我们都知道这些炮弹是利用空气动力学移动可以很远的距离,所以也非常受风速的影响,但是你可就没有想过他们是如何在空中将一整箱的个体炸弹释放出来的么?”

“这......我确实是不明白......”埃森听伊戈尔的这个问题还以为他是故意刁难自己,或许又是伊戈尔和莱恩对他的一次考验吧。

但是伊戈尔此时此刻并没有那么多的闲情玩这种游戏,他换了一种方式,试图让所有人都理解他的担忧和焦急。

“假如这些炮弹不仅仅是依靠炮弹发射瞬间的动力去打开集束炸弹上面的某个‘锁’,不仅仅是依靠在空气中的快速移动,或者是风阻,与空气的摩擦去解开束缚住所有子炸弹的锁链,而是依靠遥控设备控制的话,你可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伊戈尔的眼神比任何时刻都要凶狠尖锐,他紧盯着埃森,同时又用眼角的余光看着莱恩,军队中的所有人都逃不过他刀一般锋利的眼神。

就在这时,莱恩明白过来了,也就是在他恍然大悟的这一刻,他感到了由衷的恐惧。下一秒,他用比任何时刻都要焦急,都要慌张的语气冲着所有的军官们吼道:“所有人!立刻撤退!向面前的山坡上前进!在没有得到命令之前不要停止移动!所有人给我尽可能的散开!”

这个模糊的命令带给了军队模糊的指令,在一片空前的混乱之中,莱恩和伊戈尔拉上埃森以及为数不多的心腹军官赶紧向眼前的山坡上撤离。驾驶员们火力全开,赶集一般的一边大声叫喊,一边加足马力向山坡上走。而炮手们只好一人扛起两个弹药箱,使出了吃奶的力追赶着卡车,追上哪辆算哪辆,只管把弹药箱丢上卡车。郎德军队也赶紧收拾着军营里的物资,有他们的换洗衣物和粮草,毕竟城市都被摧毁了,内岛的物资也因为即将举办的“加冕典礼”而略显吃紧,这些都是他们最后的家底儿了。

但是在这样的情形之中,埃森还是无法理解他们到底为何停止攻击,于是他一路拍打着莱恩的肩膀,一刻也不停的问着这个问题。

莱恩也少有的皱起了眉头,倒不是因为这个混乱且危险的场景,而是他一时半会儿不知如何跟他解释。

但是大约三分钟之后他们就看到令伊戈尔和莱恩如此惊恐的原因。

那些红色的“审判者”如天神一般如期的降临在他们的头上,那个象征着灾祸的邪神背上插有一对红黑色的翅膀,他手中拿着一把黑色的巨剑,在他的身后,世间所有最邪恶最阴暗的邪念化作了实体,如火山喷发之势铺天盖地的缓缓下坠,似乎是地狱的板块都被掀到天上,熔浆从岩石之中渗透出来,像下雨一般落向地面。远远的便感觉到那股热量,江河湖泊都开始沸腾,人的皮肤都开始炸炸的热,双眼无法直视那股光芒,就连眼球里的液体也要被蒸发一般让人痛苦。

这不是什么世界末日,但是对于这些士兵们来说或许更加的恐怖骇人。

“为什么...”埃森心中能够想到的也就只有这三个字,他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天启降临,“难道有什么是我没有想到的么?”

他想到了伊戈尔对他说的那些话,数不尽的神秘讯息从他的脑海中幻灯片一般的滚过,他从所有最微小的细节之中寻找着答案,很快,这样的图像便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那些捆绑着百千子炸弹的箱型母炸弹在天空之中画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但是并没有在其达到最高点的时候解体。它利用自身的惯性和空气动力,一路乘着风,向前滑行,迎面吹来的风无法阻止它的前进,在它即将穿过云层,几乎可以看见云层下方的景物的时候,母炸弹突然解体。已经非常可观的重力加速度在这一瞬间彻底的释放,所有的子炸弹都像跳上了蹦床一般,在半空中重新规划着自己的抛物线。向下的速度转化为向上的动力,它们乘着风飞行了更远的一段距离,一直到这里:敌军的所在之中。

埃森感到迷茫,他知道的越是多,见到的越是多,就越是感到害怕和不安,他一次次的质疑自己,他们是否真的有机会击败他们的敌人。

当他们还在自认为可以与天斗,与地斗的时候,东方人都已经达到了天神一般的级别,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