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争咆哮 > 双雄
第五十二章 王者归来
作者:识歼献  |  字数:3180  |  更新时间:2018-11-23 22:16:42 全文阅读

戴斯乔伊一边强忍住自己身上隐隐作痛,依然在不断流血的伤痕,一遍绘声绘色的叙述着和那个身穿金色铠甲的人的战斗。但是对于当时激烈的战斗情节,他已经记不大清楚了,只是用了几个小结去概括,这些句子无不流露出那个人的绝对力量,绝对的速度和反应力,以及不亚于任何的战斗经验和战斗直觉。他所要表达的不仅仅是那个人深不可测的实力,似乎也在警告着瓦扎,警告他千万不要和这个人对战,不然的话结局就只会是死。

但是很快他们便产生出一个疑问,那便是戴斯乔伊是如何顶着如此之多的伤痛,如此疲惫的身体,以及这绝对的劣势还能够死里逃生的。

戴斯乔伊对于这个问题,本来是想闭口不谈,但是既然他们都已经问起了,他似乎也只好坦白这让他感到屈辱的一切。

“我逃跑了,我不顾一切的逃跑了,就像老鼠那样仓皇逃窜......”

戴斯乔伊这么说着,眼神似乎也逐渐的暗淡,几乎能够看到一颗颗象征着屈辱和不甘的泪水从他的眼角流下来。假如是其他人选择了逃跑的话,瓦扎大概会非常肯定的点点头,并且语重心长的替他作出安慰,但是现在自己坦白这一事实的却是戴斯乔伊,这个无论如何都不愿意认输的人。即使是当时,在翡翠城一战中,戴斯乔伊见证了瓦扎的真实实力,为自己渺小而微不足道的能力感到自卑的时候,他也没有承认过自己的认输,反而是从此开始加紧修炼,并且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恢复了士气,实力也大幅度的提高的。能够让戴斯乔伊这样的人都感到惭愧,而毫不顾忌的承认自己的弱小的人,可想而知是有多么的强大,这比戴斯乔伊所有夸张的描述——“闪电一般的速度”,“天崩地裂的力量”,“滔滔江水的气势”,“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压迫力”,比这一切都更加具有说服力。

但是除了刺客军团以外,还有一个人也在全程听戴斯乔伊的故事。

劳伦斯从众人的身后走上前来,面对着坐在尸山上的戴斯乔伊说:“你说的那个人,那个穿着金色铠甲的人,我想我知道他是谁。”

戴斯乔伊突然抬起头来,双眼之中放出了异样的光彩,这不是什么因为愤怒而无比锐利的眼神,更不是出于好奇,从他眼眸之中一闪而过的,焕然一新的光彩仿佛激发了他的斗志。瓦扎注意到了这一点,并且暗暗露出了微笑,因为他知道自己的顾虑都是多余的了,或许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什么困难险阻可以阻止戴斯乔伊,他的那股几乎变态的精神将会驱使着他成长,并且最终成长为无人能敌的终极战士,但是或许也正是这一股精神,将会最终摧毁他,让他陷入众多敌人的围困之中,他是一个追求绝对实力的人,而唯一能够与他作伴的不是实力强大的人,而是实力本身。

“他是谁!?你真的知道那个人的身份么!?”

众人纷纷转过头来看着劳伦斯,瓦扎也迎上前去问道:“你是劳伦斯对吧,你对于戴斯乔伊所描述的那个人有多了解?既然他的目标是我,甚至是整个刺客军团,知己知彼才能够百战百胜,你的信息将会帮助我们很多。”

劳伦斯点点头,表示赞同,于是按照自己的记忆开始叙说关于“穿着金色铠甲之人”的故事。

“这些穿着镀金铠甲,丝毫不掩盖自己的骄傲和自大的人,是相当于你们刺客军团的存在。那是古代郎德大陆上诸国割据时期,其中一个王国,也就是后来统一了全大陆的国家,为了维护王国的统治,满足统治者的虚荣心,当年的那一位国王下令招募全国各地最骁勇善战的人,并且经过重重的选拔,最后筛选出来了十一人,他们后来成为了所谓的王国战士,是王国实力的象征。凡是每次王国镇压起义,对外扩张的时候,他们就将充当先锋队伍。虽然他们以寡敌众,但是每次都能够收获胜利,成功归来,并且对敌人造成极大的威慑。国王试图利用他们兵不血刃的扩张自己的领土,于是他召集全国上下的工匠,一起到造出了专属于这些战士们的铠甲。这十一人组成的王国战士团每隔四年就会重新选拔一次,而在这期间,凡是有人一对一击败了王国战士之中的一员,就可以顶替他的位置。终于,在王国战士团更新到第三代的时候,那是王国的鼎盛时期,其版图比后来的郎德王国还要多出几个海岛,也就是在这一代,统治者开始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这些精锐的战士身上。宫廷之中不再是没日没夜的商讨政事,他们专注于开发人类的潜力,创造出全新的战斗模式,并且把这些战士当作了小白鼠,进行了一次次不人道的实验。虽然他们最后成功的打造出了一批批超越人类体能极限的终极战士,但是王国也就这么一天天衰落了。后来,国家动荡,改朝换代,起义军的首领,新皇族的嫡系一次次将上一个王朝推向了覆灭,创造了属于自己的国家,但是这王国战士团却流传了下来。并且一代代的统治者都默默遵循着一个约定,维护着一条法定——王国战士团必须拥护当朝的统治者,无论他们付出了怎样的牺牲和代价。那是动荡不堪,战事频繁的年代,对于武力的需求进一步地推动了王国战士团的成长,并且最后发展到了一个多达35人,具有严明的上下级体系的精英战士团体。这支队伍一直延续至今,即使是后来的郎德王国灭亡了之后也没有消失,只要那一条法律还在,他们就会世世代代保护郎德大陆上的统治者,无论是谁......”

对于他们这些外人来说,这或许是一个难以理解的故事,但是戴斯乔伊却直切主题,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照你这么说的话,穿着金色铠甲的人不止一个对吧?”

劳伦斯点了点头,同时也疑惑的反问他的意思。

“和我对上的那个人,他在战士团之中处于什么样的位子”

瓦扎再次暗笑,似乎在为戴斯乔伊感到骄傲,同时却又有一种担忧的感情在其中。

劳伦斯结合了戴斯乔伊刚才的描述,略有忧郁的说:“恐怕,他是其中最强的一个,没有之一。”

听到劳伦斯这么说着,戴斯乔伊没有感到沮丧或者是为自己的能力感到自卑,相反的,他重新燃起了斗志,并且把击败那个人,那个全大陆上最强大的人做为自己的下一个目标。

戴斯乔伊拿起自己的武器跳下了尸山,一眨眼的功夫便消失在黑暗之中。

一切似乎都回归平静了,瓦扎看着逐渐平息的大雨,天空中的一角也逐渐透出来灿烂的阳光,他转过头来看着劳伦斯,说:“那你呢,你不去亲自寻找那个信物和那个人了么?据我所知的话,现在我们只剩下十天了吧,想要在如此之短的时间之内赶回去,一路上还要杀出重围,回到已经控制住的白骨河可不轻松。加上刚刚下完大雨,河流会变宽很多,渡河会非常困难,军队也已经残缺不全,恐怕是自身难保的境地啊。”

劳伦斯看着这些什么都不懂的外乡人,仰天大笑,十分豪迈,充满自信的说:“你们不了解这片大陆上的状况,我理解,这么说好了,我一直都知道那个信物的所在位置,至于我所说的皇室唯一的继承人,等我取出了那个物件你们自然就知道了。而且,只要手持那个象征着皇室血统的物件,整片大陆上的人就会像传说之中的朝圣者一样蜂拥而至,新的国王将会在人民的拥护之下回到以前的国都,顺理成章的继承王位,无可撼动的统治这片土地。这是比奴性还要高上一级的,名为信仰的,无比浪漫的民族情怀。”

话音未落,几个士兵从市政大楼的地下室的阴暗的角落里推出了一个巨大的铁质保险箱,那个镀银的保险箱,其光泽丝毫没有被灰尘所掩盖,劳伦斯非常激动的迎了上去,而瓦扎也带着他的士兵走上前去见证他所谓的“浪漫情怀”。

保险箱上所用的一重重的密码锁就好像背电话号码和生日日期一样被劳伦斯轻松地解开了,打开了一层层的铜墙铁壁,展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个做工比起传说略显简陋的王冠,一把有些迟钝的镶嵌珠宝的大剑,以及一张镀上金丝的闪闪发光的卷轴。

劳伦斯直接忽略了在众人眼里看起来更有价值的王冠和宝剑,直接打开了那个卷轴。

站在他身后的瓦扎疑惑的问到:“王冠和王者之剑都有了,国王在哪里?”

劳伦斯的状态很奇怪,他一边流着泪水,一边激动得全身发抖,他抽噎着,却又试图用笑容和自信去掩盖,:“还不明白么,国王已经在这里了。”

卷的十分厚实的卷轴上记载着的是历代郎德王国的国王姓名以及他们的子孙和嫡系。郎德王国的王室姓氏为厄尔登,在卷轴的最末端,那依然绰绰有余的记录空间的最底端,记载着王室血统的最后一个继承人,其名为——厄尔登.劳伦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