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争咆哮 > 前奏
第八章 骚动
作者:识歼献  |  字数:3107  |  更新时间:2018-07-06 17:11:31 全文阅读

“你这个该死的叛徒!”

“不不不!首相大人,我错了,我不应该这么做的,请你大发慈悲原谅我!”

在波西共和国豪华宽敞的政府大楼的大厅内,肥头大耳的首相:克洛夫.红,十分暴力地把他瘦弱矮小的秘书,巴斯.灰和摔在地上。巴斯疼得哀哀大叫,趴在地上求饶。周围的卫兵汗水不住得往下流,看都不敢看一眼。只有一身穿将军服装的中年男子一直看着这一幕,不住地咬手指。

克洛夫看到眼前悲哀求饶的巴斯,他怒气冲冲,走上前去,一把抓住他的头发把他提了起来。巴斯狼狈不堪地站了起来,鼻血不住的往外流,嘴角也有不少的血迹,眼眶里还有清晰的泪痕,他能感觉到头皮在被无情的撕扯着。

巴斯全身颤抖,看上去显得愈发虚弱,他吞吐吐吐地说:“大人,我,我也是为了国家着想,为了国家好啊。”

“胡说八道!”克洛夫又一次用力把他摔在地上,对着他不断吐唾沫,巴斯只是无力的捂着脸,丝毫不敢反抗。

“你知不知道你干了什么?人家莱恩先生都跟我说了!他说我的军队侵入了卡诺斯国境!我还在想怎么可能,我明明没有下达过这种命令!”

克洛夫已经蓄足了劲,用力踹了一脚巴斯,巴斯痛苦的吐出了一口胃液,却已经没有力气喊叫了。

“现在我知道了!原来是你,擅自下达军令!我从前是这么的信任你啊,没想到你居然造反了!”

“首相大人!”站在大门边上的将军提醒克洛夫注意形象。

克洛夫气得面红耳赤,扭头瞪了一眼那个将军,将军于是知趣儿地低下头,克洛夫冷笑一声,又一脚把巴斯踹飞出去几米远。克洛夫累得气喘吁吁,指了指地上的身躯,对警卫说:“把他,给我拖出去,杀头好了!”

两名警卫刚要走上去拖走那虚瘦的身体,将军见状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推开两名警卫。首相克洛夫不敢相信一天之内居然有两个人违抗军令,他刚要招呼门外的更多警卫进来把他们两个就地正法,将军大喊道:“首相先生!今天就够了,把这小子抓进大牢去,我们有的时间让他付出叛国罪的代价。”

克洛夫当然知道将军只是说得好听,他的意思自己也很明了,好啊,今天放他一马,只是你也给我注意了!克洛夫看了一眼身旁的警卫,两个年轻人已经是吓得汗流浃背,呼吸急促,克洛夫想了想,然后有了一个点子,他准备让这个两个叛徒都尝尝苦头,于是他用暗示性的语言说:“好呀,我就放他一马,我也放他族人一马,但是他一定要受到惩罚,我看,就让将军你来获得这个荣幸好了!”

将军一时间吓得心脏咯噔一跳,咽了一大口唾沫,然后他抬起铁青的脸,答应道:“是,大人......”

两人于是互相依靠,在警卫的帮助下抱头鼠窜而逃。

在卡诺斯,沃尔正在和面前的莱恩商讨一些重要的事。

两人都是务实的实在人,沃尔于是直击主题,丝毫没有客套话,逼问莱恩:“你,和波西国那个以残暴出名的首相是什么关系?”

莱恩听到这一个问题,笑了笑,却没有回答。

“你笑什么?”沃尔皱起了眉头,语气也开始凶恶起来。

莱恩于是对此满不在乎地说:“没什么,我和那个波西国首相也没有什么关系,说道他残暴,我可是不赞同,我和他一同用餐的时候,可是一副好脸色,一股奴性当时就显露出来。”

和波西首相一起用餐,这确实是一个出乎意料的消息。你,卡诺斯军人和敌人的首相一起用餐?但是没有必要在这件事情上面多问,这仅仅是因为沃尔还没有找到哪怕只是一丁点儿,关于敌人撤军之后对国家造成的危害。事实上,敌人在这几天里不只是离开了卡诺斯大陆,全世界都知道波西国和薛希的战争结束了,世界西部目前最大的焦点,就是处于内乱之中的薛希。

沃尔暂时把为敌人撤军的话题和问题抛到脑后,对莱恩问道:“现在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要我这3万人,去干些什么?我听有人说,你刚刚就在练兵呢。”

“是该训练这些个年轻人了,一个个慵懒成性,毫无斗志,全都是和平年代的......”莱恩检索了一下他的话语,把后面的一些字词给省略了。

莱恩顿了顿,又说道:“我的这三万人,仅仅是为了证明我的训练方式是有效的,其根本目的就是打造一支全世界最为强大的军队,一直能够为‘帝国’而战的军队。”

莱恩说道“帝国”这个词的时候别有意味地看了一眼沃尔。但是沃尔,看上去不想在意这一件事。沃尔这是还板着个脸,不怀好意地说:“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军队,在东方。”

沃尔话音刚落,莱恩突然探出身子,脸凑到沃尔面前,几乎就要顶上鼻子,声色俱厉地强调着:“我的军队,不是因为武器和装备而强大的!我的军队将会有这个世界上最有能力的单兵,最能俘获士兵的内心的军官,我的军队将会用其强大的战斗力,惊人的适应力,和高度的协同性称霸整个‘波西战场’。”

“你这是什么意思!”沃尔听到了莱恩说了一个不得了的单词,他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莱恩并不畏惧,但是他知道不能制造激动的气氛,于是他深呼吸,做回到座位上。

“沃尔...军长,我十分抱歉,我不应该说出那一个单词。”莱恩这时异于平常地开始道歉,对于寻常人,这是理所应当,但是沃尔眼前的人是莱恩,他从骨子里就有一股精神和勇气,足以使他自成一派,令他异于常人。但是现在的他虚心向沃尔道歉,沃尔仿佛感觉到是自己的上级或者是前辈在向他道歉,这让他有点“受宠若惊”。于是沃尔也冷静下来,眉头渐渐舒解,脸色也不再这么不友好。

虽然如此,沃尔还是很在意那个单词,他终于还是问道:“你为什么会想要和波西国开战?”

莱恩有点后怕,为了尽量让气氛不那么激烈,他担心地说:“希望军长不要为了我说的话而太过于激动。”

“我尽量。”

莱恩最后确认了一遍自己将要说的话,他一个字一个字地慢慢说道:“不是我要向波西国开战,是您要向波西国开战。”

......

办公室内,两人沉默了许久,沃尔又开始摸自己的下巴和额头,他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你认为我们能够击败波西,是么?”

莱恩点了点头。

沃尔十指交叉,胳膊压在桌子上,心情十分沉重,他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我们应该怎么做?”

在波西共和国首都:“红城”,大将军“崔特尔.黑”亲自把精疲力竭的巴斯送入了大牢。这位于首都的“红城监狱”长年以来都被用来关押“对国家不利的人”,任何一位参观过红城监狱的文学家都能刻画出这个世界上最为悲哀的人物,任何访问过红城监狱的政治家都会感叹这里的黑暗与不人道,当一个人为了高薪而接受这个监狱的时候良心都会遭到谴责。崔特尔需要押送这个犯人来到湿热无比的地下7层,扛着几乎无法的巴斯走过将近两公里的湿滑的水泥地板,被迫“欣赏”世界上最惨烈的“交响曲”。

某些房间的铁门装有低位的玻璃窗,若不是你仅仅只能站在外面看,你一定会以为犯人们坐在椅子上。当然,这里不提供这种“高级服务”,事实上,那些犯人这一辈子再也不用下坐了,他们失去了自己的双腿。同样的,有些人再也不用目睹自己悲哀的处境,有些人不再需要艰难的“高抬贵手”,还有些人不再感到痛苦,彻底的脱了苦海。

这里,是地狱。

崔特尔扶着巴斯来到了牢房,守卫等待已久,不耐烦地拉开牢门。在这里,他们就是老大,除了首相,其他人都是人他们宰割的羔羊。

“可算来了?真是太慢了,快点快点,把他丢进去。”

“切!”崔特尔十分不屑,但是他也没有办法。

崔特尔把巴斯安顿好了之后,正准备离开,巴斯拉住他,崔特尔愣住了,但是不由自主的凑近。

“救...救救我......”巴斯向他求救。

“你们两个干什么呢?”守卫看出来一些猫腻,声色俱厉的大声喊道。

崔特尔心情沉重,他偷偷地对巴斯耳语了几句,然后起身走出牢房。

守卫把他给拦住了,一个守卫面目狰狞的等着他,崔斯特看看守卫揪住他衣服的手,用力一震,守卫吓得松手往后退了几步,恐惧地看着直喘粗气的崔斯特。两个守卫傻眼了,他们在监狱里头胡作非为了好几年,头一次有人干这么对他们。崔斯特板着脸,从两名守卫之间穿过,离开了监狱。

只留下奄奄一息的巴斯,无助的躺在冰凉的地板上,他在等待着什么,他在等待时机的到来,他在等待那一刻的混沌。

识歼献
作者的话

在我史前版本的YY里 都是第一人称 现在发现其他国家几乎没有剧情拓展 于是写得很吃力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