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至尊曲 > 正文
第八百一十三回 狼帝非狼
作者:王昭之  |  字数:2914  |  更新时间:2020-04-06 23:39:58 全文阅读

自古就传着五仙“得罪不起,避之则吉”的说法。

  有的人说了,既然这五大家易出精怪,有法力且懂得报恩,何不四处搜寻善待,意图将来挡灾挡难,添福加寿呢?

  这可比天上掉馅饼还难哩,老人们要是听说谁这样想,肯定要用棍子敲他脑壳的,那仙家还容得凡人算计?

  天道莫测,越测越闯祸!更何况那“仙家们”终是异类,难懂人心反复,“仙家”的报恩关照更是常人难以接受的,前村兴庄的高老太家就是个例子。

  高老太是老了以后被叫做高老太的,年轻时嫁过来,只生了一个儿子高云就守了寡,她一边拉扯孩子,一边伺奉公婆归了西,四五十岁的时候就弯腰驼了背,早早就被叫做高老太太。

  可是高老太虽然命苦操劳,实在是个善心的人,她娘家妈是个产婆子,自小见惯了接生的种种,嫁过来以后村里妇人生产之事,她都帮得上忙,不管多晚都不推脱,也不要谢钱,只说是邻里相帮。

  因此高老太在村里的名声很不错,后来成了孤儿寡母,众人也都相帮相助。

  只是高老太的儿子高云不知是随了祖宗哪一辈的德行,自小坏水不断,恶形恶状的,只是年纪小,众人不与他计较,劝高老太这儿子惯不得,要早些管教才好,免得将来闯大祸。

  高老太也想管教,只是几巴掌打下去,儿子哇哇哭着要找爹,她自己心里先酸痛得不行,再也打不下去手,抱着儿子一起哭。

  高云摸准了他娘的软肋痛处,更加变着花样的作闹。

  那年年轻时的高老太在村后坡地上挖野草做鸡食,在荒草窝里捡到一只刚出生的小黄鼠狼,身上粘液还未干,大概是母兽生产被惊扰,遗漏了这一只,也或许是嫌弃它瘦弱,故意抛下的。

  可不管怎样,这是一条小生命,连眼睛都没张开看一眼这世界,怪可怜的,若是丢下不管,蛇虫鼠蚁都能吃光了它。

  高老太心善,挑着身上衣服的软和处,将小黄鼠狼包裹起来带回了家。那时候几岁的高云尚未断奶,她公婆尚在,高老太偷偷挤出些奶”水去喂养这个小家伙,不敢让人知道,只有小高云见到了,总是想捏死摔死它,好歹被他母亲拦住了。

  过了半月有余,小黄鼠狼不但活了过来,还挺健壮,“叽叽吱吱”地哼叫,高老太的衣兜里也护不了它多久啦。

  正发愁这小黄鼠狼将来怎么办,一天夜里高老太听得窗户外边也有兽类“吱吱”的叫声,她借着月光往外看,见窗户外边蹲坐着一只大猫一般的影子,衣服堆里的小黄鼠狼使劲儿往外钻,高老太知道这是母兽前来寻找自己的孩子啦,她轻轻地启了个窗户缝,用手托着将小黄鼠狼举到外边,那母兽借着她的手,叼着小兽的脖颈,一跃而下,闪进夜色里不见了,高老太也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此后高家岁月如常,公婆离世,日子艰辛,高老太咬牙苦撑。

  儿子高云十三岁那年,突然得了怪病,浑身高烧不退,却力大无比,蹦到院子里嘻嘻痴笑,啃土吃草,胡言乱语,村里三五个壮汉都按不住他。

  如此折腾了两三天,被绑着的高军的脸上血肉消退,只剩两只大白眼珠子“叽里咕噜”地乱转,喉咙也哑了,还在嘶叫乱喊,高老太哭得两眼红肿,这可是她唯一的儿子呀,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她可怎么办?

  后来还是邻村的神婆子赶来,说这是被黄大仙迷症着了,得点香上供说些好话赔礼,请走了才行呢。

  可神婆子好话说尽,也不见高云情况转好,这“黄大仙”好像铁了心的就要折腾死他似的。

  这神婆子也是个硬气脾性,敬酒不吃吃罚酒,也罢,她一手捏着寸长的针,一手顺着被剥光压着的高云身上按压,只见一个滚圆的青筋团子在高军皮肤底下乱窜。

  神婆子眼疾手快,一针下去,将那个筋球扎住定在了高云的腋窝底下,嚎叫不断的高云突然“嘎”地一声住了嘴,换成了另一个尖尖细细的声音哭求着:“饶命呀,放了我吧!”

  神婆子轻易也不愿意得罪这些“仙家”,跟着这声音一问一答,那尖细声音竟然说它是来报答高家阿嬷的救命之恩的,它出世时幸得高家阿嬷相救,得了人乳生气儿,如今只十载,它竟然通了灵性,得知高家这个儿子将来不孝呢,阿嬷要吃他的大苦头,它虽然能迷了高云的神魂,却也是因为高云年纪尚幼,再等上几年,只怕它也无法呢,因此才非要“折腾”死高云不可,不想竟被针扎住了魂魄……

  高老太听了想起过往,虽然心疼儿子受了苦,可也不能要了来报恩的黄鼠狼的命呀!

  高老太流着泪对那尖细声音哀求,说:“我儿尚未长大成人,纵使将来他如何不孝,做母亲的也不能不管他,你自去深山修炼,莫管我母子的是非啦!”

  这事情之后,一晃便是十几年过去了,高云自小经历了这一场黄鼠狼迷魂,村里人都指指点点说他将来是个不孝子,可高云不但没有迷途知返,反而是沾染了许多的坏习气,喝酒赌博俱全,高老太劝上两句,竟然被儿子打得鼻青脸肿,方知那年小黄鼠狼所说非虚,可又能如何,哭上一夜罢了。

  到了高云娶媳妇的时候,高云不知从哪里弄了一笔钱来,哄着一户贪钱的娘家把姑娘嫁给了他,也不管自己女儿过得如何,拿了钱便再也不理睬了。

  高云这个媳妇倒是个好女人,只是软弱,被高云打骂,只知道哀哀的哭,婆媳两个见到高云就吓得瑟瑟发抖,真像伺候大爷一般。

  即便如此,高云也未收敛,反倒是打得兴高采烈,花样百出,他娘高老太怕媳妇被打死了,上前来拦着,被高云几次踹折了肋骨!这哪里是个儿子和丈夫,竟是个磨人的恶鬼讨债来的。

  婚后七八年,总算生了个女儿,小娃娃也不可避免的挨打受骂,家里遭罪的女人从两个变成了三个,任谁说都不管用,这么个泼皮无赖,谁沾上了谁倒霉,只能偷偷可怜高家这几个女人了。

  高老太六十岁那年,小孙女只有五六岁,几次三番被高云举着摔倒地上,恶狠狠的骂着赔钱的祸,早死早消停!高老太哭得眼泪都干了,木呆呆地看着儿子凶神恶煞的样子……

  后来有人见到高老太拎着个竹篮子往村后山上走,篮子里露出一大截的黄线香头儿……

  回来后不过三天,高云灌了一肚子黄汤,打骂完妻女躺下大睡,就再也没起来,对外说是肚里的酒菜倒返,堵住了气管儿,活生生被自己呛死的。

  可村里私下都流传着说,这是高老太实在不堪恶儿欺凌,儿媳软弱,孙女年幼,再不自救,只怕全家都要死在高云拳下了。因此上山去求那黄鼠狼,大概是黄仙家道行也长了,竟能要了高云的命哩!

  这话也就私下传传故事也就罢了,高云死了,全村都跟着松了一口气,高家祖孙三个倒过上了安宁日子。

  只是村里人感叹,这黄鼠狼的报恩,咱俗人真是一时接受不了呀,娘做善事却儿子倒霉,不到眼前发生,谁肯相信将来这是个逆子呢?

  虽是养虎为患,也是避无可避呦,幸而还能得个安生晚年,也算是一桩善报吧。

  那小黄鼠狼长大后的黄仙家正是后来后来狼帝,他不断苦修,终于成就了上仙的修为。他见柏拉帝与鼠帝打得难解难分,于是手一挥,就拉近了洛帅的距离,道:“你就是爱臭美的洛帅吧?”

  “不错,看来你想找死。”洛帅道。

  “喜欢穿着打扮的美男一般都是虚荣心在作祟,即使外表再美,也遮掩不住内心的丑恶,所以我才选你。”狼帝道。

  “你是叫狼帝不错,可不是虎豹豺狼的狼,而是偷鸡摸狗的黄鼠狼,听说你当年被丢失时还吃过人奶,哈哈哈……真是可笑死了,所以空有名头的你还吓不住我。”洛帅笑道。

  狼帝冷冷一哼,道:“我不怕你嘴贱,只怕你人贱,夺命追魂术!”

  狼帝浑身散发出实凝的赤气,右手一拍,黑色的强大规则之力瞬间爆发,照着洛帅的胸膛就轰去。

  “来得好,看我的诛仙术!”洛仙不惧,身子潇洒一闪,飘逸出尘的他哪是像是个坏人,倒像是位翩翩的高贵君子。他信手一拈,就像摘叶般轻易地拈住一束又薄又小的精纯白色刃片,那刃片如树叶,却给狼帝一种危险的气息。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