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吉上川 > 正文
第53卷洗澡洗睡着了
作者:蓝色天体  |  字数:3178  |  更新时间:2020-03-31 13:52:32 全文阅读

舱内的视频通话系统,很快叫通了艾妮的卧舱。视频里,听说他又荣任舰长随从副官,还不能离开指挥舱,入住了随从副官休息舱。艾妮笑了,劝他别急,约他明天一起午餐,还给他展示了一下给他准备好的礼物,一枚漂亮的蓝宝石戒指,还说保准他喜欢。吉上川好奇的很,说十分期待明天的午餐,艾妮咯咯的笑着,说要奖励他,给他直播自己洗浴。

不要。干看更叫我着急。明天中午见。

关了和艾妮的视频后,吉上川不知怎么,又想起游戏里自己的蓝宝石戒指。忽然一阵困意袭来,他想就这样睡。可再一想自己现在是随从副官,可不能臭烘烘的,跟在舰长身边。脱下舰队制服,内衣内裤,军靴,放进净衣仓,关上仓门,开启了清消作业。干净了,也不用拿出来,还是个衣柜。到明早起来,干干净净穿上身,方便的很。

摸着胳膊上飞驿球护臂,神将赐的短剑也插在里面。打开舱壁上的储物柜,把护臂取下来,放进柜子里,看着短剑精致的把柄,好想有天,能真的用上它。关上柜门,他又取下毕苬姐送他的毕苬1号随身机甲。打开柜门,把1号也放了进去,又关上柜门。

取下护臂状的贴身护甲,正要放进柜子里,吉上川又想试试它。得到礼物后,还没有试过它。把护臂戴好,一丝灵魂出窍,从手臂直接进入贴身护甲的独立虚拟空间,魂控发动,瞬间,一层银色,略带蓝色暗纹的护甲就包裹了全身。亥佩姐送的秘珠项链,被托在这层贴身的软软护甲之外。从舱壁的镜面壁上,吉上川看到了护甲精细的面具,头盔圆润的外型,果然有睡袋的潜质,可以调节护甲内温度。面具电镜形成的虚拟任务光屏,在眼前展开,显示周围空气成分,气温,辐射,微生物群落,卧舱内结构节点,能量流,控制节点等众多信息,果然是战地生存的宝贝,还可以和战甲联用,真是了不起的设计。

姐姐们是想着法儿在保护我呀。按照虚拟空间里的介绍,他又意动魂控贴身护甲,感觉十分的便捷,想放开那块,闭合那块,都很快,完全可以一直处于全身附甲的状态,也不会耗费机甲的能源。只是纯附甲,仅发挥护甲基础的被动防御功能,要完全发挥护甲的作用,做到探测,主动应急防护,就会持续耗能。

把贴身护甲收回护臂状,取下后也放进了储物柜。银色秘珠项链,也是魂控,内置的独立虚拟空间不大,只是不知防护灵魂攻击时,项链会生发出何种状态。取下项链,也放进储物柜。

飘进洗浴舱,吉上川洗着,洗着,睡着了。洗浴程序收了喷淋,吸干了洗浴舱内的水珠,把他吹的干干净净。他就这么漂浮在洗浴舱里,睡的舒舒服服的。随着舱内智控系统检测到他呼吸和心率减缓,舱内的灯光也熄灭了。只有两盏微亮的绿色光点,显示着舱内系统运行正常。

直到他手脚抽动,从睡梦中惊醒,睁开眼,还是心有余悸。卧舱内的灯光,随着他的醒来,自动调亮。吉上川舔了舔干渴的嘴唇,伸手打开了洗浴舱的透明舱门。

没想到自己在洗澡的时候睡着了。还有刚才的梦,太恐了。吉上川从橱柜里拿出袋水,含在嘴里,边喝边回忆着方才的噩梦。那一匕首从背后刺来,痛苦绝望的感觉太真实了,荒狼之乳被抢走,也实在是糟心的很。麻蛋,居然会做这样的怪梦,卖掉卖掉啊。他心里念叨着,给荒狼之乳定了个卖。

喝下一整袋水,感觉舒服多了。漂浮在舱内,还有点睡眼惺忪的吉上川,看了眼舱内主控面板,快4时了,正该起床。

打开储物柜,拿出飞驿球护臂戴上左臂,毕苬1号随身机甲戴上右腕,贴身护甲戴右臂,秘珠项链戴脖子上。穿戴好装备,吉上川有点想拉撒了。

在微重力条件下拉撒小不方便啊。吉上川排泄完毕,也清洗干净了,更是舒服。飘进洗浴舱,关上舱门,漱口,漱口水吐进吸桶里。干脆洗脸变洗澡,又冲了一个,装备也懒得卸下来了。以后这些装备享受炫戒的待遇,洗澡都不用卸了。毕苬姐不就是嘛,我不过多戴了两个。哼哼着昨天游戏里听到的流行歌曲,自我陶醉的很,身上吹干了,头发还有点湿润,就听到门铃声。他赶紧的出了洗浴舱,应答了门铃。只见门外是幽金,叫他去吃早餐。

好,我这就来。

快点,我在门口等。舰长要跟你说事。

啊?是。你进来歇会儿。

不用了。你快穿好制服出来。

是。

关了视频,吉上川赶紧的打开净衣仓,穿上内衣,内裤,制服,制式软底军靴,拍了拍随从副官的胸章,拉了拉袖标,又撸了两把有点润的头发,飘出卧舱,穿过会客舱,开舱门来到环形通道。

帽子呢?

帽子?

被幽金问蒙了的吉上川,反应稍有迟钝。上舰以来,他就没带过军帽。可看到从不戴军帽的幽金也戴着军帽,他赶紧的又返回休息舱,到衣柜里,拿出军帽戴好。为防止军帽飘飞,帽子的弹性强,箍的比较紧,戴头上不舒服,一般在舰内,都不戴的。今天是怎么了。

有什么事吗?

跟在幽金身边,顺着环形通道飘去餐厅的路上,吉上川还在打听。

一会儿耳朵竖起来,听话。嘴巴主吃饭,少问什么什么。

见幽金说的如此严肃,吉上川也只能点头,心里更是急的跟姐姐们挠样的。一进小餐厅,看见舰长和几名神军的高级军官都在吃早餐。

来了,赶快吃。一会儿,随我去迎接碧儿蔓次长。硕葱神将冲他微笑道。

是。

吉上川答应着,跟一舱的长官敬礼。记着幽金的告诫,没有问碧儿蔓是哪里的次长。幽金帮他把取下的军帽一起放进衣帽柜里。

一群神军高层吃完饭,就出舱了。吃吃了一半的幽金连忙起身。被硕葱神将回手按住。

你陪吉上川吃好。我们还要说点事。不急。

等小餐厅的舱门关上了,吉上川就从舱板通明处看到,舰长和几名高级军官在外面通道里说着什么。

快吃。幽金催了一句,又感慨道:舰长对你真的好呀。一会儿见到碧儿蔓次长,千万不要失仪。她可跟门神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见到就知道了。

她是哪里的次长。

殿卫四司次长。

幽金边吃边解答吉上川的疑问。他知道,神将的意思也是要自己多给神子提提醒。一听殿卫四司,吉上川就是脸一红,激动的跟什么似的。

她是来办考克斯的?

算你小子聪明。

听名字,是个女神呀。

我再次郑重提醒你。她跟卡西妮门神不一样。你小子别给神军惹事。

这话好重。我惹什么事?

又想试穿餐厅了?

能不说这个吗?我高度怀疑是大家听岔了,我根本没这么说。你们就是捉弄我。

哼。我调指挥舱视频给你回看。

别。我不是那意思,吉上川知道这个口误,算是捞得了,今后成了神将,也逃不脱被拿出来说笑的命运。当时自己一定是紧张坏了。一定是,不然不会前言不搭后语。

一会儿跟紧我。无论发生什么事,惟神将是听。别的都可不管。

听幽金不叫舰长,叫神将,吉上川真的是高度紧张起来。预感到那个要来的碧儿蔓不是个好弄的。不过好奇心旺盛的吉上川还是忍不住的要问。

她从哪里来的?

自然是从神殿来的。

从神殿啊?

看着吉上川那痴呆像,幽金笑了,伸手揉了揉他肩背,叫他也不要太紧张。

记得跟紧我,听神将的话。保你没事。跟着开眼吧。碧儿蔓可是智慧与美丽同在的绝代女神。

说完这话,幽金就有些后悔,感觉自己说忘形了。果然,就见吉上川一副无限向往的样子,流出来的涎水也不知是被啥馋出来的。

早饭好吃吗?幽金问了句。

自觉失态的吉上川,赶紧脖子一伸,吸溜一口,把要飘走的涎水又吞进嘴里,赶紧的吃饭。冲幽金哥笑着,一脸了解,保证听话的乖宝宝样子。

吉上川戴好军帽,跟着幽金出餐厅,来到环形通道里。舰长仍在和属下的高级军官们,在说着一些细节。见神将如此慎重对待神殿四司次长的到来,吉上川不由得也跟着紧张起来。他牢记幽金的告诫,一直紧跟幽金。而幽金一直按神将意思,快速的协调着各部门的动作。跟在幽金身后的吉上川,感觉脑子不够用,思维都跟不上幽金说话的速度。

空港候乘舱,纳西睦带着育空、莫黑妮等待着舰长一行的到来。吉上川看到执行飞行任务的,是亥佩姐的运输船。他的银姬在空港内显得十分显眼,从此间候乘舱透明舱壁一眼望去,清晰可见。

硕葱神将带着一众下属,都坐在大统舱。看着通向驾驶舱的门,吉上川不知,飞船驾驶舱里,是只有亥佩姐独自驾驶,还是有其他神兵陪同。

随着空港闸门打开,6架战机飞出空港,已处于悬浮状态的运输船随即轻盈滑跃,紧跟6架护航战机,飞出神舰,投入太空,与神舰伴飞数瞬后,划出一个优雅的弧线,在6架战机的护航下,以整齐的编队,飞向与星门的会合点。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