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争咆哮 > 尖端风暴
第五章 尖端风暴
作者:识歼献  |  字数:9550  |  更新时间:2018-04-18 21:50:08 全文阅读

“间洋壁垒”,那是每一个波西人都引以为傲的历史工程。波西人的祖先们,为了保护国家免遭外敌的入侵,注入了毕生的精力而打造出来的坚固盾牌。

波西人之间流传着这样一种美好的使人向往的传说——很久以前,波西莉亚大陆群山环绕,一座有一座的巨峰顶天立地,而波西人自古以来就生活在群山之下,沟壑之间,形成了部落,却彼此对立,纠纷不断。后来,众山之神——莉娅,不忍看到自己的子民们彼此分裂,决定下凡平息战火。她化作了凡人之身,隐姓埋名来到个大部落之间游说。

但是好战的波西人本性难移,在一场规模空前的乱战之中,莉娅中箭被杀。霎那间,天崩地裂,波西人这才意识到莉亚的身份。为了挽救各自的民族,他们停止了无休止的战争,共同抗击自然灾害。但是无论他们跑到哪儿都有无尽的灾难,死亡和恐惧蔓延,波西文明跌落低谷。后来,他们之中出现了一位深有远见的人,终于在这一届大酋长的领导之下,他们开展了浩浩荡荡的搬山工程。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们终于搬移了第一座高山,那一代的波西子民们在少数的平原之上生存。但是泥石流随之而来,第二次搬山工程展开。然后是第三次,第四次,他们推平了一座又一座的高山,把泥土填入大海,波西莉亚大陆也随之扩张。

后来,他们填海填到了世界的尽头,来自世界南北两极的寒风共同袭击着波西人民,给他们带来了饥荒和寒冬;来自东西两半球的浪潮席卷着海岸。于是他们的搬山工程继续,只是这一次,他们把泥土搬运到四方海岸线,堆积在一起,终于组成了足以抵挡寒风和狂潮的高山。

唯独只有一个地方,波西人已经没有足够的泥土再去添堵这一篇海岸线,随着浪潮的侵蚀,危险距离他们越来越近,就在所有人都惊慌失措的时候,有一群人站了出来。

他们自称是当年杀死了莉亚女神之人的后裔,特别来此谢罪。他们来到了那一条海岸线,手挽着手,肩并着肩,共同抵抗着来自间洋的海浪。

地久天长,海枯石烂,只有他们的精神永不灭,这些包围了民族的巨人们倒下来,而他们的尸体却组成了一道高墙,将海浪阻挡在外。后人们为了纪念这些救星,共同来到了这一片荒地,以守护者的身份守望着他们。

这些人聚集在一起,形成了小村庄,然后是城镇,最后终于成为了现金波西国第一大城金都。而这些自豪的金都人,自诩为波西国的守护者,坚守在金都海岸线上,从未离开,终于打造了坚不可摧的“间洋壁垒”,世世代代守护着波西子民们。

莱恩对他的士兵们说着这个故事,此时的海面上风云激荡,黑压压的乌云从北边飘来,同时带来的还有寒流。海风把海水吹到他们的脸上,使人无法分辨那到底是他们的泪水还是海水。

莱恩站在船头,看着前方,他的身后,10万部下单膝跪地,静候指令。

“但是,守护神已死,不是么?”

上百艘黑色的小型船只从他们的船底游过,径直向金都的海岸线冲了过去。

莱恩回头看着他的士兵,所有人都是整装待发,毫无惧色,或许,他们已经不知道害怕为何物了吧。

“没有了守护神之后,波西人还能坚持多久的勇气呢?”

跟在他们后面的,是上千艘气势昂扬的运兵船,船上满载军火物资,大炮遥指前方,卡诺斯士兵们高声唱着慷慨激昂的战歌,天边的滚雷和脚底的惊涛饰演着伴奏,在战争打响之后,波西人的惨叫声将会成为最完美的乐章。

“有一位波西文学家是这么说的:世界上最令人胆寒的,是恐惧攻心前,撕开皮肉的时刻。”

加纳法尔帝国的舰队来到了“间洋壁垒”的脚下,他们将成为最后仰视这辉煌的人,他们也将要成为见证辉煌陨落的第一人。

来自北方的寒流,组成了史无前例的盛大风暴,向波西人袭来。波西人啊,你们将有幸成为战死在风暴尖端之人啊!

在两军交锋之处,数百艘“使徒”从海水之中高高跃起,展现着自己华丽的线条和高傲的外表。渺小的波西人看到这些海神的使者们突出了来自地狱的烈火,持续不断的向他们的堡垒袭来。即使是躲在数米深的地底下,那强烈的震动感和压迫感也没有消失,地底深处激荡起的沉重的回声使得这一刻显得紧张交迫。坚强的壁垒被烈火炙烤着,炮管都为之融化,炽热的空气充斥了延绵上百公里的地道,波西士兵的皮肤也开始炸油,每一次活动都会刺痛身上的水泡。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猛烈的炮火终于停歇,波西士兵们迅速回到地面上,堡垒里面的高温使他们无法呼吸,石头墙壁上出现了明显的裂痕。但是令他们感到吃惊的是,经历了如此猛烈的炮火之后,这些防御设施居然几乎完好无损,这极大地鼓舞了他们的士气,巡逻士兵们高唱战歌在焦土沙滩上巡逻。

他们需要时刻小心脚下的炮弹破片,同时鞋底传导而来的温度也让他们隐隐作痛。

一名巡逻士兵在沙滩的一角观望着平静的海面,他尽力忍受着炙烤的都快要融化的鞋底。突然,他的脚底感到一阵凉意,这顿时让他舒爽了很多。这个年轻人低头一看,原来是海水排上了沙滩,他的鞋子正浸入水中。

等等!为什么海水居然能够打上这么长的沙滩?他看向沙滩和海面的交界处,一阵寒意涌上心头。

刚才如此猛烈的炮火,其根本意义并不是去摧毁为数众多的堡垒。此时此刻,原本部署在沙滩笔端的路障全部都沉入了大海,那猛烈的炮火使滩头滚入海底,让海水向内陆蔓延了数十米!

他转头就跑,准备向上级通报这个惊人的消息。

然后他听到脑后传来一声枪响,这也是他最后听到的声响......

“指挥官!敌人的登陆部队过来了!”

“快点把炮弹搬到陆地上面,要塞炮开火!”

“长官,我们的防线不见了!”

“那就建设新的防线!”

“不是,我们的滩头消失了!”

“你是什么意思!?”

“后知后觉的愚者最先死去,倒也避免了几分临死前的痛苦。”

血腥惨烈的登陆战打响了,但是令波西守军感到奇怪的是,在这延绵数百公里的滩头上,卡诺斯人唯独选择了最北边的几公里海滩登陆。指挥官紧急调集兵力,但是他也不敢轻举妄动,因为这很有可能是敌人的声东击西之计。

第一艘登陆舰靠岸,数千卡诺斯士兵从船上冲了下来,而他们无一例外都驾驶特别的装甲车,面对这样密集的人群,炮兵按耐不住开始反击,但是敌人就好像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一般,每一次都能完美规避炮击。失去了埋在沙子里的地雷之后,机枪成为了首要的防御手段。但是卡诺斯军队的装甲车配备了特殊角度的装甲,普通的子弹根本无法造成任何伤害。而且,车组人员还运用了曾经沃尔发明的驾驶方式,即“盲驾”,驾驶员躲在厚重的装甲后面,全程听从队长的指挥。这些拥有极强应变能力的小队长都被数个指挥官联系起来,彼此被任命了不同的职责,而那些指挥官又全程把战况汇报给躲在大后方的莱恩,由莱恩负责总调动。

可以说,莱恩把沃尔的作战思路给发扬光大了,从“盲驾”演变为了“盲指”。

“炮弹来袭,向左规避半米,然后极速回档,别撞到了友军。”

“第1~3小队,组成箭头攻势,4~8小队跟在后面,9~12小队牵制住敌人的炮火。”

“差不多可以开始纵深攻势了。”

装甲车集群组成了完美的队列,向山坡上冲去,躲在堑壕里的士兵装上了刺刀,拿出了近战武器,时刻准备迎敌。

躲藏在战壕里的士兵们可以清楚地听到小山坡下敌人装甲车的引擎声,那是他们听到过的最为特别的发动机的轰响,吵闹无比的同时还伴随着一些诡异的回音,或者说是杂音。

随着引擎的轰鸣声越来越接近,每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经验丰富的战士可以轻松地判断出敌人的行进速度和方位,而就算是新兵也可以通过观察身旁要塞炮的转向得知敌人的所在处。

接着,随着引擎的一声爆发,首当其冲的一辆装甲车飞上了山坡,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的老兵们迅速开枪,但是子弹在接触到汽车的底盘之后全部都被弹开。士兵们定睛一看,才发现眼前的这辆装甲车不同寻常。底盘相比较其他的装甲车要低了很多,正因如此其爬坡能力也强了不少,轮胎也不像普通的装甲车那样有深凹的纹路,或者说这轮胎根本就不像是汽车的轮胎。车体被土黄色装甲包围,就连车前的挡风玻璃也遮掩了大半,只留下一条用来让光线进入的小缝。在左右两个前轮的上方,是两根突出的细管,不难看出那是机枪口。

最先冲上山坡的装甲车吸收了绝大多数无关紧要的火力后,后方的装甲车也都开始加速前行。即使人造山坡已经在之前的炮击之中遭到了不小的削弱,但是坡度之大,仍然难以翻越。所以装甲车首尾相接,后一辆把前一辆推上去,前一辆再把后一辆拉上山坡。

莱恩的军队组成了一字长龙,像蟒蛇归巢时一样,迅速的从突破口之中钻了进去,不留下一点痕迹。

“长官,敌人的行径很奇怪,我们要去追击么?”

“别随便行动,坚守阵地,等待上级的指令。”

“什么?这就没了?”

“怎么回事?敌人就这么几艘船么?这只有几万人吧。最多十万。”

“不是说敌人组织了上百万大军的么?”

在红城的后方指挥部:

“巴斯首相,卡诺斯军队突破了壁垒北方的一个要塞口,正在向内部突进。”

“他们疯了么...”巴斯说,他看着地图,默默的说:“就这么数万人,想要攻破金都是不可能的啊。”

“那我们怎么办呢?”一个军官问道。

崔特尔看了一眼地图说:“巴斯首相,我看敌人此举的目的就是想要扰乱我们的作战体系,在我们抽调部队北上的时候,猛攻防线,一举击败我们。”

巴斯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仍只是盯着地图。

这时,刚刚被提拔上来,并且获得了一定的兵权的涅威亚开口说道:“不,巴斯首相,我看卡诺斯人不会这么做。”

“那你怎么想?”巴斯问道。

崔特尔对于巴斯对自己的冷淡和对于这个斯那人的互动感到不悦和不解。

“要我说,他们肯定料到我们会死守海滩,填补缺口,只放少部分军队追击,然后乘势北上,占领防守薄弱的黑城,获得前线基地,然后伺机包夹我们的军队。”

“嗯...确实有可能。”巴斯点点头,:“那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看我们有必要去管制一下那一支突破部队。陆军元帅,我们手下还有什么可以调动的兵力么?”

崔特尔先是愣了一下,一方面他还在为刚才的一幕感到苦恼,另一方面是他还不熟悉这个称号,崔特尔说:“我们绝大多数的军队都部署在间洋壁垒那里,蓝港一块有十几万驻军,白城数万,红城20万......我觉得最好还是不要轻举妄动,敌人占领金都以北数百公里的小城市黑城毫无意义,我们不需要...”

“不用再说了,崔特尔。我心里有数!我们就从红城抽调10万军队前往海滩的同时,再从壁垒南部抽调45万去追击那一支部队,号令其他城市驻军集体北上,等待调遣。”

“45万人太多了!我们......”

“谢谢您的理解,首相。”涅威亚深鞠躬,说道。

“好,那就让壁垒南部守军指挥官来实施好了。”

崔特尔见到这一场景,一股凉意涌上心头,此时此刻,他感到早上甚至是从前所有的和巴斯的同甘共苦都变成了一场笑话,同时他也对涅威亚充满了憎恨,这极大的不平衡心理令他一时间无处发泄怒火。此时此刻,他心中所想的只有一件事——证明他的想法是正确的!

涅威亚注意到了崔特尔,眼睛骨碌一转,于是故意伸张的说:“首相先生,我有一点不方便,要出去一下。”

涅威亚转身向门口走去,崔特尔注意到了涅威亚给他使得小眼神,然后双手握拳,怒气冲冲的也跟着走了出去。

找茬哈,奉陪!

巴斯见到两个彼此之间对他来说有着深层意义的人同时离开,不由自主的起了疑心。涅威亚推开门,巴斯看到碰巧路过门口的情报部长,便给他使了一个眼色,部长自然明白了巴斯的意思,等到两人都走出房间,顺着同一个方向走去的时候,他悄悄的跟在了后面。

这让他想起了昨天的那件事,和那具瘆人的尸体。当时,巴斯跟他说,今天的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在崔特尔面前提起。崔特尔啊,你到底在隐瞒着什么!?

五分钟后,接受到了来自指挥部的命令,全国上下的军队同时行动起来。没有遭遇敌人的壁垒南部守军抽调了相当于三分之一军力的人数,急速向北追赶。

此时,悠闲地飘荡在间洋之上,享受着午茶的莱恩接到了来自于波西卧底的电报:

敌人从防线的南部调遣了大量的部队,北上追击我们的军队。

“嗯~正合我意,看来我的计划是成功了。”

“我不明白,长官。”莱恩身旁的瓦扎突然说道。

“什么?”

“我们的意图是要削弱他们在防线上的实力的同时,尽可能包围多的敌军。而45万这个数字有点微妙,或许突围的时候会比较轻松,但是敌人迂回的空间太大了,万一......”

莱恩打断了瓦扎的疑惑,笑着解释道:“你要知道一件事,我的孩子。我们不能只看到眼前的小利,必须从根基慢慢腐蚀。”

瓦扎一愣一愣的点点头。

“好,那么,传我军令,全面进攻!!!”

“指挥官,敌军又来了!”

“这次他们的规模是多大?”

“上千艘船,我看这就是他们的主力部队了。”

“那么,准备迎敌!”

经过了一番巨大的人员变动之后,波西守军的实力削弱了不少,但是高墙和要塞依然坚挺,他们信心满满准备通过这一场战役重整旗鼓。

但是......

几艘卡诺斯的舰船停在了距离海岸边几公里的地方,炮管正对着一处堡垒群。

“指挥官,敌人的舰炮瞄准了我们。”

“之前见到的那些不明船体呢?”

“不知道,这一次的看起来是真的卡诺斯海军。”

“那我们目前能做也就只有等待了。”

莱恩宣告了计划开始实施之后,短暂的中断了午餐。他懒洋洋的来到船头观望前方的战场,瓦扎就站在他身边,此时他已经穿好了战甲,手中紧握着那把锋利的短刀。

“莱恩长官,一切都准备就绪了。”瓦扎说道。

“嗯,那就让他们开始吧,你也差不多可以准备出发了。”

“谢谢长官。”

瓦扎刚转身离开,便听到了身后莱恩的声音:“要玩得尽兴。”

瓦扎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舰长,接到指令,允许开炮。”

“那好,就让我们看看这新式武器的威力吧!登陆舰准备跟上!”

舰船接二连三的对敌人的防线开火,波西军队看到那轻盈的炮弹软趴趴的落在地上,发出“砰砰”的细微闷响,不由得嘲笑起来。

“这是什么啊?这也叫做炮击么!”

“我看卡诺斯人是弹尽粮绝了吧,就算这样,我们也不需要融化他们的空包弹来炼钢铁!”

就在战壕和堡垒里的士兵们哈哈大笑的时候,那些炮弹落下的地方,开始飘起浓浓的烟雾。那股灰色的浓烟迈着诡异的步伐,一扭一扭的向他们飘来。

一名躲在堡垒里的士兵应约听到了什么悉悉嗦嗦的声音,有点像正在啃食木头的蚂蚁发出的声音,或者说是被捏成一团的纸片慢慢张开时的细微的声响。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他注意到桥上出现了一块灰色的斑点。就好像霉菌一样,那块斑点迅速扩张,很快周围又出现了更多的斑点,它们不断扩散,连接在一起,不一会儿便布满了整面墙壁。

一名蹲在战壕里的士兵突然感到眼睛的右侧一暗,然后一种痒痒的感觉传遍全身,他不舒服的揉搓着眼睛,心想着可能是刚才炮弹激起的尘土进了眼睛。随着他感知到的光线越来越暗,以及右眼失去感觉,他不安的向周围的人抱怨起来。

卡诺斯的船只有发射了更多的炮弹,战场上飘荡起的烟雾越来越浓厚,逐渐遮掩了他们的视野。

“难道是想乘着烟雾突袭?”躲在地下的指挥官这么想着,一丝灰色的烟雾透过通风口飘到了室内,被他吸入了肺部。

“时刻戒备。”他说道。突然他感到肺部一阵瘙痒,不由得咳嗽起来。他先是处于面子问题,尽量压制住自己的声音,但是很快他就无法忍受,剧烈的咳嗽起来。

越来越多的士兵开始有了上述的症状,突然一个老兵大叫道:“是毒气弹,快带上面罩!”

听到了他的这声呼喊,毒气弹的消息沿着防线传开,士兵们争先恐后的戴上了面罩。

堡垒里的士兵们开始注意起来墙壁上的情况,一个人小心翼翼的用手指触碰了一下墙壁,当他拿开手指的时候,发现上面占满了灰色的粉末。他定睛一看,发现墙壁上就好像剥离了一层油漆一样,出现了一个浅坑。

那个眼睛不适的士兵感到难受无比,激动的大喊大叫着,好像在寻求帮助。他感到轻微的揉搓没有什么用,于是干脆伸出一只食指,开始抠起眼角。然后,他的手指传来了插入什么东西之内的感觉,但是眼睛却仍还没有知觉。他出了一身冷汗,慢慢的拔出手指,出现在他几乎就要失明的眼前的,是一根占满了灰色粉末的手指头。借助着反光的头盔,他惊恐地发现右边的眼眶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而他的瞳孔和眼球早就不见踪影,灰色的粉末不断的从深坑里漏出来。他顿时感到脊背一凉,然后他便彻底的失去了理智,撕心裂肺的惨叫起来:“啊!我瞎啦~!我看不见啦!!”

痛苦的咳嗽着的军官渐渐的失去了力气,他狼狈的倒在地上,猛地咳出血来,周围的士兵连忙给他递上防毒面具,但是时间已经太晚了。又经过了一轮巨咳,他突然感到无法呼吸,他的胸腔急剧收缩,但是进入肺部的氧气好像却寥寥无几,他在地上不断地抽搐,极度想要呼吸到一口氧气,周围的人都一脸担心的看着他。一名士兵急忙摘下了面罩,但是他突然感到面罩的一角向内塌陷,低头一看,面罩上不知咋的出现了许多灰色的斑点,还有大量的灰色粉末,面具的左侧缺了一角。

随着战场的烟雾渐渐消散,士兵们惊恐地看到海岸边上出现了敌人登陆舰的身影。

“开火!!!”

要塞炮同时开火,震感撼天动地,然后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经过了强烈的震动之后,要塞堡垒和高墙就像豆腐渣一样迅速崩塌,其残骸也像残渣一样堆成一堆。要塞群迅速变为了废墟,失去了战斗力。

而沟壕里的士兵们也苦于身体不适。周围的人都惊恐的看着那个失明的士兵,以及他令人害怕的右眼。他倒在疯狂地打滚,随着瘙痒向体内扩散,感到束手无策的同时干脆放弃了思考,他拿起了枪,用枪托狠狠的砸着自己失去感觉的右眼,灰色的粉末成对的落在地上。然后,他感到后颈传来一阵剧痛,很快他便心跳停止,倒在了地上。周围的士兵看着他的尸体,发现那些灰色的斑纹蔓延到了他的脑后,就在他脑干的位置上。

而在岸边上,卡诺斯军队已经开始了攻势。与之前的那一波进攻截然不同,这次他们都穿着厚重的衣服,每一个小组之中都有一人背上背着一个黑色的箱子,手中拿着发射器之类的东西。他们悠然自得,毫无阻碍的在焦土沙滩上行进,就好像是在海边度假一样。

面对敌人的大举进攻,早就已经失去了战斗力的波西人仓皇逃窜。一名士兵拿起枪企图反击,但是他刚刚开了一枪,怀中便传来了什么东西折断的声音。他低头一看,这才发现枪支都被灰色的气体侵蚀,断裂处脆弱无比,而且灰色的斑纹还在蔓延。他吓得赶紧丢下枪,此时此刻,他所能想到的只有一件事——逃!

那士兵翻出战壕,走了几步之后加速跑动起来,但是刚迈了一步就感到脚下失去了平衡。他重重地摔在地上,低头看着自己没有知觉的右脚。

他慢慢地顺着裤子的纹理向下看去,他的脚,落在了他身后几十厘米的地方,而白骨从他的小腿之中冒了出来,上面占满了灰色的粉末。

他的手脚,也遭到了那神秘气体的腐蚀。

恐惧在防线之上蔓延,战士们纷纷丢盔弃甲,企图离开前线,但是卡诺斯军队得到的命令很明确——一个不留!

他们拿出了特制的手雷弹,向战壕之中丢了过去。手雷弹没有炸开,而是开了一个小孔,更多的灰色气体从里面冒了出来。

“莱恩指挥官说要等多久来着?”

“不记得,五分钟吧?”

“哎呀!多简单的事嘛!等战壕里头没有人声儿了,就代表气体散了!”

“哦~!有道理!”

这样的笑话在卡诺斯军队里疯传,当波西人或疲于奔命,或惨叫着倒地的时候,他们却半蹲在沙滩上有说有笑。

在地下工事里,收到浆气腐蚀的波西军队指挥官渐渐失去了意识,周围的人不知所措,一名士兵下定决心,推开其他人,准备给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的长官做人工呼吸。他一粒粒的解开纽扣,然后奇怪的发现军官的衣服上沾满了粉末,而且材质疏松,有些纽扣也像是脆饼一样,轻轻一碰便碎成两半。他脱下军官的外套,只留下发灰的外套,他两手交错,放在胸口,用力地按压。

军官的肺部不断的起伏,他的整个身体也在不住的抖动。士兵或许是以为自己的方法起了作用,加大了力度。每一次按压,他都能感受到肝脏予以他的阻力。有按压了几次之后,他俯下身体,对着军官的口给他吹气。就在这时,他仿佛是听到了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而那响声就来源于军官的胸腔。他直起身子,停了下来,呆呆地看着周围的人,他吞了一口唾沫,身上出了一层汗水,慢慢的又把两手放到军官的胸膛之上。

他用力一按,首先感到异常的是他的手掌,胸腔处不在传来挤压感,然后他的手指也感到陷入了什么柔软的东西之内,“咔嚓”的声音顺着他的身体传到他的耳朵,然后他的眼睛也警觉起来,随后大脑立刻对观察到的事物做出了反应。

他吓得魂飞魄散,倒在地上不住的喊叫,周围的其他人也都下意识的捂住眼睛。那指挥官的胸口上出现了一个大坑,窟窿之内,鲜红的内脏被灰色的粉末层层包裹,干燥的粉末贪婪的吸湿着他体内的汁液,灰的发黑的肺部脱离了气管的连接,通过他同样开裂的后背掉落在地板上。

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丧尽天良的武器啊!

就在防线土崩瓦解的时候,北上追击卡诺斯军队的45万人终于有了着落,此时他们追赶的那一支军队就在他们前方数公里处。

波西军队马不停蹄的追赶着,又有谁知道,这是卡诺斯军队故意放慢速度的呢?

“长官,波西人就在我们后方两公里处,还在不断逼近。”

“金银湖呢?”

“前方三公里处就是金银湖,再往北20公里便是黑城。”

“好,那就开始实施我们的作战计划吧,顺便,也通过这一次检测来进行日常的‘物竞天择’。”

后方的波西军队看到一枚红色的信号弹扶摇直上。

有什么用?不知道,就这么几万人,还用什么信号弹啊,难道是准备背水一战么?

“背水一战么......这附近有什么水域么?”

“啊?哦,边上就是金银湖啊,往北18公里就是黑城。”

“嗯...我记得金都就在金银湖东边以南30公里对吧。”

“对啊,怎么了长官,有什么事么?”

“没有...只是一个疯狂的猜想罢了。继续追赶!”

卡诺斯军队的车辆出现在他们眼前,在这样茂密的丛林之中,驾驶员稍有不慎都可能导致车辆撞到树上,引发车毁人亡的事故。就在波西军队一点点靠近的时候,卡诺斯军队的车辆迅速向东边拐弯驶去。波西军队急忙更改方向,追了上去。

“准备好了么?”

“都准备好了。”

“可以,发射黄色信号弹!”

一枚黄色的信号弹从最前方的车辆里飞上云霄。见到讯号后,卡诺斯的车辆开始微微颤动,白色的烟气从车辆的前轮喷发出来,又有两个同样大小的轮胎从车子底盘中部降下,撑在地上,机械关节的咔嚓声从装甲车后座传来。在这一瞬间,装甲车的后半截向上弹起,两辆土黄色涂漆的摩托车从装甲车底下窜了出来,飞速前行。后半截的装甲板随后脱落,板车翘起的前端突出着一根尖刺,深深的扎在地里,板车之上的卡诺斯士兵支撑起机枪塔,向后方的波西军队扫射着。

因为情形的突然,波西人丝毫没有反应过来,大口径的子弹撕咬着树干,一排排的树木顺势倒下,组成了屏障,挡住了波西军队的方向。

当骑着摩托车疾驰着的卡诺斯士兵远去的时候,波西人只好跳下车辆,利用树干作为掩体,抗衡卡诺斯的机枪阵。

没有了后顾之忧,摩托车集群绕着金银湖飞速前行,掉头重新向南驶去。波西军队之中的某些军官意识到了这一点,急忙发回电报,让金都的守军做好准备。但是他们不会想到,这一支迂回的卡诺斯军队的真正目标,其实就是他们自己。

金银湖并不是什么大湖,灵巧的摩托车很快便回到了南方,绕了一个大圈之后,他们故地重游,来到了间洋壁垒一处。少数后撤的波西军队遭到了他们的围追堵截,伤亡惨重,不,是无一生还。

陷入了穷途末路的波西军队再一次回到了战壕之中,但是等待他们的,是更加猛烈的“浆气攻势”。

守护了世世代代波西子民的间洋壁垒,此时此刻尸横遍野,满目疮痍。幸存下来的波西军队躲在地底下,塞住了通风管道,绝望的等待救援。

然后,又有一艘登陆舰靠岸了,铁门缓缓落下,从黑暗之中冲出来的,是全副武装的瓦扎,他手上的短刀反射出致命的白光。这个嗜血的狂徒一下跃上了战壕,在狭长的战壕之中肆意虐杀起来。波西人的鲜血流淌在延绵的“河道之中”。

水往低处流,瓦扎无意之中找到了通往地下的通道,他兴奋的大笑着,一场专属于他的盛宴就此展开。

血洗了间洋壁垒之后,摩托车集群再一次北上,从背后包夹了45万波西军队。摩托车在人群之中驰骋,机枪的火力网使他们无处可逃。在这样的情形之下,波西军队别无选择,只好投降。

自此,波西共和国北部集团军覆灭,金都以北250平方公里的土地,落入了卡诺斯帝国的手中。

“早间新闻,两百年以来的最大风暴——‘丽萨’从黑城登陆,向南部席卷而来,各位市民做好防风措施,据估测,这场异常的特大风暴将会一直吹到红城,预计将要带来重大损失。”

尖端风暴计划,展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