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争咆哮 > 双雄
第五十三章 明日征途
作者:识歼献  |  字数:3420  |  更新时间:2018-11-30 21:33:49 全文阅读

对于深处战场泥潭之中的北伐军队来说,他们不仅要为了自己的生命和尊严而争分夺秒,同时也要在前线上过着暗无天日,度日如年的悲惨日子。

但是对于处于后方城市之中,专心于打造工厂和大规模工业区的卡诺斯军队来说,每天的生活就是朝九晚五的工作,中午的一杯咖啡,晚间的一场赌局,无比的悠闲。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副官一大早上睁开眼睛,掐指一算,又看了一眼日历,心中默想着:快要到整整一个月了啊。

副官从床上爬起,穿上了自己的军装,简单的梳理一下自己的仪容之后便去找莱恩。与往常一样,莱恩一大清早就来到了屋顶享受美好的早间生活。持续了大半个月的大雨已经停息了,现在的天气阳光明媚,秋风高爽,空气清新,丝毫没有大战将至的感觉。

注意到了副官的莱恩也回过头去投以轻松的眼光,两人又像往日一样舒坦的躺在躺椅上,享受着早上温暖宜人的阳光。

“有什么事情么?”莱恩对副官说。

对此,副官只是笑了笑,挖苦着莱恩说:“我可没有流露出不自然的举动,既然你这么主动问起,想必你也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吧。距离整整三十天的时间过去只剩下不足八个小时了,也就是一天工作量的时间,加入他们真的没有如期而至,莫非你真的会按照一开始的约定杀掉所有的人么?”

莱恩撑起自己的下巴,装作很苦恼的样子说到:“真的是很麻烦啊,这三十天我日日夜夜都在考虑这件事情,不管结局如何都非常的棘手啊。加入只有这件事的话倒还好,我只是在担忧我们这么兴风作浪,会不会挑起整个大陆的战争啊。内部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可是麻烦接踵而至,希望我还有当年的精力,可惜现在实在是没有精力去应付这么多事情了。”

其实副官知道,深谋远虑的莱恩肯定已经早在一开始就想好了所有的可能性,并且制定出了许多套针对性的方案吧。逼近莱恩是帝国出名的人物,据说他和政府高层共同制定了一个庞大的全球战略计划,加入确有其事的话,这小小的郎德大陆难道能够难得到他么?

“不要再卖关子了,说吧,你的计划。”

副官直切主题,看起来他非常渴望听取莱恩的意见,或许对于这一件事,他才是那个夜不能寐,无时不刻不在考虑的人吧,一时间陷入了迷茫的他不由自主的向学识渊博的莱恩寻求答案。

莱恩的表情看起来和往常没有什么两样,一如既往的平静和神秘,他神神叨叨的回答道:“我们现在只需要等待,假如真的超过了这最后的八小时,那就开杀戒吧!”

副官对于莱恩的这番话无法苟同,但是按照往日的经验,莱恩在这种事情上总是正确的,这些决策几乎完全出自于他的直觉,或者说他才是那个谱写了剧本的人。

过了没多久,太阳正高高的挂在空中,随着广场边的食堂打响了铃声,工人和士兵从饭堂中涌出,回到了各自的工作岗位。这个县城上的生活似乎并没有被大量的异国士兵,耀武扬威的先进武器,以及时不时停靠在岸边的轮船所扰乱,对于处于基础劳动力的工人们来说,唯一的区别就是工作量上的变化。

莱恩和副官依然在享受他们可能仅有的美好时光,这一个月的“调养假期”里,两人并不是就这么坐在阳光之下,碌碌无为,相反的,副官似乎也开始可以理解莱恩的工作方式。确实,相比起阴暗的工作室,刺眼的台灯,他更喜欢坐在一把遮阳伞下,放空自己的大脑之后再进入工作模式,这种最原始的思考模式就像原始人在洞穴上的涂鸦壁画一样具有无限的可能性,副官很快就适应,并且爱上了这种思维模式,自由,舒畅,效率也出奇的高。

但是很快,他那稳定发挥,正在一次次预测大规模战争的思维被莱恩的一番话所打乱了。

莱恩是毫无征兆的就引出了这个话题:“你对于郎德大陆有多了解?”

“什么?......哦,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副官很快就被他的话题给牵走,即使他为自己脑海的战局被突然打断而感到恼火,但是他确信莱恩是那种坚守自己的原则的人,而他的原则就是,绝对不做没有意义的事。

莱恩于是接下去他的话题:“在我年轻的时候,我周游世界,见到了形形色色的人和事。其中,就是在这郎德大陆上,我是在郎德大陆萌发了自己的梦想和观点,而那件从此改变了我的内心的事情,至今都萦绕在我的心头,那是在我的每一个平静的夜里都会出现在我梦中的东西。那是一种比自由的乌托邦,静谧的山林,无边无际的大海,一览无遗的广袤草原都更加让我感到浪漫的事物。郎德人拥有这个世界上最浪漫的信仰,那是出于对于皇室的热爱之情,信任之情,这种情感不是一朝一夕的小恩小惠可以铸成的。在郎德的千年历史之中,是这种君王和臣民的协和关系让郎德王国发展壮大,并且在无数次盛极一时之后摆脱了付之一炬的厄运。”

“什么意思?”这一次,即使是副官也感觉莱恩扯的有些太远了。

“你相信信仰的力量么?”莱恩如此问道。

“多多少少,有一些,而且仅仅是对于个人来说。”

“那好吧,从现在开始,你要学的第二课就是去相信这信仰的力量,并且把这崇高的信仰发扬光大。这种力量,就是水滴石穿,无孔不入,仅仅需要天长地久便能够改变一切在你看来不可能的东西。或许是感悟顽冥不灵的野蛮人种,或许是让百万叛军卸甲归田,或许是让从海上到来的入侵者打道回府,是这种信仰和力量,是这种浪漫铸成了郎德大陆无比辉煌的历史。这种美好是我在卡诺斯大陆都感受不到的,帝国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名词,不是一种被历史淘汰的文化,不是什么遭到众人唾弃的政坛风云,这是一种艺术,能够将人类内心奴性给释放出来,将人性之中的丑恶都化作信任和忠诚的美丽艺术!”

莱恩说完后再次回归了沉默,再没有多说什么,但是副官的内心却受到了影响,他开始胡思乱想,试图去揣测莱恩的意思和用意,但是他从来没有考虑过这或许只是莱恩的一时兴起,或许只是他想对一个称得上朋友的人吐露心中的千言万语。

八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虽然现在还是下午三点,但是太阳已经病怏怏的落在山头,很快就要沉入地平线,这种时节里,郎德大陆黑得出奇的快。

副官听到身后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是少有的访客。这三十天里,会上楼直接拜访他们两个最高指挥官的也就只有翡翠城新上任的“总监”和工厂项目的监督者。但是当副官转过头去时,才发现今天来拜访的居然是他们的盟友,斯那人的最高统帅,莱恩的亲哥哥——沃德.伊戈尔。

但是莱恩却根本没有扭头去看是谁来到这里拜访他们,反而是直接说:“要来了么?”

“看来是的。”伊戈尔随即回答。

副官一脸困惑的看着两人,但是话题还没有来得及进一步拓展,他便感受到了从县城北方传来的震动感。

副官出生的地方布满了山脉丘陵,因此地震也非常的繁多,这种震撼感无疑让他想起了小时候的可怕经历,他的大腿也开始随着地面震动的频率而开始颤抖。

莱恩从早上开始就一直看着县城北方的那条道路,这三十天里他一直都在等待劳伦斯率领他的军队回归。

“是敌人么!还是劳伦斯回来了!?”副官终于也看清了前方的动静,他惶恐的大叫着。

“恐怕是都有。”莱恩如此回答。

伊戈尔走到两人的身前,借助望远镜进一步观察。

“他们这一去,损失了多少?”副官又问道,想来专注于数据的他一直都很关注这方面的事。

“未必是损失,也可能是收获。”伊戈尔说。

“恐怕两者兼备。”莱恩如此说道。

一直到劳伦斯和他的大军来到了城市的中央主干道上,副官才得以理解两人的话的含义。

劳伦斯的部队之中充满了缺胳膊少腿,浑身伤病的伤员,但是相比较出征的那一天,队列却反而有所扩张!

那些跟从在部队的末尾,行走在部队的四周围,看起来懒懒散散,毫无组织纪律的部队无疑是当地的郎德军阀!

那些身上上撒了一层盐一样雪白,皮肤晒得黝黑的是白骨河沿岸的军阀;有一群混身淤泥,散发出雨林的腐臭气息的士兵是薰衣草丛林里的居民;虽然看似瘦弱,但是身体无比的结实的一批人世世代代都在三号矿山开采矿物;相比起前面的渔民和“野人”,排成行军队列,听从指挥官指示的部队则是森斯军阀的残余部队以及更加北方的归顺部队。

伊戈尔不怀好意,却又有些温柔得对莱恩说:“看起来,你的梦想就要成真了。”

“很壮观吧,”莱恩露出了骄傲的笑容:“这种绝对的服从,毫无理由地顺从是多么的不可思议!”

“那么,谁是那个国王?”

两人共同看着队列最前方,被众人用一把略显简陋,却又不失气派的椅子给抬起来的劳伦斯,他的头顶上带着金光闪闪的王冠,手中持着镶嵌珠宝的象征皇室的巨剑,他脸上的气定神闲,那股威风,那股气势,与原来的他有极大的不同,令人感叹,皇室的继承人既然可以做到隐姓埋名,不露声色的历经如此之多的磨难!

莱恩从椅子上跳起来,对身旁的传讯兵说到:“调集军队,休息最后一个晚上,我们明早出发!”

“去哪里!?”还是有一点云里雾里的副官为莱恩突如其来的大动干戈而感到惊讶。

“我们要在三天之内,让劳伦斯登上王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