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争咆哮 > 双雄
第十九章 忠于帝国
作者:识歼献  |  字数:3784  |  更新时间:2018-09-04 22:05:57 全文阅读

瓦扎神态迷离的漫步在暗无天日的长廊中,他手中的那把短刀恍恍惚惚泛着幽淡的银光,他的脚步沉重,他的神情死寂,仿佛全身心都遭受到了重大而影响深厚的打击。他死灰一般的眼神,呆呆地看着前方似有非有的道路,走廊里的吊灯提供的光源只够人们认识到这里还有灯,而行走在这里的人也并不需要真正看到什么,走廊里空无一物,唯有肮脏的地板,滴水的裂缝,养有老鼠的洞穴。然而这里也并不是真正的孤独,每在这条走廊上走个十几步都能够在左右手边发现一扇铁门。铁门的表面潮湿生霉,但是并没有生锈,这些沉重厚实的铁门或许可以阻止任何人肆无忌惮地闯入,但是源自于铁门背后的声音却轻而易举的突破了防线,传到了长廊之中,回响在瓦扎的耳畔,一路随他在看似无尽的长廊之中穿梭。

这里便是全国上下都臭名昭著的“整改楼”,所有来到这里的人都会接受一系列的测试,然后根据专家和工作人员给出的评定分数,受到不同程度的“教育”。

瓦扎来到这里并不是因为他也是众多“问题儿童”中的一员,他的到来仅仅是为了探访他的那些来到这里的可怜的属下。他一直都站在边上,目睹那一切,那不被外人所熟悉的一切。

关押在一级“重症患者”房间里的绝大多数都是来自波西莉亚大陆上的流亡政府和被剿灭的起义兵残党,他们被派来卡诺斯帝国经受了日复一日,夜复一夜的洗脑工作。鞭击,殴打,剥夺睡眠,以及一切你可以想到的最惨不人道的手法,直到最后,这些人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那种绝望感呼之欲出,工作人员便会在他的胸口处用烧红的铁块留下永远的印记。最后,这些整改成功的案例将会回到自己的国家,用他们最病态的思维去影响身边的人,这些帝国和王国的狂热信徒把国王和国家奉为至尊的天神,他们的忠诚度是寻常的平民百姓无法比拟的,这些人称“铁烙党”的狂徒也被特殊机构大量收取,用来从事一些机密的间谍工作和情报收集。按照官方人员亲口所说,他们早就不是有自我意识的寻常人,他们都是一心一意为帝国效力的没有任何感情的机器。

随着患者分类逐级递减,他们收到的待遇也逐渐好转,因此也出现了那些最为“叛逆的孩子”后来变成了最受到国家重用的人,而只是犯了一点点所谓的“小错误”的人却只是留下了一个档案,以正常人的身份回到了他们的日常生活之中,而且无时不刻不被监视着。

至于瓦扎带领的刺客军团,他们作为战场上最为特殊又有着非凡意义的存在,这场迟早要来的洗礼或许还是迟到了。

瓦扎挨个探访他的手下,他站在黑暗潮湿的角落里,尽力让自己只是用双眼去观察,用双耳去洞悉,而不是动心或动情,发怒或发火。

那些平时苦心训练,在战场上无所畏惧,在军营里活泼开朗的孩子的遭遇令人痛心疾首。他们被铁链束缚在椅子上,首先要学会的就是背下一整本的《国家道义》。这种三教九流的不知名书籍想必也是工作人员临时编写出来的。足足50页,10节之多的胡乱书籍,他们却要在短短一个星期之内精确到每一个章节,每一个单词,每一个标点。在经过了第一重的初步摧残之后,之后就是暗无天日的洗脑时刻。宣誓,行礼,电影,短片,甚至是演绎。瓦扎看得出来,这些骇人的改造工作正在把他们一步步地变成固定思维的甚至是没有主观思维的僵尸,很快他们的每一个脑神经都只会记忆着那些在他看来毫无作用的动作,之后肌肉也会开始习惯这一切,他们的肢体会准确无误的来到最为精巧的位置,比书上画着的插图还要精准规范。在这之后他们便会养成绝对的条件反射,当国家贵族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或者是高级军官在他们身后耳语,他们的四肢都会不受大脑控制的开始行动,一直到完成那些已经重复过不知道多少次的动作。

瓦扎的面色阴郁,这已经是他不知道第几次亲眼目睹全过程,这一次,他终于忍不住了。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瓦扎终于从黑暗的角落里走了出来,一直到从窗外射进来的阳光刺痛他的双眼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在这个可怕的建筑物内部待了整整两三个星期了。也就是在这一刻他才认识到这栋建筑的病态之处。那些昏暗的灯光,生锈的铁窗,坚硬的床板,泛潮的食物,甚至是看似循环的走廊,永远充斥着可怕叫喊声的地牢。一切的一切,这一切的景物和细节无时不刻不在影响着他,他知道如果自己在这栋建筑物里多呆一段时间的话,他自己也会变成这等行尸走肉。而就是这片刻的意识更加坚定了他的决心。

正在对他的一个手下进行洗脑的官员转过身来,将自己几乎就要粘在椅子上的屁股微微抬了起来,然后又习惯性地放了下去,他看着凶神恶煞的瓦扎,丝毫没有恐惧,:“瓦扎先生,请你理解,这都是我的工作,不管怎么说,我也算是迫不得已吧?而这些可爱的孩子们,我或者说是我们已经尽全力让他们轻松的度过这一切了。”

“你管这个叫轻松么?”瓦扎愤愤不平的大喊着,这激烈的发声甚至撕扯着他的声带,给他带来的无与伦比的痛感,仿佛身上的每一个缺水的肌肉都在痛苦的呻吟,这甚至让他忘记了自己已经不吃不喝,彻夜未眠多长时间了。

瓦扎突然感到脑部传来一阵瞬间的痛感,他屏住了一时的痛楚,接着说:“你看看你的所作所为,我感觉我最亲爱的孩子们都要被你们折磨的不成人样了!这是精神上的摧残,这些测试,这栋大楼,还有你们都是!你难道没有意识到你在做什么吗?”

工作人员突然冷笑了一声,那种发仿佛是经过了特殊训练的笑声在狭小的房间里回响着,一次又一次的重击瓦扎的耳膜,让他心力交瘁。

“瓦扎先生,难道我有在做什么坏事么?在我看来,我只是捧着一本书,按照书上告诉我的去做事,而我真正有在做的事情也只不过是给这些人念书罢了,顺便让他们自己参悟其中的道理,这跟学校里的老师没有什么区别吧?嗯?”

工作人员说着转头看了一眼那个正在被他“教训”的瓦扎的手下,那个孩子无力的垂下脑袋,他的手腕上是明显的勒痕,他裸露的上半身满是让人不知所云的奇怪烙印,毫无规律道理可言,或许这就仅仅是一个阶段标记吧。而这个士兵听到工作人员的声音,突然提起了警惕,全身上下的每一个关节都开始重新活动,他现在直直的坐在椅子上,两腿并拢,如果不是双手被锁在椅子后面的话,想必姿势还会更加的绅士一些。而挂在那饱受摧残的躯体之上的,是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微笑,毫无生机,死灰一般的微笑。

瓦扎看到这一幕,受到了无比的惊吓,他的胸膛之中涌起一股怒火,他身上每一个紧绷的肌肉和神经都在提醒着他,这根本就是在毁灭他的士兵!

“够了!我现在就要带他们离开这里!”

瓦扎说着迈步走上前去,他只手抓住冰冷的铁椅子,正想要连人带椅子拖走,才发现椅子已经被牢牢的焊接在地板上。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的手下没有任何一个人做出行动,主动离开这里。

这种不人道的行为更是火上浇油,让原本就怒火中烧的瓦扎更加的激动,他强有力的双手在燃烧,全身的力量都要迸发出来,那铁质的椅背被挤压到变形,甚至是地面上的焊接处都开始拉伸曲折,距离崩坏仅有一线之隔。

“或许你太激动了,瓦扎先生,你想不要来一点......苹果派呢?”

苹果派三个字犹如一记重拳,狠狠的打在瓦扎的脸上,但是却作用在他的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一种深刻的晕眩感开始袭击他的思维,他逐渐感到视线模糊,还伴有明显的耳鸣,就连四肢都开始失去力气。也就是在这一刻,那些被他遗忘到记忆深处的片段开始涌现。

在那些一晃而过的谜一般的记忆里,他看到的是血淋淋的鞭子,烤红的铁烙,黑色的血液从新鲜的烙印点缓缓的流淌,还有墙角的老鼠洞,充斥着畸形的百足和蟑螂奇形怪状的盒子,还有一个永远摆放在餐桌上的腐烂的苹果派......

“有什么感觉么?瓦扎先生,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呢?”

瓦扎摇摇晃晃的向门口走去,他用最后的力气驱动自己沉重的双腿,他对自己耳语着:“我必须离开这里,离开这栋大楼。”

他磕磕碰碰的闯出了房间,来到了那个深邃黑暗的长廊之中。

黑暗之中,他向前方的光亮摸索着走去,他根本无法使上力气,全程都病怏怏的扶着长有苔藓的墙壁。

那个工作人员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用十分高傲的语气冲着走廊深处喊了一声:“瓦扎先生要离开这里,谁来搀扶一下?把他送到穿上吧,据我所知,那艘运输船可是等了他很长时间了!”

两个黑衣男子随后从一旁的角落里蹦了出来,搀扶着虚弱的瓦扎一点点的蠕动,但是瓦扎使用全身的力气挣脱了两人,还大喊道:“你们都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要彻底摧毁这个地方,摧毁这个人间地狱!”

突然,蒙着头一路跌跌撞撞的瓦扎撞在了几乎和他同样高大健硕的身躯上,他抬起头来,站在他面前的是戴斯乔伊。

“瓦扎将军说的是什么话啊?你是摧毁这个帝国幸幸苦苦建造起来的伟大的建筑物么!?”

眼花缭乱的瓦扎勉强看到了他胸口处的烙印,那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烙印,看起来,戴斯乔伊是他手下第一个完成了全部测试的“幸运儿”。

“戴斯乔伊......你没事儿吧?他们没有把你怎么样吧!”瓦扎撕心裂肺的大喊着,似乎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这第一名“出院”的人身上。

“我怎么会有事儿呢?我好好的!但是我还是要问一句,你刚才都说了些什么!?”

瓦扎定睛一看,眼前的戴斯乔伊仿佛变了一个人,他瞪大了眼睛,眼球之中充满着血丝,脸色苍白的瘆人但是看起来一点都不虚弱,而是病态的敏感。

“不...不不不!”瓦扎意识到了这一切,他知道戴斯乔伊已经被彻底的洗脑,很快,不出多久,他的手下都会变成这样的行尸走肉!

瓦扎撕心裂肺的大喊着,尖叫着,他推开所有人,一路向大门口狂奔而去。

就在瓦扎将要到达最后的出口,彻底离开这里的时候,他听到身后传来了戴斯乔伊的声音:“瓦扎将军!你可不要想着背叛神圣伟大的帝国!我会一直盯着你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