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零界掌控者 > 正文
第一章 寒冬
作者:极鬼  |  字数:2477  |  更新时间:2017-11-27 13:50:58 全文阅读

白茫茫的天地间,屋檐下的冰柱晶莹透明,针尖般的末端像是世界的拷问,带着冬天特有的凌厉,指向地面。

雪花随着呼啸的寒风纷纷扬扬的洒下,遮盖住了雪地上的脚印。

一条足有十米宽的青石地面安静的睡在雪的怀中,而后,毫无意外的与两侧的雪堆融为一体。

几个穿着厚重青袍的仆人站在房檐下,愁眉不展的看着那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图,嚣张的在空中上下飘舞的雪,唉声叹气。

“今年冬天比往年冷多了,这日子可真是越来越不好过了。”

较为年轻的青衣仆人倚靠着一把足有一人高的庭院扫把,揉着眉心抱怨道:“这该死的鬼天气,哎,刚刚真是白辛苦了半天!你们看看,这一转眼就又落满了雪,早知道刚刚就装装样子,不那么拼命了,这下好了,又得重扫。”

“嘶哈。”

“你就少抱怨几句吧,谁叫这次正好轮到咱们清理庭院了呢?再说了,咱们兄弟手上的活可比相国崔家那里的活好干多了!这世上谁不知道,咱们老爷是最仁慈的,换做别的地方,哪有兄弟们这么好的待遇。”身边年龄相差无几的白衣仆役对着手心呵了口热气,紧接着双手合十用力的搓着,借此驱赶手上的寒意,扫了几个时辰的雪,手早就冻僵了。

他的话让同伴很是认同,纷纷点了点头。

这要是在别的府邸当差,可能连饭都吃不饱。而他们,在扫完雪后还能领到一大碗肉汤。

想到热乎乎的肉汤,那奶白色的浓汤上漂浮着的油花,绿油油的菜叶,和沉在碗底的大块肉渣,好像真的闻到香味似的,就连身体似乎都暖和了不少。

那年轻仆人被说的脸上一红,也不知是冷的还是羞的,抓了抓脑袋讷讷说道:“我又不是这个意思。我,我只是在想,我要是也能觉醒元根就好了,就算最糟糕的元根也能寒暑不侵,为老爷做更多的事,扫更多的雪!”

说到元根,几人脸上都升起一丝向往的神色,就连呼啸的冷风拼了命的往衣服里钻都不觉得冷了。

元根啊,那可是成为上等人物的必备条件!

“噗,二哥听到没,那几个仆人竟然在偷懒哦,还想着成为上等人,真是不知好歹。”五公里外的一条主路上,十二三岁的锦衣少年嗤笑着,半躬着身子,对身旁与自己有着三四成相似的少年说道。

哼,下等人就是下等人,即使有了元根又能怎样?上等人怎么会做那种扫洒庭除的卑贱之事?真是没志气。少年心里满是鄙夷,狭长的凤眼也满是不屑。

仆人们都只是普通人,听力有限,到是不知道他们的憧憬被五公里外的人听了个清楚。

“一群下等人而已,异想天开,不必理会。”

被称作二哥的少年约莫着有十四五岁的样子,穿着华丽,模样很是俊美,眉宇间带着自信,神采飞扬。许是年少并且出身不凡,整个人看起来如同一柄利剑,满是锋芒。他的话里话外都带着教训的意味,让那较小的少年收敛了神色。

“二哥说的是。”

较小的少年拱了拱手,面容含笑,带着讨好。

两人边走边聊,气氛和谐。身后随从百十人,亦步亦趋的跟在两人身后,目不斜视。值得一说的是,他们个个单衣却不觉冷,竟全是觉醒了元根的随从!

元根强者,极其稀少,万不存一。

但凡觉醒了元根的人都足以震慑一方,让他们做随从可谓是极难。

不过,年长的少年能有这股强大的力量倒也不奇怪,这天底下谁不知道永安王府嫡长子林惊鸿势微,这二子林恒之才是真正的准继承人?

身为永安王府,这天底下唯一一个可以与皇室平起平坐的家族的准继承人,有百十个觉醒元根的上等随从追随倒也不稀奇。虽然,准继承人的名号也只不过是他的自封。

说起来,这些随从的身份也是不差,有侯爵的子嗣,也有天资卓越的布衣,有小家族的讨好,有心悦诚服的追随。

外人尚且知道巴结谁才有利,自家人当然更是清楚。

吴林也知道,连族谱都没上的自己,没有什么竞争资格,只能讨好着,阿谀奉承。

林恒之很喜欢这种感觉,下巴微微抬起。目光扫到吴林的身上,略微挑眉,不过,很快就换上了更浓厚的笑意。

没有什么比能让自家弟弟恭敬以待更值得开心的了,虽然,这个弟弟是父亲不愿提及的没用的东西。

“嗯?是林惊鸿这家伙?”

林恒之微微一愣,他接了家族的任务刚刚圆满完成,本就是故意绕上一圈来嘲讽林惊鸿的,可他没想到这种恶劣的天气会在外面见到林惊鸿,准备了一肚子的显摆的话竟然无从说起,只好循着规矩耐心见礼。

身为永安王府的“准继承人”,该有的礼数当然不会欠缺,以免给人落下把柄,于是三步并做两布的走来躬身行李,低眉顺眼,满脸的恭谦笑意。

“恒之拜见大哥,不知大哥最近身体可还康健?小弟领了皇命,前去燕阳城清了一窝恶匪,正要向父亲汇报。”

林恒之的声音没有太大的波澜,语气平静,带着一丝极力掩饰的洋洋得意的骄傲。只是,听不出一丝不满,当然,也听不出半点恭敬。

吴林气哼哼的站在林恒之的身后,不仅没有行礼,甚至下巴都高高的抬了起来。

他可是高高在上的上等人,才不要对这个注定会被排挤出家族核心的下等人行礼,哪怕,那是他的大哥。

林惊鸿看着只有自己肩膀高的二弟很是骄傲的躬身汇报,略微感慨。自己也想为家族付出自己的力量啊!

那一身单薄的蓝色长衫罩在林恒之的身上,看起来有几分消瘦。躬着身子的他似乎退去了所有的锋芒。

“快起来,都是自家兄弟,不必行礼。”

林惊鸿朝着林恒之快步走了过去,双手伸出准备扶起林恒之。

这些年里,王府上下明里暗里都在议论这个弟弟林恒之的天赋和能力,小小年纪已是元者五重的强者,继承王府是早晚的事,林惊鸿虽然不甘自己的“废物”之实,却也不会和自己血脉相连的弟弟争风吃醋心生不满。

“二哥,您可是咱们王府的天才弟子,未来的永安王爷!怎么竟然向他行礼。”吴林压低声音对着林恒之说道。

吴林这话虽然是小声嘀咕,可却刚好被林惊鸿听了个清楚。

林惊鸿的动作一僵,尴尬的笑了笑,收回已经冻的通红的双手。他是认同吴林的话的,只是心里难免的生出一丝自嘲,一丝无力,一丝不甘。

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环绕在他的心头,无法凝心。他攥紧拳头,复又伸开,只留下掌心的四个血色月牙。

哎,父亲,怕是对自己已经很失望了。他不知道自己心里究竟是什么滋味。

林恒之同样很赞同吴林的话,只是长尊幼卑嫡庶有别早已像诅咒一样刻画在骨子里。再忍忍吧,大哥只是一个普通人,寿命不过短短数十载,而自己,百年以后也必然年轻!再忍忍,就好了。

“大哥,是小弟管教无方,下人不懂事,顶撞了大哥,大哥赎罪。” 林恒之稍一思量,就直挺挺的抱拳跪在林惊鸿的面前,而吴林,红了眼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