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争咆哮 > 前奏
第三章 起义日
作者:识歼献  |  字数:7168  |  更新时间:2018-07-16 16:48:50 全文阅读

沃尔此时被两个士兵抵着肩膀,锁住双手,被押送去枪决场。他们走上了两层楼梯,很难想象为什么枪决场居然会在楼上。他们走到了一扇铁门前,左右两边站着两个把门的全副武装的哨兵。在沃尔的左边是休息室,宽敞明亮的休息室里全是悠闲地抽着雪茄的波西士兵,沃尔扭头看向右边的房间,那便是武器库,一排排铁架上放满了枪支弹药。

“这是长官要求枪决的犯人,让我们过去。”

长时间没有打开过的枪决室铁门隆隆的打开了,不断有铁锈从连接处掉下来,一打开门,室内陈腐的空气便吹了出来。

沃尔被粗鲁的向里一推,几乎都要重重的摔倒在地。沃尔在室内四处观察,左右两面墙上装满了窗户,如果是枪决室安置在室内是为了低调,那么这无疑是愚蠢的设计。沃尔向房间中央走去,向左边看,几十米外就是一座小山坡,山坡上郁郁葱葱长满了花草树木。是个人都能想象出山坡上可能会藏有什么图谋不轨之人。如果扭头向右边看,眼前就是监狱的另一栋楼,而且也安置了很多的窗户。不敢想象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蠢人才会有这种荒唐的设计。如果你在旁边那栋楼里面睡觉休息,你甚至还得担心会不会有子弹跳弹击碎你的玻璃。

不过我想这也就是为什么枪决室看起来有好一段时间没有使用过了。房间的角落里放置着一个水桶,一把毛须已经干枯的扭成一团的拖把死气沉沉的倒在一边,地板上全是已经脱落了的油漆,如果没有人告诉你这是楼顶,你对于天花板可能会塌下来的担心是完全有道理的。

不管怎么说,如果沃尔想要得救的话,在这个地点进行营救确实是不二的选择。

“关门,准备开始了!”

铁门于是又隆隆的关上了,一个刽子手和4个看守从休息室里懒散的走出来,围到沃尔的周围。

“你,给我跪下!”

好的,不管写纸条的人是谁,请你快出来吧!

“预备!”刽子手举起步枪,抵住了沃尔的后脑勺,现在沃尔双膝跪地,两手被缚,毫无抵抗的能力。

我开始有些害怕了。

“三!”

为什么营救任务每次都要搞的这么惊险?

“二!”

看看四周围,你看到有人了么?没有!没错,或许他们迟到了,又或许是我时间数错了。

“一!”

那个该死的营救队员,来世别再让我见到他!!!

“开火!”

就在这刹那间,一发子弹从外面击穿了房间左边的窗户,直接击穿了刽子手的脑袋,脑浆混杂着鲜血溅射到他右侧的地板上。一个不知道从哪儿窜出来的矫捷的身影顺势跃入,跳到了一个看守的身后。他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刀,直直地捅入那个人的脊柱,从他的肚皮处穿了出来,看守还来不及露出痛苦的表情或者是发出惨叫,这个心狠手辣的“刺客”角色将短刀向上一提,立刻在他腹部划出了一道20厘米的大口子,鲜血立刻喷涌而出。

两个看守来不及做出反应,还是呆呆的站在原地,但是一个经验老道的看守已经掏出了手枪,瞄准了刺客。刺客拔出短刀,用力一甩,刀鞘上的鲜血飞入了那个人的眼里,他下意识的开枪,却只是击中了同伴的胸膛。

当另外两个看守看到沃尔已经爬起来跑向房间角落的时候,他们才反应过来这一切。但是已经晚了,那刺客犹如一个幽灵,跃到一个人的面前,掐住他的脖子,用短刀砍下了他的左腿,因为剧痛,看守全身一软向后倾倒,刺客一边回头看向下一个目标,掐住了他脖子的那只手一边向上一提,看守的脊髓于是被扯断变为两节,安静的倒下了。

刺客看到眼前的目标已经拿出了手枪,面色狰狞,右手的食指已经在扣动扳机了。刺客将短刀向内一收,然后用力甩出。短刀在空中水平旋转着向前飞去,割下来那个人的手,重重的插在砖墙里面。当血液从手腕喷出,射到他的脸上的时候,刺客已经悄无声息的来到他面前,拔出插在墙上的短刀,砍下了他的脑袋。与此同时最后的那个看守已经抹去了眼中的鲜血,重新瞄准了刺客,而刺客已经溜到他身后的沃尔用铁质水桶把他给砸晕了。

沃尔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几缕头发从诡异的面具后面散落出来,垂在半空中。

“跟紧我。”刺客这么说。

此时,正在办公室里悠闲地喝着下午茶的那个审讯员听到了枪声,他微微一笑,又美美的喝了一口红茶。

枪决室外的两个看守听到了枪声和有人倒地的声音,他们推开铁门:“喂,解决了么,记得清理......”

话音未落,短刀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剖开了两人的颈部,鲜红的血液从颈动脉喷涌出来,溅射到面具上。

“发生了什么!”3个警卫从休息里面快步走出来,走在最前面的那个警卫感到腹部一阵剧痛,深红的血液灌满了喉咙根本说不出一个字。

身后的另外两个警卫并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喂,你怎么了?”

刺客举起警卫的身体,想休息室内抛去,尸体砸在木桌上,食物饮料洒了一地。刺客怒吼一声,把两个警卫放倒之后直直冲入休息室,休息室里手无寸铁的8个警卫毫无抵抗力,任由着被短刀开膛破肚,临死前只能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魔鬼,以及门口的逃犯。

警报没有被激活,监狱里的其他人对这件事全然不觉。

在监狱的侧门,岗哨已经倒在了放哨台上,18个突击队员全副武装,偷偷摸摸的溜进了监狱。

“为什么这么慢?小卡,去帮我看看发生了什么。”审讯员感到一丝不对劲,自己手下的人从来不敢怠慢,那个叫小卡的青年人走出房间向正在遭到一场屠杀的监狱二号楼走去。

这个凶残的刺客闪电般的屠杀了一整层楼的警卫和工作人员,警报器上有一个沾血的指纹,而那个手指就掉在地上,手指的主人也是身首异处。

充满了血腥气味的大楼死一般的沉寂......

在这种情况下,18人的营救分队得以乘虚而入,他们很快就来到了关押众军官的地下室。十几秒的枪战之后,地下的警卫全军覆没,一层楼的人对此毫不知情。

“长官,尽量向后靠!”

他们砸开了铁门,5位军官全部获救,23人按照计划向事先开凿的秘密出口冲去。

小卡已经来到了通往二号楼的天桥,在天桥上,他看到枪决室的玻璃被击碎,地板上全是血迹和尸体,他迅速冲了过去,看到枪决室和休息室里一片狼藉,这个年轻人吓坏了,他直直地喘着粗气,左右巡视,面色铁青,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狙击手瞄准了。

已经无心喝下午茶的审讯员又听到了一声枪声,他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劲,立刻推门而出寻找救援。但是刚刚出门,审讯员就看到一阵寒光,他吐出了一口血,慢慢地躺在了地上,喉咙被割开的他说不话来,只能痛苦的窒息而死。

但是察觉到不对劲的人不止他一个,一号楼的警卫决定拉响警报,一瞬间,整个监狱100多号警卫全都被动员起来。在枪决室左边山坡上的狙击手迈尔发现楼里闪烁着红光,他意识到行动已经被发现,于是他在确认安全之后站了起来,转过身去对着后面的山头做了一个动作。那个山头上一直有人观察者动静,看到迈尔的信号后,他发射了一个信号弹。

在两千米外的营地里,史密斯看到了信号,周围的7位师长都听史密斯的意向。

“我们现在怎么办?”一个师长焦虑不安的问道。

现在的情形十万火急,史密斯却是沉默不语......

刺客带着沃尔一路冲杀到了监狱大门口,却在那里被警卫团团围住了。

“逃犯不要轻举妄动,如果有必要,我们现在就把你们就地正法。”警卫头头拿着喇叭冲两人喊道。

“长官,我们要射击么?”一个警卫问道。

“射击?不不不,我们要把他正当枪决咯,然后把录像带送回国,把录像发送给全世界看,这可是头等大事,现在开枪,你我只能替身去死了。”

警卫长使了一个眼色,5个警卫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逮捕沃尔两人。但是警卫刚一近身,刺客一个横扫5人全都悄然倒地。所有警卫为之一振,不敢再上前。

“你们几个只有5秒钟时间闪人!”刺客大声威胁着。

警卫长并不害怕,冷笑着说:“哼,我们有50号人把你们团团包围,你一个人还敢威胁我们?这么说好了,你只有5秒种时间束手就擒,你的性命无关紧要,我们之所以不开枪只是害怕‘小老鼠’受伤罢了。”

“那看来我别无选择了......”刺客毫无惧色。

“怎么办,长官?”

“别理他,”长官犹豫了半秒,:“给我上。”

20个警卫排成一排,硬着头皮向前逼近。

面对着20个人,刺客巍然不动,短刀随着微风轻轻摇摆,在大腿上发出富有节奏感的叩击声。

走在最前面的一个警卫心里没有底儿的伸出手去制服刺客,但是这个可怜虫的手刚刚侵犯了刺客“神圣”的肩膀,刺客霎时抽刀,眼镜都不眨一下就砍掉了那个人的手。

“开火!”警卫长愤怒的大喊道。

刺客用左手抓住面前警卫的衣领,短刀刺入他的胸膛结束了他可悲的生命后,把他已经残缺的身体当作盾牌来用。20个警卫的齐射把这个身体炸成粉碎,内脏和鲜血不断从腹腔里灌出。刺客用力一推,这可怕的尸体盖到一个警卫的头上,他顿时吓得腿软,瘫倒下去,刺客见机一个箭步,踩在他的身体上高高跃起,身后沃尔看到他跳起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度,在空中一个横劈砍掉了两个警卫的脑袋。这么近的距离警卫根本不敢射击,手忙脚乱的拿出匕首近身肉搏。刺客即使深陷人堆却也毫不慌乱,沃尔看到眼前的这个人,使用短刀就好像玩弄玩具,近身肉搏完全不当回事儿好像在过家家一般,几秒之内就终结了十几个警卫的生命。

“开火。”站在放哨台高处的警卫长下达了这样一个命令。

“什么?”

警卫长感到不耐烦,:“给我开火!!!”

30个警卫断断续续的开火,余下的几个警卫全部都中弹身亡,刺客乘势擒主几人的尸体,组成了一个屏障,阻挡着敌人的猛烈射击。

“继续开火不要停!”警卫长这么说道。

一个翻滚也躲到尸体后面躲避枪击的沃尔突然听到六点钟方向也传来了枪声。

是友军么?对,是友军!

成功救出军官的营救小组听到枪声紧急改变撤退方向,突破了敌人的阻挠之后来到了这里,他们很快就压制住了敌人,没过多久,敌人变全军覆没了。

营救小队兴高采烈的前来接应两人,他们先是为看到了沃尔军长平安无事而感到高兴,然后又因为看到那个令人恐惧的面具男而不屑。

“沃尔军长!”营救小队队长:巴布洛,搀扶着精疲力尽的沃尔:“我们赶紧撤离吧,我们触发了警报,敌人的增援部队很快就会过来的!”

“嗯。”连续奔跑了半小时的沃尔又饿又累,没有力气再说更多话了。

“敌人已经来了......”刺客看着大门外,道路前方浓烟滚滚,明显是敌人的装甲车,而且还调遣来了附近唯一的波西军队中坚力量,估测下来大概有2000来人。

“2000人......”这已经是不是我们能够抵抗的了的数目了,狙击手也早该撤离了,我们只好从1号楼大门撤退了。”

“你说什么呢,疯子!一号门通往首都城市中心,那里全是傀儡政权部队。”

“又能往哪儿走?二号门还有一些警卫队,来不及突围,现在只能从一号门走了,多活一秒是一秒!”

刺客瓦扎什么也没说,只是摩拳擦掌等待下一场战斗,名不虚传的疯子。

“队长,我们现在怎么办?”

营救小队队长转过头,说道:“现在这里,不能听我的。”

众军官和士兵都把目光转向军长沃尔。

“军长,你下命令吧!”

沃尔咬着牙,在这危急关头,脑海中顿时闪过一万个模糊的想法,最后,他说:“我们走一号门,从主城区突围逃脱......”

众人在通往主城区的道路上,后面的增援部队还在巡视监狱,已经被远远甩在后面。受折磨最多的沃尔无法奔跑了,只能由体能最好的瓦扎背着。

“天哪,看城市那边!”瓦纳尔指挥官指着城市方向,惊愕地喊道。

众人都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在城市中发生一次大爆炸。

“这是B计划。”营救小队队长巴布洛说。其他小队成员全都迷茫的看着队长。

“这是最后的解决方案,只有我和负责通报的迈尔知道这个B计划。史密斯师长并不认为我们可以顺利营救出军官,所以他下令,在行动暴露的时候,强攻城市。”

所有人都为这个疯狂的举动感到惊讶,认识史密斯的几个军官都知道他是一个小心谨慎的人,从不会这么大动干戈。

“师长把这个叫做‘步步为营’,走一步算一步,占领一个城市算一个城市。”巴布洛说。

“所以是这样。”

“嗯?”瓦扎听到了背上沃尔的耳语,:“你说什么,长官?”

“哼......或许只是我多想了吧,不过这小子真是有远见。”

“我不明白,沃尔军长。”

“你就等着看吧,我们夺回首都再说。”

瓦扎不再提问。

在主城区里:

“瞄准瞄准!菜鸟你给我瞄准了!对,就是这样,开火!”

大炮轰出一发炮弹,炸毁了一辆敌人的坦克,坦克的前装甲板被掀飞到5米的高空中。

“冲锋!!!”

1000多名士兵嘶吼着,向敌人的阵地冲去。他们在掩体后躲避重机枪的扫射,踩在同伴的尸体上跳过地雷炸出来的弹坑,用残缺不全的碎布包扎血流不止的伤口。

在临时的指挥部里:

“战况怎么样了?”史密斯向刚刚冲进屋子的通讯员询问道。

“一切按照计划进行,我们已经占领了60%的城区,市政大楼就在眼前了,但是我们伤亡超过预计,可能无法在不损坏大楼的情况下攻入!”

史密斯本来是不准备的损坏市政大楼的,这150米高的建筑可是全国的著名地标。

“如果再不赶快的话,敌人的援军就要来了,现在不占领西部市郊公路,之后就没机会了,我们得利用人数优势,不能再拖延了!”

“是啊,史密斯师长,再过几小时,敌人的精锐部队就来了!”

站在史密斯身旁的,是原卡诺斯国西南部防线的两个师长,他们的严厉话语,让原本就焦头烂额的史密斯一时间感到手足无策。

指挥部里的17个师长全都等待着史密斯发号施令。

史密斯坐在木椅上,右手不住的摸着自己的额头,他长叹了一口气,极度无奈的说道:“上‘绞首车’吧。”

“““什么!?!”””众师长全都为史密斯的这样一道指令感到震惊,但是包括史密斯在内,所有人都没有再多说什么。

从大卡车里推出来的,是一个10吨重,占地8平方米,装有两个操作平台,4对轮子,四根炮管彼此交错且30度角上扬的怪物。这头可怕的野兽被敌人称为:绞首车,它是卡诺斯军队的骄傲,名为“彻瑞安多管火炮”。“彻瑞安”是卡诺斯帝国历史上的一个暴君,他因为杀人无数而被冠上罪名,历史称号为:绞首者。

这种火炮极难制造,从发明生产到停线的两年里,一共才生产了18门。但是这种火炮的破坏力极强,火力强大,可以同时发射四枚炮弹,专门配置的炮弹威力是寻常炮弹的三倍。

但是这个怪兽,并不是用来轰炸车辆和敌军的......

彻瑞安火炮在交火处10公里外部署,一支15人的操作小队在极限的5分钟里终于唤醒了这只沉睡已久的怪物。

“瞄准,开火!”四声炮响,震天撼地,四团火球从空中极速掠过,直指部署满敌军的市政大楼......

从第一发炮弹爆炸到最后一发炮弹接触残缺的楼面,扇形的市政大楼从中间被“钻”开了一个直径12米的大口子,承重墙和柱子已经灰飞烟灭,十几秒过后,大楼一半以上的部分全部倒塌,低楼层也被废墟掩盖。所有人,包括友军,无不为之胆寒。

“冲锋!!!”指挥官亲自提枪上阵,5000人一齐跟着冲了上去,小巷街道中无处不在厮杀,不断有尸体从楼上掉落,不断有鲜血从楼里面溅射而出。

但是在距离交火处40公里的市郊,营救小队带着众军官深陷敌营,所有人都尽量压低姿态,减小噪音。这里是敌人的后方,不断有傀儡军和驻守的波西军队被动员起来,所剩无几的坦克和火炮也都发动起来。这支队伍心惊胆战地穿梭了10公里,为了绝对隐蔽,他们利用每一处绿化和坑洼进行隐藏,但是狐狸尾巴终于夹不住了,他们在经过医院的时候被门卫发现了,门卫开始追击,队伍防守反击,又这么断断续续艰难的行进了5公里,队伍被通向前线的运兵车辆拦住了。四大队,300号人把小队包围在住宅楼群中央的草地上,小队无处可逃,只好背水一战。

毕竟是全军的精锐部队,即使身边有这么多没有战斗力的军官,迎战时也是丝毫不连累。沃尔的“保镖”瓦扎一直想要冲上去和敌人厮杀,但是收到队长的指示,不得随意上前。小队奋力迎战,阻击敌人长达半小时,但是因为弹药缺失,加上敌人后续部队赶到,一直没有能够突围。很快,第一名队友倒下了,然后是第二名,第三名......原本就不完善的火网现在出现了巨大漏洞,敌人得以缩小包围圈,一切可能似乎都已成为泡影。

也许只是巧合,远处传来密集的火炮声,绞首车炸毁了旁边的一栋废弃的住宅楼,大楼向内倾倒,把一大片敌人死死地压在下面。

小队队长及时转换队形,少了一个方向的威胁之后,解决下一个也就简单很多了,几分钟后,前线敌人的撤退部队被友军部队赶来,小队很快就脱离了困境,重新回到大部队的怀抱。

由于史密斯毅然决然下令攻城,卡诺斯流亡部队在7小时内完全掌控了首都。并且利用绝对的人数,装备优势,获得了歼敌15万,俘虏包括傀儡政府在内的30万人,损失5万人的胜利。所有军官成功救回,并且体征很快恢复到正常水平。沃尔意识清醒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询问现在的战场情况。超出所有人的预料,这一次突然的攻击并没有引起波西国的多大反响,他们顺利夺回了首都,几天之内,卡诺斯国傀儡政权土崩瓦解。周围傀儡国虽然为此一片混乱,却也没有出兵,波西附近的驻军并无动向。

“是么......”沃尔为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感到后怕和怀疑,并不感断下决定。

但是事实是,这支军队成功收复了原卡诺斯国的中部领土,解放了200万平方公里和8000万卡诺斯公民。这支军队在确认周围敌国的动向之后立刻来到民间稳定民心,这片土地在长达两个星期的欢庆中,成为了卡诺斯国起义,反抗,乃至复国的基础,由军长沃尔领导的军权政府,现在正寻找着下一个机会,下一步,就是彻底恢复卡诺斯,这将是他们前所未有的挑战,因为他们将要面对的不仅仅是4大傀儡政权,或许还有强大的波西国。

在波西共和国:

“首相先生...我们为什么不出兵攻击起义的卡诺斯部队?留着他们只能是祸害啊。”波西国首相的秘书如此问道。

首相抽了一口烟,好好品味了一番卡诺斯南部烟草之后,回答道:“不,我们现在没有力气去管理卡诺斯人,我们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和薛希的战斗上,让他们卡诺斯人自身自灭好了!”

“但是这么做真的......”

首相摇摇手,:“孩子,你好好想想,虽然现在卡诺斯土崩瓦解,但是他们依然有100万的强大军队,想要迅速击败着一支意志坚定的队伍是天方夜谭,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卡诺斯人先自己窝里斗,我们抓紧时间彻底击败薛希,然后再回过头来管他们也不迟,所以啊,胜利,是迟早的事。”

那个秘书听着首相讲话,表面上满口答应,其实心里十分没有底,他认为事情并不会想他想的这么顺利,因为这个好吃懒做的首相,根本不了解自己的敌人,根本不了解卡诺斯民族......

识歼献
作者的话

写刺客文就这么几百个字愣是耗了两小时 不知道“动作文”具体是什么样子的 我有看过《刺客信条》 大概差不多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