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道灵僵Ⅱ > 第四卷
第一百六十七章 潜移默化的凌元
作者:叶正勋  |  字数:4976  |  更新时间:2020-10-19 22:56:51 全文阅读

暴风骤雨间,凌元想得出此人诡计缘由,是以无礼行径惹恼他,再在他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将之一击毙命。

“殿下!”

陈雍庭吓得几乎从凳子上跳了起来。

“殿下?”

许平栗以为自己耳误,问道:“你是哪位王公贵族的世子?”

脖颈处有异物存在,挤压了喉部器官,凌元有些呛血,说不出话来。

陈雍庭正要有所动静,凌元横臂挡在俩人中间,强提一口气,低声喝道:“别过来!”

凌元左手紧紧握住那根竹筷,虚抬右手,挡住了许平栗的横踢。

这一脚的力道,是许平栗以武夫之态,气盛之时的圆满,几乎没打算给凌元活路,但他却被凌元只手格挡,委实有些吃惊。

许平栗认为凌元运用了道力。

那他当然也就不再犹豫,周身道力全开,气势迅猛,震得本是封闭的戏院内刮起了一阵大风。

台上的戏,又一次停滞,众人抬臂护目,待气势停歇,目光齐齐看向许平栗。

俩女第一时刻发现身后的不对劲,当何香见到凌元被偷袭,她慌忙朝后台内的两位前辈招手,想要将凌元救下,哪知单璠却将她拦住。

单璠说道:“方才那一招,要是我去守的话,已经躺地上了。你若轻举妄动,靠近那人只会被他挟持,所以别给凌元添麻烦。我在此为凌元掠阵,这贼人得不到好果子吃,咱们看他怎么死就成。”

何香哪里知道凌元的体质,她甚至都不知凌元是一名地守境宗师,比她的夫君,还要强很多。

也就是这一次,催动道力的许平栗才能够一脚踢中凌元胸口,力道之大,将凌元击退丈远,在戏院的木质地板上划出两道细纹。

陈雍庭见状,这才有机会替凌元查看伤情,他连忙跑至凌元跟前,却发现凌元像个没事人一样站在原地,眼神紧紧盯着那许平栗。

便在此时,戏院大门口冲进十数名衙役,领头之人正是县令路名珺,以及孔家庄庄主孔铎昭。

要说路名珺天黑之后才姗姗来迟,其实情有可原,最重要的原因是他被师爷拖住。

婆辽城师爷性子不比年轻人路名珺,路名珺在听到有人光天白日之下犯案,矛头还是直指官家,气得不轻。

但师爷更看重的是硬闯城门之人背后的势力。

康巡王许栋。

此人一生战功彪炳,且一直是手握重权,从原有掌管的五万大军,已扩充至如今的二十五万,全军上下一天的军饷都以万两白银记。

以如今康巡王的地位,他就是边关的皇帝

在公主殿下卸任将军要职时,凌澈曾上书皇帝凌颜,请求被遣散的二十余万将士,可以回归本籍任官职。

奏折却被皇帝凌颜直接划掉,其原因当时的皇帝并未直接给出,但经过这几年来的观测,凌澈认为娘亲是对的。

因为当时的帝国在扩编之后,短期内虽然需要巩固政权,但往长远打算,各个城镇更需要下田力者。

只有让百姓有粮吃,百姓才不会饿肚子,才不会去流亡,才不会叛乱。

其余仅剩下的‘安危’二字,仅天赐部队,以及凌颜请来的宁项婴、于青封两位御统境足以。

几年时间过去,各个城镇才开始征集士兵,今日守城门的几人,大多都是十七八从军,直到将军凌澈被卸职,他们回归本籍,也不过二十出头。

如今他们各个都是县令大人的心腹,不过要说心腹,全婆辽城的士兵都是,因为所有人都拥戴这位开明的读书人。

唯独今日城门失事,县令大人赶赴现场后,气得他指着城东的方向,骂了好半天康巡王教育出来的好儿子。

这把师爷给吓得不轻,连忙让衙役劝下县令大人,莫要做毁去仕途之事。结果衙役各个睥睨师爷,师爷最后竟然沦落到去求一个外人,孔铎昭。

孔铎昭只讲了一句话:“大人尽管下令,孔某人以大人马首是瞻。”

师爷只觉得自己进了疯子窝,为何早些时候没有发觉?

之后师爷当众反对路名珺打算以武下令,也亏得师爷本心是向着帝国,他路名珺不是不识抬举,俩人争吵着从城西门吵到县衙,最终是路名珺同意先将世子许平栗请到县衙,再详细与他对峙事发经过。

等路名珺正巧带人来到顾芳斋,他便见到尚书大人家的书童,被一名男青年推中,书童脖子上还叉子一根竹筷。

捕头高声道:“县令路大人到,所有人在原地不要动,否则以国法办之!”

路名珺环视大堂,与身旁人说道:“你们现在就指认凶手,别怕,凡事我们头上还有‘法理’二字。”

众衙役没耽搁时辰,齐齐指向许平栗几人,说道:“大人,白天就是此人伙同他身旁的六人擅闯城门,高贤出于责任索要关防印信,被斩断一手。”

路名珺问道:“你便是自称康巡王之子的许平栗?”

许平栗微笑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路名珺迈步走上前去,被孔铎昭拦住,被告知道:“大人,此人周身道力全开,十分危险,大人不要靠近的好。”

路名珺摇摇头,他拍了拍孔铎昭的肩头,示意没事。

路名珺在许平栗十步外停下,他看了看书童,脖颈处伤得不轻,与许平栗说道:“不管你是谁,在星冥帝国境内犯事,都要接受本官的审讯。现在本官抓你到府衙去,你可莫要顽固抵抗。”

说到此处,路名珺看向凌元,说道:“本官亲眼所见,公子被此人踢了两脚,还请公子切莫去动伤口,否则流血过多,会危急性命,待本官差人去请大夫。”

凌元摇了摇头,他调息好内理,抬手握住竹筷,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把将竹筷扯出,却也不见一滴血从伤口处流出。

用手指轻轻揉揉伤口,再将手指挪开之时,伤口已经痊愈。

这等神技,犹如鬼魅,一旁众人已看呆。

凌元只说道:“不用劳烦路大人,我与此人的恩怨,暂且搁置国家大事之后。大人该拿人就拿人,该问话的一个也别放过,一切按照国法处理。”

路名珺回过神来,正视许平栗道:“来人,将这些人搜身,然后带回府衙审讯。”

身后众衙役得令,各个精神抖擞,摩拳擦掌。

按照帝国法度,府衙平日里对衙役的训练,捕头是只多不少,毕竟大多数都是从军中退伍而来,谁也不想输给谁。

但许平栗在目视了他们之后,众衙役只觉着遍体身寒,止步不前,心城犹如被砍手的高贤一般,被许平栗下了大半。

许平栗与凌元问道:“方才你使的可是仙道鬼术?你与单族是什么关系?那被人称之为状元郎的谭轩,又是你什么人?”

第一次听闻此言的时候,还是凌元血性爆发,替相爷报仇雪恨之时。

而今听来,还是这般不招他的待见。

凌元道:“无可奉告。”

卓赟樊此时在孔铎昭耳边嘀咕了几句,孔铎昭便脱去了外衫,他往前一步走,说道:“大人,按照此人脾性,恐怕今日很难将他请到府衙,孔某人空有一身武力,愿意为大人效劳。”

孔铎昭的为人,路名珺很清楚,俩人年岁相当,一个年纪轻轻做了县官,成了婆辽城的衣食父母,一位尚未而立的青年,已经成为一庄之主。

结识五年以来,不等到衙役不敌,这是孔铎昭第一次主动请缨,愿意打头阵缉拿匪首。

许平栗笑道:“就你身边的邋遢汉子,在你脸上随便咬了几下耳朵,你就要来对付老子,莫非那个唱戏的女子,是你的姘头?”

孔铎昭扭了扭脖子,发出咯咯声响,随后一本正经道:“她是我的结发妻子。”

许平栗哎哟一声,他抬起右手,意犹未尽地嗅了嗅,说道:“难怪老子摸了一把她那嫩得出水的脸蛋儿,你就要喊打喊杀,原来这位美人已经嫁人,我还想着娶她为妾,真是让本世子好生羡慕你。”

孔铎昭咬紧牙关,此人一再欺辱香儿,真有一拳将他脑袋轰得稀碎的冲动。

也就在孔铎昭怒不可遏之间,那许平栗拿出一枚金印,嚷道:“老子是康巡王许栋独子,世子许平栗,看你们谁看动我?”

等不了了,孔铎昭一身拳意充沛,犹如倾泻倒流的江河,他抬手隔空一抓,金印便落到了他的手中。

孔铎昭随意地将金印扔在地上,一脚踏出,将其踩入木板之下,嵌在了泥土里。

孔铎昭冷冷道:“今日谁来救你也不好使。”

许平栗糊涂道:“你这话说的,简直目无法纪,我现下就跟着路大人回府衙,你能拿我怎样,你说是吧,路大人?”

路名珺一挥手,众衙役便冲上去搜身。

孔铎昭看不看路名珺,有那么一瞬间,使得他已不认识这位挚友。

孔铎昭握紧拳头,问道:“你这么帮他,为何?”

于自己而言,若将他路名珺换做孔铎昭,将断手的高贤换做何香,路名珺大概能够体会得到,师爷白日里的心境了。

一旦犯人牵扯到其背后的势力,在人情与法度之间,一切已经不是能够在黑暗角落里为所欲为。

路名珺转过身来,正视孔铎昭的侧脸,说道:“孔兄,今日之事,哪怕丢官弃爵,哪怕告到大理寺,告到御前,我也一定还你一个公道。”

孔铎昭哪里听得进去这些,他深深呼吸,一把拿过放于凳子上的外衫,将其撕个粉碎。

似不能发泄心头苦怨,孔铎昭微微仰头,眼角有泪水流淌,是为自己妻子所受侮辱,也为他的这位好友的秉公执政。

孔铎昭眉间阴晴不定,他悔恨道:“此时此地,我们就割袍断义了吧。”

路名珺愣在当场,当捕头上前询问时,路名珺也不知道他在讲什么,只是下意识地摆了摆手。

捕头带着大队人马走出了寂静无声的顾芳斋。

路名珺让还在等他的捕头先行一步,他拾起那些被撕得稀碎的布条,这件外衫还是他在上任的第二年,靠领的薪俸,给买来送与孔铎昭的。

再好的布料也没有他们之间的情谊深厚,路名珺不知道该如何做了。

何香来到孔铎昭身旁,她没有哭泣,只是很伤心,夫君与路大人之间,交情斐然,如今因一个什么世子闹得僵裂,实在太过可惜。

何香还试图挽回:“夫君,那人来头不小,若是中了他的奸计,孔家庄来日无多啊。”

孔铎昭闭着眼,听闻妻子的劝诫,他的耳朵听进去得快,出来地更快,“道理我都懂,可我忍受不了我的妻子,被人欺辱。”

何香眉头紧锁,在那张花脸之下,就是何香的美人脸,她苦苦道:“我不要,只要夫君一路平坦,何香就是死了也值。”

也就在此时,旁处的单璠对凌元嚷道:“他弄伤了你的脖子,你也可以断他一只手臂,你怎就放过他了?”

凌元道:“他太弱了,我不想欺负人。”

的确,前有相罗文的死,后有昨日金堤娣她哥对自己的袭杀,两件完全背向而驰的事,所综合而来的情绪,已经永远在凌元内心烙下印记。

但凡能够不欺负人的事儿,凌元愿意退让一大步,哪怕那人想要取的,是自己的性命。

单璠质问道:“若是那许平栗比你厉害,你会怎么样?”

想起了奶奶的嘱咐,凌元直接道:“当然是能跑就跑就啊。”

单璠在凌元跟前,性子大大咧咧,但陈雍庭则不一样,对于殿下这等皇族贵胄,他很了解此时此刻殿下的心境。

什么狗屁不想欺负人,什么即便那人将竹筷插入殿下脖子,殿下也不愿对此人动手,那些都是借口。

陈雍庭说道:“师妹,你别烦殿下了。”

瞧见凌元那副理所应当的神情,单璠气得直跺脚,她苦恼道:“我不管,那人欺人太甚,凌元混蛋小子放虎归山,什么世子殿下,什么皇子殿下,他们都是一丘之貉!”

凌元眨眨眼,自己此时的确太过平静,凌元也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得病了。

陈雍庭叹谓道:“并非师妹想得这般复杂,殿下是真生不了那人的气,因为许平栗针对的是别人跟殿下自己,并非殿下的逆鳞。”

单璠锤了凌元一拳,她被凌元气哭了:“你把他们放走了,交给你们的国法处置,我不信他能得到应得的惩罚。你还害了孔夫人的夫君跟路大人决裂,凌元你就是个害人精!”

凌元哎哟一声,“我的小祖宗,你怎么哭了,我向你道歉,是我做得不对,还不成吗。”

单璠只顾着哭鼻子,当庭广州之下,竟是将自己哭成了一个大花猫。

众人根本劝解不了,还是陈雍庭急中生智,与凌元请示道:“殿下,我有一计,保管师妹立马停止,还请殿下回答我一个问题。”

凌元道:“陈兄弟,你赶紧问。”

陈雍庭问道:“要是那许平栗轻薄的是师妹,你当如何?”

凌元肯定道:“就算他再厉害,我定打到我不能打为止,也要把他的脑袋拧下来!”

单璠的哭声戛然而止,然而还未完,她突然是一把将凌元抱住,哭得更大声了。

凌元望着陈雍庭,一脸无解道:“怎么还哭啊?”

陈雍庭也低垂着脑袋,抬袖拭去自己的眼泪,他就很开心这样的殿下啊。

路名珺来到凌元面前,询问道:“公子,你……你是皇子殿下?”

凌元大概知道接下来会是怎样的阵仗了,于是拒绝道:“听老师的话,一切从简,切莫扰民。”

路名珺听得懂字面意思,凌元又补充道:“就是老师托兵部尚书与路大人说的。”

路名珺微微低首,“下官明白。”

凌元道:“一切走国法章程,不能因为许平栗是世子,就让他太过轻松地糊弄过去,该给的板子一个也不能少,不然你还真不好给孔庄主交代。还有,要是姓许的不听话,正好就让孔庄主代劳了。”

路名珺再一次颔首道:“下官遵命!”

凌元与孔铎昭夫妇说道:“烦请俩位在这几日,随时等候路大人遣人到府,做好打官司的准备。”

孔铎昭抱拳道:“多谢殿下。”

何香则与凌元施了个福。

等路名珺离开,顾芳斋恢复了秩序,何香则向众看客们做了补偿,凡是存有票根的看客,明日可继续看戏三场,没有留有票根的,明日票价一律半价。

事发时已在戏台的第三场,所以何香这样的决策,实乃两全其美,既能为顾芳斋挽回损失,也能挣得牌面。

能够得到皇子殿下的首肯,孔铎昭即便再与路名珺撕破脸皮,他也不好当众意气用事。

在何香与孔铎昭介绍了妹子单璠之后,何香便再一次提议大家伙一块儿吃宵夜,单璠是个好吃嘴儿,答应得很爽快。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