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争咆哮 > 尖端风暴
第二十四章 灰色恐惧
作者:识歼献  |  字数:5474  |  更新时间:2018-06-03 15:35:51 全文阅读

西克睁开了眼,阳光透过窗帘之间的缝隙照耀在他的脸上。他揉揉眼睛,从床上爬了起来,看了一眼身旁的时间。

“7点25分。”

这是西克最新养成的生物钟,根本不需要任何的闹铃便能够在每一天早上的同一个时刻醒来。他爬下床,转头一看,枕头上满是他那银灰色的僵硬枯燥的头发。西克拿起枕头,来到垃圾桶旁边,将枕头狠狠的砸在墙上,许多的头发和枕头里的棉絮便飘扬的落到垃圾桶里,更多的还是落在了地面上,房间里瞬间变得一片混乱。西克从墙角里拿出了用刚刚从政府那里得到的补贴资金买的吸尘机开始清洁房间。两分钟过后,西克又拉开铺在床上的被子,出现在他眼前的,是犹如凝固后的胶水一般的透明的一层薄膜,组成了一个人的形状贴在他的床单上。而西克则是毫不惊讶,不紧不慢的撕下那一层的薄膜,也扔到了垃圾桶里。

西克来到了洗手间里,镜子中的那个人,体格标准,皮肤粗糙却并不枯老,头上零星散布了一些乌黑色的短发,而额头上却还是银白色的刘海。西克在杯子里装满了水,拿起牙刷,挤上一些牙膏之后开始涮牙。他把嘴巴里的水吐尽了洗手池,一丝鲜血夹杂在清水之中流入了下水道里。西克感到嘴里有什么东西,他用手在嘴巴里搜寻起来,最后找出来一颗泛黄的瘦小的牙齿,西克把他最近掉的牙齿都收集起来,全部都装进了一个玻璃瓶里保管。两个星期以来,他已经收集到了足足16颗牙,但是当他张开嘴的时候,首先看到的就是两颗洁白硕大的门牙,然后是排列整齐的上排牙齿,下排牙齿绝大多数都已经松动,只有少数已经更换过了。

是的,西克这一身换了两次牙,但是他并不是什么生物学家,自然也不确信这到底是否正常。他只知道,近期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好,体魄也变的强劲起来,这一点尤其体现在他的胃口上。

说着他便来到了自己的餐桌边上。

“早上好啊,尼雅。”西克对餐桌上精致鱼缸里的金鱼说道。

这是西克新买来的金鱼,他在水族馆里头挑选了好久,终于找到了这一条与以前的尼雅神似的金鱼。或许也只是他的幻觉吧,毕竟他无法很好的分辨出他们之间的不同。或许他能够找到和尼雅一模一样的金鱼,但是这一辈子也找不到第二条个性都和尼雅相当的金鱼了。是的,西克或许分不出来他们之间的不同,但是他确信,每一条金鱼,尤其是尼雅,它们都是独一无二的。

西克的早餐从曾今的白面包和脱脂牛奶升级了不少,不仅换成了国内外知名食品公司,食品质量上身了一个档次,而且面包上还新添了各种果酱,最近西克也爱上了吃肉松,有些时候还会在面包之间夹一个火腿,挤上一些酱料,配上香味浓郁的全脂牛奶,他几乎就像一个在生长发育期的孩子一样大胃口。

早餐过后,西克并没有忙于工作,他换下了在家里穿的睡衣睡裤,换上了运动款式的短裤和卫衣,戴上了一顶潮流的鸭舌帽,整个人一下子就精神焕发,变得活力四射起来。

他离开了家门,来到大街上,开始每日的长跑。

西克作为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一个星期前才奇妙的脱离了拐杖,没想到现在就可以做到许多人都无法坚持下来了长跑运动。

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这个时间点街道上的人还不是很多,走在空旷的主干道上,仿佛整个城市都属于他自己。西克喘息有致,步伐均匀,双手微微摆动,乍一看还以为是从哪儿来的运动达人呢。但是当那些真正的晨跑爱好者和他撞面的时候,西克也就相形见拙了。

一个高挑的健美型男从西克的背后追了上来。

“可以啊,老先生,看起来这么大岁数了,居然还如此有活力!”

西克只是微微一笑,回答道:“年轻好的呀,我也是走运咯,可以难得年轻一回。”

“夏天到了,看您也没有带水,小心中暑啊!多注意身体,我先走了,下次再见吧。”

那年轻男子如风一般,嗖地一下就跑远了。

而西克则是在一个路口脱离了主干道,前往城市一角。

道路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车流量也开始增加,看来这个城市又要重现每日的生机了。

大量的学生,工人,上班族来到街头,挤公交,抢出租车,焦急地冲过十字路口,前往各自的目的地。清洁工开始忙碌,噪音从建筑工地之中传来,小卖部老板拉开铁门开始营业,餐厅里热闹起来,街坊们在小巷子里聚集起来,老人和还没到学龄的小孩在一起玩耍,那些闲人们颇有兴致的观看“大师”的棋局,又是崭新的一天!

红绿灯快速变换,唯有主干道上一路通行,没有停留的余地。西克沿着街道向城市的南方跑去,他跑的时间越长,周围的人就越少。没过多久,他就来到了临近市郊的地区,那些上班族们的身影已经全部消失,只有一些学校周围仍然热热闹闹,小孩子们都冲进校门。

又跑了大约10分钟,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化学工厂。这就是他每日早晨的目的地,经过了1个小时的慢慢长跑,西克也来到了他的工作单位,这是一家专属于他的工厂。

西克走进工厂,虽然占地面积不大,也没有多少的工人,但是这里总是充满生机。从外面看,这里和其他的工厂没有什么两样,灰蒙蒙的涂漆,嘈杂不堪的噪音;但是当你真正来到了工厂里面之后,你对于化工厂的概念将会重新刷新。这里不仅仅是一个生产化学武器的化学工厂,同时也一个实验基地。为了能够在第一时间检测产品的质量,他们需要很多的“小白鼠”。

工厂里面一片绿意盎然,绿树成荫,每隔十几步就是一片小花园。走进了工厂的内部,左手边是化学池和搅拌机,右手边是几大缸的金鱼还有干净的可以饮用的清水。西克左转走向生产部,来到入口处,一个人递给他防护服,西克穿上了重达5公斤的防护服,戴上了几厘米厚的护目镜,这才可以走进生产部。

生产部几乎就是一个放大版的他的实验桌——大号的试管,大号的烧杯,大号的搅拌棒,大号的通气管,大号的阀门和温度计,乍一看还真没有什么特别的。西克慢慢的走向生产部的观望台,出来迎接他的就是从一开始就跟着他干的那一批“元老级”工人,他们生产出了第一批用于军事的“浆气”。众人例行站在观望台上遥看台下景象,并且交流近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在西克大致了解了今天的状况和政府的意思之后,他便伸伸懒腰,脱下防护服,走向了工厂右侧的“生态园林”。

实验部门是这一片最好的地方,清澈的池塘,潺潺的流水,跃动的金鱼,奔跑的山羊,到处是一副自然快活的景象。但是刚刚来到这里的动物们并不知道自己将要遭遇什么,他们就是那些乐呵呵的吃着有毒食物的小白鼠啊。

西克向实验部门的负责人打了声招呼,一周一次的“公开实验”开始了。

一个工人抱着一头山羊来到了实验场地,他把山羊拴在杵在地上的一根铁棍上,然后赶紧跑到他身后的“安全区”里,静等实验开始。

这只山羊还不以为然,对于它来说,只不过是换了个家而已,而且还是一个风景独特的新家。它低下头四处搜寻可以使用的青草或者是饲料,但是地上只有成片的灰色的沙土。倒也是可以吃,山羊啃了一口灰土,干巴巴的咽了下去,然后就再也不想吃了。

这最后的一餐可真是不待见人啊。

“3,2,1,投入物质。”

山羊看到面前的墙壁慢慢分为两节,从中伸出来一根细长的管子,当时还以为是什么造型独特的投食机,于是就兴冲冲的往前走,但是却被绳索牵住,一步都不得前行。

山羊看到一个特殊包裹的铁质炮弹从管子里喷射出来,落点将会是它的前方两米处,山羊不为所动,身上的神经完全没有反应,仍然只是站在原地,甚至还伸出头去试着能不能够到。

炮弹接触柔软的地面,连接口断裂,炮弹的内部,两个本来互相隔开,仅用一根细小的塑胶管联系的玻璃容器飞了出来。封闭塑胶管口被冲击力打开,一瞬间传来了高压气流的声音。大量的气体透过管子进入了另一个容器的内部。然后,这个容器开始不安分起来,它在半空之中剧烈的震动着,轻薄的铁皮开始膨胀,下一秒,容器外表破裂,从容器里面飞出来的是一坨浓稠的灰色的糊状物,而且可以看得出温度极高。山羊顿时就被吓了一跳,它后腿肌肉绷紧,但是已然来不及了。糊状物落在它的身上,像普通的水一般溅射飞向四周围。它接触空气的面积大大增加,巨大的热量在一瞬间释放出来。

站在安全区里的西克看到一团水汽围绕山羊成型,很快就遮挡了视线。

没有传来任何声音。随着水汽冷凝,在安全区的玻璃上形成了一层水珠之后,西克派人走进实验场地观察。

两个全副武装的实验人员走了进去,雾气很快消散。西克看着两个实验人员慢慢接近眼前的“雕像”。

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个身姿动态,栩栩如生的灰色山羊雕像。雕像的外表面晶莹剔透,好像打了蜡一般。实验人员对此似乎是见怪不怪,他们拿出一根细长的铁棍,捅向山羊。在铁棍接触“雕塑”的一瞬间,实验场地之中传来了“烤肉”一般的滋啦滋啦的噪音。实验人员收回铁棍,在铁棍的尖头,和雕塑接触的地方,已经被浆气所侵蚀,灰色还在继续沿着铁棍蔓延,但是在化学物质耗尽之后便停了下来。

“检查一下内部。”

实验人员拿铁棍重重的敲击了一下山羊雕像,雕像瞬间化为了碎石,碎石落在地上变成碎土,碎土经由流动空气的干扰之后化为了松软的灰色细沙。实验人员用手轻抚着地上的细沙,这些细沙很快就和周围地上的景物融为一体。

“报告,山羊已经被完全侵蚀。”

“再次确定一下,有没有血迹。”

“报告,完全没有,很完美。”

西克点点头,向身旁的工作人员问道:“这一次用了多长时间呢?”

“新纪录,摄像头测出来的是0.08秒。”

“嗯,不错。”

这就是西克新研发出来的武器的威力,那一发炮弹里面的纯浆气剂量只有原来配置的10%不到,但是效果和速率却是原配方的百余倍不止,被这种武器击中的敌人将不会有任何喘息的时间,一眨眼的功夫就归西了,完全无痛。西克应该为此去申请“造福人类奖”。

这些武器被成吨的生产出来,又被成百上千的轮船运往间洋彼岸的波西战场,用来杀死成千上万的敌人。

在卡诺斯人之中,他们称其为“通往胜利的武器”,但是波西人那里却被称作“源自地狱的产物”。西克本人,也完全没有意料到,这一种新式武器将会带给世界以及他自己多大的恐惧。

到了中午时分,西克开始往家里赶,又是一个1小时,但是年迈的西克却完全不在意。他也有计时,平均每天的耗时都能缩短5秒,他的身体情况日益增强啊。

在回去的路上,市中心的一个路口处,西克见到交通信号灯变为了绿色,于是看也没看就往马路的那一边走去。

身旁突然传来了刺耳的汽笛声,西克猛的一回头,轮胎打滑,无法停止的卡车迎面撞了过来。西克的心跳加速,动脉剧烈的伸缩,血管燥热,血液急速流动。

他一身之中从来没有如此奇妙的体验,他能够清楚地察觉自己眼球的每一次转动,他看着眼前的卡车,就好像在放慢动作一般。这种体验似乎是在看电影的时候才能感受到,但是这一刻,一切都是如此的清晰。他甚至可以转动眼球,扭动脖子,在卡车撞向自己之前最后环顾一下这个美好的城市。从他眼前飞过的小虫子的每一次扑腾都被他看的一清二楚,从卡车轮胎上飞溅出来的泡泡水好像停滞在半空中一般,这一刻,时间都好像静止了。

西克唯一感到和精神同步的,就是他的心跳,他的心跳是如此的剧烈,又是如此的频繁,几乎就要撞破他的胸膛跳了出来......

卡车开了过去,司机终于在来到了十字路口的对面之后控制住了卡车,此时的卡车稳稳当当的停在路中央,但是司机的内心呢却并不安分。他跳下车,大喊着:“老先生没事吧!”

司机完全没有感觉到重物撞击汽车,他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回头查看,但是却什么都没有看到。工作日的正午,街道上只有他一人,一车,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尼雅听到有人摔门而入,立马从水底浮起来查看。之间西克满头大汗,呼吸急促,眼神飘忽地倒在门口的墙角上。

西克毫发无伤,但是肯定被吓坏了。他摸着自己的全身上下,在确认没有伤口和骨折之后,这才平静下来,站了起来。

“刚才发生了什么啊......”

——就在卡车将要撞到西克的一刹那,他大腿肌肉收缩,然后大幅度展开,整个人都跃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长度。他平稳的落在5米外的马路对岸,他又顺从惯性加速向家的方向跑去,身后传来了那卡车司机迷茫的声音。

“我是如何逃过一劫的......”

出了一声冷汗的西克决定先洗个澡平复一下心情,他脱下运动衣,来到了卫生间。

西克面对镜子,顿时吓得腿软。

出现在他眼前的,印在镜子里面的是一个盘子大小,辐射状向四周延伸的剧烈跳动着的异物。这深蓝色的肿块出现在他的左胸,俨然就是心脏的所在地。这么说来,刚才在“卡车危机”的一刹那,他感觉到的跳动也该是这个东西吧。

“这个东西...是我的心脏么......”西克又顺着那些异常粗壮的血管看着自己的身体,这些蓝的发灰的管道遍布全身,尤其充斥在胸膛和背脊。再一转视线看向自己灼热的腿部,甚至连皮肤都开始慢慢的变为蓝色。西克吓得从卫生间里逃了出来,全身无力的瘫在沙发上。

他四处检查自己的身体,每一处都是同样的情景,眼球之中遍布淡蓝色的血丝。

西克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他来到了实验室,拿起一把手术刀,对准了自己的一根血管。桌子上放满了医疗用品,止血用的纱布,消毒用的酒精,甚至是听诊器。西克深呼吸,慢慢割开了自己一样坚韧的皮肤,深红的鲜血缓缓流了出来,他拿起一把放大镜观察自己的血液。

突然,一丝丝灰色掺杂在鲜血之中流了出来,西克吓得把放大镜掉在了地上。他拿起手帕擦拭鲜血和伤口。当他把鲜血擦干之后,之前用刀割开的地方已经是完好无损了。西克用放大镜搜寻皮肤上所有可能的裂痕,但是都没有找到原本的伤口。再转眼一看手帕,手帕的正中央出现了一滩灰色的粉状物体,之前那里还是红灿灿的鲜血啊。

“我的天啊......”

西克又做了一遍同样的事情,这一回他试图收集一些血液,用显微镜观察,但是那些血液很快就又凝固为灰色的粉状物。

西克不敢相信,他试图否定自己刚刚得到的答案,但是一切都指向一个同一个可能。西克不敢妄下定论,他拿出了一本笔记本,记录下了今天发生的一切。

想要知道真相,用科学方式得到科学的结论,就只有再寻找一个目标,一个会有同样反应的目标。

“或许,浆气能够带给我们的,不仅仅只是杀戮和恐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