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至尊曲 > 正文
第一回 英雄落起
作者:王昭之  |  字数:3942  |  更新时间:2020-05-03 07:34:14 全文阅读

文艺天地,情心世界

  纵横共史,宏扬之兴

  遗世浪客逐心,孤鸿惊沙梦。天地义情在,君皇无情剑。

  ——总寄语

  人之生死,何寻何求?为心一剑,断命一挥。生有何欢,死又何悲?取舍之间,血剑英雄。

  ——序篇首语

  混蛋未开、鸿蒙未判之初,没有天地,没有阴阳,没有日月,生灵万物俱无,一切归于混沌。

  后来,元始天尊入道化身,终于孕育出了盘古巨圣,一日之中变化七十余次。

  盘古巨圣手执开天斧出世,因不满混沌中那无穷无尽的压抑,遂用那开天斧将天地劈开,四大混沌元灵地、水、火、风现世而出。

  地(浊垢元壤)落于洪荒世界,吸收天地始初之灵气化为昆仑山;

  水(冥狱玄冰)潜于冥界之中;

  火(大日金焰)落于太阳星之内;

  风(虚无赑风)浮于天庭之上。

  四大混沌元灵逐渐演变,由此而成后天五行元素——金、木、水、火、土。

  在演变的过程中,混沌元灵互相融合感染,终于孕育出三大混沌神兽:祖龙、元凤、始麒麟。

  祖龙乃神兽之首,拥有强大攻击力,成为海洋之主、百麟之长(这里的鳞不是麒麟,而是所有长鳞的生物都奉其为尊)。

  元凤乃不死之身,拥有无尽的生命,成为百禽之长,天空之主。

  始麒麟乃圣兽王者,有着王者霸气,成为祥瑞,乃百兽之长,掌管大地。

  祖龙又命水族中能占卜凶吉的神龟为百介之长,让它统领所有带壳的生物,世人合称“四大灵兽”,把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称作“四大神兽”。

  三大混沌神兽各自繁衍生命,由此诞生三大族:龙族、凤族、麒麟族。

  三族共同统治,洪荒的时代终于来临。

  由于三族内的成员不断增加,为了夺取更多的生存资源,也为了争夺天地间的控制权,三族间不可避免地出现了矛盾。

  后来,魔祖罗睺因一己之私,挑拨三族纷争。

  因三族得天独厚,生而大能,故互相皆不服,从而导致了大战的爆发。

  龙族,天生肉体强横,一般法宝武器均伤之不得;凤族,涅槃重生,生命力强决;麒麟一族,虽没有什么出众的能力,可是繁殖力量极强,族群众多,亦能经得起持久之战。

  如此千年之后,三族神兽纷纷陨落,洪荒世界遭到严重破坏,生灵十不存一,诸多上古神兽消亡,龙、凤、麒麟族均元气大伤。

  三族数量越来越少,繁衍越来越难,血脉不断退化,潜力也不断降低。

  从此,龙族镇于四方海域而不出,凤族居于丛林火山而难现,麒麟隐于中央大地而成瑞兽,而元凤、祖龙、始麒麟也失去了踪迹,史称“龙凤大劫”。

  生灭、轮回,是宇宙万物的基本规律,其衍化运转的玄妙,修仙者谓之“道”。

  天之道,对所有生灵都是公平的,天地不仁也好,慈悲也好,都是各生灵的心态问题,大道不以其意志而为之转移。

  于是,在天地间,各生灵都在进化,它们为生存而挣扎奋斗,交织命运,形成各种因果。

  众生之中,唯有证道入混元,方能不沾因果,不死不灭,是谓“圣人”。

  如此,时移犹星光之逝……

  这里是冷兵器的时代!

  夏代末年,君王履癸即位。因商主成汤谥其号为‘桀’,所以史称‘夏桀’。

  桀稚幼时便即王位,在位共五十二载。他文韬武略,赤手能随意将大铜钩拉直,空拳可以格杀虎豹,甚至能将九头牛倒拉着走。

  夏桀好战,称王第三十三年,他率军攻打有施氏。面临灭亡,有施氏之主把绝美的义女妺喜上献。桀万分欢悦,立刻罢兵带妺喜还都。

  为取悦妺喜,桀让妺喜当上了王后,并大兴土木,筑华丽的宫殿,装饰瑶台,建作琼室,大立玉门。除外还横征暴敛,将奇珍异宝搁入宫室,选集各地美女,置于后宫,修造深大且能航船的酒池。

  桀开始不理内政,骄奢淫逸起来。日夜与妹喜及众宫女饮酒作乐,醉而溺死者时常发生。桀把人当椅子坐,自诩为天上太阳,永存于世。

  桀为了搏得美人欢心,常做一些荒唐无稽之事。妺喜说帛被撕裂的声音清脆无比,十分悦耳。桀就派力大的宫女每日撕裂一百匹帛给妺喜赏听。暴虐无道的他还重用奸臣小人,排挤贤士能人。如赵梁专投其所好,教他如何享乐,如何勒索和残杀百姓。太史令终古上劝桀要勤政爱民,被迫害逃投商主汤;大臣关龙逢谏言,被戮死,他还囚禁过对自己有威胁的商主汤。

  桀滥杀无辜,以致众叛亲离。夏代内忧外患不断,奴隶主,奴隶,平民之间的矛盾日趋尖锐。诸侯已不再朝贺,各地民不聊生,危机四伏,战乱一触即发……

  三侠村,是一片颇为富饶的地区。山清水秀,流水潺潺,清澈无比,更有鱼儿悠悠游动,因为村中出了三位盖世剑侠而得名。

  这三位剑侠,非凡无比!武次第的出剑速度,天下无双。在大雪纷飞的坝地里,武次第的青铜宝剑挥舞拔雪,能保证在饮一壶酒的时间里方圆三丈之内雪屑一点儿也不落入。有人不相信,因此输掉了一匹‘急风’宝马后方才服气。

  薛剑的轻功乃世所罕见,‘蜻蜓点水’从几十丈的湖面掠过,漫山丛中使出‘草上飞’,皑皑白雪里亮出‘踏雪无痕’,宽大湖面上使用‘水上漂’的绝技,那也是小巫见大巫,算不得真章。

  薛剑能在几百丈宽且波澜壮阔的江面上掠出三个不着地的来回,而且乌色布鞋不沾湿一丁一点,甚至身体能像羽毛一样立于水上面,那叫‘羽浮’,是他的真正绝技。

  有位资深的铸剑师开始也认为是夸张的传谈,但赔上心血铸就的‘清波’宝剑后,就不再否认了。他甚至还骂别人道:“既然你们不信,又怎么不押上身家赌他一把?”从此,别人就渐渐深信了那个传言。

  项剑的力劲可谓冠绝天下,他右手持剑柄,左手随意伸出一指压住剑尖,就能把别人的祖传宝剑压弯折断,而且身上丝毫不损。

  有人说项剑曾用双指夹住绳索与十头奔跑的野牛对拉当作练习,即便是‘摘叶伤人’的武技在他面前也是小儿科。

  据传,项剑用一根头发丝丝就能将敌手头颅击穿,不过这种说法没人敢去证实,或者说谁也不会嫌自己的命长!人们至少能够明白,能和武次第、薛剑排名于‘三剑侠’之一的项剑,手中应该有真功夫,至少不会是软捏的柿子。

  因为他们愿意相信,无风是不起浪的。至少项剑会杀人,能把人杀死……

  武次第、项剑、薛剑三人自幼便相识,过了十二岁时才共同拜天地义结了金兰。至于这三位小子的武学来源,村中邻居们却一无所知,好像他们是天生就能会,又推测可能是隐士高人赠予的!总之,是一团迷迷糊糊的,谁也弄不清情况,问不出来历。

  三个人三柄青铜利剑!黑白灰三色长袍束身,就是英武侠士的形象。

  薛剑执剑于手,身法似电,轻巧快捷的御风般逼向大山之巅。脚尖轻轻一点,躯体带动灰色的衣袍在微弱的风中卷起拂动,却已稳稳地站立在高高的大树梢顶。

  “我想,以他们的脚力速度将会在明早清晨到达此处!”薛剑目光眺向远处,声音不大,却好似在自言自语。

  “嗯,那先捕捉些野味。”

  “顺便看一看附近的秀丽景色,试一试我腿上的速度。”茂盛的树下传来两人的回应后,又掀起一阵拂叶的风来。

  当薛剑拾好柴升上火时,武次第与项剑已经手拎处理好的山鸡、野兔和羊肉大踏步回来。

  项剑脱下白袍,顺手一出剑,水桶粗的大树齐齐整整而断,再补上几剑,三个柱子状的木凳就出现,用水一冲,几涮涮,十分的干净。

  烤好的香肉被放置在宽大的树桩上,武次第三人搬来木凳围着树桩而坐,各自掏出匕首将烤好的肉食一块块切割,然后一片一块的送入口中,填充那早已饥肠辘辘的空腹。

  “昆吾国主果然是睿智忠实,如此之举,除了能趋利避害,至少还能多苟延残喘几日。”薛剑漫不经心的道。

  项剑听到此处,狠狠将匕首插入烤熟的羊肉中,讥诮又略带怨意道:“帮助暴’政的势力,为利熏心的鼠辈,他确实是大恶人。履癸身为大夏的君王,不以苍生作念,只知道欺民敛物,贪色误政,毒荼忠良贤士,却是害苦了天下众民。他上没有尧舜那样的德政,下又违悖了祖上大禹的名声道化,昏庸至此,凭什么还当君王?要是成汤真反了大夏才好!”

  武次第看着两兄弟,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安慰的劝道:“夏桀殃祸苍生,自然会有因果报应。天下有大德的贤士,勇冠三军的将领必定会奔投贤明的君主,从而有所作为。商地的黎民安平乐道,倘若成汤受到桀的迫害,那么他的国家也休想再长存。我们身在江湖,朝政纷争按道理应该不去干涉,但为了让商地民众免去祸患,也就不得不抛头露面在这关键的时刻。”

  “履癸因成汤贤能爱民,怕商国壮大后反叛他,这才囚禁商汤在夏台。以他想害终古,又杀死关龙逢的性格来看,成汤必须死。所幸成汤聪慧,谋划的计策起了效果,这才得以脱身。依我看来,昆吾国买通并派遣断羽之类的江湖极凶人物充当刺客,想半道劫杀成汤的这件事,多半是夏桀授意。所以,明日我们当小心为事,以免得不偿失。”

  “是……”

  两兄弟异口同声回答。

  烈阳当顶,树木繁茂,大道的尽头上,十骑两车卷起漫天飞尘,滚滚的风沙随着飞奔的马蹄而来。鸟雀被惊飞、禽兽忙窜走,一切动物急急忙忙避让,真是虎骑雄士飞星鞭,惊避龙蛇遍山藏。

  伊尹所坐的马车在前面,他看着摇晃的马车,心中总是忐忑不安,因为他明白,此回恐怕难以顺利返回。而现在,他心中的不祥之感随着怦怦心声,愈来愈强烈。

  成汤的马车在后面,此刻他正端坐其中,一脸的泰然自闲。

  “吁……”

  奔跑在前面的卫骑急忙喝住马停止奔蹄,只听“呛啷”一片剑鞘之响,众多的卫骑皆手持青铜宝剑,警惕的防范着四周。

  伊尹坐在马车内几乎摔倒,他急忙抓稳扶手,然后坐正,心中的不祥之感越来越肯定。

  “左相,前后的道路均被巨木塞挡住,难以再通行,目前还不见歹人的踪迹!”一名卫骑禀告道。

  伊尹下令道:“保护主公!”然后,他蹙眉拂开帘子出了马车,瞧看着四周情势。只见左右两边是又高又陡的土坡,前后十丈开外,道路中尽是丈高的巨木坚固的垒起,但却未见到任何歹人。

  伊尹见卫骑们已将后车安全的护住,心中甚为欣慰,走到车帘外拱手作礼道:“主公,道路被人阻挡,难以脱身,虽然未见到贼人,但恐怕有不虞之事即将发生。”

  成汤掀开帘子看着伊尹,叹息着自言自语:“唉!难道大王还不肯放过我?”

  伊尹安慰的劝道:“主公宽心,此事未必对我们不利,待臣去看看情况。”

  “哈哈哈……伊尹、商汤,尔等小芥,我们奉命已在此恭候多时,你们还不快快引颈受戮,更待何时?”

  这时,一阵阵猖狂的男声从天际各处传来,只是不见他的人身,好似鬼魅在传话,唬得众卫士面色惊失,神情十分的紧张。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