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争咆哮 > 尖端风暴
恐怖政权(一)
作者:识歼献  |  字数:7132  |  更新时间:2018-04-01 20:58:03 全文阅读

在波西莉亚大陆上,刚刚建立了“新波西共和国”的叛军首领:巴斯的威望一落千丈。其原因就在于国家的名字,这根本就是一个原波西共和国的翻版,所有的人,曾今的贵族或者是现在的“贵族”都十分抵制这个象征着压迫与黑暗的名字。巴斯早在当初做出决定的时候就预料到了这一点,但是他仅仅是为了和东方人撇清关系,任性了一回。但是巴斯绝对不是一个自讨苦吃的白痴,在他看来,这决定是高风险高回报的。风险就在于人民的怨言,其收益还得等到他彻底肃清了前政府的残余势力才能体现出来。

但是建国三个月以来,他们在这一方面却是没有什么进展,他抓到的人不少,但是他们逮着的全部都是一些“边角料”,裁开来就断了,根本没有什么后续的发展。因此他们的抓捕活动持续陷入冰点。

但是最近,他们又盯上了一个疑似目标。根据他们的调查,这次的目标很可能就是原政府的机密官员,他的手上关于前政府官员的信息数不胜数,如果抓对了人的话,他们就有可能把前政府势力彻底消灭。

为此,巴斯紧急出动了麾下的所有特工,其中也包括在这一方面一直都很活跃的涅威亚。

得到了巴斯的指令之后,涅威亚迅速行动起来,他的目标是在所有人的前面找到他们的目标。

一辆不起眼的银色轿车在从白成通往黄城的收费站前停了下来。

收费站的工作人员按照政府的命令,要求乘客和司机摇下车窗,拍一张照片。

车内的人犹豫了一下,然后司机慢慢的降下了车窗,顺便把驾照和身份证之类的东西交给了工作人员。

“先生,请把墨镜摘下来。”

车里的两个人全都穿着黑色的西装,扎着领带,戴着一致的黑墨镜,梳着同样的留海,脸上刻划着十分细致的皱纹,身上散发出高等香水的气味,其中一人还抱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

工作人员按下了摄像机的快门,连同身份证一起在电脑上检查了一番。车里的两人有说有笑,根本没有一丝的紧张,也可能只是故作镇定。

工作人员一边核实着电脑里的信息,一边微笑着向两人问道:“请问两位先生要去黄城做些什么呢?”

“哦,这位先生是去谈生意的。”司机回答道。

“那么两位先生为什么打扮的这么迷人,还用上了高等的”日用香水“呢?”

“关于这个么......”坐在前座的乘客挠了挠头,回答道:“谈生意,有些时候就得开一些小后门儿~”

工作人员被他的幽默打动了,不禁笑了起来。然后电脑传来“bi~”的一声,车里的两人看到一道微弱的绿光从屏幕上散发出来。

工作人员于是把身份证归还给他们,微笑着说“祝您愉快,先生。”

“努力工作哦!”司机这么说道,然后加速踩油门离开了收费站。

在轿车驶离之后,那个工作人员收下了虚伪的笑容,按下了身旁的一个按钮......

现在是休息日的中午,此时的高速公路上没有多少车。白城到黄城的这一段高速公路拥有全国最好的景观,覆盖着绿化草皮的,连绵起伏的小土坡,有野生动物栖息的小湖,人民安居乐道的村落,生活悠闲富裕的城镇,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车里的两人看起来并不愉快,他们现在都板着脸,原本就刻薄的皱纹现在看起来更加的苍劲有力,两道浓密的眉毛挤作一团也可能是烈日的缘故。

“再坚持一下,就差最后一个收费站,我们就能安全抵达黄城。在我们接走了那三个同伴之后,我们就可以去蓝港,从此离开这个鬼地方!”

司机恶狠狠地说,与其说他在跟身旁的那个人谈话,倒不如说他是在自言自语。

“金都的那些人都怎么样了?”他身旁的乘客问道。

“很不好,金都是咱们这儿伤亡最惨重的地方,内战时期就莫名其妙死了上百人!”

“我知道,但是是谁干的?”

司机突然愤怒的锤了一下椅子,整辆汽车都能感受到他的怒火。

“是涅威亚.克勒。”司机回答道。

“什么!?”乘客惊愕的叫到,:“你是说那个‘斯那人’?那个在东方都臭名昭著的职业杀手!?”

“没错,就是他,残害了我们几百名兄弟!这个该死的疯子怎么会来到波西国来?”

在当时金都的指挥大楼里:涅威亚全身沾满血迹,从指挥室内悠闲地走了出来。

“不许动!!!”涅威亚扭头向左边的走廊看去,五名持枪的士兵正对着他,枪口全都瞄准了他的躯干和头部。

涅威亚哼笑一声,径直向右边的走廊走去。

又有四名卫兵从右侧的走廊冲了出来,:“不会让你跑掉的!‘斯那崽子’!”

涅威亚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右手紧握着匕首向左侧的五人走去。

“不许动!你这个疯子,你再乱动我们就开枪了!”好像是队长的那个人这么威胁到。

这条狭窄的走廊容不得三个人并肩走,四周围也没有窗户,除了封闭的指挥室没有其他的可以用来躲避的房间。

但是涅威亚还是一言不发,面无惧色的向前走去。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队长看到涅威亚越走越近,不由得冒出冷汗,惊恐之下如此喊道。

“你别再继续靠近了!你这个杀人魔......”

小队长还没有说完他人生中的最后一句话,涅威亚就闪电般地跃了过来,用月牙儿状的锋利的匕首勾住了他的下颚,然后像剃鱼骨头一般,把他的下颚连同一块肌肉给抽了出来。

他的下颚就像拳击手的牙套一样,连同着血丝飞了出去。

队长身后的队员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连忙开枪。涅威亚两腿一屈,以左脚为固定点来了一个华丽的后转身,像摆弄指尖陀螺一样摆弄着那把匕首,挑断了一个人的脚筋,抓住他失去力气的右腿把他放倒在地上。然后像地面上敏捷的蜥蜴一般,爬到其余三人的背后,顺便割开了倒在地上的那个人的喉咙。涅威亚迅速站了起来,把匕首的内侧勾在一个人的喉结上,然后顺着他颈部的形状划出一个完美的圆形,上一秒还在尽力抵抗的那个士兵此时已经身首异处了。涅威亚熟练的从腰间抽出了另一把匕首,从两人的背后同时切开了他们的后颈,鲜血想喷泉一般喷到他的脸上。

涅威亚于是擎着两人的身体作为挡箭牌,向走廊的右侧冲了过去。

站在右侧的士兵们吓得两腿发软,一通乱射,全部命中在队友的身体上,墙上布满了弹孔。

涅威亚来到他们的近身出,弯下腰,反手拿住匕首,交叉在胸前,眼睛也不眨一下的剖开了最前面的那个人的小腹。鲜红的肠子像急停卡车上的钢管一样从里边滚了出来,“砰砰”跳动的心脏和湿润的肺部清晰可见。

涅威亚转动着手上的匕首,切换成正手,就好像在把玩没有危险的玩具一样,两臂奋力扩展,割开了左右两人的喉咙,然后像修枝剪刀一般割断了“树杈”。

站在最后面的那人被吓傻了,呆呆地看着身旁死去的队友,都忘记的求救。在他能够出于本能的大叫之前,一到寒光对准了他的颈部。

在楼下的通讯部,所有人都只听到了一小阵急促的枪声,但是并没有人起疑心,他们都照常工作着。

突然,通讯部左侧的通风窗口被什么重物击中,玻璃像雨点一般落到他们的身上。涅威亚从窗口跳了进来,但是首先映入众人眼帘的,是他手上那两把沾满鲜红血液的匕首。

涅威亚的眼神像利刃一般锋利,他纵身一跃,从面前的桌子上翻滚过去,在通讯室内展开了一场大屠杀。

于是,他从通讯室一路杀到医院,连医护人员也没有放过。他就像在割草一般,收割人命。

这可怕的一幕演完了,司机依然惊魂未定,眼神飘忽。

“但是起码我们是安全的。”司机庆幸的说。

“嗯...”他身边的那人点点头,手上抱住公文包的力气又大了几分。

“哦不!”他突然惊慌地说道,:“我们可能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安全......”

司机利用后视镜向后看去,一辆造型霸气优美,马力十足,全副武装的黑色汽车急速驶来。

“那是该死的秘密探员!我早就知道他们会发现我们的!”抱着公文包的那个人愤恨的抱怨道。

司机咬牙切齿地喃喃自语道:“有种就来抓我们的啊,混球们!”他踩足了油门,不起眼的小轿车一下子飙到了200公里。

后方的纯黑色汽车也不甘示弱,强劲的引擎发出轰鸣声,车尾银色的排气管喷出一阵黑烟,两辆车在空旷的高速公路上风驰电掣起来。

探员的汽车急速逼近,司机向四处张望,企图找到别的逃跑路径,但是公路两边都是铁质栅栏,他们只有径直向前这一条路可以走!

“那就来啊!!!”司机愤怒的大吼道,轿车再一次突破速度极限,速度飙到了250公里,深藏不露的引擎开始发力。

但是后方精心配制的探员车更胜一筹,随着引擎轰鸣声的加剧,两辆车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很快它们就并肩行驶。

油光滑亮的纯黑装甲车发出了一阵怪异的机械声,车的顶棚慢慢打开,一个机枪炮台显露出来,戴着面具的机枪手瞄准着面前的目标。

“该死的......”坐在轿车左侧的距离敌人最近的乘客感到了一些不妙,他惊恐地大叫道:“‘敲敲门’,是‘敲门弹’!!!”

“什么!?”司机诧异的说,:“你是什么意思?”

随着炮塔的一声低沉的轰响,一枚罐头大小的钝头子弹射了出来,重重地击在轿车的右侧车门上,从内部看都能看到那明显的凹陷。

“这是什么鬼东西???”司机吓了一跳,他猛地踩油门,渴望脱离。

“这是敲门弹!叛军探员的专用子弹,对于车体来说威力无比,我们今天要么就杀了他们,要么只能在暗无天日的监牢里面度过可悲的余生了!”

更多的“实心罐头”射了出来,击中了车门的连接处,车门就要脱落了!

坐在右侧的那人从兜里掏出一把手枪,降下车窗,予以还击。但是探员车的炮塔还配备有盾牌,弱小的子弹根本无法击穿厚实的装甲板。

又是一个罐头,小轿车右侧的车门完全脱落,在柏油马路上翻滚了几圈才安静下来。

“哦!该死!”司机抱怨道,他已经满头是汗了。但是就在这时,他看到旁边的栅栏上有一个漏洞。于是他向左急转弯,从漏洞之间穿了过去,行驶在崎岖不平的草地上。

探员车略慢一拍,但是他们毫不慌张,径直向栅栏冲去,在就要撞上去的一瞬间,那辆车不可思议的跳跃起来,直接飞过了栅栏。落地时轮胎冒出一些烟雾,地盘也溅射出火花,一个十分炫酷的落地。

两辆车的追逐战从高速公路转移到了边上的草地上。小轿车从草皮上方轻盈的驶过,而摩擦力巨大的探员车就像耕地的拖拉机一样,掀起大块的草皮和泥土,一点也不温柔。

“我们现在怎么办!?”

“见机行事吧!我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司机大声叫道。

虽然两辆车的引擎声十分的吵闹,但是司机仍然清楚的听到了从后方传来的咔嚓声。

“后边是怎么一回事啊?”

“嗯?”紧紧抱住公文包的人不知所云的问道。

突然,两人都听到火箭筒发射瞬间一般的闷响,然后从车屁股那传来了金属碰撞摩擦的声音。拿着公文包的那人赶紧从车窗探出头去看,在车尾,一个巴掌大小的金属爪子牢牢地扣在车辆后方的后备箱上。

“你看到什么了?”司机问到。

“我们这下子可惨了......”

司机刚想再问,却听到金属被挤压时的咯吱声,然后感到车后有大块的金属片脱落。

“怎么回事啊!?”司机下意识的踩足了油门,不安的问道。

“是‘香蕉皮’!”

“我请你不要再给他们的弹药起绰号了,好么???”司机不耐烦地吐槽道。

“我没有乱起绰号!这就是他们探员的专用弹药之一,‘香蕉皮’。这种特别的金属爪子可以牢牢的和物体粘在一起,发动特别机关后,这种爪子可以对目标施加上顿的压力。这种子弹是专门用来攻击车辆的轮胎的,在钳住轮胎的时候,利用轮胎的自转来报废发动机,或者直接把轮胎给卸了。刚才只是打到了后备箱的门,算我们幸运了!!!”

“对啊!”司机再一次抱怨起来,:“我们可真幸运啊!我该怎么做,回过头去感谢他们么?”

“感谢你自己吧!下一回可就不好说了!”

探员车有射出一发“香蕉皮”,这一次,爪子勾住了右后轮胎挡泥板上方的车门。他们按下了遥控按钮,钩爪张开强有力的三只爪子,然后迅速收紧,有一只爪子刚好钩在轮胎的框架上。它们发生了剧烈的摩擦,炽热的火花直往外冒,受到阻力的转动轴形变程度过大,直接断裂脱落了。

两人感觉到汽车在向另一边倾斜,车辆后方的底盘拖到了地面上,发出剧烈的噪音。

又是一发钩爪,这次钩爪牢牢的挂在了左后轮胎上,在钩爪合拢的时候,这个轮胎都被自己的扭力撕成碎片,失去了后轮的汽车仰着头,“拖泥带水”的前进。

“可恶啊!我们完蛋了!!!”

“不,你现在赶快去后座!”司机大声吼道。

“什么?我以为弹射座椅都安装在前座的!”

“没有弹射座椅啦!去后座,按下那个红色按钮,启用我们的后背轮胎!”司机一边甩尾干扰后方的敌人,一边这么说道。

拿着公文包的人于是探出身子,按下了后坐中间的红色按钮,一个触摸屏幕从椅背上弹射出来。

“密码是什么?”他问道。

“你给我过过生日的,你知道的。”司机回答道。

“什么?!”在这样危急的关头下,他夸张的吐槽道:“你身为政府官员,用自己的生日来定义密码?太不专业了!!!”

“现在就别管这么多了!你不也一样么,你也会用自己的生日定义你电脑上的小电影文件夹密码啊!”

“你怎么知道的?我从来没有告诉给你这件事!”

“去问你儿子啦!还有现在快点输入密码,不然你就再也见不到你儿子了!”

拿着公文包的人一边抱怨着,一边输入了密码。

随着一阵齿轮的声音,后背轮胎从底盘的隐藏隔间里弹射出来,支撑起车体。

他坐回到前座,顿时松了一口气,但是当他通过后视镜向后看的时候,他傻眼了。

“你的后背轮胎是什么玩意?”

支撑起车体的,是由两根金属三角架连接的,烧饼大小的实心轮胎。

“你小时候没有玩过滑板车么?”司机一边紧盯前方路线的情况,一边回答道。

“滑板车?你的后背轮胎是滑板车上拆下来的么?”那人激动的大吼大叫,感到十分的不可思议。

“充气轮胎太大了,根本藏不进去,而且这种小轮胎不容易被子弹攻击到。”司机是这么说的。

“别再狡辩了!你这个连两个轮胎的钱都要贪污的贪官!”另一个人是这么说的。

不管怎么样,这个小轮胎的确起到了它的作用,即使车子的速度减慢了不少,但是敌人的“罐头”和“香蕉皮”都无法攻击到它。

在后方探员车内:

“我们怎么办?”驾驶员向小队长询问道。

小队长为这种滑稽的场景气得直跺脚,这时,他突然想起来了车上还有一个秘密武器。

“喂!‘斯那人’,该你上场了!”

涅威亚从车子的顶篷爬出来,像壁虎一般吸附到车前盖上,紧盯着自己的目标。

小队长对司机说到:“给我加速!贴近前方的车辆!”然后他转过身来,对其他队员悄悄耳语道:“等我们抓到他们,炮手,把这个‘斯那人’给我干掉!然后所有的功劳就都归我们了!”

两辆车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涅威亚找准时机,纵身一跃,跳到了前方车辆的顶部。车里的人于是掏出手枪还击,但是顶篷都给打穿了,却没有看到人影儿。

突然,两只细长的手臂从车的两侧向下伸去,两只手上各拿了一把月牙形状的匕首。

司机认出了这两把匕首,顿时一股熊熊怒火用上他的心头。

“好啊!你个杀人狂魔!今天我就了结了你!”司机大喊一声,车子开始左右甩尾。

但是趴在车子顶部的涅威亚如履平地,丝毫不在乎。他瞄准了车子的两个前轮,紧握匕首,用力地扎了下去。

锋利的刀刃和粗糙的轮胎表面产生了强烈的摩擦,这强大的扭力足以让一个寻常人的手臂骨折,但是涅威亚稍微咬咬牙就坚持了下来。

很快,厚实的轮胎被割破,传来轮胎爆炸漏气的巨响。涅威亚迅速直起身来,轻轻向上一跳,再次降落到后方探员车的车前盖上。

轮胎漏气的小轿车失去了平衡,迅速的向右侧倾斜飘逸,从侧面撞上了隔离栏。车辆飞到半空中,然后重重的砸在坚硬的地面上,翻滚了几圈,然后彻底变成了一堆废铁,底朝天躺在被太阳烤的炙热的地面上。

探员车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小队长带着其他的队员和涅威亚都下车走上前来查看。

涅威亚慢慢的靠近车子的右侧,他弯下腰,很高兴看见他的目标还没有死。

报废的车辆里,边上头部受到撞击的司机已经不省人事,可能已经死了。但是边上抱着公文包的人依然有意识,只是脸上有一些擦伤,可能还断了几根肋骨。他迷迷糊糊的看着面前的涅威亚,虚弱的说:“你好啊,贱人......”

涅威亚奸笑着说道:“你好啊,诺瑞.黄先生,我听说您在原波西共和国那里,担任政府高官呢!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信息可以跟我们分享分享啊?”

诺瑞吐了一口口水,但是他的唾沫星子软弱无力的落在地上,他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说:“我不会说的......”

“不不不!你当然不会说了!这一点我很清楚。但是......”

涅威亚伸手去抢他的公文包,却遭到了他的抵抗。

“你想到不要想了......”诺瑞死死的抓着公文包,即使他知道这只是无谓的挣扎。

涅威亚无奈的摇摇头,拿出匕首,手起刀落砍下了诺瑞的手腕。

正要失去意识的诺瑞因为剧烈的痛楚而惨叫起来,或许他也因此获得一些力量,诺瑞掏出他的手枪,瞄准了他身前的涅威亚。

涅威亚敏捷地踢出左腿,把他的手抵在了车门上。受到强烈刺激的诺瑞扣下了扳机,一发子弹脱离枪膛,但是这发子弹并没有白白浪费。

它正好命中了涅威亚身后刚要掏出枪来的小队长。小队长应声倒地,只留下另外三个队员惊愕地看着涅威亚。然后涅威亚又砍下了诺瑞的另一只手腕,站起身来,嘲讽道:“你看吧,人有些时候,就像被贴在奶酪擦上面的奶酪,你越是抵抗,就越是受到伤害。”

涅威亚又转过头去看看他身后的几个队员,他们都高举双手,不敢做出任何动作。于是涅威亚冷笑一声,便没有管他们。

他看了看手里的公文包,向奄奄一息的诺瑞问道:“告诉我,密码是什么,我就让你迅速解脱。”

“去死吧你。”

“哎......”涅威亚用匕首撬开了严丝合缝的公文包,然后在诺瑞面前摆弄着,说:“有什么意义呢?”

涅威亚于是开始专心研究起里面的文件,十分厚实的文件记载了全部36名潜逃者的动向,涅威亚感到十分满意。

“杀了我啊,然后人民将会看到你们的所作所为,然后你们会被推翻,就像你们打败我们的一样。”诺瑞在临死之前说道。

“什么?”涅威亚再次露出病态的奸笑,:“我杀你?别傻了!所有人都会以为,这只是一场恐怖的车祸!而你将会死的毫无价值,你的家人也不可能认出你来,你们是没有胜算的!”

诺瑞束手无策的看着这帮杀人凶手不急不慢的上车,他吐着粗气,就好像在忏悔一般神神叨叨的默念的着什么。

然后,他看到在车辆开动的一瞬间,涅威亚跳下车子,划破了轮胎,探员车直直的撞了过来......

“晚间新闻,今天中午,在白城通往黄城的高速公路上,发生了两车相撞事故,现场燃起了熊熊大火,从周边的痕迹可以看出,这可能是一起严重的酒驾事件,数百米的草皮被毁,一道栏杆被撞烂。而两辆相撞的汽车都被烈火烧的融化,遇难者信息不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