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争咆哮 > 双雄
第四十四章 黑暗深渊
作者:识歼献  |  字数:2996  |  更新时间:2018-10-28 17:03:20 全文阅读

疯狂的敌人如同饥饿的野兽一般朝戴斯乔伊扑过来,子弹从四面八方袭来,身手矫健的一些士兵时常近距离挑战他的权威。但是戴斯乔伊站在原地,见招拆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有留给敌人任何一个空子,他的动作干净利落,无可挑剔。

但是他越是过多的展现出自己的真实实力,他的敌人就越是小心谨慎,很快便不再有人抱着侥幸心理向戴斯乔伊发起必死无疑的攻击,他们选择的是不断做出有秩序有规律的干扰性射击,企图抓住他神经松懈的那一刻将他击毙。

面对敌人不间断的攻击,戴斯乔伊也感到十分的棘手,但是他从来没有感到过担忧,内心之中的只有一个无比窝囊的感觉,终于,他决定不再忍耐。

戴斯乔伊之所以一直不使用这他已经精益求精的技能,究其根本,还是因为他不想损伤自己宝贵的刀刃,想要做出这种高难度的动作,角度和力度都深有讲究,稍有不慎就会让刀刃崩断,但是现在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一梭子子弹从他的身后的飞来,戴斯乔伊转过身子,将刀刃摆放成和水平产生了一个特别的角度,当那些子弹接触了刀背之后,即没有被从中间切开,也没有被反弹飞向半空中,那些子弹就好像是死死的黏在了刀背上,但是这也是因为他将注意力集中到一点,就是时间也几乎停滞了。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这些子弹被他彻底控制住,纵使子弹本身仍然在不断的高速旋转着,就像陀螺一般轻盈的在刀背上舞动。戴斯乔伊接下来的动作让所有敌军都大吃一惊,他故意张开两臂,做出了一个大幅度,显得极为夸张的动作,此时此刻,他手中沉重的刀刃就像扇子一样轻盈,重重撞击在其上的子弹就像树叶一样随风飘动,随着他奋力一挥臂,刀背上的子弹以极快的速度飞回到敌人身上,敌人被他们自己的子弹所击毙。

虽然这是一连串极为复杂,不容的任何差错的精细动作,但是戴斯乔伊却在短短不到半秒之内就完成了这一套 动作。

子弹继续来袭,戴斯乔伊以左脚做为轴心,身体轻盈且迅速的转动着,就好像在舞台上翩翩起舞一般优美,很难想象一个人可以把如此充满力量的动作,如此强壮的身躯发挥的如此具有艺术性,同时也是那么的实用。

敌人的子弹一个接着一个全都被刀背返回,现在子弹不再依靠破片作为杀伤,高速运动的子弹本身就是大杀器,他们轻而易举就能够穿透皮肤,击碎骨头,至于破片也仅仅是在伤口撒盐罢了。

但是敌人却并没有被这妖孽的能力所吓到,在经验丰富的指挥官的领导下,他们切换阵型,等待下一个进攻的时机,他们之所以如此坚持,全都是为了戴斯乔伊身体之下的那一门大炮。

这么说来,这些士兵和指挥官也深感奇怪,如果仅仅是因为担心这门大炮的破坏力的话,他们大可以直接把这门大炮摧毁,或者是等待泥石流将它扫入无底的深渊,又为什么要做出如此之大的牺牲去争抢呢?

知道这个原因的人,只有无时不刻都和郎德大陆内岛的统治者们互相联系的,他们的首领。根据来自内岛的消息,东海岸的军阀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一个势力就像病毒一样迅速蔓延,短短一个月内就占领了东海岸的半壁江山,而这支实力也是他们郎德人的宿敌——来自东方的“殖民者”。

内岛的领导者们早在二十天以前就在担忧这件事情了,他们知道,想要打败这些不速之客,唯一的机会就是将整个军阀割据的郎德大陆联系在一起,同时他们也需要一种足够和敌人的火力相媲美的武器,这便是劳伦斯手中的“月季花”。

不管是知情还是不知情的双方,他们都把这门大炮视作了最后的机会,这值得他们拼尽全力,甚至是牺牲自己的性命。

就连向来高傲的戴斯乔伊也做出了他的觉悟。

终于,他在等待的时机到来了,不知不觉之间,山头上的土墙已经到了如此接近的地步,大地在颤抖,本来就阵型缺失的敌军这一下彻底乱了阵脚,之前戴斯乔伊没有让他们感受到的恐惧,大自然来给他们所有人亲自上了一课。

“快点跑!随机应变,等待命令!”

随着上级的一声令下,部队就像受惊的羊群的一样四散奔逃,但是混乱之中,只有戴斯乔伊仍然站在铁皮箱子之上,巍然不动。

他静静地等待冲击的到来,他的血管再一次充血,眼球胀大到了开始感到疼痛的地步,这再一次刷新了他的记录。

很快,冲击到来,土墙的先锋部队撞击在箱子上,让箱子发出了微微的颤抖,而戴斯乔伊也抓住箱子一侧的把手,等待那足以将他碾成碎片的冲击。

巨大的浪潮几乎就要扑在他的身上,但是箱子却抢先开始倾倒,而戴斯乔伊却在这一刻跳下了箱子的顶部,抢在箱子陷入无休止的翻滚之前来到了箱子的后方,他的两脚就像钉子一样死死钉在了泥土之中,沉重的箱子几乎被浪潮掀飞到空中,戴斯乔伊却将箱子拉回了地面,就像铁锤一般将巨大的箱子也深深的钉入了地面,随后他做出抵挡冲击的姿势,让箱子的斜面面对高大的土墙,他则是在后方保证箱子的稳定。

他的四肢都在不停的阵痛,巨大的压强就要让他喘不过气来,他也通过双手感觉到结实的铁皮箱子在变形,发出了痛苦的哀嚎。

这犹如几小时那么长的几秒钟总算是让他熬了过去,等戴斯乔伊冷静下来,巨大的土墙已经从他头顶上飞跃过去,继续席卷着山坡上的一切,而他也是满目疮痍,身上甚至有好几根血管爆开,鲜红的鼻血从他鼻孔之中止不住的往下滴。

但是战场却并不准备给他一个喘息的机会,快速移动的土墙拔起了地底下最后一点植物的根系,甚至拔出了几块结实的巨石,这彻底摧毁了山坡一下的结构,一开始是山顶,现在是山坡,整座山就像拨洋葱一样从上到下,从内到外的开始崩溃。戴斯乔伊脚底下的泥土已经不支持他站立了。

他和铁皮箱子一起开始往山脚下滑动。他试图抵抗,却是他的双腿从头到尾都深深的扎在地里,但是大地本身就在移动,这是他无法阻止的。

精疲力尽,几乎绝望的戴斯乔伊拔出了刀刃,扎在了泥土之中,试图通过这种方法减缓他的下滑速度,但是一切都是徒劳。度过了第一道坎儿还有第二道,第三道,山崩地裂,整座山就像一个弱小的小土堆一样,在狂风暴雨的侵蚀下一点点的土崩瓦解。

戴斯乔伊看不到山的那一头,前方部队所处的地形后一步遭到了冲击,他们也有更多的时间去逃跑,没有那么多敌人阻碍他们,已经有不少人逃到了山坡另一侧的安全地带,但是戴斯乔伊却处在灾难的最深处,危险的最中央,他能够做的只有祈祷和等待自己的命运。

车辆和坦克之中倾倒出来的汽油随着山体滑坡遍布了整个战场,一声枪响,整个山坡都陷入了熊熊烈火,这冲天的火光在几十公里外都看得清清楚楚,更何况是身处其中的戴斯乔伊呢?他看向四周,除了火焰还是火焰,除了死亡还是死亡,除了绝望还是绝望,终于他认识到,真正安全的地方只有那个他还未知的悬崖谷底。原本最有可能夺他性命的东西现在却成为了他唯一生还的希望,如此讽刺和无奈之中,戴斯乔伊选择了放手,疲惫不堪的他爬上了铁皮箱子,他躺在冰冷潮湿肮脏的铁皮上,任由着箱子和自己冲向那黑暗的悬崖,一点点的接近死亡。他为感觉自己如此的接近死亡,这种无法逃脱的感觉或许就叫做的宿命,他感到不甘心,他不甘让这里成为他最后的归宿,在他的幻想之中,自己的未来已经终结于一场能够被世人铭记的战斗,不管他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好人还是坏人,正派还是反派,赢家还是输家,他只想让自己变得伟大,而不是这么的软弱,一点点的堕入黑暗。

当戴斯乔伊落入了那黑暗的谷底之时,军队收拾这残余部队,心情沉重的上路了。

无数的牺牲之中,戴斯乔伊被掩埋了,刺客军团和瓦扎仍然穿着华丽的盔甲,跟随军队杀敌,就好像所有微不足道的死亡,戴斯乔伊几乎被他们所遗忘,称不上美好或痛苦的往日像浮云一般彻彻底底的消失在众人的记忆之中,郎德大陆一次又一次的提醒着他们,唯有生存才是一切,一切都是为了生存。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