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争咆哮 > 双雄
第二十一章 悲惨征途
作者:识歼献  |  字数:3212  |  更新时间:2018-09-11 21:14:06 全文阅读

大统领和他的军队在路上,这些看起来身心疲惫,又饱受折磨的士兵毫无斗志,他们的眼袋红肿下垂,似乎是很长时间没有安心的睡觉了。

大统领和他的几个心腹坐在行军队列中央的一辆卡车上,与寻常的卡车无异,即使是这些军队之中的高层只能够用稻草和麻布当坐垫,唯有大统领一人享有棉垫的天伦之乐。他们在狭窄的卡车上围坐成一圈,中间的一张小桌子上摆放着的是郎德大陆的地图。不管对于金樱的科威尔,卡诺斯的莱恩,还是郎德大陆上的军阀来说,这一张地图都可以算是精品。不仅色调分明,线条流畅,边缘处还配有文字注解,郎德大陆上的每一条河流,每一重山脉,每一个湖泊,每一个盆地都呈现在纸上。但是这毕竟是一张在郎德大陆分裂之前做出来的地图,上面东方列强殖民地的划分线显然无法作为现今的国界线继续使用,即使是这些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郎德人,他们也不敢按照直觉划分国界线。要知道,在局势动荡的郎德大陆上充斥着成百上千个大大小小的军阀,这些军阀的领导者可能是曾经的一届村长,或者是一个城市的官员,更有可能是当年殖民者小跟班的后代,他们粗暴的统治方式把郎德大陆上的各种习俗文化荒废了大半,如果你想依靠地质因素或者是风土人文再或者是民族来划分国界线的话,你就已经大错特错了。

从他们开始准备物资弹药,踏上征程到今天,已经过去了3天时间,留给他们的时间仅剩下不足27天,但是到目前为止,他们依然在自己的领土范围内行进。

大统领和所有明白事态紧急的人都知道,他们必须争分夺秒,如果之后的行军速度还是像这几天这样的话,留给他们的结局就只有一个——死!

终于,在上下一心,不知疲惫的半天赶路之后,队伍终于来到了他们熟知的领地范围边界。大统领和卡车上的军官们随即拿出了一些郎德大陆上的“特产”,大统领将一张透明的塑料薄膜放在地图的上方,而军官们则是纷纷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几张满是文字的报告。

这是郎德大陆上的又一个疯狂的生存技能,为了应对千变万化的郎德大陆,每一个军阀都必须知道大陆上各个角落发生的一切,为此间谍和情报人员充斥了各个军阀的政治部门,他们的目的就是及时的把他们负责的地区情报传达回总部。这些情报大到军阀联盟之间的互相叫嚣斗争和贸易关系,小到村落和物资的易手,每一个处在异地的军阀都得在大陆另一端的事态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之前出手相救。

大统领的副手拿出一支黑色的记号笔,按照身旁的军官的口述将信息都画在了塑料薄膜上。黑而粗的线条代表各大军阀的大致领土范围,虚线组成的圆圈则代表可能正在发生小规模冲突的地点,叉叉代表阵地和防御工事,三角代表军阀的核心。很快,原本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塑料薄膜上便画满了各种形状的图案。

“这大概就是现在郎德大陆上的情况了,大统领。”一个军官说。

“不要再叫我大统领了。”大统领苦笑一声,看着他身旁的这些同甘共苦许久的好兄弟。

军官们也都沉默了,他们彼此对视一番,然后也开始自嘲起来,他们的笑声中充满了不甘和痛苦。

“好的......”其中一个多愁善感的军官甚至用手摸了一把眼泪,说道:“我知道了,劳伦斯。”

这些军官们都快要忘记这个名字了,“劳伦斯”,还记得那时在联盟没有成立的时候,“劳伦斯”这个名字也算得上是远近闻名啊,是郎德大陆上颇有作为的一个人物。

大统领劳伦斯于是又苦笑了一声,然后才进入了正题,他仔细看了一眼现在的地图,显得有些忧虑的说道:“相信你们都已经明白了我们的目标了吧,如果没有,我在着重标记一下。”

劳伦斯拿出一支红色的水笔,在外岛西海岸北边作了一个藏宝图纸一般的记号。

“这里是殖民时期的法沃德城,我们要找的皇室就在这座城市的一栋房子里。”

思维敏锐的一个军官一眼就看出了不对劲的地方,他指着地图问道:“劳伦斯,这个地点从地图上看起来可比你说的一百余公里长的多啊!”

周围的军官于是也仔细看了一眼,他们纷纷表示怀疑,按照大概的比例尺换算的话,这距离他们可不仅仅是一两百公里的事情,大约有六百到七百公里!其间的各种险峻的地形和交错纵横的河流暂且不论,这一段路经之间夹杂着大大小小,或强或弱,熟悉或未知的总共四十多个军阀!是一开始的预期的四倍之多。

劳伦斯长叹一口气,万般无奈,却又只好坦白:“我本来想在藏着一会儿的,但是这么快就被你们发现的话也没办法了。你们想的都是对的,我确实在那次的会议上撒谎了,我们所面对的挑战远远超出你们的想象。让我来帮你们概括一下我们现在面前的阻拦吧——我们的第一个挑战,毋庸置疑,就是前方40余公里处的白骨河,这条河流臭名昭著,相信你们都颇有了解;在我们度过了波涛汹涌的白骨河之后,前方是这一段路经之上我们已知的第二强大的军阀,埃连的军阀也是出了名的,他们非常善于防守战,尤其是那些殖民时期留下来的堡垒和沟壕,我们的兵力优势很可能会化为乌有;在我们幸运的顺利地击败了埃连的军阀之后,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薰衣草森林,这片茂密的森林潮湿阴森,霸占了这片森林的军阀也被森林周边的其他军阀成为‘野蛮人’,传言中他们暴力的作战方式抵挡住了一波波强大军阀的攻击,不可小觑;薰衣草森林之后是西海岸最险峻的山路,殖民时期得名的‘三号矿山’经过了长时间的开采和摧残,上面的植被已经被大面积破坏,假如我们将要经过三号矿山的时候的时候正巧遇到了暴雨天气,很不幸的告诉你们,我们就已经输了,三号矿山的泥石流至今已经吞噬了数以万计的生命和几十座原本生机勃勃的村庄;最后,就算我们一路披荆斩棘,想要击败控制法沃德城的守军也是难上加难,森斯的军阀是西海岸最强大的个人军阀,同时也是最具有侵略性的,我们的情报很可能已经落后,请你们做好一切准备吧。”

任何一个地理学的好的人都能够理解劳伦斯的意思,任何一个地理学的好的人在看到了他们的必经之路之后都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

任何一个历史学的好的人都能够理解这场征途的困难,任何一个历史学的好的人在想到了曾经的历史之后都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你这是自寻死路。

白骨河,在殖民时期创造了吞没东方殖民者上万军队的传奇,把他们掠夺的珠宝全都卷入无底的大海。

薰衣草森林,美好的名字血腥的历史,让所有东方人和郎德人都无法忘却的一场血腥厮杀。

三号矿山或者说“晶石山”,本来就水土流失严重的一座山峰,吞噬了当年东方人控制的一整个盆地。

但是仅仅只是这些恶劣的环境和天气的话,团结一致,经验老道的郎德人还是颇有自信的,最为可怕的其实是那些他们所不了解的神秘军阀。

郎德大陆上,信息就是全部,那些不为人知的未知领域里面很可能出现凶残的“拦路虎”,如果信息落后到了一定程度,土包子们甚至都会惊叹到,什么!?郎德大陆统一了!?

行动还没有正式开始,军官们都已经认识到了事态的严峻,他们现在全都忧心忡忡的看看劳伦斯——他们共同信任的“原大统领”,在郎德大陆上唯有一样东西超过了讯息的重要性,那就是个人的经验。堪比“造物主”和“上帝”对于这片大陆的了解,就让他们祈祷“人间之神”的庇护吧。

军官们和劳伦斯暗自下定决心,不成功便成仁,他们抬起头来,再往前迈进一步便是另一个军阀管辖的村庄,他们和小村庄相隔一条小溪,村庄之中,一个碰巧出来洗衣服的老妇人看到了河对岸蓄势待发的大军,她吓得抱起了洗衣盆就往家里跑,一路上还大喊着:“‘接管者来啦’!!!”

听到了老妇人的叫喊,不知道从哪些角落,仓皇失措的村民纷纷尖叫着跑回自己的家里,严闭门窗,不敢探出头来。

这看似滑稽的一幕在一次刺痛了每一个郎德人的心。什么时候...什么时候才能够让郎德大陆上无辜淳朴的老百姓安安静静的过日子,不用每一天都担惊受怕啊!

大军缓缓通过贫穷落魄的小村庄,村庄的主人赶紧出来“迎接”他们,一顿熟练的磕头礼仪过后,村长仍然不敢起来,他跪在地上,祈祷能够留下一条生路。

“怎么办呢?”一个军官正要掏出枪,按照惯例杀死投降者,劳伦斯站出来说:“别忘了我们的本分之一,宣传和收复。”

军队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而村庄里的人还是有后顾之忧,躲在家里不肯出来。

躲藏着,恐惧着,颤抖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