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云涌(四)

更新时间:2017-12-08 01:30:45字数:3040

第十五章·云涌(四)

亡者之森西部,一处临时营地中。

今天不是杜边君守夜,躺在自己的帐篷内,他却辗转反侧的难以安眠。闭上双眼,墨倾晨的身影就出现在他面前,一次次的挥舞着巴掌向他扇来。当然,他不是因为那一记耳光而痛苦,他还没有那么脆弱。

让他真正伤心欲绝的,是晨儿当时看向自己的双眸,蕴含着愤怒、悲伤和失望的眸子。

我让她失望了吗,明明立下誓言守护有关她的一切,但现在却让她失望、让她哭了吗,让那个活泼开朗的女孩流下眼泪了吗?

想到这里,杜边君的心脏就一阵阵刺痛,让他难受的几乎晕死过去,抱着双膝,蜷缩在床上,一次次回忆晨儿离开时的背影,一次次感受心如刀绞般的痛苦,意识渐渐沉沦,终于彻底的昏睡过去。

惊醒杜边君的,是帐外的疯狂的呼喊,怒骂声、尖叫声混在一起,犹如霹雳般震耳欲聋。

掀开营帐,杜边君就看到了自己毕生难忘的一幕。

亡灵如潮水般涌来,轻易的撕破了佣兵们的防线,它们拥有着和人类一样的躯体,却比野兽更加疯狂,当一名佣兵被扑倒,就有无数的亡灵涌上,将其包围、撕咬,血汁四溅,宛如一场狂欢。它们悍不畏死,即便被拦腰斩断,残缺的身体却依旧不曾停息,执着的向着视野中任何一个目标爬去。

火光吞噬了黑暗,将夜幕都彻底点亮。鲜血滋养着大地,将这一场盛宴推向巅峰。不久前还欢声笑语的营地,此刻却宛如地狱一般,不,这里本身就是地狱!

杜边君也上过战场,见过死人,更杀过敌人,但他从未看见如这些亡灵般择人而噬的恐怖存在。看着它们将一个个佣兵扑倒在地,撕咬、拉扯、肢解的血腥模样,他感到腹中一阵翻涌,恶心的差点吐了出来。

看着眼前的场景,杜边君被彻底的惊呆了,连一只亡灵爬到了他的身侧都恍然未觉,直到他被那只亡灵扑倒在地,杜边君这才清醒过来。

亡灵趴在杜边君的身上,龇牙咧嘴的试图去撕咬他的喉咙,却被杜边君死死的挡住,无法企及。

看着那只亡灵狰狞的面孔,上下颚不停的开合,发出咔、咔、咔、咔的声响,一股恶臭从它口中传来,熏得杜边君差点背过气去。

亡灵的力气大的惊人,被按到在地的杜边君竟挣脱不得,背负在身后的重剑也无法取出,咬着牙,杜边君单手抵住亡灵的下巴,让它无法咬到自己,另一只手探到腰间,抽出随身携带的匕首,狠狠的插入了它的太阳穴中,那只亡灵这才停止了动作,但身体却依旧不住的抽搐着,仿佛尚未死透一般。

推开趴在自己身上的亡灵,抽出背后的重剑,杜边君这才想起了自己的使命,连自己贴身的匕首都来不及拾起,便向着墨倾晨的营帐狂奔而去。

一路砍翻了几只亡灵,杜边君顾不得礼数,疯狂的冲入了墨倾城的营帐,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杜边君惊恐万分,茫然四顾,未曾找到那熟悉到已经刻入自己灵魂的身影,他脸色惨白,仿佛连站都站不稳了。

“阿杜?”

充满试探性的呼喊从耳边传来,杜边君仓皇回头,看着那躲在马车下的倩影,他楞了半晌,然后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墨倾晨飞身而起,扑进了杜边君的怀中。搂着晨儿的肩膀,杜边君有一种劫后重生的感觉,他第一次感到如此心安。

找到了晨儿,悬在杜边君心头的一块巨石终于落下,环顾眼前的局势,他马上发现了不对的地方,“晨儿,你看见神乐了吗?”

昨日杜边君与秦羽交战之时,神乐轻易的就出手制止了二人的争斗,虽然他们都未曾使用魂力,但神乐却能空手接下二人的刀剑,想必实力非同一般,如果有神乐出手,眼下的情势绝对不会如此不堪。

看着墨倾晨茫然摇头的模样,杜边君咬了咬牙,看着不远处踉跄逃窜的佣兵,立马上前拉住了他的胳膊,“你们团长呢?”

那名佣兵神色恍惚,显然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对于杜边君的问话置若罔闻。杜边君抬手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他这才回过神来,杜边君连忙再次问道:“你们团长呢?”

那佣兵如同疯癫了一般,惊恐的摇着脑袋,“团长?我不知道,我们团长呢?不知道,不要杀我,我们没有团长,我不知道,求求你不要杀我...”

话音未落,一道黑影闪过,将佣兵扑倒在地。看到佣兵遇袭,杜边君连忙挥舞手中的重剑将那亡灵的头颅斩落,踢开亡灵的尸体,却发现压在亡灵身下的佣兵正双手捂着自己的喉咙,鲜血如泉水般喷涌而出,眼看是活不成了。

“啊!”看见那名佣兵的惨状,墨倾晨显然被吓了一跳,连忙躲在了杜边君的身后,杜边君顺势回过身来,抬起左手捂住了晨儿的双眼,不让她看见如此血腥的一幕。

再次回头看向那名佣兵之时,只见他如同一条离开溪水的游鱼,嘴巴一张一合,却只能无助的吐出一团团血沫。

看着佣兵的惨状,杜边君心头一动,连忙蹲下身,趴在佣兵的嘴边,侧耳倾听他最后未说完的话语:“团长...死了,很早...就...死了...”

察觉佣兵彻底死亡,杜边君缓缓站起身来,却因为他临终的遗言而心乱如麻。回头看了一眼他们的营地,只见火舌欢快的爬上了一顶顶帐篷,悦然起舞,在它们的照射下,幸存的佣兵们你追我赶,哭喊奔逃,越来越多的亡灵冲入营地,肆意的捕食。

眼前的一切都像极了篝火晚会上的情景,一场鲜血淋漓的篝火晚会。

墨倾晨看向发呆中的阿杜,她深吸口气,咬咬牙,主动牵起了杜边君的手,“我们快逃吧。”

说完,墨倾城就拉着杜边君向营地外跑去。看着墨倾晨逃跑的方向,杜边君眼中闪过一抹黯然之色,他记得那是秦羽离开的方向。

距离营地不远处,一道身影在月色中凌空而立,他眯着眼睛看向营地内燃起的熊熊烈焰,嘴角仿佛带着一抹笑意。

......

虽然有中年男子主动断后拦住赶来的亡灵,努力为他们创造求生的机会,但还是有两只亡灵顺着月轮逃走的方向追了上去。

一路奔逃,察觉自己身后的亡灵越来越多,月轮不由得心中大急,跑的愈发的快了。

月轮的体质不比闫飞,加上这一路行来,第一次准备停下来吃点干粮之时,就被闫飞所带来的亡灵大军所震慑,三人无奈逃离。

当月轮第二次采摘了野果想要垫垫肚子的时候,又遇到那几只游荡的亡灵,一番缠斗,就演变成了现在这般局面。

连番的战斗和逃亡,月轮却滴水未进,可以说他早就已经饥肠辘辘了,虽然他怀中还放了不少干粮,但身后就是一群穷追不舍的亡灵,怎么可能会有闲情逸致去吃东西呢?

感受着体力的飞速流失,月轮意识到自己此次恐怕在劫难逃,想着队长慨然赴死的情形,月轮心头一热,既然跑不掉,那就拼了吧!

月轮紧咬牙关,正转身准备和它们拼命,却在回头之时,被身后亡灵的数量击溃了他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勇气,更是被吓的埋起头来,犹如回光返照一般,仿佛又有了精力,不要命的跋足狂奔。但很快的,才跑了盏茶功夫,月轮就感觉到双腿像灌了铅一般,沉重的让他几乎迈不开步子。

但更让他难受的,还是胸腹之间不住传来的那如同火烧炭烤一般的刺痛感。肚子也是不争气的过一会就“咕噜噜~”的叫上几声,更是叫的他心烦意乱。

就在他以为自己跑不动了,死定了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了一声惨叫声。那声音听上去不像是人类所能发出的,反而更像是某种野兽的悲鸣。

可是在这死亡之森中,当真是连一根鸟毛都无法见到,从哪找野兽去?难道是亡灵?没道理啊,他们追自己追的好好的,闲的无聊瞎叫唤个什么劲?难道是为了吓自己?先不说它们的智商有没有这么高,但就算它们不吓自己,自己也早就已经被自己吓个半死了,根本就没必要啊?

或者说身后那一大群尸兄里面,哪个哥们踩着香蕉皮了,摔了一跤,把自己门牙磕掉了,这才惨叫了一声?那就更不可能了啊。

或许是身体上的疲惫,亦或是死亡的降临,反而使得月轮的精神愈发的亢奋,就连亡灵带来的威胁也无法阻止他脑洞扩张的步伐了。

正在月轮不切实际的胡思乱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之时,突然又是一声惨叫在他的身后炸响。

他终于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回头向着身后看去,看着那道熟悉的人影,月轮顿时诧异的惊叫出声:“是你?你还没死!?”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蝶化庄生》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蝶化庄生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十五章·云涌(四)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蝶化庄生”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