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争咆哮 > 双雄
第十八章 三级威慑
作者:识歼献  |  字数:3506  |  更新时间:2018-09-02 21:54:04 全文阅读

“开火!”

科威尔一声令下,一门架在山头的大炮随机发射了炮弹。这造型令人恐惧的大炮发射出的巨型炮弹从炮口脱离,一瞬间释放出来的强大力量使其速度达到了极致。被同时从炮膛里释放出来的能量炙烤着周围的空气,炮弹卷着炙热的空气径直向平原中央的敌军飞去。

在郎德人受到来自这“神的制裁”,在他们的肉体被彻底摧毁之前,那“离弦之箭”引出的铮铮之音已经开始挑战他们的精神力。

首先是一种极为低沉的轰响,与寻常的大炮无异,低沉的音波冲击着他们的耳膜,只是声音被强化了数倍而已。但是这种如山洪暴发般的浑浊音色很快开始变得尖锐刺耳,甚至异常的清晰,那种无法形容的惊叫声回响在他们的耳畔。他们甚至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音波的变换,频率的变化,那种声音来自大炮本身,那种震颤源自硕大的炮管,大炮就像一个钢铁材质的巨大音箱一般把爆炸的能量放大到了极点。

但是这些郎德人并没有幸运到欣赏一曲完整的“变奏曲”,很快,那灼热的烈日便落在了他们的头上。

就在军阀的坦克听到大炮的响声,开始缓缓前进,勇敢无畏的士兵呐喊着冲锋,后排的火炮骄傲的仰起头挺起胸的时候,炮弹正好落在了这一队伍的中央。这可怕的炮弹随即引发出了这些郎德人此生见过的最为壮烈的爆破云,以炮弹的落点为中心,圆心周围一圈的地块都被这爆炸所撼动,土地表面的泥沙尘土被强大的震撼抛到半空之中,冲击波随后从圆心被释放,向着各个方向扩散过去。

越靠近中心的泥土越先被冲击波所影响,尘埃甚至空气都被这股强大的推力所推移,一瞬间在爆炸的中心制造了一个所谓的真空环境,而这个真空环境紧跟在冲击波的后面开始侵蚀周围的世界。

这种大炮的杀伤力并不来源于炮弹的破片,仅仅是靠它的冲击力就足以摧毁这一整支部队。

在足以让一切都灰飞烟灭的冲击波到来之前,那些被高速飞行的铁片击中的士兵是这群之中的幸运儿。大块的碎片足以把一整排的人都拦腰截断,或者是切下坦克的炮管,把那些烤的发红的铁片刺入坦克的装甲内部。而较小号的破片才是士兵们的噩梦,它们能够轻而易举的刺破皮肤,穿透肌肉,完美的镶嵌在人体的骨骼和韧带之间,而在你的鲜血从那些破口处留出之前,灼热的铁片已经将你的血管烧焦,粘在一起,随后在你的体内融化为铁水,一点点的从内部将你烤焦。

在热浪跟上冲击波的脚步开始肆无忌惮的袭击这些士兵的肌肤之前,最先被冲击波所击倒的士兵是值得庆幸的。冲击波驱动的不过是无足轻重的空气,但是当这些气体的移动速度达到一个极致的时候也足以撼动世界上最为坚固的物质。这无形的铁锤或者说是碾压墙首先是慢慢挤压士兵的肌肉,他们引以为傲的健壮的肌肉此时此刻就犹如果冻一般柔软,而当他们的血肉被积压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鲜血便会突破血管限制,犹如地下涌泉一般洋洋洒洒的喷涌而出。下一阶段,如果冲击波还没有将你掀飞的话,它们便会开始摧残你的骨骼。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不断压迫着这些支撑士兵行走的骨头,假如你的骨头上有一部分受过伤,你便可以十分幸运的获得一个横向骨折,越是坚硬均匀的骨骼就越是惨烈。第一个被冲击波击中的士兵,他的头盖骨已经开始从结构部分碎裂,裂痕从骨骼的深处向外蔓延,仿佛是正在遭遇地震的大地从地壳深处开始土崩瓦解,人身上最为坚硬的部分在霎那间便被挤成粉碎。他的脊髓被一分为二,失去了最为主要的结构之后他感到力不从心,开始向一侧倾斜,而作用在他全身上下的力终于找到了一个作用方向,他的脊髓被冲击力从一侧推出,骨骼的碎片划开了他的肌肉,半截脊髓像吹管里面的毒刺一般从他的身体内部挣脱。而极少数被冲击击飞的士兵都狠狠地撞在了周边的岩石或者是坦克装甲上,同样捞的一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之后,为这一出惨剧收场的热浪开始席卷一切。最初是地上的野花野草,它们丝毫没有抵抗的力量眨眼间变人间蒸发。这足以将铁片烤红的热浪向郎德士兵扑面而来,人体内的水分被蒸发殆尽,然后体表的油渍汗液开始发烫,无形的热浪化为有形的刑具在他们的身上留下了永远的疤痕,可能是一道闪电形状的焦色画上,可能是辐射状的规律灼伤,也可能是遍布全身的恐怖伤口。在半空中跳着华尔兹的士兵早已死去,他们的身体已经变得残缺,但是这第三重打击最终会让他们不成人形。被彻底烤焦的面部,被焊接在坦克装甲上的肢体,冒着青烟外酥里嫩的肚囊,这是属于地狱的恶魔的大餐!这是人世间最为凶险惨烈的制作工艺!这就是“烈日”。

强大的杀伤力是敌人胆寒,那奇迹的闪光和灼热也令萨万震惊,顷刻间,一整支雄赳赳气昂昂的军队被灰飞烟灭,只留下被烤红的坦克和四处飞散的残肢断臂。短暂的混沌无意间伤到了萨万,他暴露在外的右手收到了热浪的无情鞭击,在他的手臂上留下了终身作痛的可怕伤痕。

“开火!”

又是一声命令,科威尔的这句话提醒着所有人,刚才只不过是一发“烈日”!

这一次,他的目标转变为之前萨万提到的树林,同样的威力,同样的攻击步序,同样的令人恐惧,同样的死亡,同样的震撼。

处在爆炸最外围的树木被冲击力拦腰截断,折断的树枝乘坐这风浪飞向了数公里之外地域,或许是落到另一片平原,或许是落在了溪流湖泊之中,或许是被掩埋在树林枯叶之间。唯一留在原地的树桩十分幸运的躲过了热浪的洗礼,或许来年春雨夏风之际,它还能够重现过去的繁茂枝叶。

然而从第二层开始,情况变得不那么令人乐观。冲击波无法展现其真正的实力,但是一瞬间的施压,强气流和真空把这些树木像弹弓一样拉弯,热浪的席卷过它们的枝叶果实,将一切的生命都烧毁,在这些树木重新塑形之前烤焦树皮,它们被永远定型为令人不寒而栗的扭曲形状。

而处在爆炸中心的那棵树早已经不见踪影,爆炸撕裂了周边的土地,链接大块泥土的根须被从地底深处拔出,巨大的破片使这棵树变得千疮百孔,化为粒粒木屑,然后又被热浪所焚毁,化为了灰烬,永远消失。

原本的树林被彻底摧毁,留下的只有一个烧焦的弹坑和那些融化了的火炮和坦克。

两片丛林被同时引爆,那些萨万所说的伏兵成为了过去式,这一切都发生在不足半分钟之内,然而就在这半分钟之内,三支叛军的部队被彻底消灭,平原之上,树丛之中,所有王牌的抵抗力量都被消灭,而入侵者付出的代价仅仅只有三发炮弹,他们也丝毫不介意牺牲更多。

在萨万看来,这早已不是战争,是屠杀,在东方人的强大的火力之下,装备落后的郎德军阀死伤惨重,但是却无法对东方人造成任何的损伤。

在这场战争的开始之前,萨万就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这样子的战损比了,但是萨万曾经一度认为,那些被轻松消灭的军阀都是一些不成体系的弱小军队,而像这种东海岸首屈一指的军阀联盟或许多多少少能够给东方人带来一些损失,或许不构成威胁,但是也足以让他们流血。不过现在看来,这些萨万做出的惨痛觉悟只不过是又一个美好的幻想罢了。

“五分钟......”

萨万亲眼目睹了战斗的全过程,从头到尾,都只有东方人火炮的轰响,炮弹的炸裂,以及郎德士兵的惨叫。

彻彻底底的碾压,这便是科威尔所说的“东方式战争”。东方人,世界的霸主,几乎每一个强大的东方国家都能够拥有如此杀伤力的恐怖武器,几乎每一个东方国家都有无人能敌的精锐部队。他们在历史上的一次次胜利不是没有原因的!

或许如此吧,但是萨万早就做出了最后的觉悟,知道他也粉身碎骨之前,他是不会向这些东方人屈服的。萨万心知肚明,既然现在的他们远远无法击败东方人,那么就只有等待,他们等待的或许是一个机会,更或许是一个奇迹。

科威尔很快便率领军队进入了这一军阀联盟的大本营,刚刚到镇子的边界处,那些萨万所说的“领导者”便已经排成队列,整齐的站在入口处恭候他们的到来了。

“这些跳梁小丑想干什么?”科威尔向萨万问道,但是其实他自己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他们大概是来投靠科威尔先生的吧。”萨万对科威尔回答道,但是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明了科威尔这是在嘲讽他。

正如两人所料,那些在战争开始之前就做好了选择的军阀领导当即跪倒在科威尔的面前,他们身后的是成千上万的当地居民,他们眼神之中充满对于强者的敬畏与恐惧。

“我代表郎德大陆东海岸克伦平原军阀联盟,再次投降,并且我们愿意无条件接受你们的一切政治要求!”

如此的理直气壮,科威尔第一时间便意识到,这可不是什么墙头草的举动,这是一出早就排练好的闹剧。

但是科威尔又何尝不是一个喜欢喜剧的人呢?正因如此他才知道,喜剧都需要一些刺激的劲爆剧情!

“先生们,我很乐意接受你们的投降,但是不得不说的是,我已经有了一个傀儡了,而且我也不觉得我需要第二个,所以,成王败寇,既然你们是贼人,我们就得用处理贼子的方式处理一下你们!来人呐,了解了他们!”

市民在尖叫,萨瓦沉痛的转过身去,这些跪在地上的军阀首领用最后的一次呐喊表达出他们对于东方人的憎恨,但是下一秒,他们都惨死在科威尔的枪口之下。

那鲜红的鲜血滚滚流淌,充斥着不仅仅是屈辱,更是恐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