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至尊曲 > 正文
第八百五十一回 观碑者(三)
作者:王昭之  |  字数:3026  |  更新时间:2020-11-07 01:08:50 全文阅读

夫人知道这个道士不一般,他仅仅掐了一番,就算出东院某地埋着这么个玩意儿,肯定是个得道高人。

   当天,昌盛的病就有了起色,身上的青色开始渐渐消退,鼻孔和耳朵也不再淌血。

  第二天,昌盛本来血红的双眼恢复了正常,第三天一早,他竟然全好了,而且与原来一般无二,就好像从没发过病一样。

   好了以后的昌盛得知是个道士救了自己,连忙让夫人领着自己去叩谢救命之恩。

  进了房,道士正在房里喝茶。昌盛跪谢之后,说:“不知大师是何方仙人,该怎么称呼?”

  道士说:“贫道法号云中子,四海为家之人。善人满脸疑惑,可是想知道你这病是怎么得的?”

  昌盛听道士云中子一下就看出了自己的心思,知道是真的遇上高人了,连忙说:“正是,正是。我不知道您是怎么救的我,更不知道那截脚趾头和我的病又有什么关系?”

   云中子点点头,说:“你是被人下了巫毒,被人诅咒了。”

   “啊……”昌盛听了,有些莫名其妙,想了想,说,“我一个商人,从不干杀人放火之事,更不与人结仇,经商以来一直做到童叟无欺,会是什么人给我下这么重的诅咒呢?”

    云中子说:“无量天尊!你家下人已经告诉我,你家东院是县府不久前奖赏的。一年前东院是祁阳的住宅,可他全家都被杀了。我告诉善人,下巫毒的人就是祁阳。祁阳是个劣迹斑斑的朝官,为官时曾做了不少恶事。他是个贪财之人,告老还乡之后,害怕有人来谋害自己侵占财产,早早的就砍断了自己一截脚趾头,埋在院子里,以此来诅咒所有霸占他家财产之人。这种咒术称怨咒,只有在晚上才起作用,越是临近子时,怨咒的威力也就越大。”

  昌盛听了,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是中了祁阳的怨咒才会有此一难。他不由想起了那晚在东院曾看到祁阳全家的景况,外面梆子响时,正是子时。

  云中子接着说:“除掉怨咒的方法就是把咒物找出来,烧毁就行了。如今咒物已毁,再无害人之法,善人可放心大胆住进去。”

  昌盛连忙致谢道:“谢谢大师施救。只是我不明白祁阳乃朝官一个,怎么会懂巫术呢?”

   云中子轻叹口气,说:“无量天尊!祁阳为官之前,曾是一个神汉,懂些巫术。为官之后,贪婪无厌,大捞金钱,为了守住这些金钱,才用巫术。善人可在东院寻找,一定藏有不少金钱。”

  昌盛听了,更加迷惑了,问:“大师又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云中子停了停,讷讷道:“因为祁阳也是作恶的道士,他的一切我都知道。所以说,善人正是因为碰上我,才捡回一条命呀!这就是天意,换了别人,只怕……”

  昌盛这次如醍醐灌顶般猛醒过来,连忙向云中子致谢。

   当天,昌盛在云中子的指点下,很快在东院的地底下挖出不少金银财宝。昌盛拿起算盘一拨拉,这些金银财宝加上东院的价值总额正好是自己捐出粮食价值的两倍,不由连连称奇。

    云中子感叹道:“人在做,天在看,老天爷是不会亏待一个善人的……”

  可名是个修道士,也是个驴友,热衷于探险,年轻时,他租了一匹骆驼,想独自横穿沙漠。可途中他迷路了,已经两天没喝水了。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就在他快放弃时,竟发现了一片林子,并在林中发现了一个不大的坑,坑中是清澈见底的泉水。

  可名和骆驼都放开肚子喝了个饱。喝完后,可名才发现泉水旁边的树上挂着块牌子,上面写着一行字:“你只能从这里带走一囊水,否则,你将遭到诅咒!”

  可名虽然不相信什么诅咒,但心里还是有些不安,他仔细地观察起这眼“被诅咒的泉水”,泉眼几乎看不到,坑底铺满了落叶,水坑周围有许多新鲜的动物足迹,可见沙漠中的动物也来这里喝水。

  装水时,可名犹豫了,他有三个水囊,是将三个水囊都灌满,还是按照树上“咒语”的提示,只带走一囊的水?

  可名最后作出了抉择,将三个水囊都装满!毕竟,自己现在迷了路,多一囊水,就多一分生的希望啊!而那个诅咒,也许是某个无聊的旅行者开的玩笑罢了。

  装完了水,看见水坑中还剩下小半坑的水,可名禁不住诱惑,脱下鞋子,把自己的脚丫伸了进去。最后,他干脆脱光了衣服,跳到水坑中洗起澡来。

   可刚洗一会儿,可名发现水坑里的水竟然渐渐少了,最后彻底干了。他有点着急,看来是什么东西堵住了泉眼。

  他赶紧穿上衣服,仔细清理坑底的落叶和碎石,可弄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泉眼。

  可名有些后悔了,更有些后怕。他环顾四周,总觉得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可除了骆驼,并没有其他动物。

  可名急忙逃离那片林子,直到林子已经完全看不见了,他仍然不敢停下来,因为他觉得那双眼睛依然在背后盯着自己,可当他回头张望时,却什么也没有。

  难道自己真的被诅咒了?

   走得累了,他卸下骆驼背上的东西,准备休息一下。可骆驼也似乎感觉到了某种危险,躁动不安地挣脱了可名手中的缰绳,接着便跑了起来。

   没有了骆驼,可名十分懊恼,只得自己扛着三个沉重的水囊上路。

  走了一阵,他突然发现远处的沙丘下有异样的东西,走过去一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正是那匹骆驼,不过已经倒毙在地上了!骆驼的脖子上有伤口,它的血竟然被吸干了!

  他的心头不禁笼罩上了一层阴影。

  可名下意识地回头一看,发现一个黑影一闪身躲到了沙丘后面,真的有东西在跟踪自己!

  可名拔出刀,冲着那黑影躲藏的沙丘大叫道:“我不怕你!有种就出来和我决斗!别装神弄鬼的!”沙漠里一片寂静。

  可名又大叫了一遍。忽然,一个黑影出现在了沙丘顶部,慢慢地坐了下来,用冷冷的眼神盯着可名,竟是一匹狼!它比普通的狼要大得多,颈上有一圈白毛。

  可名握刀的手出了汗,在沙漠里被狼跟踪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和狼对峙了一阵,双方谁也奈何不了谁。

  可名继续赶路,那狼仿佛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也不再躲藏,只是远远地、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傍晚时分,天气忽然变了。天边黑云翻滚,一场风暴即将来临。就在这时:那匹狼登上了沙丘顶部,发出了一声声凄厉的嚎叫。显然,它在召唤同伴。

  很快,远方就传来了回音,随后,不断有别的狼加入跟踪的队伍,天快黑的时候,狼群已经扩大到十几只了。

  可名心里充满了绝望,狼群、沙暴、被吸干血的骆驼,这难道就是那个诅咒?

   沙暴来了,漫天黄沙,可名已经筋疲力尽,但他不敢停下来,狼群还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更让他吃惊的是,狼群的后面隐隐约约多了很多东西。这些东西远比狼还要大,却都不紧不慢的跟着自己。

  可名神经紧张,几乎要崩溃了!

   突然,一个白色的身影挡住了可名的去路。红了眼的可名拔出刀,踉踉跄跄地扑了上去。刚扑到白影跟前,他的脑袋就被猛击了一下,随即一头栽倒在地。

  可名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躺在一间石屋里,身旁是一个穿白色长袍的老人。

    老人见可名醒了,高兴的笑了:“你醒了?刚才我见你神志不清,只好先把你打晕,拖到这里来。你那样在沙暴里乱闯,是死路一条。”

  可名疑惑地问:“这是什么地方?”

  老人说:“这是一座废弃的古城堡,穿越沙漠的人常在这里躲避风暴。”

  可名向老人道了谢,他口渴得厉害,发现自己的东西放在石屋一角,便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拿起水囊喝水。

  老人突然问道:“我发现你带了三囊水,我想知道你的水是从哪里来的?”

  可名不敢隐瞒,结结巴巴的把泉水的事说了。老人气得直喘气:“作孽呀!难怪那些东西要跟踪你,你受到诅咒了!你自己去窗边看看吧!”

  可名凑到窗边一看,吓得—屁股坐到了地上!

   外面的风暴已经停息了。但黑暗中有无数绿莹莹的眼睛瞪视着可名!整个石屋,已经被这些怀着敌意的眼睛包围了!

  这是些什么怪物?它们为什么要跟踪自己?

  可名用眼神向老人询问,老人却瞪了他一眼,不屑地扭过头去。

  天亮了,可名小心翼翼的凑到窗前一看,尽管有心理准备,但外面的情景还是让他大吃一惊!原来外面蹲伏着数百头大大小小的动物,有狐狸、黄羊、狼,还有比狼大得多的野骆驼,很显然,它们都是冲着可名来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