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道灵僵Ⅱ > 卷一
第一章调皮的单璠
作者:叶正勋  |  字数:4140  |  更新时间:2017-11-29 13:47:13 全文阅读

清晨的阳光温凉,克莫山的后山竹林比以前更为茂盛,除此之外,三座用竹子独立搭建的小屋因篱笆而相连,两大一小,中间的看上去要大得多,也正式得多,左侧次之。院子边上有几根细竹探出篱笆,纵横交错,院子里有几只小鸡,正围着母鸡四周低头觅食。右侧最小的屋子是过往单允生活的竹屋,而见它于其他竹屋的比较,现在则是类似于柴房的一种,但墙背生出土黏的烟囱,应是厨房无疑了。

竹林里偶尔飘过一阵清风,三座竹屋静静而立。此时厨房的门悄悄开出一条缝,一只猴将头探了出来,眼睛咕溜溜地望了望四周,它怀里抱着雪白的馒头,也没着急着吃,随后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的身影,便打算赶紧溜之大吉。

正当此时,女主人从正屋出来往这边走来,这将猴子吓得脑袋一哆嗦,猴影飞快地闪现而出,朝着竹林深处去了。待女主人折回家中拿着扫帚再从主房出来时,猴子早已跑得无影无踪。将手中的扫帚挥了挥手,脸色带着厌恶,骂了句死猴子。

这与夏童在平时的形象大相径庭,平时的她也都是乖乖女的模样,特别在相公面前,也就只有在女儿跟猴子巴布才会让她如此霸道。

夏童的模样于十三年前没有多大变化,身着一件紫色缀衣,唯一的变化便是将一头长发盘着,头插素钗,比起往昔多了份雍容。相公单允从正屋出来,向四周望了望没发现什么,尔后微笑着问道:“怎么,巴布又偷东西了?”

“这猴子,偷东西越来越大胆了,老娘逮到它非揍它不可。”

因为夏童的一声‘老娘’,单允脸上笑容盛了些,轻语道:“怎么还是改不了嘴快这习惯?”

单允的转移话题很成功,夏童抿了抿嘴唇,转过身来看着相公,表情甚是委屈。单允会心一笑,两人成亲已有十几年,亲密不减当年,夏童诺诺抬眼张望单允,见他并无责怪之意,女子风情道:“好嘛,相公教训的是,我下次不这么说话了便是。”

笑容更开了,单允从怀里拿出一封书信,递给夏童,笑说着:“刚刚收到小轩的来信,你也看看吧。”

于谭轩这位他相公的徒儿,师娘夏童心中甚是关怀,第一次见到他还是在‘灵神界’,那时谭轩的父亲慕容春启为救大儿子慕容璟,不惜一切拿她大开献祭,引得地府的图谶尊者将她魂魄勾下地狱,最后闹得单允进地府要人,还是谭轩在地面照看只剩‘恨’魄的夏童,夏童对此事感激不尽。一起回道灵界的时候,谭轩被他父亲给扔进了空间隧道,毫无人情可依的谭轩认了单允做师傅,直到两年前他出族历练后就杳无音讯,现在终见有他的消息,夏童从单允手中拿过书信,仔细阅读。

片刻后,夏童将书信合上,笑道:“小轩这小子越来越会说话了,书上对你这师傅只提只言片语,倒是把我这师娘挂牵得心头直乐呵,出族那么久心头还惦记着我这师娘的厨艺。”脸上带着微微笑意的她对单允哼哼,“好吧,出去那么久定是没吃顿好的,下午我多摘一些菜回来,好好地来迎接你的好徒儿。”

单允被夏童弄得一笑,随道:“从小轩拜我为师那会儿起,技道真法道力灵力,学来样样顺手,依我看呐,这回他出族历练不假,倒是出去把别人给历练了一番。”

夏童从里屋拿出菜篮子,说道“小轩是我相公的好徒儿,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就算他在外头每餐大鱼大肉,美酒佳人作陪,身后再加一大帮小弟唯命是从,那也是应该的。可一回到单族啊,也得让他感受到家的样子,所以要好好接风洗尘才是。”

单允不禁一笑,拦住了妻子的去路,食指刮了下她的鼻尖儿,道:“就你这师娘最好,倒显得我这做师傅的对徒弟不关心了,得,我也正闲着,跟你一块去摘野菜吧。”

夏童欣喜,挽着单允的手臂一道去了山林间。

一条小河夹在山峦之间一眼望不到尽头,四周是郁郁葱葱的茂密树林,河床上潺潺河水流得轻缓悦耳,河水清澈,能看见水里的个别鱼虾。一名女孩正坐在河岸上,年龄十二三岁,身着紫深色衣裳,跟她娘亲的同款,模样看上去要比同龄孩子轻灵许多,她手中握着鱼竿儿,眼神却对这钓鱼没了先前的兴趣,直到巴布抱着素馒头从树林里出现。

“怎么才来……”女孩的话拖得老长。

冒着生命危险替女孩偷来馒头换来的却是女孩的抱怨,之后它怀中得战果竟还是被夺了过去,于这般行为,猴子巴布若在以前即便是夏童也得给她红屁股看,但因为女孩自身的原因,论辈分可做女孩前辈的巴布竟没有一丝怨气。

‘吱吱吱……’巴布咧嘴笑了几笑,就见女孩一口咬掉了大半馒头。

“好吃……”女孩嘴巴嚼着赞口道,“咳咳……”

喝得太急,女孩哽到,伸手拿过巴布递到面前的水壶,仰头大喝了两口。

也就在这时,女孩余光见到鱼线动了动,疾呼一声“上钩了!”弯腰拾起鱼竿儿往上一提,只见得一条肥大的鱼跃水而出,在清晨的阳光下将河水四处扬起,水滴沾到女孩跟巴布的身上,乐得她们俩开了怀。

这条河起始克莫山脉境内,就在女孩钓鱼的不远处有一处水帘,水帘径直落下也不过十数米,但却是女孩时常游玩之地。女孩将瀑布落下的池塘作为烤鱼据点,巴布蹲坐在一旁,虽然女孩烤鱼的手艺没有她父亲好,但女孩的父亲已经长大啦,不烤鱼了,猴子巴布只能将这样传承下来的希望给到了女孩,鱼肉特有的腥气让它问着很享受,巴布乖乖地看着女孩转动的小手腕儿,心情大为期待。

“巴布。”女孩给巴布发出指令,“去,摘点水果来。”

巴布的注意力全在她手中树枝插得烤鱼上,并未对女孩的话做出反应,女孩见此,将手中的烤鱼抖了抖,待巴布回神,再次道:“我好渴呀。”

巴布一个机灵起身,将不远处的水袋拿来却被女孩嫌弃,最终理解到女孩的意愿后,巴布走两步一回头地望着单璠舍不得离去,它怕女孩儿就算偷吃也不给它留,它还饿着呢。

“嘿嘿,我给你全留着,你快去快回。”

女孩并非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她的父亲单允虽会对她溺爱却只限于父爱,于原则他还是与其母夏童保持一致,所以女孩也没有同族女孩那般的娇弱,相比于她们,女孩更要强,更自立,说话更有分量,猴子巴布得到承诺,飞快地蹿入了丛林里。

这只烤鱼是女孩作为水果与馒头跟巴布交换的,当烤鱼全熟之时,巴布也正好回来,女孩拿着烤熟的鱼摆摆凑脸上闻了闻,腥味虽然无法祛除,但清香浓郁,面前被巴布摆满了各式水果,女孩见之脸露欣笑,道:“给,我的大功臣。”

巴布喜滋滋接过整条烤鱼,一屁股坐下细细啃了起来,女孩见巴布吃得欢,随手拿起地上的水果,在衣角擦拭一番,便投入口中将其满口包住,嚼几下伸手又去拿另一只水果。

当太阳从东边滑到西边之时,就在那水帘面前,这一老一少的可爱画面似乎定格在那一瞬间 。

忽的,女孩拿过杵在身后木剑,向后一跳越了丈余,与巴布相视而立,巴布似乎得了密令一般,扔掉手中只剩鱼骨的烤鱼,神情变得似笑非笑似怒非怒。女孩手中的木剑是他父亲特意替她制作,但见巴布一副懒洋洋的姿态,女孩对它严喝道:“巴大爷,听百姓说你作恶多端,前些日子还将刘大婶家的猪强抢了去,本小姐得了民怨,今日若是要不回那头猪,就要为民除害!”

巴布也迎合着女孩的腔调一脸嬉笑着,一脚将脚边的水果踩扁,又碾了个稀烂,女孩见状作惊恐状,眼神随之微眯,甚是悲凉道:“巴大爷,此些水果与你无冤无仇,你……好狠的手段呐,今天本小姐不将你收拾,只怕这世界会永无安宁之日,束手就擒吧,看剑!”

女孩说完一招长剑贯喉,直朝巴布疾驰而去。

被女孩唤作‘巴大爷’的巴布身子比往前更加敏捷,它轻跃而起,脚趾正好点在女孩的木剑之上,停留片刻的它朝女孩嬉笑,女孩右手收剑,左手一招劈掌紧追巴布面门,半空中的巴布无处借力,眼见就要被女孩打瘫半边脸,空中发出凄厉的嘶喊,女孩闻言全身一震,巴布险险地躲过了这记狠招。

“哼,居然敢暗器伤人!你休想逃!”女孩回神严喝,背过木剑,以一记偷学母亲的‘朽心掌’追上向后急掠的巴布,这招来势凶猛,单手成爪一把扣住了巴布的脖子。

“巴大爷,看你还往哪儿逃!”女孩脸色严谨,突然意识到不对,却已来不及了,被吓坏了的巴布的尿液已经彪到她身上,恶心得她赶忙将巴布松开。

女孩嘴里哎呀叫着,弃剑整理衣裳,但一身的尿味儿着实难闻,气急的她闭眼大叫道:“死巴布,本小姐要把你的猴皮剥了!”

知道小女主生了气,巴布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了树林里。

晚上女孩儿不敢回家,因为衣服弄脏了娘要骂,所以她就去了爷爷家。

爷爷家古香古朴的陈设让女孩看着好有回忆的味道,她记得上次来的时候是半个月前,没工夫耽搁,女孩儿在庭内扯起嗓子喊道:“爷爷,爷爷你在哪儿啊?!”

身为一族之长的老人家,家里没有一个仆人,因为老伴儿走得早,一个人呆习惯了的老人在里屋看书,听到房外传来孙女儿的喊声,老头人十分欣喜地放下手中的书,走了出去。

老人家穿着一袭褂子,走到庭前,瞧见站在庭内的孙女儿,走上去喜笑颜开道:“璠儿啊,这么晚了还在看爷爷啊?”

那璠儿着急道:“爷爷,璠儿衣服被臭猴子尿脏了,你这里有没有干净的衣服换啊?”

“哟?这猴子真是,怎么灵猴还乱撒尿啊,来来来,爷爷带你去换衣裳。”

衣服是爷爷准备送给璠儿当做礼物的新衣裳,他从自己的衣柜里拿出来便走出了屋子,去了庭内等候。少倾,老人家瞧见房间门开了,走出来了一位美丽少女,此少女一改白天的深紫色锦服,换了一身粉色连裙,璠儿美滋滋地踮起脚尖转了一圈,问道:“怎么样爷爷,好看吗?”

老人家温温然地笑着点头:“这衣裳穿在璠儿身上真好看,可比其他家小姑娘要灵动多了。”

璠儿跑到爷爷身边,挽着爷爷的手臂说道:“那可不是她们的错,爷爷在族人面前就是个大人物啊,跟我一样的姐姐妹妹们见到你都被吓得不敢说话了,哪里还有什么灵动啊。”

老人家溺爱地拍了拍乖孙女儿的脸蛋儿,说道:“这么晚了爷爷得送你回去了。”

孙女儿很开心,被爷爷问道:“是不是你娘经常说你啊?”

孙女儿可怜巴巴地告起了御状:“是啊,衣服被臭巴布弄脏了,回去娘会连我跟巴布一块儿收拾的,说不定还会打我呢。”

老人家笑而不语,领着孙女儿出了门,他将大门合上,顺手拿起挂在屋檐下的灯笼,当做走路的照明之用,另一只手牵着孙女儿的小手,往二儿子家走去。

对于孙女儿的教育他不敢放松,路上老人家想了一会儿,语重心长道:“璠儿啊,你娘严格管教你啊是为了你好,爷爷疼你呢,也是为了你好,你懂吗?”

孙女儿懂事,直接回应道:“璠儿知道,都是为了我好,可是爷爷啊,你平时也得叫大伯啊,我爹啊,还有幺爸他们给你多买点东西来啊,你瞧你房间里一样吃的也没有,他们平时可不得把你老人家忘到哪里去了。”

老人家笑了笑,道:“诶,不叫不叫,叫他们做什么。”

孙女儿不服气,说道:“爷爷不叫他们多买点来,那你孙女儿吃什么啊?”

老人家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惹得他笑得开怀。

叶正勋
作者的话

图谶(chen四声)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