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最强进化王 > 第六卷
167 丢魔的脸
作者:大口喝酒  |  字数:5008  |  更新时间:2018-09-13 04:13:11 全文阅读

“雾气!莫非,你是十年前进入魔君境界的泡沫魔王?”就在这时,申室突然开口说道。

此话一出,现场众位修行人们一片吃惊,吃惊地他们嘴巴都要掉下来了。

泡沫魔王的大名,他们怎么可能不知晓!

泡沫魔王,一手雾气杀敌万千。

以雾杀人!

如此具有标志性的手段,也只有泡沫魔王可以做到了。

同时,这泡沫魔王一身修为,已有千年之久!

千年修为使泡沫魔王从一介鬼兵成长到了魔君,这在妖魔之中,真是一段可歌可泣的传奇!

妖魔的修炼天赋,比人类可差得远了!寿命上却是比人类多了好几倍呢!

天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泡沫魔王,更是高居各族血色排名第4位!真是一名凶徒!

据地下公会记载,唐代末年,泡沫魔王曾追随黄巢。

也因为有泡沫魔王相助,在当时,黄巢那是在中原大地上进行了一番惨烈的大屠杀。

对此,地下公会那是言简意赅地评价道:“黄巢军掠杀无数,百姓惶惶不可终日!受害百姓,高达百万之众!”

泡沫魔王,参与人族政权争夺,自然地下公会绝不容许他这等行径。

后来,泡沫魔王自是逃之夭夭、不知所踪。

地下公会修行人们,也只能够无功而返了。

而少了泡沫魔王这一大助力,黄巢这位称王称帝的人物,那是短短两年时间,就兵败山海关,最后走向了自我毁灭的道路。

诸如类似的事情很多很多。

在场修行人们可以毫不客气地说,泡沫魔王就是一杀人机器!甚至,他这杀人机器,还影响着华夏的近代史。

若没有他从中作梗,或许现在的华夏又是另外一番光景呢!

“哈哈!居然还有人晓得老夫!难得!当真难得!”那一团雾气,这时候又说话了。

“泡沫魔王,我与你无冤无仇吧!你为何要相助寂王?”洛景辰皱了皱眉头,询问道。

他要明白,为何自己会多了这么一号敌人!

难道是被原生系统控制了!

“也快四百年了!我非常的不甘心!若非四百年前,你们人类修行人阻饶,我绝对可以利用黄巢这妄自尊大的家伙,尽快进入魔君的境界!也就因为你们人类的阻止我的计划流产了!”泡沫魔王冷笑不止,但旋即又话锋一转道,“黄巢这家伙居然还妄想称帝!他是称帝了,可他的死期也到了!他只有当强盗的命!称帝?简直就是找死!”

在场众位修行人们,听了后内心那叫一个不着调。

丫的,泡沫魔王好像跟我们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吧?你佬都活了一千年也该有了吧!

众位修行人们心头上那叫一个复杂的心情,内心纷纷嘀咕道。

“黄巢那家伙已经死了数百年了,但我还活着!而魔医,你是与我无冤无仇。可如今我已经跟随寂王了,而寂王的仇人就是老夫的仇人!我们必须同仇敌忾!你说对吗?魔医!”紧接着,泡沫魔王又语气平淡道。

泡沫魔王,你他奶奶的,都是位魔君的鬼了,还跟随一位人类,你这丫的是在丢妖魔的脸面啊!

洛景辰心中那叫一个气,可气着气着,他就被气得是彻底没脾气了!

“泡沫魔王,跟随?你别逗我们玩了!你为的只不过就是利益!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跟随寂王,那么她绝对会辅助你妖魔死气的修炼,让你在修炼一途上更加畅通无阻!以此来,超越那些成名已久的老牌魔君。”就在此刻,洛景辰身侧的大棍申室,忽然间摸了摸他那苍白的胡须,脸庞上微微噙抹上了一副嗤笑的表情。

唰唰!

大棍申室,这话一说出口。在场众位修行人们,几乎是不约而同地将目光聚焦在了那一团浓雾上。

浓雾也就是泡沫魔王的化身。

“呵呵!传言大棍申室,可算人、可算天、可算地、可算鬼、可算妖,今日一见,果然是不同寻常,老夫还真是有几分佩服!”对大棍注册的说法,泡沫魔王没有任何犹豫地就回答道。

他之所以跟随寂王,为的不过就是利益两个字!

寂王提供他大量的死气,进行修炼。

他可是要超越那些老牌鬼帝的泡沫魔王呢!

他寿命已有千年之久,但比起那些老牌魔君来说,他着实还太过于年轻了。

那些老牌魔君,个个实力都强悍的无比害怕,可却是异常低调。

似乎是忌讳人类,还是忌讳妖族,亦或者是其他。

对此,泡沫魔王就不大明白了。

他所要明白的只有一件事:他要在实力上超越一干老牌魔君!让他们刮目相看!

“大棍就是大棍!什么样的事情,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大棍这一身算命本领,恐怕若他说第二,这世上绝无一人敢说一!”

“大棍这算命本领!我服了!我彻底服了!居然一眼就看穿了泡沫魔王的想法,这心思缜密的也是没谁了!”

……

大棍申室,这时候如此小露一手算命本领,那是引得围观修行人们惊叹连连。

只是,对于周围观众们的评价,大棍申室脸庞上却是神色没有过多的变化。

尽管这种恭维话,是发自内心,并没有任何造假的成分在于其中。

可是,谁叫大棍申室是超越斗士呢!

这种拍马屁的恭维话,好听是好听,只不过竟没丝毫的营养价值。

更重要的那是,这种拍马屁的恭维话大棍申室,这一辈子听了不知道多少遍呢!

听地他都几近傻眼了,听地他都陷入麻木了,听地他都犯困想睡觉了。

“泡沫魔王,我算的命一向不曾出错。而今儿我也算出了你的命数了。你今夜的下场只有两个字——被杀或者逃跑。”原本呼吸还算平稳地下场,突然间再度响起了大棍申室的话来。

现场讨论声顷刻间便响了起来。

“这老头不会是在忽悠人吧?”

“大棍申室的算命之法,玄奇无比!怎么会是忽悠人!”

“楼上的楼上,你确定是在逗我发笑吗?咋叫这老头子在忽悠人?你真是搞错了!这可是大棍申室啊!一名在算命这一方面,拥有极高造诣的前辈!”

……

听了大棍申室的话,泡沫魔王早就笑了,笑地那是比阳光还要灿烂。

他不得不发笑,他在笑大棍申室的不自量力!

他可是魔君,还是成名一两百年已久的魔君。岂有可能,不是这糟老头大棍申室的对手?

不!绝不无可能!

泡沫魔王绝不相信大棍申室的算命之法!

“被杀或者逃跑?大棍,你不是在说笑话吗?”泡沫魔王言语里,带着一股满满的戏谑之意。

泡沫魔王不相信大棍申室的话。

他是谁?

魔君!

岂会那么容易被杀?

又岂会轻易逃跑?

现场之人,谁人可杀他?

魔医?

就凭他一个实力大跌的超越斗士,泡沫魔王不将其放入眼中。

还是说,杀他之人是大棍申室?

这是天方夜谭的事情嘛!

虽说,泡沫魔王晓得大棍申室,说话的文字可伤人可杀人。

但他也无所畏惧!

泡沫魔王敢肯定,若他与大棍申室交战,恐怕大棍申室还没有说句话,那么他就绝对会一招制敌!

一招取敌人性命!

绝不拖泥带水!

“我这把老骨头了都,我怎么会把生死用来开玩笑呢?”谁料想,大棍申室却是摆出了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来,尖牙利齿地回应道,“我要再次重新声明一下,这不是开玩笑!这绝不是开玩笑!”

丫的,大棍诸前辈,虽然完美大伙都明白,你的话不是在开玩笑,可为什么我们总感觉,你这说话的语气说话的方式,摆明了就是在开玩笑呢?

听了大棍申室的话语后,在场众位修行人们,只感觉内心有一万只草泥马正在奔腾而过,这使得他们内心尤为不舒服的嘀咕道。

“老家伙,你现在到底在玩什么把戏?”洛景辰终于忍不住问道。

现在洛景辰,那是丈二出家人摸不着头脑。

不懂得大棍申室这老家伙,在搞什么鬼。

大棍申室却是用着神秘的微笑,回应起了洛景辰来。

可却是一个字儿也没有说出。

老家伙老古董,丫的,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要卖关子!

洛景辰心中暗自吐糟道。

吐糟归吐糟,但他的内心却是波然不惊,没有多大的起伏。

之所以,洛景辰到现在还能够保持如此心境,这自然而然地是要归功于大棍申室了。

若不是,晓得大棍申室是个靠谱的家伙,洛景辰深知自己,今夜绝对会凶多吉少。

毕竟,这泡沫魔王,可是上千年的老妖怪了。

与之一战,洛景辰占不到任何便宜,有得只有吃亏的份!

“废话不在啰嗦了!既然你们想死,那么我就成全你们!”泡沫魔王的话语如若刺骨的寒冰,从声音语气上可以听出来,现在的泡沫魔王,心情很糟糕。

而心情一糟糕,那么泡沫魔王要做的头等大事就是杀人!

唯有杀人吸食死气,才能够平息掉泡沫魔王差劲、糟糕的心情。

呼!呼!

电光火石之间的时间里,一团雾气形象的泡沫魔王,那是直奔洛景辰与申室的方向。

瞧泡沫魔王,这阵势,那是要直接将洛景辰与申室两位大活人给吞噬掉呢!

这泡沫魔王,这作风做法是不是太霸道了些?

围观的修行人们,只感觉大脑有些接受不来,可尽管接受不来,他们也非接受不可。

“魔医、大棍申室两人似乎都没有什么异样举动,这是什么回事?”

“他们,不会是放弃抵抗、放弃挣扎了吧?”

“不可能!绝对可不能!尽快这泡沫魔王是挺可怕的,但魔医是谁?大棍申室又是谁?他们肯定早就已经想到了应对法子!只不过都藏着掖着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是的,一定是!魔医、大棍怎么会乖乖束手就擒,这真是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

洛景辰与申室的异样表现,围观的修行人们接受不来。他们绝对不相信,两人会乖乖等死!

“事情似乎变得越来越有趣了!”伫立在不远处观看对决已久的统圣刀把子楼墨兰,忽然间勾勒起嘴角,徐徐说道。

其身侧的旗袍女晗若不明白。

可晗若也保持着沉默的态度,身为统圣刀把子楼墨兰的得力助手,她明白,什么时候该问,什么时候又不该问。

同一时刻,泡沫魔王也已经将洛景辰、申室用漆黑色的雾气给团团围住了。

异变此时发生了。

只见迷雾旁出现了一道黄光,这黄光宛如一把无坚不摧的锋刃似的,几乎是瞬息之间,就将迷雾给清除净化地干干净净。

这黄光,更是呈现出了一个释道字体“卍”的形状。

现在是什么回事?这耀眼的释芒到底什么来头?

众位修行人们完全是懵掉了,谅他们心中有万千种想法,也料想不到事情居然会有如此惊人的变化。

“瞧!泡沫魔王的雾气越来越稀疏了!”

“泡沫魔王受伤了!这特么是什么回事?那位大神能够来科普科普!”

“这你妹的都不懂!算哪门子修行人!泡沫魔王,以修炼死气为主,但归根到底他就是鬼!鬼最怕什么?当然是释道!这释芒的操控者绝对来头不小!”

“言之有理!释芒对寻常修行人的杀伤力若定义为一倍,那么对妖魔造成的伤害简直就是百倍不止!释道,妖魔天生的克星!”

……

在场众多修行人,其中能人不少,道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是谁!是谁!是谁!”泡沫魔王一连将话重复说了三遍,足以可见,此刻的他是有多么愤怒多么不甘。

他怎么可能会甘心啊!

即将到手的胜利果实,却被他人横插一脚,换做是其他人恐怕心里也不好受,更别说是泡沫魔王,这一位魔君了!

“佛渡众生!施主啊!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吧!”马上一道带着恳求语气的声音乍然间响了起来。

众人朝着声源处望去,这才瞧见来人是位头戴斗笠的中年男人,仔细一瞧,这位中年男人居然是位光头,再根据他说出的话来判断,这中年光头男人无疑是位出家人。

可是现在这位疑是出家人的家伙,一边都在啃着一个香喷喷的大鸡腿肉。

出家人居然还吃肉,这算什么世道?众人抱怨之际,现场突兀般地响起了一道尖锐声音。

“大伙瞧瞧!这出家人不就是超越斗士——奇男黑岁吗?”

这声音便像是一枚导弹轰炸地现场众位修行人的心田。

“认真瞧了瞧,还真是空明大师!”

“那是,吃肉这等行径,也就只有独领风骚的空明大师做得出来了!”

“空明大师,好像与魔医是挺不错的朋友啊!传言看起来不假!”

“或许其他超越斗士对付泡沫魔王,还有好几分的危险,以及不确定因素。可空明大师对付泡沫魔王,那简直就是猫遇老鼠!完全就是虐杀的份!”

……

众位修行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顿时,气氛氛围显得很是高涨。

相反的,寂王这金发大美女,现在脸蛋呈现出来的神色,那是要说有多臭就有多臭。

本来,以她的绝对把握,今夜魔医注定会陨落葬龙峰。

可该死的,居然出现了大棍申室,而现在倒好,连奇男黑岁来大驾光临了。

我这是踩了什么霉运?

寂王这位金发美女,心头上默默地想道。

“你个该死的出家人!”泡沫魔王发话了,现在他的心情极度憋屈。

释道,妖魔的天生克星!

泡沫魔王深深地知晓,几千年以来,妖魔之人,没有不再努力地抨击释道。

其中,最为有名的事例莫过于妖魔中人,利用唐宋八大家之首韩愈抨击释道。

不错的效果。却仅仅只是一时的。

暂时的效果一过去,释道的发展那是如雨后春笋,发展速度迅速无比,异常惊人。

释道一日又一日的壮大,相反的妖魔只能够夹着尾巴生活了。

泡沫魔王更是敢肯定,如果不是释道的存在,魂门怕在三族里可以横着走!

可惜的却是,没有如果!

“施主,莫要动怒!动怒了受了身子可就不要了!回头是岸啊!施主!若不回头,恐怕连释道都渡不了你喽!”奇男黑岁擦了擦一边吃大鸡腿肉所留下的油渣,笑嘻嘻地对那一团白色雾气说道。

“死出家人,我何须要你渡!佛不渡我,我自成魔!”泡沫魔王用着暴跳如雷般地语气吼叫道。

那吼叫声,响遍整座葬龙峰,由此可见,此刻的泡沫魔王已经处于暴怒状态。

泡沫魔王处于暴怒状态,他所化身的那一团白色雾气,更是瞬间仿若被染为了黑色一般,形成了一团无比漆黑的黑色雾气。

“看来泡沫魔王已经动怒了!”

“动怒的泡沫魔王,那实力绝对非同小可啊!”

“我们这些普通修行人还是闪远点比较好,否则若非牵连到了,绝对会吃不了兜着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