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困殇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找到女儿
作者:文贝  |  字数:7266  |  更新时间:2018-01-13 08:13:07 全文阅读

第四十一章 找到女儿

让刘慕桃着急的是林碧云女儿没有任何线索。这件事对她而言非常重要。办成这件事,碧云公司会完全站在自己一边。

儿子志辉的调查进展很慢,她不知道再从那里入手。董文化后来找了许多老人回忆,没有人能记起这个不到四十岁的洗衣工。

志辉自从在医院听梦茹说母亲曾在这里当过洗衣工,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想登门了解一下。

“阿姨,听梦茹说您当年曾在北区医院洗衣房工作过,是啥时候的事儿?”志辉现在是家里的常客,说话也随便。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我也不算是在洗衣房工作,只是替人顶了几个班。”宋雪萍有点警惕的问。

“是这样的阿姨,有位南方来的朋友想找个人,很久以前的事。”

“找什么人?病人还是医生?”

“都不是,是位洗衣工,年龄不到四十岁。”

“不到四十?洗衣房这个年龄的人很少,大部分都是五十多岁下岗的临时工,正式工女的没有几个。是不是记错了?那个时候洗衣房跟病房的人混杂在一起。病房里负责换洗的一般有个正式护士领班,其它都是护工。他们每天把脏床单被褥收起来送到洗衣房,洗衣工洗好晾干,叠整齐再交给他们。你说的那个年龄的人多数是护工,不是洗衣工。”

“您当时也不到四十岁,怎么在洗衣房工作。”

“我是特殊情况。原来有位邻居在医院当洗衣工,有时家里有事不能去,就叫我替一下班。别以为那个工作不好,在当时能有份洗衣工的活干就不错了。下岗的人多,都在找活干。”

“又脏又累,给多少钱也不干。”梦茹插了一句。

“你妈没文化,不干苦累的活干什么。以为把你养这么大容易呀!”雪萍教训了一句女儿。

“你功劳大行了吧!记得小时候最喜欢妈妈在家糊纸盒子。妈妈把纸板剪好,抹上浆糊。我在旁边帮倒忙,到处乱翻,刚糊上去的盒子一动就开了。”梦茹说。

“那是后来,你年龄小,我不能出去干。就到纸箱厂拿点货在家里干。你别看这丫头现在跟个大人似的,小时候可喜欢乱动了,还以为她得了多动症。”宋雪萍说。

“你干洗衣工是那年?”志辉问。

“梦茹生人之前,断断续续有一年的光景。每次的时间都不长,三天两天的,有时只干一天。记得开始的时候给六元,后来一天给8元。那时候工资低,一个月能挣三百元钱就是高工资了。”

“这么说是1988年左右?”

“是那个时候,梦茹是88年生人的嘛!”

“太好了!阿姨好好想想有没有遇到一位不到四十岁的女工,35到40岁之间。个子不太高,瘦瘦的,人很和气。”

“没有这样的人。那里的人都比我大,我得个个喊姐。怎么了?这个人是谁家失散了的亲戚?”

“我就实说了吧,反正没有外人。有位南方来的大老板,是个女的,现在是我们公司的大股东。她托妈妈找二十多年前的女儿。是在北区医院生的,生下后交给了一个洗衣工。”志辉没有明说是林碧云,因为林碧云也算是对项家有功劳的人,不想让家人产生不好的印象。

“南方来的?不对吧!不是我们市里人?”

“妈你为什么这样问?是不是知道点什么?”梦茹聪明,马上听出妈妈的话里有话。

“别插嘴!你那个大老板多大岁数?姓什么?”宋雪萍问。

“都不是外人,我就实说了吧。”志辉觉得既然是一家人了,说出来也没有什么。

“卖什么乖,快说!”梦茹催他。

“这个人就是林董事长,林碧云。她是本市人的事你们都知道。当年还上高中的时候,被一个男人骗了,生了个孩子,就在这个医院生的。”志辉说。

“不会吧!林董不像是风流的样,挺有教养的,怎么干出这种事!”梦茹说。

“你是说她还没有结婚?孩子是私生的了。这样的话医院应当有登记。”宋雪萍说。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是妈妈让我帮忙找的。对了,她的孩子和梦茹同年同月同日生。那个洗衣工应该不是你。”志辉这样说是因为如果宋雪萍当天生产,不可能在洗衣房干活。

“我的老天,那有这样的事儿!”宋雪萍的话既像是说林碧云未婚生子,又像是感到突然。

“未婚生女,才多大呀!怪不得她至今还单身,原来有这一出。”梦茹说。

“别乱说!谁没有犯浑的时候。只不过她想干什么?找到了要回女儿?”宋雪萍问。

“我觉得这不是主要的。可能心里有愧才至今不结婚,想知道女儿的下落,看看她生活的怎么样。终究现在有钱了,没有人跟她一起享受多没意思。”志辉说。

“这种人不值得同情。当年把女儿抛弃了,现在想找回来,那有那么好的事儿。她女儿稍有点骨气,可不稀罕这种钱。”梦茹说。

“终究是血缘相连,真能找到的话,她也能安心。会不会认她,或者跟不跟她走是另一回事儿。收养女孩的人家终究是自小养大的,这个功劳比她这个生母更大。”志辉说。

“要是我的话,不仅不会认,还会痛骂她一顿。这算什么母亲,亲生的孩子都舍得抛弃,天理难容!”梦茹说。

宋雪萍看了看梦茹,没有说话。

“我妈妈到医院查了,没有这样的人。我这段时间主要把那天本市出生的女孩挨个核实,仍没有结果。准备最近出去一下,对在外的那些人调查。”

“还得出去?你这样怎么找?”宋雪萍问。

“我有相片,看看长相,再结合家里的情况。”志辉说着,从怀里掏出了相片。

“给我看看!”梦茹抢过相片。

“妈!怎么像我姐姐!”梦茹惊呼。

“看相片是挺像梦茹的。”志辉跟了一句。

“妈!坦白交待,是不是你当年也生了个孩子遗弃了,要不怎么这么像我?”梦茹跟妈妈开玩笑。

“你这丫头什么话都敢说,也不怕志辉笑话。”宋雪萍要过相片,端详了一会儿。虽然相片是林碧云现在的,宋雪萍仍然能看到当年的影子。

宋雪萍和林碧云虽然见过面,两个人只是有似曾相识的感觉。那个时候宋雪萍穿着医院的蓝工作服,戴着工作帽。林碧云刚生过孩子,头发散乱,浑身是血,始终低着头抱着婴儿,宋雪萍根本没有注意长相。

“这都什么人,一点儿也不显老!”宋雪萍自言自语的说。

“那还不简单,一个人在国外,养尊处优,天天涂姻脂抹粉,显老才怪!”梦茹说。

“就你话多!”宋雪萍瞪了梦茹一眼。

在上次董事会召开之前,南方未来公司的欧阳玉宇找过林碧去,言谈中有意让她支持高汉福。林碧云没有给他好脸色,吼了一句:“少在那没事儿生事,到时候我支持谁你就支持谁?”把电话扣上了。

欧阳玉宇本以为老情人会跟着他走,没有想到时过境迁,林碧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任其摆布的小姑娘。终究当年曾经有过一段,这份情比与高汉福的交易要重。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宋青山也找到他了,要他在董事会上支持。宋青山想当总经理,按他的意思,董事长还让刘慕桃干,高汉福当副总经理,副董事长选一位机构投资者。

这件事让欧阳玉宇想不通,宋青山凭什么超过高汉福?

林碧云很快又回来了,没有来公司,而是住在家里。

她这次是带律师回来的,准备完成一下对项家的股权转让手续。回来后,电话通知了项家,也告诉了刘慕桃。

刘慕桃专程来拜访过,把找孩子的情况说了。林碧云知道其中的困难,只说慢慢找。

林碧云的父母早已退休,听说女儿当年丢了一个女儿,巴不得能找到。多次催她放下手中的工作,专心寻找女儿。他们很清楚,找不到女儿,林碧云可能一辈子都不嫁人。这是他们的心事。

“告诉志辉,让他替我约一下那个叫林碧云的,我有话跟她说。”宋雪萍对梦茹说。

“妈!是不是你知道那孩子的下落。那天说话的时候我就听出来了,你肯定知道点什么。“梦茹说。

“就你精!人家这是找女儿,有一点线索也得告诉她。妈也知道当好人做好事。”宋雪萍一点儿也不透露。

“好啊!要是真能帮上那个林董事长,志辉家的大股东地位就保住了。”梦茹说。

“怎么了?公司里有人要和志辉家争?”

“那可不是,双方势均力敌,公司都传开了。上次亏得林董事长出手,不的话刘董事长就下台了。”

“那就更得帮了,帮咱志辉点忙。”

“跟真的似的,你能帮上什么忙。不过您这种积极性也会感动她!”梦茹说。

志辉听到消息后,高兴的抱着梦茹转圈。虽然宋雪萍没有明说,他已经隐约感到她知道点什么。

“梦茹,咱俩一起到林董家,把这个好消息当面告诉她。”志辉说。

“好!我挺喜欢这个大姐姐的!”梦茹高兴的说。

“你们怎么来了?”林碧云开门见是她们,既吃惊又高兴。

“不欢迎啊!那我们就不进去了。”项梦茹还是脱不开调皮劲。

“欢迎,太欢迎了,快请进!”林碧云急忙向里面让。

“两位是?”林碧云的妈妈从里屋走了出来。

“我自己介绍吧,我叫项梦茹,天龙公司技术科职员。这个大个子叫董志辉,天龙公司开发部的。”梦茹快人快语,抢着说。

“你是钢厂老董的儿子?长这么大了,像你爸爸。”老人以前认识董俊哲。

“妈,这位梦茹姑娘是志辉的未婚妻。就是我跟你说的项家的唯一后代,她现在是我们公司的大股东之一。漂亮吧!”林碧云介绍项梦茹。

“俊!多好的姑娘!”老人赞赏的说。

“那儿呀!林董才叫漂亮,这个年龄保养的这么好,我都不好意思叫阿姨,像我姐姐。”梦茹说。

“你有姐姐吗?”林碧云问。

“没有!爸妈生了我一个就够他们受的,要是多一个家里准得闹翻天。”

“你和志辉年龄相差很大吧!”

“不大!我是年龄小但心理成熟,他是长的超前心理落后,是不是他像大叔?”

“不是这样的,看你的样子一点儿也不像要结婚的年龄。”

“谁说我要结婚了,没有的事儿。”

“刘总跟我说的,她想抱孙子,天天操心志辉的事。”

“这老大娘原来还不同意呢!不过现在好了,见了我挺亲的。嘻嘻!”梦茹跟林碧云刚觉得挺亲近,说话也随便。

“真是个好姑娘,志辉你有福啊!快坐下吧,我给你们沏茶!”林碧云由衷的说。

“林董,你别忙活了,我们一会儿就走。有件事想告诉你,你坐下!”志辉说。

“啥事儿?公司的事吗?”林碧云坐了下来。

“不是公事。您找孩子的事没有预先征得同意就告诉了梦茹,您不会怪吧!”志辉说。

“不会,梦茹也是自家人。”林碧云说。

“是这样,梦茹的妈妈当年也在北区医院洗衣房干过活,我曾经问过她。她讲了一下当时医院的情况。那时候医院洗衣工很多,基本都是五十多岁的下岗工人,没有低于四十岁的。年轻点的正式工有些是护士,有些是护工。还有~~~~。”

“看你罗索的!林董是这样,我妈曾经当过洗衣工,听说这件事后,想约你谈谈。看您啥时有时间。”志辉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梦茹抢过去了。

“你妈妈?那个时期在医院?这可太好了,我什么时候都有空,要不现在就去。”林碧云着急的样子。

“好啊!我现在就打电话。”梦茹是个急性子,掏出手机接通了家里。

“妈!在家等着,我和志辉去接你。”

“见到那个林董了吗?来拉我吧。不在家里,在外面找个地方。”宋雪萍说。

“那好,你在家等着就行了。”梦茹放下电话,对林碧云说:“西海大道北头有个茶楼,我们到那儿去,行吗?”

“可以,那地方我知道。你俩先去接,我自己开车去。”林碧云说。

“好的!咱们走志辉。”项梦茹拉起志辉就出了门。

“这个姑娘太像当年的你了,感觉也亲近。”他们走后,林碧云的母亲既像是对林碧云说,又似是自言自语。

“妈,你想那儿去了,她是项家的亲生女儿。”林碧云知道母亲想的是什么。

梦茹和志辉回家拉上宋雪萍先到了茶楼。

“你们俩个在楼下等人,来后把房间告诉她,让她自己过来。你们俩个不许上来,在楼下等。”宋雪萍吩咐。

“有啥怕人的,还不让我们听。”梦茹嘀咕了一句。

“叫你怎么做就怎么做,那来的牢骚。”宋雪萍从来没有这样喝斥过梦茹,吓得她抻了伸舌头。

“该训!”志辉得意的跟了一句。

林碧云很快来了。志辉把茶楼房间号告诉了她,林碧云上楼后,两个人在一楼大厅要了杯茶坐了下来。

“阿姨您好,我们又见面了!”进屋后,林碧云问候了一声。

宋雪萍没有回话,只是下下审视着林碧云。

林碧云也楞住了,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也站在那儿呆呆的看着宋雪萍。

“坐下吧!”宋雪萍不冷不热的说。

“阿姨,以前我们见过?”林碧云没有坐下,恍忽有点印象。

“把门关上,坐下来说。”宋雪萍没有正面回答,口气不太友好。

林碧云坐了下来,眼睛仍然没有离开宋雪萍。

“阿姨,是你!就是你!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位阿姨!”林碧云突然叫了起来。

“二十多年了,亏你还能记起来。”宋雪萍算是承认了。

“孩子呢?我的孩子呢?难道是~~~~~?”林碧云突然想到了这一层。

“你猜对了,梦茹就是那孩子。”宋雪萍平静的说。

“那你呢?你的孩子呢?”

“我没有孩子。他爸不能生育。”

“谢谢你了阿姨,真没有想到会是梦茹,你把孩子养的这么好,让我不知道怎样感谢。”林碧云跪了下来,抓住宋雪萍的手。

“这个你说的没错。我们梦茹至少比你强,达小就懂事,没有任何坏毛病。我现在真不知道你怎么面对梦茹,这个孩子要是知道有你这样的母亲,非疯不可!”宋雪萍说。

“我认了阿姨,不管她怎样骂我都行,打我也行。这么多年我天天都在想女儿,后悔自己当年的行为。怕她没有送到好人家,怕他受委屈。大学毕业后,我回来找过,没有人知道洗衣房有这样的人。”

“我一个顶工的谁能认识?你那是白废力气。起来吧,让人看见不好。”宋雪萍扶起林碧云。

“你现在想怎么办?”宋雪萍问。

“她会认我吗?”林碧云怯生生的问。

“很难!这孩子虽然自小很听话,可脾气有点倔。人很善良正直,眼里容不得沙子。这种事摊到她身上会想不通,还是慢慢来吧!”

“阿姨,你帮帮我,至少要让她知道我的存在。我不是要从你身边夺走女儿,孩子是你养大的,还是留在你身边。我只希望能经常看看她,知道她过的好不好。”

“真的那么简单?”

“我想能听到她叫一声妈!”

“你妄想!”项梦茹突然闯了进来,后面跟着董志辉。

宋雪萍和林碧云都惊呆了。

原来梦茹和志辉两个人在楼下不一会儿,就好奇的上了楼。两个人在门外偷听,一切全明白了。

“别这样梦茹!”志辉拉住了梦茹的手说。

“没你的事!叫你妈妈?我只有一个妈妈,在这儿。你算老几?好意思说妈这个字吗?从那儿来回那儿去,我永远也不会认你!”项梦茹说完,哭着夺门而去。

“志辉,跟着她!”宋雪萍急忙说。

“放心吧阿姨,我会照顾她的。”志辉说完跟了上去。

“这可怎么好!这孩子一直以为她是我生的,撒娇撒泼都由着她。现在知道不是亲生的,心里该多难受。”宋雪萍一时也没了主意。

“阿姨,好好劝劝她。她不认我也没有关系,我只希望她生活的幸福。”林碧云说。

“她那个生身父亲呢?”宋雪萍问。

“他不知道有这个女儿,早就结婚成家了。”林碧云说。

“冤孽!”宋雪萍嘴里吐出两个字。

“都是我犯的罪,我没有别的要求,她怨我恨我都行,千万别影响她的生活。”林碧云说。

“你也不容易,这个年龄还不结婚。事已经出了也不要太自责,说那些恨话没有用。既然找到她了,怎么地也得认你。这件事交给我,我和她爸的话她还听得进去。再说还有志辉,两个人的感情很深。给她点时间,早晚她都得认你。你先回去等消息,这种事不能急。”宋雪萍说完站起身来。

“好的阿姨,我听您的!”林碧云说。

项梦茹万万没有想到,找来找去林碧云遗弃的女儿是自己。

在她的心里,妈妈是很神圣的。像宋雪萍,有一口饭先塞到孩子的嘴里。夏天给她煽扇子,冬天给她暖被窝。有病的时候守着,孩子不管有理没理护着。高兴的时候和孩子一起笑,危险的时候挺身而出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她是孩子的守护神,任何时候都不会遗弃。

眼前这个生她的妈妈虽然人模人样,却没有这种爱心和善良。她突然觉得林碧云很丑,像西游记里的白骨精,空有一幅漂亮的外壳。

人怎能这样无耻,把亲生骨肉抛充了还好意思回来找。还想让我叫妈妈,侮辱了我也侮辱了妈妈的称号。

见志辉的车一直跟在身后,她停了下来,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送我回家!”她下命令似的。

“遵命夫人!”志辉故意逗她。往常这样说,她会用拳头捶他一顿。现在没有这个心思,只是怒目圆睁瞪了一眼。

“你先上楼,我去接阿姨!”志辉说。

“随你的便!”梦茹没好气的说。

“闺女回来了?怎么没和你妈一起?”面对爸爸的问话,她一声未吭,一个人进了房间。

“这是那一景?”项怀礼知道今天的场面不会太愉快,让她们母女相认是提前商量好的。

“闺女,是不是没吃饭?给你来碗面条怎么样?”项怀礼在外面喊。

“不吃!气都气饱了。”梦茹在屋里答。

“不吃拉倒,饿的是你自己。”项怀礼知道她是吃了饭去的。

宋雪萍和志辉一会儿就回来了,见梦茹在床上用被子蒙着头,志辉叫了几声没有动静。宋雪萍示意他先回去,有事以后再说。

“妈,林董事长的女儿找到了。”志辉回到家就告诉了刘慕桃。

“真的?在那儿?”

“你认识,咱公司里的。”

“梦茹?我猜的没错吧!”

“你怎么知道?”

“看长相。第一次见到林碧云我心里就喀登一下,总感到面熟。后来在走廊里两个人擦身而过,觉得更像了。难道梦茹不是她妈妈亲生的?”

“不是,是林董的女儿。当年生下后托付给宋阿姨。”

“这可真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找来找去找到咱家里来了。太好了!”

“你别急着高兴。那丫头犟的很,不想认林董。”

“这可不行,亲生妈妈那能不认。要不我明天叫来说说她,或者把林碧云一起叫来,你看怎么样?”

“暂时先别给她压力,等她想通了自然会认。主要是原来的养父母对她太好,跟生她的妈妈一点儿感情都没有。你要是出面的话,会认为是压迫她。现在公司情况复杂,别让她以为我们为了争取林董的支持才劝她认生母。这个丫头懂事,都不理她反而更好。”

“嗯!是这个理。你多陪陪梦茹,让她自己说服自己。”刘慕桃说。

刘慕桃很高兴,自己原来反对的穷儿媳现在不仅是投资公司大股东,而且有个好妈妈做靠山。真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成了家里的福星。

“祝贺你找到女儿,真替你高兴”。刘慕桃给林碧云打电话。

“谢谢姐姐,没有你的话,可能一辈子都没有希望。”林碧云由衷的说。

“以后我们就是亲家了,孩子在我这儿尽管放心,我和志辉都会疼爱她。”刘慕桃说。

“我现在很难过,怕她不认我。”

“放心吧,你没有我了解梦茹。这孩子可善良了。当初我不同意她们交往,一点儿都没有怨我。还劝志辉要尊重我们的意见。项家都是通情达理的人,志辉也会帮着做工作的。这件事咱要理解,突然出来一个生母,她肯定转不过弯来。我保证总有一天你会听到她喊妈妈。”刘慕桃很有把握的说。

“谢谢姐姐,我一辈子别无所求,就想看着女儿幸福的生活。”林碧云说的是真心话。

从茶社回到家后,林碧云一头倒在床上,哭出了声。

妈妈问她是什么事,好久她才说了句:“项梦茹是我女儿!”

“你说谁?今天来的那丫头?这可怎么好!刚见面时我就觉得眼熟,像你年轻的时候。你们走后心里还嘀咕,你爸还说我想孩子着魔了。躲着干什么?快去把她带回家!”母亲催她。

“她生我气,不想认我,让我怎么办?”林碧云哭的声音很大。父亲也走了过来,没有说什么话,只是叹了一口气。

正是:

未婚生女本不该,慈心母爱却长存。

踏破青山寻不见,原来女儿在身边。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