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争咆哮 > 双雄
第三章 怒火中烧
作者:识歼献  |  字数:4938  |  更新时间:2018-07-23 16:01:15 全文阅读

在一个人取得成功之前,他人或者是周边事物对他产生的干扰到底是天才之路上的绊脚石,还是教育其回头是岸的用心良苦,一切都只有结局才能够告诉他答案。

科威尔现在的心情就是如此,即使他一早就预见了军队的覆灭,但是他却更加为此感到气愤。

曾几何时,科威尔试想过独自一人率领40万东方世界的精锐部队扫平斯那大陆时的雄风,他能够站在废墟之上,目睹着自己的敌人堕入深渊,永世不得超生。他的祖国将会获得在世界上无可比拟的影响力,而他自己的故事也将因为这一壮举被后人永世传颂。

但是现在,彻彻底底的失败给了他彻彻底底的教训。

在一开始,他把一切的愤怒都发泄在那些拖累了他的人身上。在船上的夜晚不好过,并不仅仅是因为他晕船的缘故,那个夜晚,他在睡梦中咒骂着那些愚蠢的领导人。很快,偷偷逃到船上,企图躲避政治危机的那几个畏畏缩缩的斯那人便成为了他发泄的工具。

但是当他下了船,回到了军事部门,准备接受因为战败而即将到来的惩罚之时,他才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军方的人,没有给他任何的惩罚。

这些事实一次又一次的提醒着他,除了他以外,在没有人关注斯那大陆上的局势了。

这些事实一次又一次的警告了他,唯一的机会,就是让他自己去代替所有人完成这一使命。

科威尔心里清楚,想要达到这一目的,就必须做出革命性的举措,而在这一条道路上的阻挠他的,将不再是各国领导人之间的唇枪舌剑,而是真枪实弹的血腥屠杀。

“科威尔长官没事吧?”一直陪同在科威尔身边的那个参谋长不禁为长官近些日子来的反常举动而感到困惑。

“不知道,这几天他都怪怪的,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跟外人见面,常常一关就是大半天。”

“你说长官他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找医生来给他看一下?”

“没用的,要生病也是心理疾病,长官他可能因为全军覆没的人生败笔而闷闷不乐呢!”

参谋长也作为陪同军官加入了那一次战争,即使所有人,包括各国的领导人,从一开始就认识到大局已定,但是如此彻底的溃败,无疑给这个骄傲自信的军官一个沉重的打击。

参谋长知道,现在科威尔最需要的就是别人去开导开导他,或许像朋友之间关于家常便饭的聊天最合适不过了。

参谋长做好了准备,他按照军纪整理了自己的衣服,科威尔向来是一个严谨的人,他不会允许一个衣冠不整的军人和他说话的,他的性格就和他这个人一样是一个死脑筋。

做了万全准备的之后,参谋长敲开了科威尔闭上的大门。

“科威尔长官?”这是这几天以来第一次有人主动推开门进入科威尔的房间,他感到既好奇又后怕,他根本不敢猜测里面是什么样子。或许像风暴洗劫过后一片狼藉?或许像疯人院里的病房一样画满了毫无疑义的涂鸦?或许是一个抑郁症患者生活的真实写照?

都不是,一如既往,科威尔的房间里物品摆放整齐,空气清新,一切都显得井井有条。

墙上科威尔老婆孩子的照片,橱柜里头的勋章,更别提衣帽架上挂着的帅气的老一代军装。

但是参谋长无疑还是发现了些许不同之处。

科威尔的办公桌上,各色各样的制图工具和新的水笔摆放一堆,桌面上和垃圾桶里都装满了记录了大量位置文字的纸张。

“工作狂人科威尔”这件事情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最奇怪的是,科威尔史无前例的没有使用电子产品和软件记载。这么做原因为何,参谋长一时半会儿也摸不着头脑,唯一有可能的解释是,科威尔长官在隐瞒什么东西。

和时时刻刻受到政府高层监视,每分每秒都被“电子警察”扫描一空的电脑比起来,白纸黑字似乎是较为隐蔽的记载方式。

参谋长没有在房间里看到科威尔,但是他确信科威尔今天绝没有出过门,因为他一直守在门口,时刻等待那一声可能的命令。

他的注意力无时不刻不被那些神秘的文字所吸引,他知道科威尔的反常举动以及一切问题的原因所在,一定就和那些纸张上面的文章有关。

他放轻脚步,尽量不去发出任何的噪音,就好像在月黑风高的夜晚偷偷潜入别人家中的小贼一般。

如果他是小偷,也绝对是“义贼”,毕竟自己的目标正在做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是你啊,有事么。”

听到了科威尔的声音的从背后传来,参谋长顿时吓得全身发畜。

但是他还是故作镇静,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迅速的转过身子,敬礼说到:“科威尔长官!我担心您的身体状况,特别前来关照一下您!”

“哦,我安然无恙,你可以出去了么。”不管科威尔有没有相信,他显然不吃这一套,只想着尽快把人赶出去,好继续自己暗地里的工作。

“长官,我认为您有什么事情隐瞒着我们,请问你是不是染上了什么疾病?”参谋长仍然在试探。

“我真的一切安好,我只是想要一个人静一静,所以,你可以出去了么?”

参谋长面对如此不中肯的科威尔,一时半会也没有办法,加上科威尔是他的长官,已经给了他明确的指令,不服从都不行。

参谋长先挪动了一步,观察科威尔的动向,但是科威尔仍然死死盯着他,明显是要赶他出去了,于是他只好缓缓的来到房门口,十分不情愿的走出了门框。

就在科威尔将要关上那一扇门的时候,参谋长做出了最后的坚持。

他只手推住门。

“怎么?”科威尔为参谋长抗命而感到无比的气愤,此时此刻,他只想关上这一扇门。

科威尔全身向前倾斜,拼上了吃奶的力气去关门,但是连续数日长时间把自己关在门后面,无疑削弱了他的精力。

“科威尔长官,”参谋长看着眼前这个无比虚弱的身影,忧心忡忡地说:“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与你无关!我可是你的长官,我想告诉你就告诉你,现在我的命令是,给我放手!”

科威尔恶狠狠的样子反而是参谋长更加坚定不移,他知道公然顶撞上级的后果,但是此时此刻,他只好放手一搏,用最后的可能性去得出结果。

“科威尔长官,我看到了你办公桌上的东西,我只想知道那些东西是什么,以及这几天以来你都在策划些什么!”

在知道自己的工作被他人发现之后,科威尔仅剩的一些力气也用尽了,他全身无力的倒在门上,挣扎着喘息,就连他都已经忘记了自己被关在这个屋子里多长时间了,居然足够把一个硬朗的身体消耗到这种程度。

科威尔看着参谋长,从他的眼神之中可以看出,要是不告诉他的话,他会一直死缠烂打下去。

科威尔小心翼翼的探出头,看了一眼空旷的走廊,他和参谋长四目相对,问道:“告诉我,吉姆参谋长,我可以相信你么?”

“如果你不能相信我的话,那你就是一个让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跟从了十余年的笨蛋。”吉姆肯定的回答道,毫不犹豫的。

“现在我的问题是,我能够相信你么?科威尔将军?”吉姆说。

筋疲力尽的科威尔冷笑了一声,他模仿着吉姆的方式回答道“如果你不能相信我的话,那你就是一个跟随了一个伪君子十余年的蠢货。”

两人看着彼此,他们之间相隔的距离仅有一扇门,在一顿畅快的大笑过后,他们之间最后的隔阂也消失了。

在吉姆进到房间里之后,科威尔赶紧关上了门。

作为正规的“访客”进门的吉姆,心里头比刚才要舒坦了不少,科威尔一边跟他说着这些日子里他是如何的废寝忘食,全心全意的工作和制定伟大的计划,一边把他带到了自己的办公桌边上。

吉姆首先扫了一眼桌子上的纸张,上面是一块块的涂鸦,边上还有文字注解,大概是军事地图一类的。作为国家地图来说,纸张右上角的比例尺未免也太小了一些,这或许是省级地图一类的,但是绝对不是任何东方国家的省份。

科威尔见到吉姆如此在意这些纸张,也就不再说废话了,他直接进入主题,把这些图纸文字的作用,意义,价值,以及自己的宏伟的计划都说了出来。

过去一系列事件的来龙去脉,现在他在策划的一切,以及未来将要发生的革命性 事件,科威尔这几天里的工作量可谓是惊为天人。

但是在众多的拐弯抹角的字词之间,花言巧语的解释背后,吉姆只听到了一个词,也只记住了这一个可怕的单词——

“政变”。

忠诚于国家和军队的科威尔长官将要发动一场政变?吉姆的内心深处风起云涌,他几乎就要服从于自己培养了十余年的意志,拔出手枪来毙了这个叛徒。但是吉姆也就是在这一刻认识到,当他听到了这个词语之后,他和科威尔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人了,不管从现在开始他做什么事情,如何阻止科威尔完成那个可怕的计划,自己都脱离不了干系。

吉姆知道,前方是悬崖,回头不是岸,此时此刻他乘坐在一艘轮船上,轮船通往何处他不知道,唯一知道的只有那艘船的船长——科威尔。

如果他企图反抗,自己将会被永远的困在大海的中央,这辈子都回不到家乡。

吉姆知道,最首要的事情既不是尽快的和科威尔脱离干系,也不是全盘承接与他一起工作,他必须离开这一个房间。

“科威尔长官。”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么?”

“我只是想知道,你要如何在一个国家上下一心,遭遇强劲的外患的时候,鼓吹一群人民和一支军队帮助你去政变呢?”

科威尔听到了这个问题,心里头一阵舒爽,自己一直不敢引出的话题反而被别人敲开了大门,仿佛是上天都要帮助他完成这一使命。

于是他有和颜悦色的说起了一系列细节的部分。

见到科威尔沉醉于自己的大计划之中,吉姆缓缓的避开他的视线,往门口走去,一直到科威尔的一句话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科威尔一字一顿,异常清晰的说道:“我要以进攻朗德大陆为借口,控制一支国内最为精锐的部队,等到军心所向之时回到国内,发动政变!”

郎德大陆么?吉姆又看了一眼纸张上面的地图,似乎正是郎德大陆上的各个国家。

“科威尔长官!?”吉姆惊呼道。

“嗯?”就连科威尔也被吉姆的剧烈反应给吓到了。

“你是说,你要攻击郎德大陆么!?”

“没错,怎么.......”

“我出生在那个地方!”

.......

作为最靠近东方的西方国家,郎德大陆是被东方诸国瓜分的最为彻底,殖民系统最为完善的一块大陆,同时也是他们控制最严,最晚独立出去的一片大陆。

和所有的西方国家一样,郎德大陆刚刚脱离东方人的控制就陷入了无尽的内战泥潭之中。一些在殖民者手下发了财的郎德大陆土著,为了躲避战火,举家逃往相对来说较为安全的东方,吉姆一家,正是其中之一。

吉姆出生在一个将要灭亡的军阀管辖区,他的父母并不像其他的人一样那么有钱,但是由于新生儿的诞生,全家人都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于是这个并不富有,但是支系广大的大家庭汇集了大量的钱财,供一家三口人逃往东方。

在东方受尽歧视的他们根本找不到好的生活来源,万般无奈之下,他们只好送还没有体验童年的吉姆进入了军事学院。

不久,东方诸国决定给不听话的波西人一个教训,大量的难民被抓上战场,其中就包括吉姆的父亲。

没了家中栋梁的支持,吉姆的母亲很快也迫于贫穷,最后被赶回了动荡的郎德大陆,后来吉姆收到了消息,他的母亲不幸死于战火之中。

在一系列的打击之下,吉姆开始变得麻木不仁,他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无可比拟的憎恨。

但是他最为痛恨的,反而是他出生的那个国家,因为归根结底,一切都是因为郎德大陆上那些只为了私人利益,丝毫不顾及民众想法的军阀。贫穷和战火,郎德人受尽歧视,天赐聪慧的吉姆也是因此始终没有走上人生的新阶梯,他认为,带给他无尽痛苦的,不是东方人,而是郎德大陆上的人。于是,从那一刻开始,他便有了一个想法——向自己的人民复仇。

找到了支持自己去跟随科威尔的有力理由之后,吉姆开始全身心的投入到科威尔的计划之中,这背后的故事,吉姆始终没有告诉科威尔,科威尔还以为吉姆如此忠诚于他,是因为这十余年里头他对吉姆的重用和认可,于是科威尔也疏忽了这一切,始终相信着自己提拔上来的这个人。

吉姆和科威尔一直在注意时间,为了不引人怀疑,吉姆还是没有听完计划的全过程就离开了房间,但是吉姆已经在暗地里下定了决心,不为了科威尔,就为了他自己,不管如何实现这一切,后果又是什么,他要复仇!

在吉姆离开之后,科威尔还在继续完善自己的计划,过了一会,情报部门的人推开了他的房门。

“都在这里了么?”

“是的,长官,上一场战役之中,敌人的指挥官名单都在这里了。”

科威尔没有忙着赶那个小兵出去,而是抢过资料开始研究。

那个士兵还一边解释,这些指挥官在战役中担任什么位置,起到什么作用,他算是为了在长官面前好好表现自己费了一番功夫。

但是科威尔却只留下了两份资料,说:“你还是太年轻了,孩子。一个人就是在怎么有天分,也远远比不上身经百战,经验丰富的人,这些你就拿走吧,我只要这两份。”

小兵于是十分尴尬的离开了房间。

科威尔看着自己手中的两份资料,图片上的两人显然都已经是过了半百的高龄人士了。

“沃德.莱恩和沃德.伊戈尔么,难道是兄弟关系?”科威尔感叹着,自己的对手居然会是比他的军龄都要高的智者,再往下面的事迹一栏看去,科威尔开始变得忧心忡忡,他知道,这一次他遇上对手了。

照片上的两人,就像两堵高墙,阻挡在他的成功之路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