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争咆哮 > 双雄
第二十四章 死神的谎言
作者:识歼献  |  字数:3158  |  更新时间:2018-09-16 21:42:42 全文阅读

军阀的士兵埋低身子,隐藏了所有显眼的武器,唯有几个长官拿着望远镜时刻观察着前方阵地上的情况。

一个闷热的堡垒之中,负责这一块区域防守的队长将情报汇报给了指挥官:“指挥官,我们的前线在溃败,敌人早就已经进入了射程,我们为什么还不开火?”

“不能够轻举妄动,我们的目标不是击退敌人,是瓮中捉鳖,给予他们重创,摧毁他们一切的有生力量!”

随着一轮又一轮坦克炮塔的轰鸣,前方阵地的矮墙最后倒塌,滚烫的沙石和烧焦的木板堆积在一起,矮墙倒塌之后,一些澄清透明的液体开始从地表以下大约半米处渗透到地面之上,这些散发出异味儿的液体与矮墙的残渣混在一起,将泥沙的粉末全部浸湿。

“指挥官,前线已经被摧毁了!再不攻击的话敌人可能会见好就收!”

“再等等!你们见机行事。”指挥官的回答让前线的战士和军官们都感到疑惑。

地表之下,那些液体一路开辟出一条延绵细长的小道,一直到几滴液体透过了一个类似于阀门的东西,落在了地表之下的一个凹槽里。凹槽的底部是一个被太阳光考的发红的铜片,那些透明液体刚刚落在铜片上就开始焦躁的燃烧起来。一开始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火星,火焰却沿着地下的狭长通道一路肆虐,烈火很快遍布了整个人工建造的管道,随后又顺着被这些液体浸湿的泥土蔓延到地表之上,高温很快点燃了整个矮墙,熊熊大火把劳伦斯的军队一分为二,高温让这些士兵痛苦不堪,火焰吞噬着仅有的空气,浓烟和灰烬填充了那些空缺,矮墙周围的士兵每一次呼吸都是在慢性自杀,而他们也终于意识到那些难闻的怪味儿其实是汽油。

“就是现在,开火!”

就在队长们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指挥官下大了命令,他们于是按照事先演习那样子开始有序的攻击。重机枪广角扫射,狙击枪瞄准官员和医疗兵,火箭筒则是伺机待发,随时准备为战场增添一些壮观的场景。

这些躲在暗处肆意妄为的军队很快就让劳伦斯的先头部队损失惨重,烈火,钢铁,鲜血,爆炸,应有尽有。

“真是一个完美计划!”队长们纷纷为这一个完美的计划点头称赞,而士兵们也心满意足的收割,渴望创下自己的“新纪录”

但是没过多久,一些感官敏锐的士兵便发现了不对劲。

“队长......敌人好像在逐渐接近?”

“你说什么!?”队长再次拿起望远镜向前方眺望,在熊熊烈火之中,坦克轰鸣着,咆哮着,士兵呐喊着,残兵败将如千军万马之势席卷而来,丝毫没有溃败的痕迹。

队长拿起通话筒,将这一令人不安的消息汇报给指挥官:“指挥官!敌人好像开始反击了!”

“什么!?”电话那一头传来的声音比这事件本身更加让人震惊,指挥官瞠目结舌的模样恍若眼前,:“怎么可能呢?我们的猛烈火力应该早就把他们打成残疾了啊!”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是一群残疾人在冲锋!”

小队长引领着所有矮墙之北的军队向前冲刺,一路上,敌人的子弹授予他们洗礼,不断有战友倒下,不断有坦克报废,但是一个士兵倒下,成百上千的士兵从他身上冲过去,一辆坦克爆炸,躲在坦克之后的士兵也不再受到坦克的拘束,他们全然不顾眼前的危险,即使意识到自己已经身处险境,每走近一步都让他距离死亡之门更进一步,他们也毫无怨言,因为他们知道宁可抛头颅洒热血,在死之前对敌人造成哪怕再怎么微不足道的创伤,也不能够无所作为就死在敌人的枪子儿下。

小队长是无比幸运的,他尾随的那一辆坦克全程都没有引起敌方火箭筒的注意,混乱的战场也让成排的狙击手找不到目标,队长于是再次敲击坦克的装甲板,示意加速前行。

虽然队形早已经不完整,但是士兵们还是可以按照训练时的要求发挥自己的作战特长,所有的坦克异常默契开火,但是炮弹往往撞在那些光滑坚硬的堡垒表面之后就被弹开了,仅仅在白色的外壳上留下了一道毫不起眼的痕迹。

小队长身前坦克的车长不要命了似的探出头来,他用坦克顶盖保护着自己脆弱的头部,用最快的语速对小队长说道:“敌人的堡垒太坚固了!仅凭我们的火力远远不足以及穿啊!”

“不需要击穿!我们的目标是抵达敌人的阵地展开近身肉搏,拖延时间。攻击堡垒的周围,用烟尘和巨响干扰他们!”

其他的坦克车长都直觉一般的探出头来,齐刷刷的把目光转向这一小队,他们用手语传递着讯息,然后钻回坦克内部,等待第二次齐射。

所有坦克再次同时发射炮弹,这一次他们的攻击目标瞄准了堡垒周围的地面,炮弹撞击相对柔软的地面之后迅速爆炸,将整块的盐晶和土层都掀入半空,爆炸发出的巨响让处于天然“音箱”之中的敌军痛苦不堪,甚至不乏有些炮弹经过反弹之后击中了堡垒的底部,将整个堡垒都炸成粉碎。

火力瞬间被削弱了许多,军队再一次呐喊助威,发起冲锋,很快便抵达了敌人的阵地之下。

失去了优势的敌军纷纷从堡垒战壕之中冲了出来,与之正面肉搏,但是敌人的数量还是远超于一到五大队,很快那些坦克都被一一击破,士兵们也在错综复杂的战壕之中迷路,被熟悉结构的敌军包围绞杀。

就在敌人看似将要夺回阵地控制权的时候,一股更加强大的震撼感沿着地面传了过来。

小队长和其他几个小队的士兵被敌军重重包围,掩体仅有两三辆沦为废墟的坦克,敌军逐步逼近,而他们的弹药已经所剩无几,就在这时,他们的身后传来了一轮干净利落的炮击,眨眼之间,两侧的敌军灰飞烟灭,堡垒被彻底摧毁,从墙壁上脱落的土块填平了战壕,将那些侥幸幸存下来的敌军死死的埋在地底下。

他们回头望去,身后两公里的废墟已经不见踪影,仅剩几个燃烧着的小土堆,而一路上布满的都是坦克履带和步兵冲刺的痕迹,远比一到五大队的规模要庞大,一直到阵地之中的敌军被稀疏消灭,他们才意识到是援军从山坡上冲了下来,及时赶到支援,而这一切都要多亏了一到五大队的英勇行为。

再三确认敌人被全部消灭之后,劳伦斯开始重整军队,一到五大队损失惨重,过半伤亡,还能够战斗的仅有1000余人,不足原来的五分之一,但是这一场惨重的胜利却极大地鼓舞了军心,军队之中都在流传一到五大队的行径,那些被后来补充进一到五大队的人都雄赳赳气昂昂,试图追赶上前辈的辉煌。

但是劳伦斯并不为这一场胜利而感到满意,因为这仅仅只是诸多艰难战役中的一场,或许也是其中最简单的一场,但是就这么一场战役,就导致他们报废了两个大队,损失近百辆坦克。

劳伦斯站在灼热的晶体沙滩上,太阳缓缓下坠,但是沙子散发出来的余热依旧令人焦躁,依然在燃烧的汽油吞没了最后一点新鲜的氧气,整片沙滩都炙热的令人窒息。

然而在晶体沙滩前方5公里处的平原城区,已经准备好了的守军静静等候劳伦斯的到来,白骨河北岸,隔岸观火的军阀也早就布置好了大炮,那些陈旧的火炮威力依然不可小觑。

劳伦斯看着满营的伤残,他知道必须保存自己的有生力量,但是同时他又不得不珍惜一下在战略上具有重大意义的“月季花”,从北伐开始到现在他都没有向自己的军队坦白关于“月季花”的真相,他知道这么多的人愿意自主加入军队,千里迢迢赶到前线替他送死,都是因为他们相信“月季花”的威力,这门具有传奇色彩的大炮简直就是他们的守护神,他们隔着铁箱子感受那门大炮的威严所在,感受它的雄风和无与伦比的破坏力,就算明天会战死沙场,他们也坚信“月季花”会给他们平淡无奇的人生带来最后一次震撼。

就连劳伦斯的敌人,不管他们到底做了如何充足的准备,都对这神秘的大炮感到恐惧,传说之中它一发炮弹就足矣夷平一小片城市,松软的大地将会裂开,再怎么坚固的堤坝都将倒塌,成片的树林将化为灰烬,这山崩地裂之势,没有人胆敢冒犯。

但是这可怕的事实是,劳伦斯手中的月季花,仅能够再开放三次。

如果早知道会有今天这么一次损失惨重又别无退路的远征,劳伦斯肯定会倾尽全部保护他的“心肝宝贝”。

那微不足道的三发炮弹根本无法对敌人造成任何威慑,现在这门大炮的最强所在,就是它的名号。

“不用担心!兄弟们!劳伦斯长官一定会让我们大开眼界的!撑下去,死之前都要目睹‘月季花’的威力与浪漫!”

这些无知士兵的玩笑让劳伦斯心如刀绞,但是他现在只有欺骗和隐藏,希望这仅存三发炮弹能够给他带来最重要的三次胜利。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