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争咆哮 > 尖端风暴
第十一章 伟大的城市
作者:识歼献  |  字数:7029  |  更新时间:2018-04-30 20:50:42 全文阅读

“隔绝计划”南部战线的失利和北部战线的供给不足使得“战心联合国”感到不安。

“战心联合国”,两位皇帝亲笔题名,卡诺斯帝国和加纳法尔帝国从此结为军事同盟。正对这一失败,两国的军官和政府官员聚集在一起,商讨这一问题。虽然目前为止,看起来都是战心联合国这一方比较占上风,但是波西共和国的工业基础强大,近期也终于恢复了大部分的军工厂。波西人的武器装备数量日夜增加,而战心联合国却在上一战之中消耗了绝大多数的弹药,只为达成战略目的,没有消灭多少敌人的有生力量。

为此,两国坚定了一份协议——“兵力共享机制”。

顾名思义,为了弥补加纳法尔帝国在陆军上的短板,以及卡诺斯军队火力覆盖不足,弹药补给短缺,两国决定共同指挥军队。各国都要给予另一方一定数量的军队,资源,任由他们调动。

而事实证明,这一机制是有效的。卡诺斯军队从蓝港登陆之后,迅速支援前线,终于遏制住了波西军队的一路凯歌,加纳法尔帝国也算是向北推进了200公里。而在北方,一时半会无法解决炮火问题的卡诺斯军队想要依赖海面上加纳法尔海军的“陨石舰炮”,少数的火药可以集中在中部战线和东部沿海战线,压力小了很多,而波西军队也被来自侧翼的敌人火炮所困扰。

制海权依旧,桥头堡仍在,接下来,便是智慧与经验直接的对决,工业基础与工业实力之间的对决,讯息与渗透之间的对决了。

公元纪年法1188年到了尽头,1189年随之而来。在新年这一天,处于和平年代的国家齐声欢呼,处于战乱之中的国家一片沉寂。

作为“隔绝计划”的延续内容,莱恩继续指挥军队完成余下步骤,接下来,便是攻陷金都!

“嘿!史密斯!”

史密斯听到身后传来这样的叫喊声,他回过头去,叫住他的人是莱恩。尽管两人已经共同作战了近一年,但是史密斯仍然对这个“陌生人”没有什么好感,莱恩也是。相信如果不是之前有沃尔在场,估计两人早就撕破脸皮了吧。

“干什么?”史密斯没什么好语气的说。

“现在我和你共同担任卡诺斯帝国远征军的总指挥,虽然我是先参战,但是我有预感,卡迪勒陛下会让你去指挥进攻金都的战役。”

莱恩说的话引起了史密斯的注意,:“所以你是什么意思?要跟我抢么?”

莱恩听到史密斯仍然没有好意,终于也露出的真面目。他微笑着的脸充满神秘感,脸上粗糙的皮肤挤成一团,皱纹和老人斑无不显出他的年龄。

他转变了尊敬的语气,说:“是这样的,金都守军的军官之中大部分都是前波西共和国的军人,他们作为‘前贵族’,之所以没有被关进监狱,是因为他们的指挥能力。”

“有话快说,切入重点。”

“哼!......他们的总指挥诺伦鲍尔.白,是我见过的最为出色的指挥官之一。不仅个人的作战经验丰富,历经过‘弗吉’,‘前卡诺斯帝国’,‘薛希’,‘波西国内战’四大战场,而且深得军心,十分受手下的爱戴。最为重要的是,他很会激励人心。当年波西共和国第一次登陆薛希可不轻松,他的军队被困在了利刃海峡,四周围都是敌人,海峡上还有敌人的舰船,但是诺伦鲍尔丝毫不慌张,指挥军队背水一战,坚持了足足一个星期,等到援军到达的时候,四面八方在没有能够发起冲锋的薛希军队。他胜利的直接原因,一是他最擅长打防守反击战,二是他有大无畏的精神,面对任何威胁都能沉着应对。”

“所以呢?”史密斯听这个故事听得很不耐烦,如果沃尔真的要找他来指挥战斗的话,那他可是刻不容缓的。

“所以,如果你想要胜利的话,听我一席话,先把诺伦鲍尔杀了。他并不难找,他的身上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场,在战场上一眼就能认出来,就像......夜空中的太阳。”

史密斯看起来并不感兴趣,这或许只是他的死对头干扰他正常发挥的一个小阴招吧。

但是史密斯将会为他的轻敌,对莱恩的轻视付出代价......巨大的代价。

波西和卡诺斯作为世仇,之间的纷争至今已经持续了上千年,从公元前便开始了。而地势平坦,同时又位于波西莉亚大陆咽喉地区的金都一带,便成为了卡诺斯军队进攻波西国的第一通道。波西国的人们都称金都为:一座伟大的城市。她作为历代波西国的守护神,坐落于此,让胆敢侵入的敌人都望而生畏。金都人在全国各地都享有美誉,他们是勇气与公正的象征,金都人在别的地区遭到欺负,其他人都会上来帮忙。如果你是作为外交部长,并且和波西人谈生意,会面国家领导人不值得骄傲,让金都人接待你才叫做荣誉,因为这代表你在波西人心目之中十分的重要。

金都,一直都是一座重要的城市。在和平年代,金都同时戴着:金融中心,海运中心,工业中心,人口最多,面积最大的荣誉勋章,是一座全世界文明的大都市。而在战争年代,金都又是作为“国家壁垒”一般的存在。可见金都的重要性。

但是现在,这一座全国瞩目的城市,却遭到了敌人的重重包围。无线电通讯几乎被切断,少数能够突破干扰网的也全部都被拦截下来,这使得波西国高层人员不敢擅自下达指令。波西国的军队正在不断的集结,扩大,现在已经达到了70万之众,在军工也恢复之后,军队人数迅速扩张,还在不断的增加。但是卡诺斯人的火力网完善,莱恩手下的士兵训练有素,负责关键的中心点防御区域,加上那种被波西人称为“战场幽灵”的恐怖未知气体,长时间以来的突破攻势都没有奏效。

巴斯本来想要聚集起一支百万人之众的大军,全面进攻,但是由于南部也有加拉哈军队不断骚扰,所以他不敢轻举妄动。

近日,巴斯让手下一名军官带领南部集团军全面进攻加拉哈军队。但是和之前不同的是,“软脚虾”化为了“铁甲蟹”,敌军的攻势强悍有效,防线滴水不漏,海陆的配合愈加完善,波西军队损失惨重,而且在向回撤退的过程中遭到了追击,又被敌人向前进了40公里。再有50公里,地势便会开阔起来,到那时,再想要抵挡住敌人的一次全面攻势已经不可能了。

巴斯失去了彻底击败加拉哈军队,摆脱两面受敌的不利境地的机会,现在情形几乎算得上是一边倒。虽然巴斯知道他还可以利用波西国充足的人力物力资源,以及大规模的工厂,但是他们孤军奋战,想要短时间内分出胜负,根本是不可能的。

然而,巴斯最为担心的并不是敌人的攻势,更多的是他们内部的暗流。

崔特尔已经确认通敌叛国,巴斯解除了他的军职。但是作为一位深受下属爱戴的军官,他的影响力犹在,而且深远。不止两三次,有崔特尔曾经的手下,或年轻,或年长,或大兵,或军官都来找过巴斯,跟他谈论关于恢复崔特尔军职一事。

崔特尔的手下根本不知道崔特尔身上的事情,或者说,全波西共和国也就只有巴斯,情报部长,涅威亚知道关于崔特尔是叛徒的事情。

什么?你以为那些特工也知道?这么说好了,他们很快就不知道了,毕竟是为了斩草除根。

巴斯的行为绝不是没有道理的,他仅仅是解除了崔特尔的军权,将他下放到县城去种地,其目的就是以“退休”为借口,不让波西人知道他们曾今的英雄,居然是一个敌国的卧底。

稳定军心吧,相信就算是他的敌人也会为这一明智决定而称赞不绝。

1189年除夕夜,新年之夜没有一点新年的味道,只有硫磺味和依旧,而且更加浓重,幸好有强烈的海风刮走了战场上刺鼻的硝烟,这也算是一件风暴带来的好事吧。

一阵风暴席卷八荒,另一阵风暴伺机而动。

莱恩的军队负责看守金都以南一带的地区,不让波西共和国的补给到达,而主要的攻势,则是由北部史密斯率领的“帝国远征军”负责。接收到来自皇宫的旨意,将要“第一次”攻打金都。

指令上写的很清楚,你们不可能一次就攻占金都的,这一次进攻的主要目标,就是消灭敌人在第一重防线的军力,为下一次进攻做准备。

卡诺斯军队整装待发,一些士兵获得了新的武器,新的职位,从卡诺斯大陆远道而来的军官手把手的教他们如何使用危险的浆气。因为弹药短缺,这一次他们的主要攻击武器就是同样为数不多的浆气了。当然,还有一些共享过来的加纳法尔军队。

沃尔早就因为军火不足而暗自发凉了,是啊,他是不是也该学习一下伟大的前人,去...压榨?

从今天开始吧!沃尔在被推平的望城之上兴建了大量了工厂,原本居住在望城的人现在全部都成为了工人,他们住在工厂边上,因为短时间内来不及建造住房,这一片工厂的规模之大,使得卡诺斯国家工业生产力提升了30%,而且规模还在扩张。这就是瓦纳尔早在一年前就开始构思的计划,名为:工厂之国,他的目标是把整个望城都变成国家的一个超级工厂。这里将会提供工业生产所需要的一切,足以把生产效率翻好几倍。

至少瓦纳尔是这么说的,沃尔是这么梦的,卡诺斯人是这么向往的。

祝愿计划成功实施,好的,卡诺斯军队,前进!

顶着狂风暴雨,和从北方来的寒流,在越来越恶劣的环境之下,史密斯手下的卡诺斯军队开始进攻。金都的军队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自从被包围那一天起,就实行了所谓的“25小时”换班制。

“25小时”,顾名思义,怎么个顾名思义?班次与班次交换期间,上一班的人在1小时内不许离岗。于是,12加12加共同坚守的1小时,就是25小时。

哨兵们向城市中心的指挥部通报了敌人进攻的情报,双方军队迅速开始对峙,一场大战随时都会爆发。

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波西军队抢先一步,在卡诺斯人架好寥寥无几的大炮之前就开始了攻击。猛烈的炮火,混着少数不常投入战斗的飞机,向卡诺斯军队发起了攻击。

炮弹从四面八方袭来,卡诺斯的阵地很快陷入了一片火海。“浆气兵”躲在湿润安全的地下,保护着浆气。有经验的步兵躲到坦克后面,而有经验的坦克兵却从坦克之中跳了出来,久经沙场的老兵看起来满不在乎,初出茅庐的新兵抱头卧倒。战场上总是有如此的反差,令人感到搞笑。

另一个反差:战场上的士兵们见到了这一幕热血沸腾,反而是躲在家里的人高喊着恐怖。

史密斯可不准备做敌人的活靶子,他下令军队向前行进,有些军官认为应该躲在掩体后面,等待敌人炮击过去再攻击。

史密斯是这么回答的:“就当作是雨下大了,雨点疼了。”

卡诺斯军队开始前进,精锐的装甲车部队在这样的情景之下穿梭自如,如履平地,毫不慌张,很快就到达了敌人的阵地前面

当卡诺斯坦克兵接近了战壕的时候,所有人都能看到那一个高高矗立起来的身影。那个威武的身躯,深红色的波西军装穿在他身上都显得光彩夺目,雨点落在他身上,覆盖住了他的面部却也丝毫不在乎。他高举着那一把金光闪闪的手枪,正对着卡诺斯军队。在他的一声令下,所有的野战炮同时发射,那股沉闷的轰响风卷残云,就好像是他发出的怒吼一般,大地都为之撼动。

炮弹划破空气,撞开被风吹起的尘土,正好命中了一辆坦克。随着一声低沉的金属撞击声,炮弹被坦克的前装甲弹开,遭受撞击的坦克不安的抖动起来,里头的乘员一时间头晕目眩,位于坦克最前方的驾驶员甚至因为强大的冲击而失去了意识。

“没有错吧...”

“嗯,那个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金都波西军队的指挥官。”

“快点把这个消息上报给史密斯元帅,我们钓到大鱼了。”

史密斯接到了前线的传回来的消息,心里头一阵激动,这么快就能拿下敌人指挥官的首级了么?但是他突然想起来,站前莱恩跟他说的一句话:

“金都的军队,是全波西共和国最为精锐的一支,他们不仅拥有老套的作战经验,而上下一心,意志坚定。其原因,就是他们有一个优秀的领袖。”

“那个人叫做诺伦鲍尔.白,他的身上散发出来一阵与众不同的气场,就像是......”

没时间听睡前故事了!炮兵们,集中火力,公里敌人的阵地!

莱恩的部队几乎卷走了所有的火炮,所剩无几的几门大炮根本无法实行战略火力覆盖,也就只能用来炸炸坦克,摧毁单一的堡垒罢了。

随着5门火炮一声齐鸣,那个英姿飒爽的指挥官顿时就人间蒸发了。

“什么么?不过如此啊!”

突然,就好像变戏法一般,从战壕的另一处,又一个同样勇敢坚定的“巨人”站了起来,他身后的机枪化作了他前进的铁蹄,将躲在坦克后面的卡诺斯士兵扫得一干二净;同样的金色手枪从一个堡垒之中伸了出来,那声撕心裂肺的呐喊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甚至盖过了要塞炮的怒吼,一辆坦克被“那个人的气势”掀翻在地,燃起了熊熊烈火;在第一波卡诺斯的坦克编队前行到一定距离的时候,随着泥泞角落深处的一声咆哮,数百波西士兵跟随着一个同样服装打扮的军官从半路杀出,截断了这一支坦克兵团的退路。

那金色格外耀眼,那金色无法避免,战场的每一个角落,都充斥着这令人影响深刻的太阳一般的金色。

“与众不同的气场。”史密斯呆呆地想着......“难道说...该死的,给我进攻啊!开火!冲锋!一个都不留!”

坦克兵团一波接着一波,遍布了整个战场,随着时间的推移,战场上画满了坦克的脚印,湿滑的地面开始下陷,本来就没有什么质感的泥地终于开始崩坏。

雨越下越大,灌注在坦克的泥印子之中,坦克引擎的每一次大功率运作都仿佛是在挣扎,士兵们拖泥带水的愚钝前行。

不行了......在这样子下去,攻势平原就被毁了......

“先撤退吧!史密斯元帅!”

“不行,我们的战绩还不够多!”

卡诺斯坦克和波西野战炮开始切磋,炮弹发射时的震荡波在半空中回旋,卷走了磅礴落下的雨水。卡诺斯坦克处于上风位,引擎吐出的黑色浓烟组成了屏障,遮挡了坦克炮手的视野,造成了极大的困扰。卡诺斯军队成了无头苍蝇,在敌人的面前乱撞,他们炮弹的命中率低的可怜,而相反的,波西军队则是越战越勇,气势如虹。

一发炮弹嵌在了坦克的前装甲里面,一名“金枪指挥官”发现了,赶紧指挥手下的炮手发起攻击。这一发炮弹直冲向坦克装甲上的凹陷处,命中了哑火炮弹的尾部,触发了连锁反应。坦克坚硬的前装甲从内部被撕开,车内乘员也被破碎铁片杀死,被冲击力掀起的炮塔向后栽倒了卡诺斯步兵的头上。

“快点先撤退吧!史密斯元帅!我们还可以打持久战,敌人没有补给,今天猛攻的话,损失太惨重了!”

史密斯两手紧握,面露凶光,他深深的纠结了一番,终于下达了指令。

“先撤退!!!”

卡诺斯士兵立刻抱头鼠窜,有一些大胆的波西军官甚至朝天开了一枪,准备反扑,如果不是坦克机枪火力凶残,估计这一波卡诺斯兵团得折一半。

进过了早间攻势的惨败,史密斯也算是增长了教训。他现在蹲在遮风挡雨的帐篷下面,和军官们商讨着下一波攻势。

对于金都严丝合缝般的防守,他们早有耳闻,但是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波西军队的士气居然这么高昂,要知道他们可是被包围了!

有些军官试图联系莱恩方面军,但是史密斯坚持自己解决。但是他们也不用操这个心,莱恩的军队正“忙于”对付波西国的援军呢。

莱恩方面军:莱恩站在狂风暴雨之中,豆大的雨点撞击在他的皮革军帽上,发出急促的响声。他微笑着站在一座小山丘上,啃着他的苹果,在他的面前,波西军队尸堆成山,被遗落的装备散落一地。而打了胜仗的卡诺斯军队则是唱着激昂的战歌,收拾着混乱的战场,为下一场战争做准备。

史密斯并不准备以失败收场,他策划了一波“晚间攻势”。现在是冬日,在这个纬度一天的光照时间极短,加上天空中的乌云,大概在4点的时候,天就已经黑了。

史密斯清点了一下手下的士兵,他本来是想动用一下那些投入战场使用时间极短的飞机,但是一时半会也想不出来有什么太大的作用。他听说东方世界有人利用飞机投放炸弹,他是想都不敢想。

“这么快,这么高,天这么黑,你用飞机投放炸弹?傻吧!看看我手下,这才十几架飞机,我相信没有人会傻到集中上百家造价高昂的飞机去轰炸的。”

乘着夜色,军队开始前进。同样处于黑暗之中的,还有波西人的阵地。如果不是地面上的痕迹给他们指路,估计都要偏离战场了。天色实在是太黑了,伸手不见五指,金都这偌大的城市全陷入了全城停电。

“应该不是断电了吧,听说金都发电站有十几座,产量都够运作国内5个大城市。”

士兵这么耳语着,看来是夜色给了他们莫名的安全感。

但是很快就不是了。

队伍来到了敌人的战地前面,与白天相比,除了安静,毫无异样。仍然是一片漆黑啊,相信没有人敢优先冲上前去吧。

一名士兵按照上级说的,丢出了照明弹。然后又有更多的照明弹被投掷向战壕之中。借助微弱的瘆人的红光,他们可算是面前看清楚了前方的路。

没有人敢轻举妄动,可能是早上的遭遇给了他们心理阴影吧。

躲在“安全的”坦克之内的一名炮手无时不刻的监视着眼前的一切动静。突然,他看到一个小石块从战壕里面滚了出来。他先是吓出来了一身冷汗,然后......下一刻,他便身首异处。

大量的波西军队突然从战壕之中冲了出来,杀了卡诺斯士兵一个措手不及。他们短兵相接,卡诺斯人真正见识到了波西人应以为傲的“拼刺刀能力”。在如此狭小的空间里,数千人面对着面用冷兵器厮杀起来。笨重的坦克毫无作用,任人宰割。波西士兵用手雷弹断了坦克腿,再有一个人撬开坦克的顶盖,将烈性炸药扔了进去。

面对面的战争使得卡诺斯人失去了人数优势,波西士兵各个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势不可挡,卡诺斯士兵血流成河。

前面的人吓得往后逃跑,后面的人激动的摩拳擦掌冲了上去,卡诺斯军团陷入了混乱。

在冲锋的波西军队中,有些人还是拿着闪耀的金色军刀,十分的显眼,这些军官的硬碰硬能力同样不可小觑,杀的卡诺斯人溃不成军。

短短半小时之内,史密斯就看到了一群残兵败将狼狈的逃了回来。这一天晚上,他气得暴跳如雷。

“该死的诺伦鲍尔,等我找到了你,一定叫你好看!!!”

“巴斯首相...”

“金都怎么样了?......”巴斯问道。

“金都仍然处于被包围状态,但是我们的通过各种渠道,终于收到了诺伦鲍尔将军的信件,他说一切都很好,敌人没有前进半步。”

“嗯...那么,崔特尔呢?”巴斯又问道。

“崔特尔他被解除了军职之后,就一直忙着耕地,现在一切都很正常,或者说比他还在军队里的时候好多了。”

“嗯...干得不错,继续监视崔特尔,还要时刻与金都保持联系,我们的胜利,全靠你了,嘉德.黄先生。”

“能够为国家效力,是我的荣幸,首相先生。”

随着情报部长的离开,巴斯长叹了一口气,:“不知道,金都还能坚持多久......金都的同志们,续写这座伟大城市的辉煌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