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争咆哮 > 双雄
第五章 杀机
作者:识歼献  |  字数:4709  |  更新时间:2018-08-03 16:54:43 全文阅读

灿烂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做工精美的瓷砖上,装饰奢华的走廊上,却是死一般的沉寂。

折射出宜人的温暖光线的窗户到了走廊中央戛然而止,日光被厚实的墙壁排斥在外,功率强劲的电灯取代阳光充当光源,点亮了走道,但是氛围却变得冰冷起来。

在走廊的尽头,是一扇高科技的厚重铁门,大门的四周戒备森严,充当守卫的不是训练有素的士兵,不是身怀绝技的特工,而是一个个高度敏感的电子眼,肉眼不可见的红外射线,以及躲藏在厚实墙壁中的机枪。

空无一人的走廊以及伺机而动的陷阱让这个奢华的地方失去了所有原有的美感与浪漫,就好像是用来保护羞花闭月,绝世美貌公主的高墙。但即使是在铁门所保护的内部,那些贵重的“珍宝们”也同样冷血,气氛也同样冰冷,充满着争斗和“杀机”。

铁门保护的不是什么宝藏,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更不是什么绝世的美物。铁门的背后,是聚集了全国上下最重要的一批人的一间会议室。

三军元帅,财政部长,外交部长,以及国家的首脑,总统本人,齐聚一堂。

他们所商讨的不是什么地方性冲突,不是什么影响了百万人的自然灾害,不是什么即将到来的经融危机,能够让全国所有重要官员同时上阵的,也只有能够影响全国,以至于撼动整个世界的超重要事件。

或许,也只有这一次例外...

他们聚集在一起的原因,仅仅是为了说服一颗激荡不安的心灵。

会议室里的桌子用纯金属制作而成,与走廊上木质家具的古典高雅风截然不同,在略显黯淡的蓝光的烘托下,这里简直就像是一个次世代的科幻剧场。桌子是边缘光滑的不规则形状,各大官员们坐在同样设计超脱世俗的铁椅子上,椅背上铺了薄薄的一层柔絮,椅背上的花纹若影若现,更为这里增添了一份神秘感。

三位穿着以紫色为主色的军装,带着深紫色军帽,胸前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勋章的人,想必他们就是国家的三军元帅吧。

紫色的底色上铺了几块大地深棕色格子的军官是陆军元帅科威尔,站在他身旁的是吉姆。科威尔十指交叉,放在冰冷的桌面上,他的眼神凌厉,洞察着房间里的所有动态,好像把在座的所有人都看透了一般。吉姆则是不露声色,神情严肃的站着不动,他的眼神呆滞,却又给人一种深藏不露的感觉

军装上挂了几条闪亮的白色条纹的军官是空军元帅,副手站在他身后,手中拿着的是国家所有空军基地的所在以及军力分配,元帅本人看起来有些紧张,面对眼神杀人的科威尔,他微微低下头,却又不甘认输一般时常发出一些声响,渴望引起注意。

海军元帅的军装是三军里面最为鲜明的,底色偏向蓝色,更加明亮,胸前还有一道三角形的塑胶图案,在房间里的蓝色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令人瞩目。

情报部长一直在和他的手下耳语,做着一些只有情报部门的人才理解的手势,就好像是在防范家贼一般,什么都不肯透露,这也是情报部门的人遭到所有其他部门的人讨厌的原因。

财政部长带着十分厚的眼睛,他是一个高度近视的人,他从一进会议室开始就一直盯着眼前的一册财务报表不放,房间里灯光暗淡,他只有把脸都贴在报告上才能看得清楚。

坐在桌子的一端,几乎和所有人对立面的人是总统,他的身边站着四名凶恶的保镖,一旦发现在场的谁可能图谋不轨,他们无需经过总统允许,可以直接开杀戒。与那些保镖,甚至是在坐的所有人都不一样,总统本人玩弄着一支做工精美的钢笔,显得十分的幼稚。

科威尔用眼角的余光撇了一眼墙上的时钟,他想,现在是时候了。

“你们还在想什么?”科威尔终于坐不住了,虽然他自己都知道其他人的立场如何,但是他丝毫也不畏惧,用他能够想到的最恶毒的字词以及最有说服力的方式再一次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你们根本什么都不懂,你们不理解这么做的必要性,我们必须进攻郎德大陆!”

“科威尔,我理解你的意思,但是现在我们的国家,甚至是整个联盟,整个东方的经济都不景气。每年的财政收入,已经很难维持现在的军备竞赛了。趁着现在冷战气息逐渐减弱,正是我们进一步完善经济体系,超越敌人的关键时机。简而言之,我们国家的经济不足以支持我们发动一场战争,哪怕实力是如此悬殊。”财政部长擦去额头上的汗水,一边看着手中的财政报表一边说。作为跟数据打交道的人,他说话的方式都显得十分严谨,字词间的那些停顿好像他正在脑海中演算着那些天文数字。

“我还需要再重申一次么?各位,军备竞赛已经过去,我们和敌人旗鼓相当,作为新兴的国家,我们的经济发展速度不会落后于敌人,现在是东方的平衡时期,想要获得战略上的优势,就必须得到更多的自然资源去发展科技,得到更加广阔的土地扩充生存空间,一切的一切,最简单粗暴的做法就是去侵略一个比我们弱小的多的大陆!相信我,这么做百利而无一害,甚至对于国家的未来都有很大的帮助!”科威尔声色俱厉地大声反驳道。

“即使这么做真的能够给国家带来巨大的利益,”情报部长接过话题说道,:“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发动一场海外战争对我们的军队牵扯造成了多大的影响?如此大动干戈,维约的人很快就会知道,当他们发现我们的一部分军队远在海外,我们的一部分物资被抽出,他们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维约最强大的联合部队部署在我国的海域外不足一百公里的一个小岛上,一旦他们决定进攻,这股力量需要全国的军队去对付。但是你现在想要抽调包括一般的预备军在内的,全国30%的现役部队,我们的目标却是一个在大殖民时代都名不见经传的殖民小国,这么做简直是疯了!我们是不会支持的!没有人会!”情报部门的人自以为掌握了所有其他部门的人都不知道情报,所以他们也底气十足,事实的确如此,情报部门的人在某些事情上的话语权可能比总统还要大。

“你一个情报部门的人,怎么会了解我们军事部门的作战方针?给我拿起你的破烂情报,回去继续玩你的‘沙盘’吧!”科威尔大骂道。

情报部长见科威尔气势汹汹,两腿一软,便安安静静的坐下了。他从来没有在这种场合遭到如此恶劣的反击,科威尔口中的“沙盘”指的就是情报部门精心制作的“多维度地图”,情报部长第一次感到被别人反将一计。

“话虽如此......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在准备一些时日?”现在说话的,是三军里面最有影响力的人物,海军元帅。

海军元帅是一个服役了30余年的经验丰富的老者,即使是总统本人也对他深感敬佩,凡是有军事上的事宜,都得请教他。

“是啊,科威尔,我们需要一些时间去抽调部队,生产军备,积累库存,制定作战方案,切不可心急。”现在说话的是国家的空军元帅,面对上个月以来就十分激进的科威尔,即使是和他平起平坐的人也得让步三分,恭敬的提出建议。

面对海军元帅以及空军元帅的双重攻势,科威尔丝毫没有退缩,他拍案而起,充满气势的大吼着:“你们根本就不明白这么做的重要性!唯有攻占了那一片大陆,我们的国家才能够获得质的飞跃,一举超越维约的那些人!你们都是蠢货!我一早就猜到了你们的软弱,为此我早就已经制定好了进攻计划,陆军归我管,就算没有你们其他两军的帮助,我也照样横扫郎德大陆!你们就坐在家里等我的部队乘坐着渔船,拿他们总统府顶上的国旗回来找你们,嘲笑你们好了!”科威尔没有开玩笑,他也的确有权利这么做。

除非...

“科威尔,不许无理!”

就在性情的暴躁的科威尔即将像在万国大厅里的时候再一次爆发时,绝对权力的象征出来阻止了他。这威严的嗓音令在场的所有人都不寒而栗,各个部长元帅低下头,揉搓着溢满汗水的双手,等待总统将这一场闹剧完结。

面对总统,即使是正在兴头上的科威尔也缓缓的坐了下来,站在他身旁的吉姆反而为科威尔的退步感到怀疑。

总统软趴趴的坐在椅子上,脸上充满了愉悦,就好像真的在欣赏一出少见的喜剧一样。

“科威尔啊,我们都知道,你是一个非常激进的人,你很有活力,为国家着想,但是不得不说,发动一场没有根本依据的战争对于我们的国家来说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压力。你知道为什么政治部长没有来么?在听说了你准备对外宣战的时候,他们一早就未雨绸缪,即使不知道我们的会议结果如何,想必给我们制造宣战借口的理由都准了一大叠了吧。科威尔啊,你需要多多体谅一下他人啊。”

科威尔低着头看着桌子底下的阴影,丝毫不敢反驳,与刚才的气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吉姆站在他的身后,左腿微微的颠簸,好像是在催促科威尔把他那些“无懈可击”的道理拿出了诉说一番,也算是抱着最后的希望死马当活马医了。

但是科威尔退缩了,他的让步使总统发动了总攻。

“那好,我看今天的会议也讨论了不久了,嗯,相信对我们所有人,包括科威尔来说都是很有收获的一场会议!好,就这样吧,会议结束了!”

会议结束了,其他的官员如释重负,有的赶紧回到了自己原本的工作岗位,有的瘫软在会议室的椅子上,和身旁的副手闲聊了一会。

第一个离开的,却是科威尔。

他几乎是掀翻了桌子,心里充斥着说不出的愤怒。紧紧跟在他身后的吉姆也有一些失望,他不是对于会议的结果失望,而是对于科威尔面对总统的不作为。

“科威尔元帅,你为什么没有把你跟我说的那些言语对总统说?在我看来,我们还有很多的退路以及可能性,这一场会议的结局不应该如此。”

科威尔撑起病怏怏的眼皮,身心疲惫的样子看着吉姆。

“你知道,我和总统先生的故事么?”

“什么?”

“这么说好了,今天的会议不是为了阻止我,而是为了警告我。”

“什么意思!?元帅大人?”

“摩根总统,他知道我的意图,所有的一切,他都了如指掌。”

吉姆大惊失色,即使他还没有理解何为“所有的一切”,但是如此看来,总统一定已经把他们两人视作威胁。

“我们国家的官员,总统,议会,全部都是由人民选举的。你也知道,曾几何时我在战争上屡立战功,人民非常的爱戴我,于是我开始尝试去竞选总统。但是就是那个时候,我从小到大的死敌再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摩根,我绝对没有想过他会为了当上总统动用那么多我想也不敢想的肮脏手段,但是最后的结局是,他赢了,又一次赢了。”

听着科威尔莫名其妙的怨言,吉姆的一段记忆也被勾了起来。

的确,当时科威尔却是去竞选了总统,并且一路过关斩将,杀到了最终的决赛。而摩根,当时也只是一个在政治上略有作为的政治部长罢了。

科威尔继续说:“如我所说,我们从小就认识,即使岁月流逝,一个人的本质不会改变。我太了解他了,我可能是唯一一个看穿了他所有戏法的人,但是即使如此,我也无能为力。我反抗的太晚了,摩根知道一旦我有机可乘,一定会暴露他的恶劣行径,所以他在我的身边安插了不少的间谍,无时不刻地监视着我。”

“摩根的成功之路上污点满满,但是他确实是一个政治上的天才。在他的领导下,国家的经济和国际声誉突飞猛进,不少的人也在经济的飞速增长中飞黄腾达,而他也在那些企业家之中做出了他的选择,现在的国内百强里面,有一半都是他扶持的,他不仅收获了民心,也控制了国内的经济。但是他终究不是一个擅长外交的人,这或许也是我们的国家在维约面前显得如此软弱的原因。就像我说的,想要完成你我两人共同的春秋大梦,唯有推翻摩根的恶性统治,才能够让我们的国家获得‘质的飞跃’。”

科威尔说了这么多,终究只是一个没有心甘情愿接受失败的人的抱怨,吉姆似乎也对背后的故事不感兴趣,于是他直切主题问道:“我们现在怎么办呢?难道真的要去租用平民的船只么?”

听到了这个疑问,科威尔也顿时失魂落魄,他唉声叹气,和刚才的感慨完全不同,吉姆从他灰头土脸的眼神之中感觉到:

“不能够依赖这个人。”

“能怎么办呢!?”科威尔开始抱怨起来,显然在经过了燃烧之后,沉痛的失败让他失去了斗志,他接受了现实:“我们还是把计划推迟吧!或许可以等卡诺斯人帮我们制造一个国际焦点,到时候再行动也不迟,或许还能更加轻松一些!”

面对科威尔的失意,吉姆没有同情,没有埋怨,他做的仅仅只是默默的离开了科威尔身边,他已经非常的清楚自己的下一步行动,下一步应该如何。他悄悄的将一把匕首装备在腰间,径直走向了海军部门。

通往成功的道路上充满了荆棘,你不仅仅需要一把锋利的匕首,最重要的还是不会怜悯万物的“杀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