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千年之王 > 正文
第一章 逃亡者
作者:一指昙花  |  字数:3533  |  更新时间:2017-11-28 16:29:55 全文阅读

十八匹马,十八个人。

十八匹马,每一匹是正宗的大梁宛马,个高体大,耐力十足,日行千里不在话下。

十八个人,每一个黑衣黑袍,长衫披挂,骑坐于马鞍之上,纵然马匹狂奔,也依旧稳如泰山,身形没有一丝晃动。

十八匹马,十八个人,此刻已然狂奔而入这苍茫的雪山。

雪峰山

大梁西北最大的雪山,没有之一。

这里终年积雪覆盖,入目所及,便是一片白色。大雪连着天空,天空融进了大地,让人分不清哪里才是起点,哪里才是尽头。

雪山的尽头远不远?

自然不远,因为它没有尽头。

这里的雪已然将天地完全遮蔽,看不到一点其他的颜色。

当十八匹高头大马,驮着十八个黑袍人走进雪峰山的时候,看到的便只有无尽的洁白。

白色此刻犹如一种梦魇,无处不在,无孔不入,让这十八个汉子也在一瞬间迷失了方向。

为首的大汉摘下帽子,露出了一张三十多岁中年男子的国字脸,络腮胡从左耳一直延伸,布满了菱角分明的下巴之后,又伸长到了右耳耳垂末端。

他的脸上带有几分寒意,目光深处也散发着饿狼一般的冷光,又阴森的像一条毒蛇,一旦盯住猎物,便直到死都不会放开。

他的嘴唇很薄,凸显出他的薄情与反复无常,

中年汉子凝视着眼前的雪山,目光微微一垂,便发现了地上的一串已快被积雪覆盖的脚印。

脚印很浅,从马胯下一直延伸出去,直直的通往了雪峰山巅之上。很难想象,在这样冷的足以将一切都冻僵的地方,居然会出现了一串人的脚印。

大汉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戏谑的笑容,随后戴上男子,冷声道“那小子就在不远处,谁若取下他的项上人头,赏三千灵源,再加封一个将位。”

其余十七名大汉黑袍之下的目光莫名变得火热起来,双手也不由自主勒紧了缰绳,蓄势待发。

随着大汉一声大喝“出发。”

十八匹马便如一道洪流一样,跟着雪地上越来越模糊的脚印冲了出去。

雪峰山上,传来了络绎不绝的马蹄声,以及那雪地上留下了一串串马蹄印。

听到这声音的,不止这冰冷的雪山,还有已经逃入雪峰山的人。

暴风雪即将来临

前兆已经越发的明显,刺骨的寒风如屠夫手中的刀俎,无情的划过肌肤。皑皑的白雪如一头慢慢睁开了瞳孔的巨兽,狰而不发,可一旦爆发,便足以吞噬这山上的一切。

天空中,以有片片的雪花飘飞,虽然唯美,可此刻,却只让人觉得由衷的寒意从骨子里散发出来。

苏玉的脸色已然发白,那是一种病态的苍白,白的煞人,白的可怕,白的像一张被水泡过的纸一般,一阵风吹来似乎就有可能吹散。

风自然不可能把他吹散,可却也快把他吹倒了,他已经没有一点力气,到了现在,能够走到这里,靠的完完全全都是一股求生的意志。

他还不想死,并非因为他怕死,只是还有思念他的人在等着他回去。

死并非是一件可怕的事,人生在世,不在乎生老病死,可怕的在于,有时候,活着往往比死更加艰难。

只是现在,他觉得自己已经离死不远了。

山脚下传来的马蹄声已经不远,头顶上的暴风雪也即将到来,继续往上爬,面对的是天灾,可若是在这里等待,那十八个黑袍大汉,只怕并不会放过他。

“呼……”

苏玉的身子慢慢靠在了雪堆之上,苍白的嘴唇也已开裂,没有一点血色。随后缓缓吐出了一口气,眨眼之间便化作了一道白雾。

从胸前传来的疼痛让他觉得整个身体都像是被撕裂一般,那随着轻轻拉扯,便有鲜血涌出的伤口更随着他慢慢动弹的手臂狰狞而扭曲。

他紧咬着牙关,突然抓起一把白雪,猛的按在了胸膛之上,可怖的疼痛让他整个身体都在微微颤抖,险些失去意识,随后又被那疼痛惊醒。

苏玉的喘息声更大了。

终于,他又再次站了起来,目光中带着绝不服输的坚韧,一步又一步,拖着越发疲惫的身子,爬向了雪峰山之巅。

不一会儿,马蹄声越来越近,十八个人,十八匹马,来到了这里。

“将军,地上有血迹……”其中一人出声道。

国字脸大汉拉住缰绳,翻身下了马,看着地上那尚未干涸的血渍,说道“那小杂碎就在不远处,我们追。”

雪山从来没有任何感情,甚至十分残酷,它不会怜悯任何一个生灵,其中,也包括苏玉。

当苏玉挣扎着,整个人已经倒在了雪地之上,双手倾尽了最后的力量,一点一点的往前挪着,平日里,只需几个呼吸便能够到达的远方,现在却似乎变得比登天还难了。

“找到了,小兔崽子。”一声大叫,其中还夹杂着几分笑意与怒气。

然而这道声音此刻却如同勾魂的锁链,让他的心中也沉了下来。

不用回头,苏玉便已知道,发出声音的人是谁。

“苏玉,我说过,你跑不了的。”国字脸大汉冷然道。

苏玉挣扎着,并没有继续往上爬,露出一个绝望的笑容后,转过身子,直视着大汉道“事到如今,你们还是不肯放过我吗?”

国字脸大汉目光阴沉,出声道“我为什么要放过你,就因为你魄罗破碎,是个废人?”

苏玉握着拳头,指尖紧紧插入了掌心之中,丝丝鲜血已从掌心慢慢渗出。

国字脸大汉讥笑道“生气了?我好怕哟。”

随后声音一冷“姓苏的,你的确是个天才不假,可现在,没了魄罗之后你只不过是个比普通人强不了多少的废物罢了,像你这样的杂碎,就算再来一百个,我也不放在心上。”

苏玉目光紧盯着大汉说道“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大汉冷笑道“为什么?告诉你一个将死之人也无妨。三皇子有令,任何跟叶大小姐有瓜葛的男子必须死,更何况,你还是叶大小姐的师父。”

苏玉咬了咬牙,说道“原来你们只是楚云那家伙的走狗罢了。”

大汉脸色一变,怒道“小兔崽子,我看你还能嘴硬多久。用刑……”

十八匹大马开始躁动,随后围着苏玉,转起圈来。同时,十八个黑袍大汉不约而同从怀里掏出了一根银质锁链,锁链末端,乃是一个拇指粗细的铁钩子,钩子银光闪烁,寒意逼人,纵然在这冰天雪地之中也让人觉得心生寒意。

接着,十八个大汉一挥手,十八条银锁链便如十八条毒蛇一般弹射而出,咬住了苏玉全身上下。

大汉一声大喝“拉……”

十八个人同时用力,往不同的方向竭力一拉。

苏玉心头一颤,随后整个身体都如同被啃食一般,再加上胸前那巨大的伤口,一股难以形容出来的疼痛让他整个突然张开了嘴,大叫了起来。

“啊啊啊啊……”

一连串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在雪峰山上回响,夹杂着越来越大的暴风雪,凄厉无比。

大汉露出一抹笑容,脸上愉悦不已“你以为这样就完了?这才只是开胃菜呢,真正的大餐还没上呢。”

十八个人,突然勒紧了缰绳,从手指上的空间戒指里取出了一个盒子。

“不…不要……”苏玉目光扫了一眼,突然声音变得颤抖起来。

只可惜,大汉并没有停手,听到苏玉的求饶之后的反而笑的更灿烂了。

当盒子被缓缓打开,从其中的一角慢慢爬出来了一只拇指大小,全身通红的蚂蚁。随后,无数蚂蚁紧随着也爬了出来。

当闻到苏玉身上散发出来的血腥味之后,所有蚂蚁突然变得兴奋起来,像是发现了目标一样,疯狂的顺着锁链爬向了苏玉。

苏玉瞳孔微微一缩,拼命的挣扎起来,然而却又立刻被十八个大汉牢牢的拉在了半空之中。

国字脸大汉开怀笑道“这东西想必你也应该知道吧,喋血蚁,只要闻到血腥味,便像发了狂一样。要知道,在天牢里都是很少有人能够享受的私刑之一呢。今天,就拿你来试试吧。”

无数蚂蚁爬满了苏玉全身上下,随后顺着那被钩子给撕裂的伤口钻了进去。

以肉眼可见的,苏玉皮肤之下开始鼓起,无数蚂蚁在其中穿行,奇痒无比。

苏玉脸上的表情开始扭曲,剧烈的痛楚夹杂着蚂蚁不停爬过身体的滋味,让他有一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觉。

凄厉的惨叫声还没有结束,大汉的大笑声便已经响了起来,随后夹杂着他的说话声“惨叫吧,你叫的越大声,我便越觉得愉悦。”

私刑还在继续,当十八条锁链发出清脆而冰冷的响声之时,十八个大汉猛的一用力,随着嘶拉一声响动,居然直接把苏玉的皮肤给拉扯了下来,露出了其中森森的白骨。

更为可怕的是,纵然如此,却没有流出一点鲜血。

躺在地上的苏玉,此刻早已神志不清,身体的狰狞与可怕就算是这十八位早已用惯了私刑的男子也从心底一寒。

地面上,只有苏玉那若有若无,夹杂着痛苦的呻吟之声。

蚂蚁还在吸食他的血液,将他本就疲惫不堪的身体最后一点力量也彻底的吞噬殆尽。

国字脸大汉三步并作两步,走到苏玉的面前,脸上带着几分唏嘘,随后一脚踩在他的头上,笑道“怎么,继续骂啊,我看你不是很厉害嘛,现在还是被我踩在了脚下。”

苏玉现在早已什么都听不清了,耳朵里传来的嗡嗡响声,以及那异样的感觉,看样子,在吸食了他身体的鲜血之后,那些喋血蚁已经盯上了他的脑袋了。

“啐!”

大汉冲着苏玉的身上吐了一口吐沫,随后从腰间拔出一把长刀,高高的举了起来。

接着手起刀落,就准备直接砍下苏玉的脑袋。

轰隆隆!

就在此时,整个山体开始颤抖起来,十八名大汉微微一愣,接着同时抬头,顿时吓得亡魂大冒。

从山巅之上,澎湃的积雪掀起了数百丈高的雪浪,更如汹涌澎湃而出的滔天巨浪,眨眼间便吞没了一切。

“血崩了,快跑……”一人大惊失色,随后直接跳上马匹,拼命抽打着马屁股。

为首的大汉也吃了一惊,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苏玉,也不甘的转过身子,骑上马,不要命往山下狂奔而去。

大雪眨眼间便吞没了一切,将天地间都化为了虚无。而苏玉,也被这一场突如其来的血崩,彻底吞没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