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争咆哮 > 双雄
第四十八章 黑暗深处
作者:识歼献  |  字数:3389  |  更新时间:2018-11-08 22:02:06 全文阅读

在这阴雨连绵的日子里,虽然天气寒冷潮湿,但是躲藏在城市庇护所之中的人们依然享受着安全快活的城市生活,没有人让人烦躁的太阳,每一天都好像午夜一般静谧,每一天都有乐趣无穷的城市夜生活。

即使是得知了敌人的大军正在一点点的逼近,但是这些躲在铜墙铁壁之后的士兵却丝毫不感到慌张,按照预期,等敌人抵达这一处的防线时,兵力将会不足原来的一半,前线传来了传奇火炮下落不明的消息,这也更加让他们感到轻松。原本应该是冰冷严肃的防线之后,士兵们却按照各自的分组举办派对,他们人手一瓶冰凉透彻的啤酒,吃的不是什么干巴巴的粗粮,而是现烤的牛羊肉,丝毫没有大战将至的感觉。

但是这也不怪他们,就好像情报之中说的,敌人的军队损失惨重,早就构不成完善的战斗力了,而唯一有能力击破他们防线的“月季花”却又不知踪影,如此一来,就算他们窝在城市里什么也不做,敌人也未必能够在子弹打光之前攻陷第一道防线。他们也不像翡翠城的守军那样费尽心机,强有力的探照灯能够撕破浓浓的夜幕,一直照耀到十公里以外的平原上,如果敌人是整齐的行军队列的话一眼就能够看出来。至于散乱不堪,丝毫构不成战斗力的散兵游勇自然是没有威胁。

但是漆黑宁静的夜却就在这一天被打破。

所有人都听得到远方传来的那一声震彻天空的巨响,就好像高山崩塌一般震撼,强大的冲击力是透过空气和雨水打在他们的脸上,却也足够让他们脸皮发麻,以至于感受到一股强烈的热量。

“那是什么东西!”

“是敌人的火炮么!?”

探照灯顺着炮击声传来的方向照过去,灼眼的白光扫过空无一物的平原,照亮的只有一望无际的泥沼和星罗棋布的巨石,所有受到这强光惊吓的小动物纷纷夺回了自己的巢穴,神秘的夜晚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灯光打破了一如既往的沉默。

“看到什么了没?”

“目前还没有。”

更多的探照灯加入进来,原本隐藏在黑暗背后的平原现在一览无遗,灯光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搜索着,就他们对于敌人的了解,他们手头上能够最大限度打击这座城市的火炮,射程不过区区5公里,而且还是没有威胁的小口径火炮。但是依据刚才的炮击声,以及久久无法散去的回音,还有那天空中幽幽传出的气流声,毫无疑问,这是一门口径非常恐怖的巨型火炮,无需猜疑,只有“月季花”才能够达到这种威力。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的炮击声!”

指挥官这么问道,其实他心里也已经有了一个能够说服自己的答案,但是他久久不敢承认自己所想的答案,根据情报,敌人确实已经丢失了那门火炮,而且就在昨天前线才传回来战报,敌人现在到达的是距离这座城市200余公里的一片山路崎岖的之地,即使他们毫无阻拦的星夜行军,也绝不可能现在就抵达这里,加上那门火炮吨位之重,一般的运载方式根本无法挪动一步!

所有人或许都在质问着自己,他们可能错过了什么致命的关键点,导致他们疏忽大意,小看了敌人的真实实力,但是他们询问自己的越多,这个答案似乎就越不可能,终于,所有人都选择是他们的神经过于敏感,以至于把什么爆炸物的走火错当成了敌人的炮击。士兵们于是开始面对着面尴尬的笑着,仿佛在调节这不可思议的气氛,但是残酷的事实很快就给了他们迎头一击。

城市东北方向的一座山坡上发生了剧烈的爆炸,爆炸产生的冲击力就好像确确实实的撞击在他们身上一样,让所有人都感到窒息,不知是因为恐惧还是冲击,他们几乎站不稳自己的脚跟,而这冲击力掀起了大量的烟尘,即使看不透背后的景象,也能大概的猜出这爆炸的破坏力,很有可能整个山头都已经被削掉了吧。

剩下的探照灯随即照在发生爆炸的山头上,浓密的烟尘丝毫没有因为顶上的大雨而逐渐消散,反而是乘着风,好像一块巨大的幕布铺天盖地的向这座城市聚拢。

就在士兵们僵硬的放下酒瓶,拿起武器,指挥官抹了一把汗,呆呆的看着前方的原野和身后的山坡时,又传来了一声同样激烈震撼的巨响。

这一次他们听的一清二楚,顺着声音,探照灯向平原的更远方照过去,终于在一座孤零零的山头上找到了那个巨大的怪物。这起码是15公里的距离,但是这个火炮的体型之大,凭借肉眼都看得一清二楚,而那标志性的炮管,凌霜傲雪一般的气度,所有人都一眼就认了出来,那便是月季花。

但是真正让他们感到恐惧或许不是这个怪物的到来,反而是这门大炮周围没有任何人的踪影,孤寂的夜晚,它就好像是不请自来的客人,就这么神秘的来到了他们的眼前。

“这是怎么一回事......”

恐惧堵到了喉咙眼儿,他们害怕的说不出话来,而城市边上不远处的剧烈爆炸将大半个城市都惊醒,玻璃全都震碎,这强大的冲击力震撼了每一个人的心弦,他们的骨骼互相摩擦碰撞,肌肉也不住的抖动,大脑之中的那一根神经引出令人感到不安的频率。

其中一个负责核心战区的指挥官很快就恢复了理智,他沉着冷静的思考着对策,而不是无用的猜疑:“既然敌人夺回了这门大炮,那么他们现在一定是信心满满准备全力进攻,如果刚才的炮击目的是为了起到威慑作用的话,下一波的炮击就是削弱我们的城防,也有可能敌人将会借助这一轮炮击趁虚而入,既然如此......”

指挥官当机立断,命令所有的探照灯把注意力转移会平原上,所有的机枪手,炮手还有狙击手回到各自的作战区域。接到了指挥官的命令,士兵们也没有闲情去猜疑敌人的实力了,他们纷纷来到了自己的岗位上,借助着强大的探照灯注视着这片原野,城市外围的高楼足够他们俯视整片平原,这片平原现在就好像他们的后花园一般渺小,一览无遗,什么变动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正因如此,所有人都能够清晰地看见那一道诡异的红光——那幽暗的红光在平原上飘忽不定的左右移动,却又好像在一点点的靠近,这奇怪的移动方式让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但是他们都能肯定,这道红光的移动速度快得惊人!虽然和广袤无边的原野比起来还是过于渺小,但是稍微有些距离感的人都能够看得出,这道红光的移动速度不亚于加足马力的汽车。

这是什么?敌人的坦克?新式武器?还是什么传说之中的激光武器?

种种猜疑在军队之中迅速地扩散着,无论他们说出了如何夸张的答案,毫无疑问,这不是什么寻常之物。

士兵们就这么呆呆的看着那道红光一点点接近,直到它躲进了探照灯光线的死角之中,幽暗的红光似乎也随即熄灭,那个神秘的东西就这么消失得无影无踪。

当他们再一次见到那神秘的光芒,也是在城市的街道上,而那光芒也显示出了自己最黑暗的一面。

戴斯乔伊借助光影的明暗交替成功的模糊了敌人的视线,平安无事的冲入了城市的街道上,但是他还是为了自己的两发炮弹全部偏离目标而感到失落,此刻他紧握着手中的剑刃,血脉膨胀,将注意力集中到一点,全身心的精力都投入了眼前的战场上。

对于戴斯乔伊来说,战场是瞬息万变的,他以同样的高速在狭长的街头巷尾穿梭着,在所有敌人无法顾及的角落里兴风作浪,就好像大雨之中忽然飘过的一阵狂风,席卷着平原之上的寥寥枯草。

对于城市之中的守军来说,战场就好像一出诡异梦幻的噩梦,他们身旁的战友往往是在见到了短促的闪烁之后便突然倒地,他们自己也丝毫没有去惊声尖叫的余地,下一刻死神便找到了他们头上。

分秒之内,城市的各个街头被鲜血染红,而躲藏在建筑物里的士兵很快也遭到了灭顶之灾,对于无可退路的他们来说,这狭窄的空间不是他们做出最后觉悟的地方,而是他们任人宰割的屠杀场。

这些身临战场的士兵很快就尸横遍野,对于处于城市更深处的士兵和指挥官来说,前方城市里的一切都是未知的,他们虽然一直和前线保持着联系,但是就连前线的指挥官和通讯兵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极少数为了确认通讯的传讯兵也全都一去不复返。虽然所有人都感觉到不对劲,但是真正不对劲的还是那令人脊背发凉的安静,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的安静,大雨仍然稀稀拉拉的下着,风从城市的小巷子里刮过传出渗人的呼啸声。

这里就是戴斯乔伊尽情发泄的乐园,他躲藏于黑暗之中,跟随疾风前行,面对毫无还手之力的敌人他也毫不留情,每一个惨死他刀下的亡魂只为了填补那怒火,他一边完成自己的屠杀,一边疯狂的说着,这都是为了偿还你们对我的债务。

戴斯乔伊身上的伤口依然隐隐作痛,他饥饿到发麻的身体越来越无法支持,但是他越是痛苦,内心的怒火就越是旺盛,而他的行动却也更加迅速。

他就像病毒一般在城市之中迅速地扩散,无孔不入,无坚不摧,无人可以抵挡,但是他却在黑暗的角落之中感觉到了另一双不怀好意的视线,一直躲在他无法观察到的阴影之中。

戴斯乔伊十分确信,这个人将会非常的棘手,与这个神秘的人相比较起来,和这些敌人作战简直就如同割草一般简单,或许这场屠杀只是大战之前的热身罢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