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争咆哮 > 双雄
第十七章 烈日
作者:识歼献  |  字数:4829  |  更新时间:2018-09-01 16:28:05 全文阅读

当恐惧的气息在西海岸蔓延的时候,钢铁与鲜血同样也在东海岸肆虐。

科威尔高强度的军队以及他们强大的军备配置使他们所向睥睨,一路上的大小军阀就犹如野草一般被他们的钢铁洪流碾成碎片。战壕,堡垒,血肉组成的城墙,一切防御工事在绝对的火力优势面前形同虚设;丘陵,湿地,烟雾缭绕的雨林,一切崎岖的地形在宽厚的坦克履带下都如履平地。

加上他们兵不血刃的拿下了一座物资丰富的城市,水和食物被源源不断运送上来。温差,潮湿,细菌,所谓的水土不服很快就被这些身强体壮的士兵们所克服,唯一对他们造成打击的不是郎德人的子弹,而是一次发霉带来的食物中毒,而这也只导致了一场令人啼笑皆非的“呕吐大赛”。

那些大炮发射出来的烟火很快就让他们成为了令人瞩目的闪耀巨星,关于东方人入侵的事件在东海岸的军阀和联盟之中飞一般的传开。这可不是什么老爸老妈在孩子们面前讲的睡前故事,这是一个新世纪的恐怖故事!所有听到这个故事的人都在问同一个问题——谁是这场故事的主角?

但是让所有人都脊背一凉的事情是,恐怖故事的主角并不总是那一个活下来的人!

非常老套而又百玩不腻的抉择:英雄或者是懦夫!但是所谓的悲哀之处在于,现代人都知道流血的那一个未必就是英雄,苟活下来的人也未必就是懦夫,所以这个抉择应该变为:流血或者是让敌人流血!

将要做出这个抉择的人们,现在已经齐聚一堂,商讨着生死存亡的大事。

聚集在简陋而隐蔽的会议厅里面的,是东海岸的赫赫有名的一个联盟的各个军阀代表。虽然这些每个军阀在当地都有不错的实力和军队,但是他们的联盟仅限于军事和利益,彼此之间并不能够互相牵扯,因此他们也没有一个所谓的统领或者是较为完善的联盟体系,在会议的时候也常常无法顺利的达成一致。

“诸位代表,相信你们也都听说了关于东方人大举入侵的事情。作为第一批听到这个传闻的人,我们也将成为第一批遭受东方人进攻的可怜虫。你我都知道,仅凭个人的实力是远远无法匹敌东方列强的精英部队的,所以我们一致赞同发起这个会议,就是为了商讨关于接下来的至关重要的一步举措。”

此时此刻正在说话的代表也算是联盟之中,12个军阀里面最强的之一了,手下统领两万军队,还有不少的装甲部队和大炮,是军阀中的佼佼者。

“那么,亲爱的先生,我么有什么选择呢?”这些联盟成员之间只能够用“先生”称呼彼此,因为他们很少往来,加上界线零散无法用地理位置命名国名,他们之间的交流可以说是十分的艰难,“亲爱的”一词也早就不用在套近乎,这只不过是一个寻常的语气词罢了。

“亲爱的先生们,你们都看得出来,我们的处境非常危险,’生存‘作为郎德大陆上延续了几十年的关键词,它将我们再一次集结起来,我们的选择屈指可数,但是每一个都要付出无尽的屈辱的牺牲。不用在卖关子了,战斗或者是投降,一切选择权都在你们的手里!”

引导着会议进程的这位代表话音刚落,其余的代表便按照自主按照恒古不变的顺序一个个发表自己的看法。

第一个代表站了起来,他早就为这场会议准备好了说辞,相信在场的所有人都早已经把自己的用词语句记录在纸上,刚才那些承接和引语都只不过是为了氛围罢了。

那个代表喝了一口水,放开嗓门大声的演说着,会议室很小,每个角落里都充斥着他的话语:“东方人远道而来必定做了充足的准备,他们对于这一场入侵蓄谋已久,加入我们硬碰硬肯定头破血流,一触即溃,但是完全的不抵抗政策只会让我们彻底陷入被动甚至是黑暗历史上的奴役。所以我建议开战,但是我们要做的是拖延时间,在堡垒后打堑壕战,在平原上打消耗战,在城镇里打游击战,削弱敌人的有生力量,同时激励周围的其他军阀加入我们。”

这位代表毫无预兆的完成了自己的说辞,之后便迅速地做回了座位上,掐着时间,不多不少半分钟,而紧接着他的下一个代表随后站了起来,从头到尾会议室里都没有过哪怕片刻的安静。

“消耗我们的物资和人力是愚蠢至极,我们需要时刻记住我们面对的不仅仅是东方人,还有周围那些虎视眈眈的军阀。寻求他们的帮助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当我们在前线和东方人拼死拼活的时候我们最好祈祷那些白眼儿狼不要再我们的背后捅一刀子。况且东方人实力强劲,手下军队的练度远超与我们的农民子弟兵,军备武器也都是世界顶尖水平,反抗带来的结果只有灭亡和无谓的牺牲!我们唯一的出路就是卸甲归田,东方局势紧张,他们没有精力再次殖民郎德大陆,他们的目的只有那些我们用不到的资源罢了。或许等到有朝一日战争爆发,我们还可以顺势起义夺回失地!”

第二位代表发表的演讲和第一位完成是对立面,即使后面还有10个代表要继续他们的演讲,但是毫无疑问,选项和可能也就只有上面的那两个了,之后的言论大同小异,不管那些密报的数字如何精确可信,不管那些痴心的妄想如何令人神往,都只不过是建立在基础之上的废话罢了。

如果你需要否决一个提议,或者说用推到一栋楼来比喻,记住要砸承重墙。

“控制一个城市的萨万都归顺了,何况是我们呢!?”

“萨万的实力远远比不上我们的联盟。我们虽然没有城市,但是我们却控制着东海岸最富裕的一片地域。”

“我们的军队是萨万的5倍。”

“东方人的军队是我们的10倍有余!”

............

不到十分钟,演讲环节就彻底结束了,但是联盟内恰好分为两派,各有6支军阀支持一种解决方案,更加令人头疼的是,两派之间的实力相差无几,从地缘上看也是七零八落,你总不能够让东方人一边杀戮一边接受投降吧?

于是,短暂的休息过后,激动人心的最终环节到来了。

这是一个脆弱的联盟,一旦联盟之中起了分歧,所有成员都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化解分歧,分歧存在的时间越短,对这个联盟的伤害也就越小。而在经历了十几年大大小小的风风雨雨之后,少数服从多数被板上钉钉成为铁律。而当出现现在这种状况的时候,这所有人墨守成规的“最终环节”总能够及时的解决问题,但是却要付出一方的全部。

两派各自派出了一个代表去完成着令人焦虑的环节,两个代表来到了会议室边上的绝对隔音的小屋里,在没有任何外人的影响的情况下,这两个人将要进行一段紧张交迫的心理博弈,没有其余的手段,纯粹是两人的换位思考,直到一方弃权加入另一方,打破天平的平衡。

小屋里两个老狐狸勾心斗角,小屋外众人忧心忡忡。有些时候悬念在顷刻间就会被一场哈哈大笑给打破,有些时候却能够持续半天之久,但是不管这最终环节带来的结果如何,小屋外的人都必须尊重这神圣的仪式。

这也让人再一次开始回想郎德大陆上的可笑景象,各大联盟之间的处事手段天各一方,少数服从多数,弱者服从强者,大统领制度,亦或者是这种令人匪夷所思的方式,郎德大陆上的人总是在寻找最适合自己的生存方式,这就是郎德大陆上的生存游戏。相信不管这片大陆上的人如何失去自信,时间也会带给他们的答案,有一派最后会成为王者,这不仅仅是唇枪舌剑和真枪实弹对决,也是统领制度之间的较量。

在经过了令人窒息的一段时间之后,两位代表最后达成了共识,两人并排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来到了会议室里,众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他俩的身上。

“我们已经有结果了。”

‘已经是第四天了,我的军队依然保持着良好的士气和战斗热情,经过了一段对于周边军阀的清剿之后,我们获得了比较完善的供给来源,手下的傀儡也在一点点的壮大。东方升起,西边落下的太阳仿佛在指引我们前进的方向。萨万跟我说再向内陆纵深二十几公里便是东海岸的一个颇有实力的军阀联盟,重点是他们控制着附近一片区域的大多数物资,那些物资在殖民时期被用来建造和发展我们占领的那座城市,那一片的城镇同时也控制着当地的一条河道。如此一来目标已经非常的明确了,在占领了一座城市和它的附属区域之后我们就能够名正言顺的成立一个傀儡政府,这也代表着我们进攻计划的第一步的成功。’

‘我坚信上苍是保佑着我们的,太阳赐予了我们温暖和舒适,让我的战士们充满斗志,那些狭窄的乡村小道根本无法阻挡我们前进的步伐,那些茂密的丛林丝毫无法遮住我们闪耀的光辉。溪流拦在我们面前,我们就把它一饮而尽;泥沼拖延我们的脚步,我们就用烈火将其烤干;若有人胆敢报复,我们定当加倍奉还。’

‘丛林深处,即使是万兽之王也不敢对我们露出獠牙,你们又怎敢擦干刺刀?田野山庄,即使是蚊虫也对我们秋毫无犯,你们又怎敢在暗处摩拳擦掌?漫步山脚,纵然大雨倾盆也未有泥石流奔泻而下,你们又怎敢伺机待发?是啊,用你们的血肉或者是铁皮阻挡我们吧,我们会让你们体会到什么叫做绝对的强大!郎德人,我们来教育你们何为战争!同时记住,悲壮的死亡不是大无畏精神。屈膝拜倒,忠臣的信徒何曾被人侮辱。’

对于萨万和他的士兵来说,穿行在东方人的军队之中令人胆怯,一直以来的畏畏缩缩已经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精神负担,但是所有人都信任着萨万,不管是他的手下还是曾经的敌人,这些人都知道萨万是有能力的,他是极少数白手起家,仅凭一身胆和非凡的技能才发展到地区一霸。关于这一点,曾经作为萨万的敌人的人是再熟悉不过了,他是拥有钢铁般意志的人。萨万在等待,而所有人都在等待萨万的下一步行动,或许是自我安慰,但是大家都坚信,萨万可以带他们走出困境,有无计划不是关键,随波逐流是这一辈郎德人的人生信条。

“科威尔先生,我们的目标就在前方不足10公里处了。”萨万凑到科威尔乘坐的装甲车边上,一边指着前方一边说道。

“嗯,我也看出来了。”

科威尔正在用望远镜观望前方,在前方的空地上,出现在他视线之内的是数量可观的军队,那些各色各样的车辆大炮组成各自的作战队列,虽然充满违和感,但是可以看得出这临时拼凑出来的军队都已经准备好作战。

萨万很快也拿出自己的望远镜查看前方的战况,但是他感到一丝不对劲:“科威尔先生,这绝对不是他们的全部军力,这种横排式的阵型也不是他们一贯的战斗方式。”

萨万说着又仔细看了一眼前方的地形,正中央不宽不窄的空地上布置的主要是重甲坦克和堑壕兵,后排则是小口径的野战炮,绝对不是敌人的主力部队。而在空地的左右两侧则是阴暗树林,绝佳的埋伏地点。

“科威尔先生!敌人的主力部队很有可能躲藏在两侧的树林里!”

“你为什么如此了解?”科威尔终究还是不信任这个傀儡,这个问题或许没有什么意义,但是也足以试探萨万,让他提起警惕不要搞什么小动作。

“我曾经就在那个联盟里头,后来脱离了联盟之后也在这附近跟他们打过一仗,我对这一片非常的熟悉,或许让我的军队来对付他们好了,请信任我,我一定取得胜利!”

听了萨万的话,科威尔不禁冷笑一声,他几乎适用嘲笑的语气对这个溜须拍马的人说:“不用了,我们赶时间,没有时间给你们玩游戏,你就看好了!我来给你们演示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战争,什么才是东方人的战争。”

科威尔向后排招呼着,又一次,炮兵总指挥来到了队伍的前列。与上一次没有什么不同,军队再次给炮兵让路,但是萨万他们可以看出这次的武器与上次千差万别。脱离了可爱小巧的方形设计,这一次缓缓来到队伍前列的两三门火炮都是十分标准的负重轮长跑管,但是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它的尺寸。如果只是看着这些两倍大小于要塞炮的火炮,你可能会觉得这多此一举甚至严重拖延战争进度,但是当你看到那些巨大的不可思议的炮弹的时候,你会狠狠的抽自己的一巴掌,然后静静等待这可怕的杀器火力全开,带给你一场盛况的花火秀。

这些恐怖的火炮带来的压迫力空前,即使是对于10公里开外的这些军阀联盟来说都令人惊惶。

“长官,火炮布置完毕!”

“很好,就让这些愚民体会一下真正的恐惧吧,发射‘烈日’!”

当那两个代表从屋子里回到会议室之后,他们向所有人最后问了几个问题:“你们恐惧死亡么?”

“不!”异口同声,所有的军阀代表都充满勇气的大喊着。

“那么你们的人民恐惧死亡么?”

“不!”再一次,他们完全被这激励性的语言所鼓舞,看起来结果已经非常明确了。

两个代表彼此看了一眼,无奈的点点头,同时说道:“我们最后的结果是,让我们的人民脱离这一场屠杀,但是正如同你们的答案,他们不会就这么甘愿沦为阶下囚。你们说自己不恐惧死亡,那么我要说,学会去恐惧吧。我们,将要用一场战争让我们的人民学会去恐惧,学会去放弃,学会舍弃一切尊严去活下去。先生们,今天的死亡,为了明天的延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