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楚战圣 > 正文
第十章.绝处
作者:幽谷寻香  |  字数:3101  |  更新时间:2017-12-09 14:30:17 全文阅读

“张勇,你带几个弟兄跟白兄弟去右边,剩下的人随我去左边。”楚明在短暂的抉择后,开口说道。

“是!”张勇拱手答应,点起几个人后与白行一同往右边赶去。楚明带着剩下的人则往左边去,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握着火把,将本就狭窄的隧道照得通亮。过了大概一盏茶的时间,前头忽然有人过来通报,说是发现了一个密室。楚明听罢,快步走向前去,发现确实有一个石室,这石室设计精妙,仿佛是镶嵌在石壁之中,浑然天成,毫无斧凿痕迹。

楚明站在石室外面将火把伸到里面照了照,发现石室面积并不大,依稀可见其中散落着一些东西,只是火光太暗,一时也看不真切。他让其余人在门口守着,而自己则叫上段冷一同进到石室里面。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石室,四面由坚硬的石壁组成。石壁表面非常光滑,摸上去竟没有一丝一毫的粗糙感觉,当真是花了大功夫的。石室一边空荡荡的,似乎当年应该放有什么东西,而另一边则放了几个木架子,上面还摆了一些东西。这些木架子长年放在这样密封的环境中,保存还算完好,但是如今石门重新被打开,它们接触了空气,瞬间便如雪遇骄阳一般散开了,其上之物哇啦啦散落一地。

段冷走上前,拾起一块黑乎乎,其貌不扬的石头,吹尽了上面的灰尘,拿火把一照,顿时忍不住惊呼起来:“天玄铁!”他连忙放下手中的天玄铁又跑过去拾起了另一样东西:“血精石!”他放下这个,又拾起了另一样,同样的惊呼声音:“流金铄石!”……他看遍了每一件东西,最后他的声音因为激动变得颤抖起来:“这么多好东西!”他就像一个痴汉看见了一个果女,两眼冒光,就差流口水了。他拿起那块天玄铁,对楚明说道:“家主,这叫天玄铁,传说天上有颗玄星,每百年会落下一些星尘,有人便去收集这些星尘,提炼之后形成天玄铁,但每次只能得到几两,这么大一块得花多少年啊。”楚明接过他手里的天玄铁,仔细观看,发现黑黝黝的,非常不起眼。段冷连忙解释道:“家主,你别看这天玄铁很不起眼,但如果在锻造的时候加进去一点,是剑便能削铁如泥,是甲便是坚不可摧。拳头大小的一块天玄铁,便能将一支十万人的军队武装成钢铁雄师,所以这么大一块的价值就不言而喻了吧。还有剩下的这些,都是极其珍贵的宝物,任何一样拿出去都能引起世间的轰动。”楚明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次的收获当真是不菲呐。难道这是天意,让他们楚家也拥有能够雄起的资格!想到这里,他的目光变得坚定起来,既然天要壮他楚家,那他们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家主,不好啦!”这时候一个护卫慌张的冲进了石室,跪在地上着急的说道,“隧道里突然冒出了大量的食金魔,见人就咬,很多弟兄都受伤了,您快去看看吧。”

“什么!”楚明大吃一惊,他对段冷说道,“段兄弟,这里就劳烦你了,我出去看看。”段冷拱手答应。楚明不敢耽搁,提步冲出石室来到外面,发现此刻隧道里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怎么回事?”楚明拉过一个护卫问道。

那个护卫满脸惊恐的说道:“就在刚才,两边石壁上忽然亮起了紫光,然后这些怪物就从石壁里钻了出来,弟兄们没有任何提防,就这样被它们突然袭击,很多弟兄都受伤了,这些怪物力大无穷,而且身体非常坚硬,我们的刀剑根本伤不了它们!”

这时候,一只食金魔冲破防线径直朝着楚明扑来,它张着血盆大口,挥舞着利爪,显得非常的恐怖。楚明一把推开护卫,握紧右拳轰然击出,瞬间一团青色光芒覆盖在他的右拳之上,只听得一道巨大的破空之声响起,一头青狼虚影跃然而出,朝着那只食金魔便冲了过去。“砰”的一声巨响后,食金魔被撞飞出去,但这一击未伤及它的性命,它晃了晃自己丑陋的大脑袋,片刻之后再次起身扑了过来。

“这!”楚明大惊,拔出腰间佩剑,奋力刺了过去,却不想“咔嚓”一声,佩剑竟断为了数截。食金魔抬起利爪便朝他抓来。楚明不愧是战王一重的高手,只见他左手覆上了一团青光,右手则是黄光,他用左手瞬间抓住了食金魔的利爪,右手轰出一拳直接击向了食金魔的腹部,隐隐可见一只猛虎的虚影盘踞其上。只听得“噗”的一声,食金魔的腹部被他的这一拳打穿,紫色的血液喷射而出,洒了一地。

楚明甩掉了手里的食金魔,高声喊道:“大家别慌,都听我指挥,都用苍狼拳攻击,把负伤的弟兄都移到后面,没受伤的弟兄给我顶上去,给我杀出一条血路来。”楚明言罢跃至最前方,又是一拳轰飞一只食金魔。这一下实在振奋人心,众人高声喊着杀,舍去刀剑,纷纷使出苍狼拳,顿时隧道中拳影重重,竟生生将众多食金魔往后逼去。只是楚明此刻内心并不平静,他在担心楚天,他怕自己的儿子会撑不过这一关。

……

“楚天,你快醒醒啊,我知道错了,你别吓我好吗?”黑暗中,白川紧紧抱着楚天的头,一边哭,一边无助的呼喊着。

“你若再抱紧些,我便要窒息了。”楚天虚弱的说道。

“啊,你醒了,你终于醒了,我好害怕!”楚天醒了,让白川重新看到了希望,她抑制不住心头的喜悦,呜呜的哭了起来。

“你哭什么?”楚天伸手想要去擦拭她脸上的泪水,但提不起丝毫的力气,仿佛之前的动作已经抽干了他所有的力气。

“我怕你丢下我一个人,我真的好怕。”白川从来没有如此害怕会失去一个人,这个瘦小的身影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了她的芳心之上,今生今世都不会再忘记。

“傻丫头,我怎么会死,我可是要成为战的男人。”他说得豪情万丈,但此刻中气不足,听起来有些发虚。他一不小心牵动了伤口,顿时疼得呲牙咧嘴,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左肩已经被包扎好了。

“你帮我包扎的?”他伸手摸了摸,开口问道,“用什么包的,还挺舒服的。”

白川顿时小脸通红,这用来包扎的不是其它东西,正是她贴身穿的亵衣:“你不许问了,再问,再问就不理你了。

“哦。”楚天答应了一声,不问就不问,他又不稀罕知道。他自然看不到白川此刻羞红的脸颊与脉脉注视着的秋眸,即使他看到了也不会觉得怎样,一个八岁的小孩子能懂什么,情窦都还未开呢。

“我们还能活着出去吗?”白川一想到两人此刻的处境,不免忧伤起来。

“一定可以,我相信我爹和你小叔一定能找到我们。”楚天安慰她道。

虽然这话听着有些勉强,但白川心里依然产生了一些希望,似乎身边的这个瘦小身躯给她带来无穷的力量,只要有他在,她就有了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

“那个,扶我坐起来吧。”楚天觉得老躺在她的怀里不怎么好,虽然他承认这样躺着确实很舒服。

“哦。”不知为何,白川听到这句话后有那么一丝的失落。但她还是将楚天扶了起来,让他靠在石壁之上,这样会不吃力一些。

“我的剑呢?”楚天忽然想起了自己的那把断剑,他焦急的问道。正是这把剑救了他与白川的命,此刻这就是他们的唯一依仗。

“在这。”白川连忙把剑递给了他。楚天接过抱在怀里,心里才稍稍有了一些安全感。

“它对你很重要吗?”白川开口问道,语气中带着失落。

“是啊,跟我的性命一样重要。”楚天说得并不假,如果今天没有这把剑,他与白川早就死了好几回了。

白川显然是误会了,她不知为何,心里忽然觉得很委屈,原来自己在他心里还不如一把断剑,她强忍着眼里的泪水,不让它们流下来,但声音已是哽咽了:“好吧,我知道了。”

楚天并没有听出她声音的变化,只是在想着如何脱身,虽说他方才安慰白川说会有人来搭救,但他心里其实是没底的,且不说父亲是否能发现他们,便是发现了又会是几天之后?此地一没食物和水,二没有光亮,他还受着伤,不消两天他们就会昏迷,如果两天之后依然无法出去,那么他们就彻底歇菜了。

“我们得想办法出去?”楚天扶着石壁站起身来。

白川连忙扶住了他:“可是外面都是怪物,我们现在出去会被它们撕成碎片的。”

“我知道。我们找找看还有没有其它出口,我们必须要找到!”他转过头看着白川,语气中带着决绝。

这句话的言下之意,白川听不懂,她只知道楚天说要去找,便一定有去找的道理,哪怕最后没有结果,她也觉得没什么,此刻她忽然觉得,好像和他一起死在这个地方,也不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嘛。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