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争咆哮 > 双雄
第六章 光与影
作者:识歼献  |  字数:4196  |  更新时间:2018-08-04 17:34:53 全文阅读

“女士们先生们!现在,就让我们一起狂欢吧!!!”

随着打碟手激情的呐喊,令人燥热不堪的电子音乐洋溢出狂热的氛围,酒吧里的所有人都被鼓动起来。活泼潇洒的帅哥坐拥金钱美酒,但是仍然在人群之中苦苦寻找着可以共度美好下半生的另一半;曼妙身姿的女郎,舞台上充斥着她们跃动的身姿,她们绝不是唾手可得人间尤物,追求者们需要尽显自己的男性风采才能够获取芳心。

吧台上趴着的颓废的背影,到底是人生一时的不如意,借酒消愁可怜之人,还是欢脱潇洒,这场派对真正的主人。

不起眼的角落里,沙发上坐着的人寻求的到底是一夜宿醉的至死方休,亦或是在一夜情之中寻找人生的方向。

在一件寻常的酒吧里,你总能找到那一些不寻常的事物。

吧台边上的一片空旷处,一个身体矮小但是结实壮硕的人趴在桌子上,他的右手中拿着一瓶仅剩最后一口的啤酒。这个人衣衫褴褛,毛发散乱,面色阴郁苍白,身上散发出一股不仅仅是酒精的恶臭,他是一个失去了左臂的可怜的残疾人。

可怜人直起背脊,举起啤酒,用那尽显人世间沧桑的嗓音高呼道:“波西共和国万岁!”他将啤酒一饮而尽,随后将啤酒瓶狠狠的摔在地上,破碎的玻璃片刮到了吧台边上的几个女性,她们受到惊吓惊声尖叫起来。

“你是有什么毛病啊你!?”一个被吓坏了的女士躲到一位男性的胸怀里寻求着安慰,那个男子一边安抚着她,一边也倍感不妙的惊呼:“你这个疯子!你刚才说了什么反动的话!?你想把我们都害死么?”

就因为言语之间的一时激动,那个本应该受到同情的可怜人成为了千夫所指,但是他似乎一点都不在意,可怜人从高脚凳上跳了下来,他身上的破烂披风抖动出许许多多令人感到恶心的无法描述的物体。

“我说了什么了?”那个人的身体摇摇晃晃,但是以一个醉汉的形象来说,他显得更加疯癫,更加失去了理智,他用异样的沙哑的声音说道:“你们听到我说什么了?我只不过是说出了一个伟大的,辉煌的,本来应该被记录在史书上,流芳百世的国度的名字!但是你们呢?你们对于这个名字,这个曾经养育了你们的国家,反而是避之不谈!”他停了下来,环视着这些听得一愣一愣的傻人的面孔,然后他抄起旁边桌子上一杯被人喝剩下的红酒,再次喝尽,摔杯,高呼道:“我为你们感到耻辱!不是因为你们的窝囊表现,而是你们居然胆敢为一个自由的,逝去的美好国度感到耻辱!......我现在就要再说一次,说出你们都不敢说的话...波西共和国万岁!!!”

“把他赶出去!”

“对!把他赶走!”

“保安呢?干什么吃的!?”

霎时间,酒吧里的所有人群起而攻之,但是面对这样的景象,那个残疾人只是咬牙切齿,自言自语地说:“一帮子愚民!”

三五个身材健硕的安保走了上来,给了那个惹事的人一个标准的“酒吧式欢送”。他们对那个身患残疾的人拳打脚踢,没多久他就被打的头晕眼花,鼻青脸肿,很快就失去了意识。安保们扛起这个人,在众人的话呼声之中,把他狠狠的扔到了酒吧的外面。

酒吧位于一个隐蔽的小巷子里,现在是午夜时分,刚刚下过雨,地板上铺满了肮脏的淤泥。那个残疾人瘫倒在一片水泊之中,潮湿带来的难受,以及巷子里垃圾恶臭的刺激很快就把他唤醒。

他全身无力,痛苦不堪,甚至连站起来离开这里的力气都没有了。他把头歪向一边,巷子的出口距离他不足10米,出了这个巷子就是繁华的城市街道,他看着眼前的光明,自己却只能沉浸在黑暗之中。

“哟!今天又被轰出来一个!”

小巷的深处,两个地痞流氓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

那个可怜人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他们此行的用意,其中一个流氓的腰间上,携带着一把小刀。

免遭另一顿暴打的欲望驱使他站了起来,这让那两个逐渐接近他的小流氓又惊讶又惊喜。

“你看!他还有意识呢!”

“有意识最好,看来他的钱还没有被别人抢先一步!”

“你看,这家伙是个残疾,他身上可没什么钱!”

“你懂个屁!这年头国家政府手头宽裕的很,救济金可比你我想象的都要多!”

可怜人用仅剩的力气,一路摸爬滚打,可算是来到小巷的出口处,但是两个流氓一人抓住他的一只脚,把他放倒之后硬生生的拖回了巷子里。

对于他企图逃跑的想法,两个流氓感到十分的不爽,又是一顿暴打,几乎是在他的伤口上的撒盐。

两个流氓四处搜寻着他的钱包和首饰,但是最后却一无所获。

“什么!?一分钱都没有的死穷鬼!”

又是一顿暴打...

那个残疾人的身体达到了负荷,嘴里吐出一口鲜血,染红了这个阴暗的小巷,鲜红浸溺在雨水之中,很快四散开来。

但是小巷子里的骚动最后还是引起了“文明世界”的关注。

“你们两个!给我住手!”

随着一段刺耳的警笛声,城市的正义之光出现在小巷子边上。

“该死!是警察!”

两个流氓撒手就跑,只留下了一个伤痕累累的残疾人。

警官赶紧冲进小巷子,首要的一件事就是查看伤者的情况。

那个人身上,污水,血水交汇在一起,但是依然压制不住那一股浓郁的酒臭味。

警官尽自己所能把他扛了起来,远离潮湿冰冷的地面,那一股酒臭味还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喂,你是不是喝酒没有带钱,被酒吧安保打了?如果如此,我可没有必要把你带回警局疗伤。”

这个警察的声音显得细腻,从他说话的方式来看,似乎是一个女警。

“我可不是因为没有付钱被打的,”奄奄一息的残疾人如此说道:“虽然我的确没有带钱就是了......”

离开了阴暗的小巷子之后,象征着文明的光线照亮了两人的面孔。那个遭到了无情暴打,失去了左臂的残疾人,是政府首要通缉犯——巴斯.灰。

而那个出上阵的女警却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尽管巴斯如何用破烂残缺的兜帽隐藏自己,但是在这样刺眼路灯的照射下,凡是见过他一面的人应该都能够认的出来。

女警如释重负的把巴斯安置在警车的后座上。

“这个是为了安全起见哦。”

女警从腰间拿出一副手铐,把他的右手拷在了锁死的门把手上。

“那些人也真是过分啊!居然欺负一个失去了胳膊的残疾人!”当女警最后发现了巴斯的残疾之后,她再一次感叹着这个世界的冷酷无情,似乎也是在抱怨自己的工作。

仍然处于逃亡时期的巴斯,本来应该尽量避免和这种政府部门机构打交道,但是现在却丝毫不反抗,反而一脸轻松自在地趴在警车里。

警车发动了,巴斯看着窗外的街景,问道:“你要带我去哪里?”

“我应该说过了吧,你虽是受害者,但是我只好把你送去警局了,想必你也没有住处吧?嗯?”

巴斯没有和她目光交汇,看来是无奈的承认了这一点。

“你知道我是谁么?”

在经过了一小段路的沉寂之后,巴斯心虚的问出了这一个问题。

“哦?我可还真不知道,‘名人先生’。”

巴斯于是也没有再问下去。

“怎么,你不准备告诉我么?”女警似乎是在挑逗这个喝醉了的人。

“如果你不关注政治,那我可就没办法了...”

“什么?你是电视上出现过的通缉犯么?”

巴斯没有回答。

“那我可就更加不能放过你了,今天啊,你就在局里头享用我们的工作餐好了。”女警说。

巴斯眯着眼睛,假装已经睡着的样子,其实他时刻注意着这个警察,等待着她彻底松懈的那一刻。他知道,如果自己真的被带回到警察局里,很可能就小命不保了。

“能给我喝些什么?”巴斯突然说。

“嗯?好啊,如果你不嫌弃的话。”

女警递给他一杯汽水,上面插着一根吸管。巴斯探出头吮吸着饮料,一边慢慢的把汽水杯子挪到椅子后面,避开警察的视线。他抽出了习惯,仅用舌头和牙齿就把吸管折叠起来,他咬紧牙关,夹住吸管,小心翼翼的把吸管的一段插进了手铐的锁里。

手铐内部金属的碰撞声实在是太容易暴露了,不管巴斯如何小心,一旦锁被打开,就会引起警察的注意。

他看着街道上来往的车辆,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查看女警的动向,然后巴斯趁着一辆车从侧面经过发出噪声时打开了手铐。

“没有被发现。”巴斯庆幸着。

“能开一下窗户吗。”

“嗯?”女警愣了一下,但是经过一段细致的可能性的排查,她最后打开了窗户,因为在他看来,打开一扇窗户根本不可能使他逃跑。

巴斯挪动着身子,探出头去,查看接下来的车流情况。

“你可别想着喊‘救命’,这是徒劳。”女警说这噗嗤笑了出来,她显然是在嘲讽电影里那些反派们说话的方式。

警车在一个路口停了下来,等待绿灯,一辆大型的卡车停在了警车的边上。

卡车司机看起来精神不太好,他用轻蔑的眼光瞥了一眼女警,然后故意按了一声刺耳的汽笛。

就在女警再一次抱怨“当警察活受罪”的时候,信号灯正在闪烁。

巴斯知道,这是他唯一的机会,要是无法成功的逃脱的话,后果将是死!

信号灯变成了绿色,卡车引擎开始轰鸣,半个车身冲出了停车线,女警把注意力放回到前方,正是巴斯处于视线死角的好机会。

巴斯用右手抓住车窗的边框,双腿死死的踩在另一扇车门上,他两腿一蹬,右手使出了全部的力气将他支撑起来,巴斯整个人向车窗外飞去。他双腿弯曲,在膝盖来到了警车之外后,他用一种夸张的姿势站在了车窗的边框上,然后他再一次发力,敏捷的跳到了将要离开的卡车的集装箱上。

但是空空如也的集装箱接受如此强烈的撞击之后发出的声响还是吸引了卡车司机和女警的注意。

女警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那么一刹那,她开始质问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因为在他看来,巴斯根本没有任何可能性摆脱手铐,并且爬到集装箱上。

卡车司机吓坏了,他知道这是电影里面的镜头,同样的,他也像电影里面的人一样不知所措,一时间慌了手脚,四处甩尾,脱离了正道。

虽然失去了一只胳膊,但是此时巴斯就像一只壁虎一样紧紧地贴在集装箱上。当女警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之后,她加足马力,踩死油门,追了上去。

但是四处摆动的卡车集装箱给她带了极大的不便,她企图告诫的前方的卡车司机停下车,但是卡车司机却当作没听见,他现在是和警察有过什么渊源纠纷。

最后,两辆疾驰的车辆来到了另一个路口处,停下了发癫发狂卡车的却是一个红灯。

在如此快的速度下瞬间刹车,巴斯没有选择继续匍匐在卡车上。相反的,他站了起来,向前奔跑,借助着惯性奋力一跳,跃到了半空之中。

或许是凑巧,也或许是巴斯的第六感,他稳当的落在了另一辆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的卡车上。当他搭乘着新的“出租车”逃离现场的时候,警察却被横在路中央的集装箱挡住了去路。

吹着雨后清新凉爽的风,巴斯松了一口气,他心里舒坦的趴在卡车上,他知道自己逃出了险境。

又一次。

在波西王国兴建的王宫里,国王正在质问国防大臣——崔特尔。

“叛徒巴斯还没有抓到么?”

“禀告陛下,我们正跟着他留下的踪迹,我们和他的距离越来越短,想必特工们很快就能找到他了。”崔特尔说

“必须要尽快找到他,不然,国家安全会受到威胁!或许,必要期间,可以向‘大帝国’请愿一些特工协助我们,巴斯也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

“是!陛下”

不需要任何人去驱动他,崔特尔自己也想要抓住巴斯,他需要的,仅仅只是一个答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