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争咆哮 > 双雄
第八章 操纵者
作者:识歼献  |  字数:3605  |  更新时间:2018-08-10 17:07:22 全文阅读

“这是只有我们才知道的秘密。”

“但是这一次发生的事件实在是太重大,太过于恶劣了!难道我们就这样碌碌无为么?”

“愚蠢!要是现在把这一条消息放出去的话,别说对于我们军心的影响有多大了,民众们都会深感不安的!”

“那么那些个知情的人怎么办呢?”

“不需要更多商议了,全部除掉,以绝后患,我们来给他们编写一个死亡原因,挂上一个烈士的称谓,他们的家属大概就会满足了。要是他们还敢闹事......那我们也爱莫能助了。”

“那么新的空军元帅人选呢?”

“交给我们情报部门来安排好了。”

“前空军元帅尸骨未寒,如何下葬啊?”

“叫特工去引渡他的家人,给他们举办一个悄无声息的葬礼就好了。”

............

距离上一个会议仅仅过了两天,这一天,全国上下的重要官员们再一次齐聚一堂,他们为的不是安抚科威尔,而是因为一出可怕的流血事件。

就在今天早上,在各部门官员心中都占有一席之地,备受人民和士兵爱戴的海军元帅,被发现死在了自己的办公室里,死因是因为被人割开了咽喉,窒息流血致死。

几乎所有人都在问同一个问题:“为什么,为什么是被冷兵器杀死。为什么不是狙击手,为什么不是毒药,为什么要留下如此粗糙的痕迹?”

而几乎所有人都能够得出同一个答案:“这是来自敌人的嘲笑!”

但是这种夸张的死法实在是让人不敢相信,据昨天会面过海军元帅的人亲口所说:“老先生当时一切安好,安然无恙,把守办公室房门的士兵全都按部就班,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丝毫没有松懈的样子。”

如果要说是海军元帅因为遭到了什么打击,或者是受到了刻骨铭心的威胁,最后导致了一念之差的轻生的想法,也实在是无法让人信服。

据一直在海军元帅身边工作的秘书所说:“老先生他身体一直很好,根本没有任何病入膏肓的迹象。加上他是一个具有丰富人生经验的人,要说他被几句来自口头或者是飞鸽传书的信件给吓到轻生的话,这个观点实在是漏洞百出,不攻自破。”

那么又能够是谁呢?在排除以上两种可能之后,聚拢在会议室里的人自然而然产生了这样的一个想法:

“我们之中有内鬼。”

问题并不在于这个内奸到底是谁,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想法,每个不同的观点都一定有值得令人信服的例证去论证,他们现在每个人都在犹豫的是,尽量不要让总统本人引起怀疑。

各大官员们默不作声的坐在桌子边上,虽然他们既没有窃窃私语,也没有暗中搞小动作,甚至没有任何眼神的变化,就连喘息声也克制在正常范围内,但是其实他们每个人都在暗地里勾心斗角,同时还要察觉总统的颜色。他们的目的非常明确,一旦确认总统的怀疑对象之后,他们就会群起而攻之,把他拖下水,至于那个内鬼,也只要等到会议结束之后他们自己负责就好了。

他们这么做的根本原因就是,出于对这个跋扈自恣的总统的恐惧。

摩根.洛曼,早在他使诈击败科威尔,成为总统之前,他们的为官风格就让众官员们唏嘘不已,但是他们也没有想到,摩根还有如此的老底最终成为总统,而摩根也狗仗人势,故意留着这些他的政敌,以便随时随地的羞辱他们,感受他们心中对于自己的恐惧。

摩根并不是闭目塞聪,不分皂白,只是他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氛围。

摩根表面上一直躺在椅背上,闭目养神,充耳不闻,但其实他一直都在关注着科威尔的动静。

此时,科威尔根本不像往常那样神经大条,做事暴跳如雷,反而十分安稳的把自己钉在了椅子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好同时掩藏自己颤抖的嘴唇和溢汗的手掌心。

无论是焦虑不安的副手,面如死灰故作严肃的官员,还是伺机待发时刻准备把杀手捉拿归案的保镖,摩根偷偷笑着这一切,但是他最在意的还是自己的死对头——科威尔的动向。

终于,摩根决定采取一些行动了。

他直起了腰板,用轻松愉快,但是在这种场合下倍显讽刺的语气说:“我相信大家都是一心为国效力,不徇私情的人,绝不是什么公报私仇,暗中使坏的小人,”

摩根话还没有说到一半,众官员,除了科威尔之外,纷纷改变神情姿态,用较为轻松的方式故意迎合摩根。

表面上显得随心所欲,但其实内心的想法不可言胜。

如果这一幕让那些早就“死于”摩根手下,或者是落入尘世的前官员们看到的话,他们肯定是义愤填膺,恨不得抽他们每人一巴掌。

摩根见到这些懦夫的夸张举动,不禁暗笑,但是当他看到科威尔一如既往的严肃之后居然心有不甘,于是他继续说道:“你们也不需要再继续伪装下去了,要是你们之中的谁真的做了这等足够留下千古骂名的事情,也定当沦为千夫所指!要是让我抓出来的话...绝不手软!就当作是,惩一警百好了!你说是吧,空军元帅?”

摩根话音未落,众官员纷纷把目光转向故作镇定,但其实已经触目惊心的空军元帅。

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除非他们不愿意看到真相。

空军元帅瞪圆的眼睛,眼神呆滞的看着桌面,就好像在戏里头抱怨,为什么是他?

“总...摩根总统...”空军元帅带着颤抖嗓音,低眉下眼的说:“您说的对.......海军元帅大义凛然,与民秋毫无犯,对敌功绩耳熟能详,若是有人忘恩负义,出此狠手,定当被扁入地狱,永世不得超生啊.......”

周围的官员们也没有故意陷害空军元帅的意思,但是他们也不想被凶恶的野兽给盯上,于是他们纷纷阿谀奉承起来。

但其实摩根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这些人身上,他刚才的举动也只是在试探科威尔罢了。但是又一次,科威尔无动于衷。

吉姆站在科威尔身后,他显得比往常都要镇定自若。

科威尔显得如此无懈可击,摩根也知道现在不是时候继续试探他,于是就在官员们纷纷扬扬,各抒己见的时候,摩根拍案而起,大声宣布到:“会议到此结束,你们都回去吧!”

官员们先是吃了一惊,愣在原地,然后才争先恐后的“逃离”了会议室。

会议结束之后,科威尔和吉姆走在回到办公处的路上。科威尔一直不露声色,脚步也显得比往常沉重了许多。

反观吉姆,他倒是少有的昂首挺胸,奋发踔厉。

两人走到了一个人流稀疏,没有什么卫兵的拐角处,科威尔放慢脚步,等吉姆走到他侧翼的时候,科威尔猛的撞了上去。

在一阵躁动之后,两人摔进了一间储藏室,科威尔连忙关上门,随后把倒在地上的吉姆提了起来,科威尔怒目圆睁,两人鼻尖顶在一起,吉姆甚至可以闻得出来科威尔喘气中的那一股愤怒。

“你这个混蛋!你都做了些什么!”科威尔逼问道。

“科威尔大人,你在说什么呢?”

吉姆话音未落,科威尔便抽了他一巴掌,他怒气冲冲的质问着吉姆:“你还敢装蒜!说!是不是你杀了海军元帅!”

吉姆光明磊落的回应道:“没有错。”

“你怎么敢就这么冠冕堂皇的说出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你为什么要做这种蠢事啊!?”

吉姆面无表情的说出了令科威尔骇目惊心的话:“好事多磨,好好先生的牺牲能够成就他人的成功。”

“还敢含糊其辞!?好吧,那我倒是想要听听,你能够有什么样的成功,居然要为此杀死这么一个老好人!”科威尔几乎都要哭出来了,海军元帅也受到他的尊敬和爱戴啊。

“我们说好要一起拯救这个国家吧?这条道路上必不可少的就是在郎德大陆上发动战争。但是就算我们能够号召全国一半以上的兵力,如果没有海军帮助我们运输补给的话,这一切都会沦为泡影!所以,我杀死海军元帅,为的就是能够控制下一个新上任的元帅,这样一来,我们就能够在摩根总统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攻打郎德大陆,到那个时候就算我们被发现,总统也说不了什么,一旦他以军事法庭做威胁,就是我们反攻的时刻了!”

“但是!但是....但是.......”科威尔潸然泪下,他是在悔恨,也在痛斥自己的无能。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是他害死了海军元帅。

“不用为逝者抹眼泪了,科威尔大人。我们还有任务在身,让我们开始实施计划吧。”

当时,吉姆携带着匕首来到了总统府,眼疾手快的保镖们一眼就看出来了危机,于是他们擒拿住吉姆,把他带到了总统的面前。

“这不是科威尔的副手么?莫非是科威尔让你来刺杀我!?不应该啊,他不是那么愚蠢的人啊。”摩根总统为这感到惊讶。

“总统先生,我有一个请求。”

吉姆于是把科威尔跟他说的长篇大论全部告诉给了总统。

“所以?”总统没有理解他的来意。

“我希望,你能够帮我一个忙,如此一来,您就可以不用脏了自己的手,除掉一个心头大患!”

“有点意思,你说吧。”

吉姆说道:“我将要去刺杀海军元帅,在之后选择新的海军元帅的时候,我会欺骗科威尔新的海军大臣是我手下的人,这么一来,他肯定会率领军队,暗地里进攻郎德大陆。这个时候总统您就装作不知情,借着演习和边防的借口,抽走大部分的陆军,让他无兵可用。等他带着那些残余兵力去往郎德大陆之后,我们就逐渐减少补给供给。如此一来,不仅科威尔这个叛徒会兵败他乡,国内的人也会发现在这种时刻远攻海外的弊端,到时候国内政局也就稳固了!”

摩根听着吉姆的野心之论,不由得问道:“我又为什么要让牺牲一个海军元帅呢?”

没等摩根接着说下去,吉姆便插嘴说:“不要再装腔做调了,总统先生。你一直都把深受人民爱戴的海军元帅视作为威胁,我的方案对于你来说是一举两得,百利而无一害!”

摩根沉默了,进过了他的一番细致斟酌之后,他点点头,满意的说:“最后一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吉姆.阿尔森,我背叛了自己的上级,却忠于自己的国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