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全能地府代理人 > 正文
第一章 地府数据库
作者:不老实和尚  |  字数:3245  |  更新时间:2017-11-27 20:08:18 全文阅读

“咚咚咚!咚咚咚咚!”长乐静静地坐在床边,耳边传来的是越来越急促的敲门声。

看了看除了一张木板床再无他物的房间,长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就连最后一件的电器,陪伴自己15年的电视机,都在3天前被卖给废品收购站了,换来的钱不过够三天的伙食费。

认真的思考了片刻,仔细回忆了不久前发生的辱母杀人案,长乐放弃了报警的念头。

父母因车祸死去已经一年多了,从那时候开始,长乐才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远远算不上一个男人,充其量不过是一个男孩罢了。一个未满18岁的男孩,独自一人在这个世界上生存,有多么艰难,一切的高傲自负和乖张叛逆,都在现实两个字面前,被彻底击垮了。

一文钱逼死英雄汉,随着父母留下的那一点点资产全部花光,长乐开始利用一切时间去打工,他去超市收银、去工地搬砖,他不怕吃苦不怕流汗。可是一个叫做高考的魔王却打乱了他的生活,离高考还有三个多月,为了复习功课,他只能停止打工,将所有世间花在了学习上。

比所有同学都更早接触社会的长乐,更加清楚一纸文凭的重要性。想要改变自己的人生,父母双亡的自己,唯一的出路就是高考。

走遍了所有的亲戚,长乐再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人情冷暖。居住在农村的爷爷奶奶,拿出了多年积攒的五千多块钱,而其余的亲戚们,却冷冷的回绝了长乐借钱的请求,那空洞的眼神里,还有着一丝幸灾乐祸。作为唯一从农村走出来的家庭,自己一家曾经是他们羡慕和嫉妒的对象,如今的自己,却成为了他们显示自己高人一等,体会自己优越生活的打击目标。

不忍心拿爷爷奶奶的棺材本,长乐悄悄将钱还了回去,塞在了爷爷家水泥墙一块活动砖底下,村里的老一辈人没有把钱存在银行的习惯,把钱藏在家里才让他们觉得踏实。

回到家的长乐,狠了狠心,从“爱心救贫”那里贷了2万多块钱,日息1分,限期半个月偿还,踏进了城里的地下赌坊。

所谓地下赌坊,那就是一只吸血蝙蝠,不论赢钱还是输钱,唯一的赢家只有庄家。可想而知,差点连内裤都要输掉的长乐,脸色苍白的走出了赌坊,那一刻他连脚都在发抖。

所谓的“爱心救贫”,与爱心扶贫只一字之差,却是天差地别,所谓的“爱心救贫”,其实就是高率贷,借钱的时候笑嘻嘻,催你还钱的时候却与阎王无异。对于那些还有家属的欠钱者,他们会用骚扰、威胁将你的家人逼疯。对于长乐这样的孤儿,他们会用侮辱、不会留下的伤痕的毒打逼着你去偷去抢,甚至为还钱犯法。

今天已经是“蚂蚱”打电话催债的第8天了,在第6天的时候,蚂蚱就威胁说,再不还钱就要上门讨债了,要是有什么磕磕碰碰,请他一定多包涵。

“蚂蚱”是一个瘦瘦小小的男青年,脸上还有一道刀疤。听说在“爱心救贫”公司里,他的业绩是最好的,不是因为他最有眼光,而是因为他最狠。听闻在他把一个人的头放在厕坑里憋气反复数十次后,没有一个人敢欠他的钱。

其实长乐还有最后一样东西可以卖,那就是他住的房子,以他们新兴市的房价来说,这套70多平米的两居室还是可以卖个三四十万。可是长乐宁愿死也不愿意卖掉房子,因为这是他父母留给他最后的东西,他永远记得在城里打拼十年的父母,在用钥匙打开房门的时候,眼里的憧憬与喜悦。

你可以说这是长乐孩童般的对幼稚,可是他就是这样执拗,似乎只有这样,才能保留住内心最后的净土。

门外的敲门声已经变成了撞门声,长乐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哟哟哟,您小子胆儿挺肥呢,居然还没跑”进门的果然是蚂蚱,一双四角眼,眉间紧缩,左脸一道刀疤,一看就不是好人,身后还跟着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这也是讨债标配了。

“小子,今天是第八天了啊,别说我没给你机会,你已经破了记录了,在我蚂蚱手里,欠债最长记录也就6天。怎么样,今儿可以还钱了吧,我算算,一共32214元,给你打个折,收你32210元就行”蚂蚱嘴里叼了根牙签,盯着长乐嬉皮笑脸的说道。

长乐沉默了半响,吐出两个字:“抱歉,我没钱。”

“好啊,还真遇上个不要命的。”蚂蚱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后,嘴里牙签一吐,脸上的刀疤一皱,恶狠狠的说道:“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帮我们带点东西去春城,要不然……我们这位老憨,可不是吃素的。”

身后的壮汉一言不发走了过来,拳头一捏嘎嘣嘎嘣直响。长乐毫不怀疑,这壮汉一拳可以打死自己,他也很清楚,蚂蚱所谓的带点东西,一定是犯法的买卖。

“不带。”长乐斩钉截铁的答道。

“欠你们的钱,我一定会还,再给我3天”。

蚂蚱撇了撇嘴:“还真有不怕死的,老憨,先给他吃顿甩手粑粑,只要你吃得下,后面还有满汉全席。”

所谓甩手粑粑,其实就是打耳光,疼是疼,却造不成多大伤害,对人的侮辱才是最伤人的地方。

老憨点了头,往嘴里吐了一口唾沫,蒲扇般的大手高高扬起,狠狠朝着长乐的左脸抽下去。

长乐本能地低头闪避,悬挂在胸口的木制佛像被脖颈带起。这是母亲从九华山求来的地藏王佛像,不值什么钱,据说是给高僧开过光的,能够保平安。

这佛像刚好飘到老憨的手掌和长乐的脸蛋之间,于是壮汉的巴掌一章之下,就连带着佛像扇到了长乐脸上,也不知道长乐是得罪了哪路仙神,这佛像被巴掌重重裹带着扇下,刚好落在他太阳穴上。

长乐只觉得太阳穴巨疼,鲜血一下流了出来,将木质佛像染了个通红。

眼前一黑,长乐整个人就躺倒在地,他感觉自己的生命力正在飞快的流逝。不是说人死之前会见到自己的一生么,怎么自己眼前什么都没有。

眼看着长乐被一巴掌扇倒,蚂蚱笑了:“臭小子好真能演,第一次听说有吃道开胃菜就晕过去的。”边说还边在长乐身上踢了几脚。

老憨低头摇了摇长乐,看见他太阳穴渗出了血迹,惊慌失措地抬头道“老大……不好了,这小子好像是死了!”

“啥!你别吓我” 蚂蚱一把拽开老憨,低下头伸出手在长乐鼻下试了试呼吸,一试之下,果然是呼吸全无。在摸了摸脉搏,连皮肤都开始冰冷了。

“妈的!”蚂蚱反手一巴掌甩在老憨身上:“说了我们是爱心救贫,你他妈就不会温柔一点儿啊,一巴掌把他糊死了。”

“头儿,咱们怎么办?”老憨哭丧着脸问道。

“赶紧跑路,回家收拾东西,拿上钱赶紧走,这小子是个孤儿,一时半会没人发现的了。直接出境,去越南。”蚂蚱没好气的说道。

“咱们身上就几千块钱?往哪儿跑啊?”老憨欲哭无泪。

蚂蚱边收拾现场边骂骂咧咧“他妈的,我爸那个死老鬼,到底把那十万块钱藏哪儿去了。偏偏刚要说到藏钱的地方就嗝屁了,搞到现在跑路前都没有。”

长乐迷迷糊糊中,把蚂蚱和老憨的对话听了个清楚,心里腹诽了一句“诅咒你一辈子找不到钱”。

没有任何人注意到,长乐胸前的佛像在沾染了他的血液之后,变作了微弱的金光,嗖的一下钻入了长乐的脑袋里。

“地狱未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伴随着浩大的佛音,长乐彻底堕入了黑暗。

再度恢复意识的长乐,发片现自己身处在一团漆黑之中,他尝试着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却发现自己没有手,甚至没有脑袋。他也不是在看,而是在感知周围的一片漆黑,所谓眼耳鼻舌身意六识,他只有意识。

穿越?外星人绑架?过了好半天,长乐才适应了自己的状态,模模糊糊明白,自己似乎是死了,这种状态,应该就是灵魂的状态了。

活着就努力活着,死了那就随遇而安吧。长乐意外的发现自己竟然对人间没有多大的留恋和后悔,他好奇地在一片漆黑之中探索着。

这到底是个什么世界?阴间就是一片漆黑?地府呢?阎王呢?奈何桥和孟婆汤呢?

带着满腹狐疑,长乐不知道探索了多长世间,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光门,他没有丝毫犹豫,一头扎了进去。

“欢迎您光临地府数据库!”清脆悦耳的女孩声响起。

一个灰发、绿瞳,发饰碧玉、腰坠中国结的少女突然飘了过来。

“你……是人是鬼,哎,我都死了,你肯定是鬼了,年纪轻轻还这么漂亮就死了”长乐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的少女,他越看越觉得这个女孩子眼熟。

“你是洛天依?”长乐猛然想起来,眼前这个女孩子的形象气质像极了华国的虚拟偶像洛天依。

“盯!”气鼓鼓的盯着长乐道:“你怎么能叫错淑女的名字呢?我不是洛天依,我是星灵哦。”

“星灵?”

“不错,人家是地府数据库引导员星灵,在地府,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没有我找不到的灵魂,厉害吧!”星灵得意洋洋的围绕着长乐绕了几个圈。

“引导员,地府数据库?什么鬼?”长乐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