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争咆哮 > 前奏
第六章 传奇者契机
作者:识歼献  |  字数:6781  |  更新时间:2018-02-23 22:10:43 全文阅读

沃德.莱恩,现年57岁,他曾今在波西战场上大放光彩。他所带领的队伍无人能敌,在师部里,军队里,国王身边,甚至是敌人那一边都有不小的名气。热衷于战争,在战场上打了几十年仗的莱恩从来没有感觉过疲倦,相反,他已经无法脱离战场,无法对惊心动魄的战场说不。

他以战争为生,对于生活中的其他事物都不感兴趣。很早的时候他的父母就死于战火,他没有认识的亲人,没有妻子孩子,对他来说,军队就是他的家,战友就是他唯一的家人。

全身心投入战术研究的他,自己发明了一整套完整的战术体系。但是因为这些战术对于单兵作战能力的要求过高,所以他还自己私底下训练他的士兵。他对于自己的训练成果十分有自信,事实证明确实如此。他的士兵骁勇善战,组织纪律严明,协调度极高,总是能够压在时间点上完成任务。但是光靠他和他手下的一百来号人,根本无法逆转急转直下的战局。

昔日的卡诺斯帝国失去了波西莉亚和加拉哈维,内战也很快爆发。为了应对来自四面八方的敌人,后来成立的卡诺斯国紧急任用在之前战场上有展现指挥才能的士兵作为指挥官,莱恩,也因此破天荒的统领了一个团。莱恩感到无比的自信,他坚信,如果他把手下的每个士兵都培养成为在他眼中合格的超级士兵,那么他就能带领国家走向胜利。

但是事与愿违,新来的那一批年轻人根本没法承受如此巨大的训练量,多数人只坚持到第二阶段就宣告放弃。但是莱恩不会允许他们这么做。他拿着鞭子亲子监督,对于不合格的士兵,还给予断粮的残酷措施。很快,他就被自己手下的士兵告上法庭。

因为当时正处叛乱年代,国家没有精力去管这种小事,所以莱恩仅仅是被解除军衔,踢出军队,没有受到更多的责任追究。

但是脱离战场,这对莱恩来说就好似失去了生命,失去了前进的动力。他开始一天到晚无所事事,经常到酒吧里面去发泄,过着昏天黑地的生活。后来,沃尔的军团所在的军团出现了,莱恩听说了沃尔在战场上的事迹,心里对他暗暗敬佩。他曾试图去回到军队,但是只要当权人还在一天,他身上的文件还存在一天,他就不可能返回军队。

后来,国家灭亡了,五大傀儡并起,国家四分五裂,沃尔和他的军队不知动向生死。在莱恩失去最后一丝希望,决定从此开始过着无聊的正常人生活时,沃尔和他的军队突然占领了首都,莱恩恰好住在他们和敌人交战的城区。在那里,莱恩虽然没有拿着武器,没有率领士兵,但是他再一次体验到了前线的生活,战争的快感。沃尔带领的军权一统卡诺斯大陆中部之后,莱恩决定回到军队,并且完成他的“超级士兵”计划,将他所有的战术实验于战场之上。虽然莱恩被拒绝了,但是他早就料到了这一点,他所要做的,就是等待那个重新出师的时机,那个他一直都在等待的契机,现在,这个机会来了。

听到波西150万大军压境,沃尔叫瓦纳尔和史密斯两人的军队紧急前往南部边境驻防。因为南部没有经历过内战的洗礼,所以防线的构筑远远不如西线。加上敌人又是装备精良,刚刚从薛希战场调来的精锐波西军队,沃尔第一次感到了可能会失败的恐惧。

“快点把这些土运送到东边去!我们还有还有工作没有做呢!快点小屁孩儿,我们就了你们的命,现在把你们吃奶的劲拿出来,给我快点搬!”

防线的临时构筑工事进行的风生水起,但是土质的掩体远远没有混凝土堡垒坚固。这支刚刚打完仗,精疲力尽的军队,只能背水一战了。

在首都的指挥部里同样也是忙得不可开交,电报员一次又次的检查机器,持续不断的接受讯息,除了督战的瓦纳尔以外的高级军官,全部都堵在沃尔的办公室里面,三五成群,拿着自己的小地图商讨着战术。

沃尔此时十分急躁,浑身大汗,因为房间里的人太多,他一时间竟然感到头晕眼花。他身边的史密斯一直关照着他,免得突然昏倒。

就在这时,一个人挤过大街上杂乱拥挤,奔跑着躲藏起来的人群,在没有人注意到的情况下来到了指挥室门外。他推开门,一股燥热的空气扑面而来,看来指挥室里面争吵的正热闹,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他。他于是走到窗户边上,用力把关闭着的窗户甩开,窗户撞击在窗框上的声音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怎么是你!?”史密斯看着眼前露出诡异笑容的莱恩,惊诧的说。

沃尔只是习惯性地摸着额头,斜眼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其他不认识莱恩的军官也只是上下打量着这个比自己年长的多的,穿着帝国军装,带着前卡诺斯国勋章的军人。

莱恩见到眼前的众人都静静地盯着他,他于是开始说道:“我看,你们都不必慌张。”

“你是什么意思??”沃尔这么问道。

“我有能够赶走波西军队的办法。”

“什么!?”众军官都以一种“你疯了吧!”的神情看着眼前胸有成竹的莱恩......

在前线:

“瓦纳尔指挥!敌人的装甲部队出现在我们前方20公里处,正在疾驰而来!”

“该死的!居然这么快!所有人,各就各位,准备战斗!!!”

战士们都来到自己的战斗岗位上。向前方眺望,只见滚滚黄尘,遮天盖地,与沙尘一起前进的,是气势数量堪比洪水猛兽的装甲车和坦克。尘土掩盖了车辆优美的曲线,但是却无法隐藏他们那惊人的数量;引擎的轰鸣盖过了敌人的战歌和呐喊,但是再怎么响亮也无法阻挡凌人的杀气。在那前方,唯一延缓他们前进步伐的小树林被成片的压毁,成为了他们咄咄逼人压迫感的有力体现。呆在防线上的士兵,呼吸急促,喉咙哽咽,心跳加速,在炎热的夏天不寒而栗,等待他们的,不是侥幸获胜,就是死亡。

瓦纳尔站在后面的山坡上,居高临下地看着敌人一步步接近,他深深认识到了,这就是他们和波西国的差距,这才是国际强国的真实实力,他或许可以为之前自己反抗波西政权而感到后悔,但是他清楚现在后悔为时已晚,敌人的目的,就是彻底摧毁他们,他能够做的,只是让自己的士兵去以卵击石罢了。早就应该意识到这一刻的,这是每一个军人都应有的觉悟,现在他不能后退,也无路可退,在这危急关头,他只说出了两个字:“开火!!!”

山坡上的全部百门大炮同时开火,向火速前来的敌人轰去。在猛烈的炮击下,不断有敌人的车辆爆炸被摧毁,或者是在混乱之中和友军的车辆相撞在一起,还有的掉落炮弹砸出来的大坑直接报废。但是被一轮接一轮炮火攻击的敌人,就好像蟒蛇脱落了蛇皮,在漫漫沙尘中,更多的敌军车辆开了出来。

“继续开火!!!给我把炮弹打光!”

随着敌军前排轻型军队覆灭,护甲更加坚硬的重型坦克冲了出来,撞开前面车辆的残骸,从友军车辆的身上压过去,以此越过弹坑。榴弹炮的炮弹无法造成的杀伤,小口径的火炮炮弹一直被弹开,在道路旁边爆炸,完全失去了意义。在敌人冲过了扁平的林地之后,一直躲藏在烟尘中的敌方部队露出了真面目。后方的部队从左右两边扩散开,顿时形成了延展长达两千米的行径横队。

“攻击!攻击!”山坡上和山脚下的防守军队开始射击,任由无数的子弹击中坦克装甲,在敌人看来这根本无法造成任何杀伤,这完全是无济于事,垂死挣扎罢了。

但是随着一声巨响,一辆轻型坦克被炸飞,履带和传输轮散落一地,敌人进入了瓦纳尔军队刚刚部署的雷区。

敌人装甲纵队的展开正和瓦纳尔之意,许多坦克都因为压到地雷哦,履带被摧毁而无法前进,敌人的先头部队很快便全军覆没了。

“很好......非常好。”在确认了友军没有多大损失,防线没有出现溃败后,瓦纳尔一时间松了口气。

但是当烟尘降下来,坦克的怒吼声停止之后,出现在他们前方的,是人山人海。

敌人的大军后来感到,遍布前方的每一个山头,蔓延在每一寸林地间。

瓦纳尔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他再次下达指令:“好...就像刚才一样,火炮上膛!准备好了!”

前方隐约传来了阵阵轰隆声,一直到下一秒,他们才意识到自己面对了什么。

山脚下一处突然爆炸,随后断断续续的爆炸出现在盆地的防线处,几分钟过后,雨点般的炮弹袭来,这是敌人的火炮,这是绝对的火力优势,这才叫做火力压制。

在猛烈的炮火攻势下,瓦纳尔打造的临时防线开始溃败。先是不断有小股的敌人冲上山坡和士兵们厮杀,很快大批敌军就压了上来,依靠着仅有的地形近距离交火。

“我可以去了么,指挥官。”一直平静地端坐在山头观望台上的瓦扎.卡西里问道。

瓦纳尔点了点头,其实他的注意力完全不在瓦扎身上。瓦扎得到了指挥官的同意,拿起挂在椅背上的面具,戴在脸上,拿起那一把精致锋利的短刀,再次化身为刺客。

面具的图形外观倒是很有现代感,额头处和脸颊都是清一色的炭黑,大概是为了凸显出金属的材质。鼻梁处高高隆起,方正坚毅,紧紧贴在脸上,给人一种十分坚固的感觉。鼻梁旁边的眼眶处是两片细长的红色塑料薄膜一直延伸到耳朵前面几厘米,不难看出其想要表达玻璃的材质,同时又为了不阻挡视觉。比较引人注目的是上下两半的连接处,勾画出的凹槽内是荧光红,如果画得更加细致一些就很有焊接的感觉了。

反观一直随他出生入死的那一把短刀,没有人知道他是从哪里得来的,听说是他还在波西国的时候,找的当地一位赫赫有名的铁匠花重金打造的。又有人说是那个年迈的铁匠最后的一件作品,看见年轻的他觉得他定会有出息,就送给她。还有些人说那个铁匠是他的父亲,这把短刀是祖上智慧经验的集成,一代代传下来传给他的。关于这把短刀的故事多种多样,却怎么也离不开传说中的铁匠,看来这个铁匠是确有其人,而且名气不小。

瓦扎,作为军人,在友军这边是臭名昭著,说他好几次死里逃生都是因为出卖了军团;而作为一名刺客,他在敌人那一边永远都只是一个传说罢了,因为真正见到他的面目,并且活下的人少之又少,对于一些信教的敌人,他就是战场上的死神。

现在,这个令人闻风丧胆的死神再一次出动,体验收割生命的快感。

回到指挥室里面,众人都看着眼前“疯言疯语”的莱恩,莱恩却是不以为然,扭头看着窗外,用眼角的余光注视着沃尔,对于史密斯则是一种不屑的神情。

“那你说吧,”沃尔终于开口,:“你有什么方法,可以让波西人退兵。”

莱恩终于听到了他想听的话,于是他转过头,还是带着诡异的笑容,用挑逗小孩子一般的语气说道:“如果你想知道,给我5万人的军力,随我摆布调动,以此为回报,我就告诉你。”

“你这个疯子!”史密斯用力的拍击桌子,面目狰狞,咬牙切齿的大喊道:“别妄想了!卫兵呢!快给我把他带出去!”

正当门口的卫兵畏手畏脚的进来,拉住莱恩的胳膊的时候,沃尔把他们叫住了:“放开他......让他说。”

众军官都一脸诧异的看着沃尔,两名卫兵愣了一会,慢吞吞的放开莱恩,退到了门外。

莱恩,扭扭手腕,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在前线的战场上:刺客瓦扎利用这树木和石头,在敌人之中随意穿梭着,他不是在找最佳时机,只是在调戏敌人。

“你这个混蛋!!!”被瓦扎绕的昏头转向的敌人疯狂的扫射着四周,但是无论如何也跟不上瓦扎的步伐。

站在最中央的一个敌人胡乱开了一枪,却击中了友军。瓦扎笑了一声,从灌木后面高高跃出,跳到了敌人之中,轻轻一划就杀死了那个“内奸”。4个敌人拿着枪冲了上来,瓦扎随意一蹲,躲过了第一个人的攻击,抽出刀鞘砍断了他的腿了。在那个人还没来得及喊疼倒下,刺客换成反手刀截断了第二个人的手腕,他手上的枪械掉在地上,献血随即喷了出来。另一名敌人红了眼开了一枪,刺客头一扭就躲过了子弹,察觉到第四名敌人也开了枪,他把短刀掉整到一个特殊的角度,不可思议的反弹了告诉射出的子弹,击中了先开枪的那个人。然后瓦扎抽刀通向他的腰腹,四个敌人在同一时刻倒地,失去了战斗力。

站在周围的敌人都吓破了胆,一方面是他们目睹了眼前这个人的强大,另一方面是他们认出了,这就是在军队之中流传已久的“死神”,“幽灵”。

被众敌人拿着枪瞄准着的瓦扎只是站在原地,他的脖子扭转了可怕的180度,把每个敌人的武器装备和方位都看得清清楚楚。围着他的敌人见到此景,又吓得魂飞魄散。一个敌人大喊一声连续的扫射起来。但是连枪都扛不稳的他,打空了一发弹夹足足60发子弹后,瓦扎只规避了两发,其余的深深射入树皮和地面,更多的是击中了站在他对面的友军。

一时间,周围所有敌人都开始猛烈的射击,瓦扎以超越机枪换弹速度的反应力,检测到了所有向他飞来的子弹。在这种情景下,他“翩翩起舞”,扭腰,转头,踏步,他胳膊抬腿,提臀收腹,以原地的小幅度动作躲开了优先射出的百发子弹。热身活动结束,兴致之余,他哼起家乡悠长烂漫的歌曲,子弹在刀鞘上的撞击声变为了清脆的鼓点,枪械撞针的爆裂声是这首歌的主旋律,敌人的怒吼声和中弹后的惨叫声则是悠扬的美声。

漫长如小时般的几秒钟之后,歌曲结束了,瓦扎环顾四周,所有敌人都已经中弹身亡。

“实在是太脆弱,太不堪一击了......”瓦扎这么说道。

但是就算瓦扎再怎么有能耐,却也依然无法逆转局势。

“撤退!!!”瓦纳尔下达了撤退指令,士兵们“有组织的四散奔逃”,既不想在这里多呆一秒钟,同时也害怕落后大部队。

部队撤退到了北边的“中央城”,作为卡诺斯帝国曾今的首都,这里的防御设施丝毫没有因为内战而溃败。但是防御设施距离主城区实在是太靠近,如果在这附近交火的话,后方的居民区会受到极大的损害。但是敌人不用担心这一点,逼近这里不是他们国家,这里的人民更不是他们的人民,那些国际上的限制法案完全只是写在纸上的文字,大家都知道,纸是十分容易撕毁的,不管内容有多么神圣,你只要稍微用一点儿力,它就完蛋了。

这些大面积的老旧防御设施,在敌人的狂轰滥炸之下也形同虚设,根本就是不堪一击。

看着急速追来的敌军,站在城中指挥台上的瓦纳尔说道:“士兵们,我们是国家最后的盾牌,我们就算是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战斗到最后一刻,因为如果我们后退了,如果我们失败了,我们的国家,也将岌岌可危!我们的民族,也将危在旦夕!所以,让我们同心协力,哪怕只是多坚持一秒钟,对于我们的国家,也意味着无限的可能!那么,全军听我指令,瞄准自己的目标!”

瓦纳尔看着眼前敌人的“潮水攻势”,一波人海后面还有第二波人海。

“三!”瓦纳尔喊道,突然他看见之前的那个盆地那一段,一个蓝色的信号弹直窜云霄。

“二!”他没有因为这种事而动摇自己的决心,但是他观察到前方的敌人脚步开始放缓,许多士兵都扭过头看着坐在装甲车上的士兵喊着什么。

“一!”瓦纳尔没有多想,一声令下,全军都将开火迎敌,但是当他看到面前的敌人回头撤离的时候,他彻底傻眼了。

在指挥室里:

众军官都静静地等待着。

“为什么没有人来报告情况?”一个军官问道。

沃尔抬头看着眼前的莱恩,他目不转睛地看着窗外的景色。

莱恩注意到了他,同时也看到了火冒三丈的史密斯。于是他说:“我想,你可以自己打过去问问战况。”

史密斯愤怒的瞪了他一眼,抢在沃尔前面拿起指挥室的电话。几秒钟过后,传来的回应。

“战况怎么样了。”史密斯说,然后瞟了一眼莱恩。

“......很奇怪,我是说几分钟前,敌人全部都撤退了,我们还在战斗岗位上防御,但是没有遭到炮击,天上也没有飞机,指挥部,我们怎么办?”

史密斯为此居然气得直翻白眼,莱恩看到之后,笑着给了一个手势。史密斯当然知道他的意思,于是他十分不乐意,同时也很不服气的说:“你们可以回来了,留一部分人原地驻守待命......时刻观察敌人动向。”

“是!”

电话挂断了,史密斯抬起头,看着众军官,许久没有说出一个字。有一个军官急切难耐的问道:“怎么样了?”

史密斯有沉默了一会,然后他说:“敌人撤退了,中央城很安全。”

刹那间,众军官围抱在一起,两两握手,气氛十分轻松,有的军官唤来卫兵,让他们传达广播室,向民众下达安全指示。站在一旁的莱恩仍是看着窗外,悠哉地拍着手,他俯瞰操场上随时待命的数万新兵,那些就是沃尔答应给他的军队没差了。

沃尔看到身旁的史密斯闷闷不乐,于是他露出微笑,伸出手,说:“国家安全了,你不庆祝一下么?”

史密斯看着沃尔,他挤出一个微笑,说:“我的一切都为了国家安全,人民安康。”两人愉快的握起手来。

“好了,也到了晚饭时间,为了庆祝我们国家和人民的安全,今天晚上开一次宴会,大家都到军官餐厅就坐吧!”沃尔说道。众军官于是一边庆祝欢笑,一边出了门。

“你先去吧,我很快就来。”沃尔对史密斯说,史密斯看了一眼站在原地的莱恩,史密斯是个知趣的人,他点点头就离开了。

现在,指挥室里面只剩下沃尔和莱恩两人,为了让气氛尽量轻松一些,所以他笑着问:“所以,你对于你的回报感觉还满意么。”

“我从来不感到满意,军长,”莱恩回过头,看着眼前唯一一个他尊敬的人,他说:“我不会让您失望,今天,将是双赢。”

沃尔沉默了一会,他又问:“你想要加入军队,你不想要什么军衔么?”

“如果军衔代表着我可以统领更多的士兵,我当然想要,但是我的军衔不可能高过你,这也就意味着我也是受人管控着的,为此,我请求军长您,给我和我的军队最高的自由度,让我自己调遣。”

沃尔有些犹豫,莱恩见状便接着说:“在大局观上面,或者是总体的战争对象和战术上,我将百分之百听从于您。”

沃尔仍然默默不语,然后他点点头,看了莱恩,说:“可以,明天你就能得到你的军装,你可以去一楼的管理部门改编你军团的番号,报告给我就行了。”

“谢谢沃尔军长!”莱恩由衷的兴奋。

沃尔出门去赴会了,莱恩一个人站着指挥里面,望着窗外分外美丽的弯月,和还没有完全落下去的夕阳,他感觉到,属于他的时代即将到来。

识歼献
作者的话

这一次的标题想的我脑子都炸了 最后感觉写了一个比较中二的或许有奇效 但是还是很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